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隱藏極深

    段清緣望見馮蓁蓁,那張沒有表情的臉仍舊沒有表情。不同的是,他一邊望著馮蓁蓁、一邊慢慢站起了身。顧曼晴距離他很近,他輕聲對顧曼晴說:“走吧,打球去。”

    聽到他的話,馮蓁蓁的心口又泛起一陣酸澀的苦楚……

    顧曼晴也在這邊,這又是令馮蓁蓁感到意外的事情。並且此時,顧曼晴跟段清緣在一起,以致她還在腦海中猜測,難道那會兒段清緣說的是實事?他確實帶了其他女人,不是故意氣她?而那個女人就是指顧曼晴?

    段清緣已經起身,往門口走。這下子,顧曼晴很自然的隨他一道。經過馮蓁蓁身邊時,她抿唇笑得溫婉而嫵媚,內心也很是得意。

    待他們兩人都跨出了休息室,馮蓁蓁又不禁用力咽下一口口水,同時捏拳給自己力量、讓自己堅強。

    她的骨子裡不相信,不相信段清緣是這樣的人。段清緣跟顧曼晴一前一後的走,待他們走好遠了,她又緩過神來,提步跟了過去。

    墨閱辰仍在場地上,優雅從容、英姿颯爽的打著高爾夫球。顧曼晴走著走著,脚步忽然追上了段清緣,到達墨閱辰面前時,跟段清緣肩並肩。

    “墨先生,好久不見啊。”顧曼晴主動跟墨閱辰打招呼,語氣禮貌而客氣。

    墨閱辰停下來看見她,清澈的眸子豁然釋放著明亮的光芒。仿佛,他很驚喜、很詫異。

    “顧小姐……”墨閱辰也喊道。極力表演,用著生疏的口吻。

    段清緣的唇又不經意的撇了撇,在心底譏誚他們。哪怕他們演得再像,他也知道他們是一夥的。一個多月前,在西漓娛樂城,墨閱辰安排的那個舞女,擺明了就是顧曼晴。只是他一直費解,為什麼他們要故意露出馬腳。

    “墨先生,真是沒有想到,今天居然會在這裡碰到你,太巧了……”顧曼晴還是跟他寒暄,面容上掛著淡淡的笑。說完又刻意扭頭,看了看段清緣的臉色。

    墨閱辰依然凝視著顧曼晴,又點著頭,話裡有話告訴她,“對,太巧了。不過,還有更巧的事……”

    “哦?什麼更巧的事?”顧曼晴假裝很是疑惑,再視墨閱辰,罥烟眉微挑。

    墨閱辰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深,並且一副故作神秘的表情。不過他决定,暫且不回答顧曼晴。畢竟那會兒,段清緣並沒有承認馮蓁蓁就是他的老婆。所以他也想,他們的關係,最好還是由他們自己公諸於眾。

    “你自己看吧。”墨閱辰說,看完顧曼晴,又看了看段清緣。最後,他又好奇的反問顧曼晴,“對了,你跟清緣怎麼……”

    他的這個問題,惹得段清緣的臉色變得更為不好。隨之,顧曼晴也假裝害臊的避開他的目光,不再與他對視。

    “我跟清緣認識好多年了,是好朋友。”顧曼晴始終不忘回答他。還在心裡想,這樣的回答,段清緣應該沒有意見。

    “哦……原來如此……”墨閱辰又恍然大悟,自顧自的點頭,目光不知道看著何處。

    這時候,馮蓁蓁也沒走了,脚步停在三人之間。墨閱辰跟顧曼晴也認識,這一點,她倒是不覺得奇怪。因為她知道,從前的顧曼晴跟段清緣是一對戀人。

    此時大家都在這裡,她還幾次啟唇,想說什麼。可是每一回,她欲言又止,心裡總擔心自己說錯話。畢竟她也注意到了段清緣的臉色,那麼的陰沉、那麼的冷漠。

    只有墨閱辰對段清緣無一絲畏意,看見馮蓁蓁的窘迫,又悠悠向段清緣跨近一步,詢問他,“清緣,我們開始打球吧。正好四個人,分成二組比賽怎麼樣?”

    段清緣又望著墨閱辰,眸中除開冷酷和淩厲,便什麼都沒有。

    “今天不打了,改天再打吧。一起吃頓午飯,下午我還約了客戶。”他說。懶得跟他們玩,也不想跟他們中的任何一個成為搭檔。

    三人聽此又呈現互不相同的表情,墨閱辰擰眉、顧曼晴色變、馮蓁蓁恢復鎮定。

    很明顯,段清緣是在找藉口,不想跟他們三人進行遊戲,想終止這一場尷尬。

    墨閱辰和顧曼晴是謀劃者,並且各含目的,所以他們聽了不太高興。但是馮蓁蓁比較高興,因為她也想趕緊逃離這裡,避開同時跟段清緣和墨閱辰相處、避開跟顧曼晴有太多的交際。

    馮蓁蓁又輕聲一笑,贊同段清緣的話,說:“好啊,正好我餓了,去吃飯吧。”

    趁他們夫妻二人沒注意,墨閱辰和顧曼晴又對視了片刻。

    顧曼晴沖墨閱辰輕輕點頭。墨閱辰擰緊的濃眉驟然散開,領會了顧曼晴的心思,隨即又笑了笑,對段清緣和馮蓁蓁說:“那也行!反正十一點多了,到吃午飯的時候了!”

    段清緣不再多說,也不再多看他們三人一眼,雙手又隨性的插進褲口袋,沉默的往山下的方向走。

    段清緣走路,一向給人感覺不算快,但是實際上挺快的。雖然他步速適中,可是他步子跨得大啊,一米八幾的身高,腿很長啊。

    馮蓁蓁見他匆匆走遠,臉上又呈現一陣慌亂的表情,“喂,清緣……”

    本來她準備喊段清緣等等她,然而,墨閱辰又跨到了她的身邊,搶斷她的話,刻意提醒著她,“蓁蓁,走吧,我們都下山吃飯去。”

    馮蓁蓁便不再張望段清緣那孤寂的背影,改而望瞭望近邊的墨閱辰,漠然點頭說,“哦,走吧,他都走那麼遠了。”

    顧曼晴穿著近十公分的高跟鞋,可是走起路來,不知道有多快。馮蓁蓁和墨閱辰還沒有提步,她已三步並作兩步,迅速追到了段清緣身後。

    “清緣,你等我一下。”顧曼晴說。聲音平常,不溫不火,不卑不亢。

    段清緣聽著,稍稍放慢了脚步,不過並沒有停步。

    顧曼晴提著包包,繼續加快脚步走,追他超他。

    突然間,她的左脚不小心往外一撇,然後發出一句淒厲的慘叫聲,臉色也於這一瞬間變得煞白。

    “啊……痛……”顧曼晴咬著牙說。她崴到了脚,整個人也站不穩了,就要摔倒了。

    倏然,段清緣完全停下了脚步。

    身後的馮蓁蓁和墨閱辰也連忙追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