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安然接受

    馮蓁蓁剛在他身旁坐下,他便偏頭看著她,目光平靜,語氣還算溫柔,問:“怎麼去這麼久?”

    放映廳內環境比較黑暗,但是,他依然看清楚了,馮蓁蓁的臉色不是很好,不比之前那樣陽光和煦、天真爛漫。

    馮蓁蓁確實隔著心事,看電影的興致也沒有那麼高了。她也偏頭看著段清緣,壓低聲音回答,“因為我在洗手間裏,碰到了顧曼晴。”

    她不想隱瞞段清緣什麼,更何况,顧曼晴是段清緣的摯愛。

    果然,聽到“顧曼晴”三個字,段清緣臉色乍變,一瞬間恢復以往的陰沉和冷峻,眸子裏的深情也隨之退卻少許。

    然而,他什麼都沒有問,只是繼續看著馮蓁蓁。

    現在,段清緣的心裡在想什麼,馮蓁蓁不知道。所以,她又趕緊把頭偏正,戴上手中的立體眼鏡,注視前方的超大螢幕,而後提醒段清緣一句說,“看電影了。”

    囙此,馮蓁蓁又看出來了,段清緣仍舊在乎顧曼晴,否則,他不會因為她的名字黯然變色。

    馮蓁蓁又按捺著心上的那絲空虛和落寞,強迫自己將全部注意力轉移到電影內容上。

    段清緣依然看著她,不看前方大螢幕。他非常肯定,是顧曼晴說了什麼,影響到了馮蓁蓁的心情。

    “蓁蓁……”忽然,他又認真喊她一聲。

    此處為vip放映廳,面積寬敞大氣,座位與座位之間距離較遠,所以他們兩人說話,並未影響到其他人。

    聽見段清緣在喊自己,馮蓁蓁再次偏頭。她微擰著眉,疑惑應著段清緣、問著段清緣,“嗯,怎麼啦?”

    段清緣的眼眸總是那麼深邃有神,這會兒,他凝視著馮蓁蓁,又刻意告訴她說:“我跟顧曼晴,都過去了。”

    他在乎馮蓁蓁的感受,所以才鄭重向她聲明一遍,以打消她心頭的猜忌和擔憂。

    也因為他的話語,一時間,馮蓁蓁的心窩口又淌過一泓暖暖的清泉。

    她很開心、很安心,遲緩片刻後又欣慰微笑,沖段清緣點頭,說:“我知道,我知道……”

    那一天在普瑞山,段清緣對顧曼晴的絕情和冷酷,她至今記憶猶新。所以,她非常相信段清緣是一個懂得分寸、遵循倫理的男人。他不會做任何傷害她的事情,哪怕他仍舊愛著顧曼晴。

    段清緣又難得一笑,拿起馮蓁蓁的一隻手,放到唇下,輕輕一吻。

    這一瞬間,馮蓁蓁更覺一陣甜蜜。並且這種甜蜜,惹得她唇心蕩漾,那嫩如凝脂的臉頰泛著紅潤而迷人的光澤。

    待馮蓁蓁離開洗手間後,顧曼晴也馬上邁步出來。走在光線陰暗、悄寂無聲的走廊裏時,她慢悠悠的從手提包裏,掏出手機,給馮海燾打電話。

    此時的馮海燾也身處vip放映廳,翹首張望著門口,等待顧曼晴的回來。

    不料,他沒有等到顧曼晴本人,卻等到了顧曼晴的電話。

    給他打電話時,顧曼晴的脚步停在走廊上,輕聲對他說:“海燾,我突然有點不舒服,不想看電影了,我們回去吧。”

    兩個小時後電影散場,她擔心又會碰見段清緣和馮蓁蓁。至於她為什麼要避免碰見他們,一來是由於她厭惡看到他們那副恩愛的德行,二來她覺得現在火候未到,她跟馮海燾在一起,不宜對外人公開。

    聽到她的這句話,馮海燾全然一怔,一副懵懂而吃驚的表情。

    過了好一會後,他終於回過神來,非常緊張詢問顧曼晴,“怎麼啦?晴晴,你具體哪裡不舒服?今晚真的不看電影了嗎?”

    顧曼晴又用异常溫柔的語氣說:“不看了,我想回家睡覺了。你送我回家吧。”

    馮海燾自然不會拒絕她這樣的要求,又連忙應她說:“行。那你在外面等我,我馬上出來。”

    最後,顧曼晴又輕輕點頭,說:“謝謝。”

    這下子,是馮海燾匆匆掛了電話。當他站起身後,大步流星離開這裡。

    顧曼晴仍舊住在市中心,住在華音公寓第41層。因為之前她撒了謊,說她現在不舒服,所以坐在馮海燾車上時,她面貌頹然,腦袋靠著椅背,一副無精打采的神氣。

    馮海燾一直專心開車,偶爾還會偏頭,關心性的打量她一眼。

    從前的每一次,體會著馮海燾對自己無微不至的愛護,顧曼晴的心裡都會存有一絲猶豫。然而如今,她沒有了任何猶豫。

    因為她立下了誓言,她一定要贏。

    此時此刻,看著段清緣的側臉,她嫵媚的紅唇又慢慢撩高,再次揚起一抹性感而詭譎的笑。

    笑完之後,她又慵懶的開口,輕聲對馮海燾說:“海燾,答應我一件事情,好嗎?”

    聽到她的話語,馮海燾又扭頭看了看她,微笑著應,“什麼事情?你說……”

    他想,無論顧曼晴提什麼要求,他都會答應。

    顧曼晴又長籲一口氣,說:“我們在一起,這件事情你暫且不要對別人說起。”

    馮海燾聽著,驀然眉心緊緊一擰。

    “為什麼?”他不解詢問顧曼晴一句,壓抑著心上的那一分不悅。

    馮海燾的內心有所想法了,顧曼晴知道。不過,她還是清淡的笑著,又解釋說:“因為時間未到。海燾,等過一段時間後,我們再公開,這樣對你對我都好。”

    馮海燾不是一個執拗的人,而是一個通情達理的人。原本,他也並未打算現在就公開他和顧曼晴的關係,所以,在顧曼晴隨意解釋一番後,他又輕聲笑了。

    “好吧,我答應你。”他說。仍舊不太情願,但是,始終以顧曼晴的感受為重。

    回到華音公寓第41層後,顧曼晴擰開家門鑰匙,然後站在門口,將客廳裏的大燈打開。

    現在才九點多鐘,外面的世界燈火闌珊、光怪陸離,而公寓裡頭卻無比的清幽和寂靜。

    顧曼晴一進屋,馮海燾也跟在她的身後進屋。馮海燾溫和的目光,輕輕掃視著客廳裏的一切。

    一切都顯得那麼淩亂、噪雜,毫無秩序,不難猜出,平日裏,顧曼晴疏於打理。

    “海燾,進屋坐吧,我去給你倒水。”顧曼晴放下包包後招呼他一聲,然後,往飲水機的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