第128章慪氣說話

    停在段清緣面前後,墨閱辰故意打量他一圈,再懵懂的望瞭望四周,詫異的詢問他,“嗯?清緣,今天你怎麼一個人?不是說好你帶上你老婆……”

    說著說著,他沒敢再說,反正演繹著無知和無意。

    段清緣始終不動聲色,薄唇撇了撇,一本正經回答他說:“今天我老婆約了別的朋友,沒法抽身陪我一起過來。我便沒有勉强她,畢竟,沒什麼意義。你知道的,我不愛她。不過今天,我帶了其他女人,待會兒她就會過來這邊。”

    段清緣說這番話時,心裡正在滴著血,因為這全部是違心話。今天馮蓁蓁約的男人居然是墨閱辰,這等於當眾狠狠的扇他耳光,令他顏面盡失、無地自容。

    在遠處時,若他看清楚了現在跟墨閱辰在一起的女人是馮蓁蓁,他就不會再過來,會立即打道回府。

    馮蓁蓁聽見段清緣的話,單薄的身子在唇風中搖曳了一陣,心臟的位置,好像有尖刀在翻戳,疼得能够使她窒息。

    雖然馮蓁蓁也清楚,這極有可能是段清緣的氣話。

    墨閱辰聽見段清緣的話,就稍稍擰了擰眉,而後,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對段清緣說:“哦……那也行……也行。清緣,我們就一邊打球,一邊等你朋友。”

    說完之後,墨閱辰又回頭望向身後的馮蓁蓁。段清緣追隨他的目光,直至此時,才正式看眼馮蓁蓁。

    再次與段清緣對視,馮蓁蓁的眸光略顯渾濁。

    墨閱辰指了指她,向段清緣介紹說:“對了清緣,這位就是前些天我跟你提到過的女孩,她的名字叫馮蓁蓁……”

    他刻意這樣引薦一下,不管他們兩人此時的心情有多複雜。

    馮蓁蓁又情不自禁的朝他們跨近一步,不過現在她注目的人,始終都是段清緣。

    接下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所以仰視著段清緣,一動不動。

    而段清緣,僅僅看了她幾秒,然後目光厭惡的從她身上移開,攥了攥拳。並且他在心中猜想,這一切極有可能都是墨閱辰布的局,墨閱辰在玩花招。馮蓁蓁是他的老婆,墨閱辰不可能不知道。

    過了一會後,段清緣還是冷冷的對墨閱辰說:“你們先玩,我去買點東西。”

    他故意找藉口,就是不搭理馮蓁蓁,也不給她不好的臉色看,權將她當成透明的空氣。

    本來馮蓁蓁輕輕啟唇,想要對段清緣解釋什麼。然而,段清緣的舉動使得她的心情更灰暗了。她深刻感受到了,段清緣這一次有多怪她。

    無辜加無奈的她,不得已之下又關緊了嘴巴,什麼都不說了。

    “好,好。清緣,我們先練手,等你過來。”墨閱辰又笑著對段清緣。

    段清緣不再說什麼,今天他穿著比較休閒,雙手淺插到褲口袋,一身傲然和冷酷的氣囂,跨步往俱樂部的方向去。

    馮蓁蓁又圈住他的背影,看著他漸行漸遠,心情愈發不好受。她想隨他一道去,可是又擔心被他斥回,這樣在墨閱辰面前會很沒面子。

    這時候,墨閱辰又問道她,“蓁蓁,怎麼啦?你跟清緣,看上去挺彆扭的。之前你們是不是見過?”

    再偏頭凝視墨閱辰,馮蓁蓁黑亮的瞳孔中隱含著一絲鋒利的恨意。她有點責備墨閱辰,為什麼不提前告訴她他今天還約了別人打球?

    而且他約的這個人,偏偏就是她的丈夫段清緣。這下子她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段清緣必然懷疑他們之間的關係。

    原本她真的不知道怎麼對墨閱辰提起,說她已經結婚了。現在出現了這樣的情况,她倒變得毫無顧忌了。她壓抑著那些消極的情緒,無畏而無奈回答墨閱辰說:“不止是見過……墨哥哥,其實有一件事情,我早就應該告訴你的……”

    “哦?什麼事情?”墨閱辰又微微挑眉,連忙追問。

    馮蓁蓁又稍稍調整自己的心態,語速極為緩慢說:“上個月,我結婚了……這個段清緣,他是我老公……”

    雖然馮蓁蓁怪疚墨閱辰,可是,怪疚歸怪疚。說到底,她並不會懷疑墨閱辰的動機和人品。在她的心底,墨閱辰還是她美好的初戀。

    墨閱辰的臉色卻於一瞬間變黑,變得難看無比。

    “你就是清緣的妻子?你跟他結婚了??怎麼會這樣???”他甚是詫異和震驚,眉頭深深的皺著,瞅著馮蓁蓁,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馮蓁蓁又沖他點了下頭,聲音顯得嘶啞、虛弱,說:“我就是……是他的妻子。很不可思議對嗎?那會兒,我便發覺你說的故事跟段清緣的故事很像。”

    墨閱辰的唇角輕輕抽搐了一下。仿佛,這對他來說,非常的疼痛、非常的為難。

    “呵呵,蓁蓁你……你……”墨閱辰好似還想說責備馮蓁蓁的話。可是說著說著,他說不出口了,也不看馮蓁蓁了,退開一步後跟她保持著適當距離。

    馮蓁蓁見此,又不忍心多怪疚於他了。畢竟,不知者不罪嘛。

    “算了,不聊這個了。墨哥哥,以後我們還可以是朋友……”馮蓁蓁又說。跟安撫墨閱辰一般,說完之後也不看他了,拿著球杆,低下頭來,繼續打球。

    “巧合,真的是巧合,蓁蓁,我萬萬沒有想到,你居然跟段清緣……”墨閱辰又痛心的說。反正這個時候,馮蓁蓁感受到了他對她的責備和在意。

    “墨哥哥,我知道這件事情,在你看來很是突然……可是當初,我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並且我不後悔自己的選擇……上回你救了我,我也很是感激你,我……”馮蓁蓁又一邊打球一邊講述。

    她想她跟段清緣的事情,與他人無關。她跟墨閱辰之間,錯過了那就是錯過了,因為他們之間有緣無份。同時她也决定,回家後原原本本告訴段清緣今天她跟墨閱辰是怎麼一回事。至於段清緣相不相信她,另當別論。

    墨閱辰聽此,面容上又浮現一抹極其苦澀的笑意。好久之後,他再潸然感慨,說:“既然你已經結婚了,那我希望你過得開心……蓁蓁,希望你能清緣一直都……”

    說著說著,他又好像說不下去了。許多的話語,哽咽在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