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忽略過去

    “好吧,看來新房裡面有很多東西要買……”馮蓁蓁猜測著。不然段清緣給她這麼多錢幹嘛?抵她整個大學的生活費啊……

    今天她還帶了紙、帶了筆,她本打算到別墅裏慢慢看,哪處缺少東西,便記在本子上,然後去附近的市場買。

    結果,在裡面轉了一圈,馮蓁蓁沒有發現任何一處瑕疵或缺漏,不管是一樓、二樓,還是閣樓。該有的傢俱和電器,面面俱到,應有盡有。

    甚至,還有一些她意想不到的東西,比如花園裏的盆栽、秋千,餐廳裏的咖啡機、榨汁機……

    別墅裡頭的裝修,風格也是她喜歡的,當初她自己挑的。優雅簡約、溫馨大方,主題色彩為白色。

    總之,當馮蓁蓁看完這裡面的一切後,站在一樓客廳,愣了好久。因為她實在是太過驚喜,進來之前,從未想過這裡面早已變得如此完美。

    “段清緣,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為什麼粗獷冷酷的你,許多時間又是溫柔細膩的?”馮蓁蓁在心底疑問著自己。

    她還發現了,段清緣是故意給她這麼多錢的。別墅裡面缺少的東西,他早派人完善好了。而一個男人之所以給女人錢,多數情况下是因為他愛她。

    忽然間,馮蓁蓁烏溜溜的眼眸裏釋放出更加奇异的光芒。她大膽猜測,段清緣對她,可能已經……

    近些天,顧曼晴仍舊住在市區的一家三甲醫院,養著腳傷。也由於她的認真療養,短短幾天時間,她的腳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不過,一直以來,她始終惦記著外面的那些紛紛擾擾,精心於那些俗世之爭,身在醫院、心在外面。

    這會兒,她又打電話給她的另一搭檔文煌,詢問他上回她交代的事情,打探得怎麼樣了。

    對於顧曼晴交代的事情,文煌總是表面上應得不爽快,行動上卻全力以赴,盡最快的速度辦好。這一回也不例外,馮海燾為什麼找段清緣借那麼多錢,他已經調查得一清二楚。

    只是這一回,事情牽連著墨閱辰那邊,而墨閱辰暫且不希望顧曼晴知道實情。所以他並不打算告知顧曼晴,除非顧曼晴……

    當他們之間的電話一接通,他便用輕佻的口吻,調侃顧曼晴,說:“喲,我這等啊等、等啊等,總算是等到你的電話了,顧小姐……”

    顧曼晴的性子也是孤高冷傲的,除開段清緣和他們老闆,她便不屑於跟其他的任何男人**,哪怕只是言語上的。

    “你在等我電話,看來,你早就查到結果了。”她語氣冷漠沖文煌說。

    那頭的文煌見她對待自己態度跟往常一樣,毫無改變,又嗤笑一聲,聲音響亮說:“當然!”

    顧曼晴依然面無表情,向他下令一般,說:“講!”

    文煌才沒有那麼聽話,笑得更加陰冷詭譎,說:“顧小姐,我是老闆的下屬,並非你的下屬。從前你想知道什麼,我都無償的幫助了你,可是這一回……”

    說著說著,他停了下來。顧曼晴是聰明的女人,他知道她懂得他的意思。

    三年前的顧曼晴,輪番聲吟於東南亞天遊集團幾大高層領導的kua下,是出了名的公交車。別人或許不知道,難道他也不知道麼?

    他也想睡她,想了三年了。想嘗嘗她的味道,較量較量她的床功夫到底有多好。曾經,他也跟顧曼晴提過這一點,然而那時候,顧曼晴一口回絕了。

    顧曼晴聽了,明亮的杏眸顫動生波。

    因為段清緣已經不疼愛她了,以致現在,她對馮蓁蓁恨之入骨。現時她心裡想的,只剩下如何毀滅馮蓁蓁和段清緣的婚姻,如何毀滅整個馮家。

    所以,堅忍的咬咬唇後,她又對文煌說:“等你先告訴我了,我們再抽個時間……”

    文煌又笑了,笑聲清脆而明朗,好聲好氣問,“顧小姐,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他不信顧曼晴,顧曼晴也算他見過的城府最深的女人……

    顧曼晴的臉部神經又在輕輕抽搐,佈滿殺意。沒握電話的那只手,攥緊成拳。

    “那你想怎樣?”她心急問,“怎樣你才肯告訴我。”

    倏而,文煌又變得比較同情她,因為他忽然發覺,顧曼晴非常可憐……

    當然了,可憐之人是因為她有可恨之處。於是,他又調整自己,明確的說:“我們先抽時間,一完事我便告訴你。”

    驀然,顧曼晴的拳頭捏得更緊,拳上青筋暴起,又隔了好一陣,她才虛聲答應說:“行。”

    為了打敗馮蓁蓁,她將一切都豁出去了。

    文煌聽著,臉上那得意的笑容更加止不住,又玩笑式的感慨說:“真沒想到,最終最能誘惑到你的,居然是與馮海燾有關的事情。”

    顧曼晴的心思早就飄忽而去了,聽見他還在說話,但是聽不進他所說的內容,道:“週五晚上十點,逸清水世界見。”

    文煌又徹底的鎮定了、冷靜了,在電話裡頭,由衷的誇讚顧曼晴,說:“顧小姐,我就是欣賞你這性子!說一不二、雷厲風行!”

    這一刻,顧曼晴又面若死魚,什麼都不說,直接掛了文煌電話。

    她呆呆的坐在病床上,一動不動,恍如一個沒有知覺的人。直到快吃午飯的時候,身旁的手機響起。

    是馮海燾打給她的,原本她不知道,所以等鈴聲足足響了兩遍才厭煩的接起。

    馮海燾約她見面,說已經到了這家醫院。頓時,她的臉上表情再現,愕然不已,良久無言。

    馮海燾以為,她是不肯跟他見面,又誠懇的向她解釋,說:“晴晴,昨天我太忙,今天終於抽出了時間。不管過去怎樣,也不管未來怎樣,我都把你當朋友,在你身邊守護你。”

    其實,顧曼晴無言是因為她的心裡有些感動。細細算來,馮海燾對她,並沒有那麼壞。她對馮海燾,並沒有那麼恨。她恨的人,只是馮蓁蓁和馮馭良。

    “那行,你進來吧,我等著你。”她聲音微微哽咽說。

    其實,顧曼晴的病房就在二樓,馮海燾想進去,輕而易舉便可以進去。然而,為了表達尊敬她、愛護她,事先,馮海燾還是給她打了一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