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溫馨感受

    她又轉過身子,刻意教誡馮蓁蓁說:“蓁蓁啊,廚房裡面我也替你收拾好了,該有的東西,應有盡有。碗筷叉勺放在上面櫃子,柴米油鹽放在下麵櫃子,現時冰柜裏也儲存著一些蔬菜水果和醃菜。以後,你要多多下廚,自己做飯吃。外面的飯菜,吃多了膩,而且對身體不好。”

    周衛紅會安排的如此周全,這又是馮蓁蓁始料不及的。原本她跟段清緣計畫的,今後每一天他們都在外面吃,家裡不開火。

    但是,看周衛紅現時這架勢,她完全不敢將之前她跟段清緣的計畫透露出來。

    見馮蓁蓁那副木訥而吃驚的表情,周衛紅又無奈的搖了下頭,然後追問一句,“蓁蓁啊,媽剛才對你說的話,你聽見沒有?”

    隨之,馮蓁蓁又回過神來,沖周衛紅輕輕點頭,“聽見了聽見了,媽,你放心,我聽見了。”

    周衛紅對她還是不太放心,又好奇的問:“那你會做飯嗎?會的話,手藝怎麼樣?”

    跟他們住在一起時,馮蓁蓁從未進過廚房,所以周衛紅真的不知道這一點。

    這個問題,馮蓁蓁一聽,首先又懵了一陣。隔了好久後,她才努力擠出一個笑容,回答周衛紅,“我就會炒幾個簡單的家常菜,談不上手藝……”

    聽此,周衛紅又馬上面露悅色,忍不住說,“會炒家常菜,那就足够了!說來媽聽聽,具體會炒哪些家常菜?”

    現代she會,會做飯的女孩子已經不多了。馮蓁蓁的回答,對周衛紅來說,就是一份驚喜。

    馮蓁蓁又鎮定心神,絞盡腦汁的回憶著,說:“嗯,我會炒清炒藕絲、酸辣白菜、紅燒洋芋、魚香茄子、杏鮑菇炒肉、清炒空心菜梗……”

    馮蓁蓁念得愈多,周衛紅愈發開心。

    “那麼蓁蓁,你會煲湯嗎?清緣喜歡喝湯。”周衛紅又跟馮蓁蓁說。

    這時候,馮蓁蓁又不好意思了,吞吞吐吐回答,“這個煲湯的話……我不會一絲……”

    未出嫁時,在她的家裡,煲湯的人都是馮媽媽。如果哪天馮媽媽不在家,她便做飯給爸爸和哥哥吃,可是飯菜中間一般不會有湯。

    周衛紅還是笑容滿面,又大聲說道:“那也沒關係!煲湯很容易很簡便,今天中午媽做飯給你們吃,順道教教你!”

    馮蓁蓁當然不會拒絕,又爽快的應聲,說:“行!”

    周衛紅又高興的拉了拉她,往冰柜擺放的方向去。

    這一回,馮蓁蓁之所以毫不猶豫的答應周衛紅,那是因為她想,學會煲湯,無論對誰,都不會有壞處。而且她也早就發覺了,段清緣確實喜歡喝湯。以後的日子,段清緣陪她住在這裡,她得保證段清緣還跟從前一樣,白白淨淨、血氣方剛。

    原本沒有通電的冰柜,現在通了電。馮蓁蓁拉開櫃門,見到裡面被雜七雜八的東西塞得滿滿的。

    那些東西自然都是周衛紅帶過來的,因為她跟段清緣沒有準備這方面的任何,甚至想都沒有去想。

    現在,周衛紅又拿出一些東西,在冰柜裏找著什麼。

    囙此,馮蓁蓁心中對周衛紅的敬畏程度再加幾分。她不得不感歎,周衛紅真是精明能幹、周全細緻。

    接下來的時間,馮蓁蓁便陪著周衛紅,在廚房裡面忙乎,一面給周衛紅打副手、一面向周衛紅學習煲湯。

    周衛紅炒菜的時候,順便還忙著教誡馮蓁蓁,給她講述一些老班子所認為的道理。比如:一戶人家,若長年累月沒有柴火的味道,那麼那戶人家,必然不會興旺,夫妻之間也難以和睦和長久。

    每一段話,馮蓁蓁聽了都只是形式性和附和性的點頭。

    不過,周衛紅煲好了湯、炒了好菜,都沒吃一口又急匆匆的趕回段家那邊去了。馮蓁蓁留她,不讓她急著回去,她都說回去有事情。

    臨近十一點半鐘時,段清緣從花卉市場回來了。他一次性買了三百盆盆栽,賣家送貨上門,種類包括夢露、雪蓮、多肉、桃蛋、桃美人、廣寒宮。

    見段清緣已經回來,馮蓁蓁又很迅速的,將之前周衛紅做好的那些飯菜湯羹全部馮上餐桌。

    賣家的兩個師傅將那些盆栽分別搬到兩個花園裏,待所有的盆栽都搬完了,馮蓁蓁便興高采烈,喊段清緣進屋吃飯。

    段清緣聽了,深深的吃了一驚。

    搬來這邊的第一頓飯,居然不用下館子吃,他完全沒有料到。所以,這也令他很有家的感覺。

    他心情愉悅的坐到餐桌旁,又看到桌上的三菜一湯,全是他喜歡的,不禁更加驚疑和開懷。

    “蓁蓁,這些是你做的?”他問馮蓁蓁。問的時候還輕輕聳鼻,吸了吸那香噴噴的味道。

    不是馮蓁蓁做的,馮蓁蓁便不會邀功。雖然她知道,這是一個極好的機會,段清緣會囙此變得更加珍惜她、看重她、喜歡她。

    她一邊給段清緣盛飯、一邊告訴段清緣說:“不是我做的,是你媽做的。她做完就走了,說那邊家裡有事情。”

    儘管知道了不是馮蓁蓁做的,段清緣依然開心,臉上的笑容也絲毫不退,又問馮蓁蓁,“那你會做飯嗎?”

    馮蓁蓁將盛好的一碗飯遞給他,紅彤彤的臉龐上同樣笑意盈盈,說:“當然會啊!有時間,我做給你吃!”

    段清緣很快點頭,說:“不是有時間,是晚上,晚上由你做飯給我吃。”

    “啊?”馮蓁蓁又愣了一愣,以為自己聽錯了。暫時沒有動筷,疑惑的望著段清緣。

    這下子,段清緣又專注的睥睨她,不解的問:“怎麼?不願意?”

    在他認為,妻子做飯給丈夫吃,十分天經地義。

    馮蓁蓁面容上又馬上呈現出一副無奈的表情,對段清緣否認說:“不是,不是,不是。我願意做飯給你吃,但是我不想一個人忙。你會做飯嗎?晚上我們一起吧……”

    馮蓁蓁故意這麼詢問,也是為了試探段清緣。因為她記得,不久前的一天,顧曼晴故意氣她。顧曼晴說,從前她的前男友每天都給她洗衣做飯。而她的前男友,就是段清緣啊。

    馮蓁蓁的問題又令段清緣擰了下眉,夾菜的手一直頓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