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粗心大意

    段清緣眼睛的餘光又瞟到了她的此舉,耳朵也聽到了她的絮叨。段清緣哭笑不得,又冷一抹唇,不太友善的問她,“你的腦子裏裝的是猪屎?每天都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麼!”

    馮蓁蓁連他的nei褲都不認識,他真的怪生氣,馮蓁蓁真是神經大條的可以。

    見段清緣對自己不滿,馮蓁蓁又一本正經的停下來,觀望著他的側臉,抬手撓頭,反應敏捷的沖他說:“是啊,是啊,我的腦子裏裝的是猪屎,你這塊大猪屎……”

    她的心和大腦,裝的東西確實都是段清緣。段清緣笑話是猪屎,那他就是詆毀他自己,所以她很不在意,很是無謂,反而得意。

    段清緣聽此,工整如畫的寬眉又輕輕一擰,而後再次轉臉望著馮蓁蓁,不可思議問:“你罵我?”

    問的時候,他的眼眸一如既往幽深、冷冽,如深不可測的冰河。反正這麼多年,沒有人能够通過他的眼神,讀到他的內心。

    馮蓁蓁也是。不過最近她心情好,所以臉皮也厚得不得了,依然泛著一臉笑容,微微彎腰,對段清緣解釋說:“不是不是。不是我罵你,是你自己罵你自己。你說我腦子裏裝的是猪屎,可是我腦子裏裝的是你。顯而易見,這不是我的錯……”

    解釋完後,馮蓁蓁仍舊一臉笑嘻嘻,凝視著段清緣鏡片下的冷眸,等待著段清緣再說幾句什麼。

    此時,段清緣的左邊唇角又撇了一撇,想笑實在笑不出來。生平第一次,他竟無言以對馮蓁蓁的話語。不過,之前窩在他胸口的煩悶和怒氣也囙此變得蕩然無存了。

    反正馮蓁蓁一直很認真的盯著他。這會兒,見段清緣皮笑肉不笑的,她的內心更加得意,又站直了身子,告訴他說:“先不跟你廢話了,我繼續收拾去了。時候已經不早,你也快點忙完,準備睡覺吧。”

    馮蓁蓁說完又馬上不看段清緣了,轉過身子,拿著那幾條nei褲,疾步匆匆離開書房。

    等到馮蓁蓁走遠了,望著她單薄而嬌小的背影,段清緣終於笑得明朗了。

    翌日便是週六,由於季節漸漸往夏天走,所以天氣越來越暖和,陽光越來越明媚。

    清晨六點多,a市的天空,湛藍高闊,萬里無雲。

    周衛紅早早的起了床,見段清緣和馮蓁蓁卻還沒有起床,她便跑到樓上,充當他們的鬧鈴。

    本來段清緣十分厭煩周衛紅的這個行為,他跟馮蓁蓁睡得正沉,可是周衛紅硬是要將他們叫醒。

    結果,周衛紅更加理直氣壯的斥他說:“睡睡睡睡睡,今天中午,外面會有三十幾度!你們不趁凉快早點搬完,到時候受熱受累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

    再聽周衛紅這麼說,段清緣的精神又振奮起來了,濃濃的瞌睡於一瞬間全部跑掉。

    這一點,他非常贊同周衛紅、非常信服周衛紅,因為他最怕熱了……

    至於馮蓁蓁,整個早上,沒說幾句話。段清緣做什麼,她便跟著做什麼。她才不會去得罪周衛紅,不會去惹得周衛紅不喜悅。

    昨天晚上,馮蓁蓁打包收拾的衣物,以及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大大小小,一共十二袋。吃完早餐後,周衛紅也開一輛車,載著其中幾袋,另加她自己準備的一大袋,跟他們一起過去花語馨願那邊。

    當汽車行駛在馬路上時,馮蓁蓁坐在段清緣的車裏,時不時,她還回頭張望一眼後方周衛紅的車。

    周衛紅開的那輛車,是一輛大紅色的寶馬。在馮蓁蓁看來,顯得那麼的霸氣側漏。

    “媽媽真好真勤快,起這麼早,幫我們搬家……”馮蓁蓁還忍不住沖段清緣感慨,輕聲細語,面帶微笑。

    段清緣一直目不斜視、專心致志的開車,馮蓁蓁忽然跟他說話,他便回復一句,“她就是喜歡操心,無論什麼場合,只有她自己到了,她才會放心。”

    段清緣如此講述,馮蓁蓁聽完,又有點不以為然了,漫不經心的晃了晃腦袋,否認段清緣說:“不不不,清緣,這下子,你講的就不對了。”

    “嗯?怎麼?”段清緣又發出疑惑的聲音,同時心中萬分怔驚和好奇。

    馮蓁蓁居然說,他講的不對,難道馮蓁蓁比他更瞭解周衛紅不成?

    只見馮蓁蓁又輕笑一聲,緩慢而認真的說:“天下間,沒有一個女人喜歡操心。操心太多,也是因為她們沒有其他辦法,特別是對待兒女的事情。不是有那麼一句話嗎?可憐天下父母心……”

    這一回,馮蓁蓁說完了,又像往常那樣,目不轉睛的凝視著段清緣。她以為段清緣又會開口反駁她,不料沒有。段清緣始終直視前方,沉默不言,只是眉心緊緊壓擰了一下。

    因為此事,他再一次對馮蓁蓁刮目相看。僅僅通過馮蓁蓁剛才的那番話,他便看出來了,馮蓁蓁真的是一個善良加孝順的女人。

    才上午十點多鐘,段清緣和馮蓁蓁的搬家工作就順利的完成了一大半。他們帶過來的那些東西,包括吃的、用的、裝潢的、洗護的,反正所有的,不到半個小時便被周衛紅或整理或擺放好了。

    他們三個人也是分了工的。馮蓁蓁負責二樓,所以她一直待在她跟段清緣的房間裏。整理衣物,該疊的疊好,該掛的掛起來。衛生間裏,毛巾、香水、香皂、沐浴露、洗髮乳、洗手液、護理液等,全部擺放在固定位置。

    段清緣負責三樓和兩個小花園。小花園裏的盆栽都不多,他開車臨時離開社區,去鄰近的花卉市場買。

    這會兒,時間到了十一點鐘。段清緣還在花卉市場那邊,沒有回來。

    馮蓁蓁倒是從二樓下來了,看見周衛紅仍在廚房忙乎,又很快走過去。

    “媽,樓上我忙完了,這邊還有什麼事情?我來做吧。”她對周衛紅說。

    廚房裏本來空空蕩蕩,除開微波爐、燃氣灶、抽油煙機便什麼都沒有。而現在馮蓁蓁觀摩著,卻發現牆上的幾個櫥櫃裏,滿滿的全是餐具。灶台上還有砧板和菜刀,以及幾個大小不一的菜籃。

    周衛紅本用抹布擦拭著灶台上的水漬,因為馮蓁蓁進來了,又停止擦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