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重在行動

    “沒有?那怎麼突然决定搬出去?跟我們一起,不住的好好的嗎?”周衛紅又半信半疑詢問,還十分不悅的皺起了眉,身子坐的更直,跟馮蓁蓁的距離稍稍變遠。

    因為她不贊同他們搬出去住,原因並非是她想束縛他們、監視他們。而是她想,至少等馮蓁蓁生了孩子,孩子大一點時再分開住,這樣便於她照顧他們和孩子。

    接下來的問題,馮蓁蓁不知道怎麼回答周衛紅才恰當,所以又緩緩偏頭,望向段清緣。

    周衛紅又瞠大了眼眸,怔怔的盯著段清緣,說:“當然了,如果你們找不到理由,又實在是想搬出去住,那我也不攔你們。”

    段清緣始終不緊不慢的吃著飯,這會兒周衛紅一說完,他終於放下筷子,一邊抽出桌上盒子裏的濕巾擦手、一邊不太耐煩的沖周衛紅說:“媽,你就不能少點問題、少點廢話?我說搬出去,自然就是覺得搬出去對我們比較好。又不是不回來了。”

    面對段清緣指責和數落,一時間,周衛紅的臉色又變得有點難看了,面容板著,嚴肅而一本正經,正要再說什麼。

    不料這時候,段清緣凜然起身,又瞅馮蓁蓁一眼,催促她說:“走吧蓁蓁,別吃了,我們回房。”

    他看周衛紅在,馮蓁蓁並沒有心思和胃口吃飯,所以替她解圍。

    這一回,馮蓁蓁也特別開心的接受了他的好意,臉上消極的表情全然散去,微笑點了下頭,跟著放下筷子,站起身來。

    只是臨走前,她不忘禮貌的跟周衛紅打招呼,告訴她說:“媽,我們先上樓去了。”

    現在,周衛紅面容上浮現的戾氣越來越重,不過,馮蓁蓁這麼禮貌,並且跟段清緣穿同一條褲子,她也不好意思太明顯的表露自己的不滿,又對他們揮了揮手,厭惡的說:“去吧去吧。”

    段清緣挪開凳子走在前面,馮蓁蓁又趕緊碎步小跑跟上去,跟在他身後半米遠。經過客廳時,大家還不約而同偏頭看向他們。然後他們眼中,紛紛閃爍著奇异的光芒。

    因為這樣看來,馮蓁蓁像極了段清緣的一隻跟屁蟲。

    段心悠還忍不住質疑一句,“呀,看馮蓁蓁這副德行,現在跟我哥感情挺好的嘛!”

    剛才他們在餐廳談論的內容,段延正一五一十聽見了。

    段延正不明白周衛紅,有什麼值得鬱悶的?在他看來,段清緣和馮蓁蓁搬出去住,這是一件好事情,他舉雙手贊同。因為他們這對夫妻,才認識三四個月便結了婚,連戀愛都沒有談,感情極其淺淡。所以,他們搬出去住,非常有利於他們感情的增進、非常有利於他們更快的瞭解對方。

    當段清緣和馮蓁蓁上樓去了,身影消失不見了,這時候,周衛紅又起身走到他們父女身邊,從聲音中透出精神上的蔫,對段心悠說:“是啊,看樣子是越來越好了。清緣這小子,他都學會向著老婆,鄙夷我這個媽了。”

    說實話,此時的周衛紅既高興又不高興。高興是因為兒子跟兒媳間的感情越來越好,不高興是因為自己生育養育的兒子又一次被別的女人搶走,啊啊啊啊啊。

    周衛紅坐到沙發上時還是面浮戾氣,段延正忍不住開導她說:“算了算了,別磨嘰了。蓁蓁是我們的兒媳婦,清緣對她好是應該的,你就不要吃醋了。以後可欣嫁到別人家,你不也希望你女婿對她很好嗎?”

    周衛紅聽此,又扭頭無奈的瞪眼段延正,哭笑不得否認說:“吃醋?我會吃兒媳婦的醋?你在說笑!我只是慪著氣,他們住的好好的,突然說决定搬出去住,理由又講不出!”

    段延正又不禁笑了,輕輕摟了摟周衛紅的肩膀,還是安慰她,“隨他們去吧,他們有能力、有自由、有追求。說不定才搬出去幾天,馬上就有喜訊向你報告。”

    段奶奶一向喜歡馮蓁蓁,現在聽說段清緣和馮蓁蓁要搬出去住,也怔了一怔,老樹皮一般的面龐上表情盡失。不過,她沒有說什麼,始終微低著頭、微撅著嘴,像一個淘氣的孩子,靜靜的想著心事。

    大家都沒有察覺到段奶奶的异常……

    聽見段延正剛才的話,周衛紅的情緒又徹底鎮定下來,眸子裏閃爍著疑惑的白光,嘴邊喃喃念叨,“說來也真是奇怪。他們結婚都三個多月了,為什麼現今蓁蓁的肚子一點反應也沒有……”

    段心悠耳力尖銳,又附和周衛紅的疑問,無所畏懼說:“誰知道了?媽,你應該抽時間帶馮蓁蓁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現代社會,女孩子隨意在外面亂搞一次,很容易就患上了不孕症!”

    段心悠此話乃無心之話,並非針對馮蓁蓁。雖然她們的姑嫂關係,冷淡得不能再冷淡、生疏得不能再生疏。她是因為她有幾個朋友是這樣的情况,首先得了嚴重的fu科炎症,然後久治不愈變成了不yun症,所以才淺淺的提醒周衛紅。

    然而聽者有意,周衛紅又不由得豎起了耳朵、瞠大了眼眸,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她深深發覺,段心悠這番話真是直擊要點。

    “是哦,可欣說得對。我應該趁他們搬出去之前,帶蓁蓁去一趟醫院,幫她把身子調理她。不然她那樣子,哪能懷得上?單薄瘦小、弱不禁風……”周衛紅又在唇邊自言自語說。

    其實,周衛紅心底主要懷疑的,不是馮蓁蓁的體質問題,而是馮蓁蓁的清白問題。她一直記得,馮蓁蓁跟段清緣的第一次沒有落紅。還有不久前的某個晚上,馮蓁蓁都沒有跟段清緣住一起。

    這下子,段延正毫不反對周衛紅的話,說:“衛紅,這一點我支持你,儘早帶蓁蓁去醫院檢查一下吧。最近我看那孩子,氣血也挺不好的,要麼烏黑、要麼蒼白。”

    此時段延正覺得,自己純粹是在關心馮蓁蓁,為馮蓁蓁好。畢竟馮蓁蓁還很年輕,適時檢查一下身體絕對有益無害。真若有什麼病症,便能早日根治。

    轉眼間,已是晚上九點多鐘,外面的世界夜色旖旎、蟲蛙低鳴、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