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難以揣測

    段清緣的面龐還被一層戾氣籠罩著,馮蓁蓁愈看愈覺不安。於是,很快她又對墨閱辰說,“墨先生,你若沒有其他事情,那我先掛了,現在我真的很忙……”

    原本她就想避開墨閱辰,不接這個電話。可是偏偏,段清緣讓她接。現在好了,弄得她裡面都不是人。

    墨閱辰知道她的處境,又在這邊狡黠的苦笑。不過他也不令馮蓁蓁感到為難,微微點頭說:“嗯,再見……”

    這一次,不等他的話音完全落下,馮蓁蓁便俐落的將電話一掛。

    電話裏只剩“嘀嘀”的聲響,墨閱辰仍舊面不改色。他動作悠悠落下手機,如玉的面龐上始終漣漪層層。

    “哼,段清緣,很快你就會成為佛無心的階下之客。而你的老婆,很快就會跟我在一起……”墨閱辰還得意的想著、念著,陰鷙的雙目中露出褐色的精光。

    也就在他念完之際,他的房門被人推開。一個皮膚黑黃的中年男人扶著門把手,站在門口,說著不道地的中文,急切的告訴他,“墨先生,我們定位成功了!找到了現在他們所在的具體位置!”

    墨閱辰稍稍側轉過身,目光還是那麼平靜,不溫不火、不緊不慢的看著他,“哦?他們在哪兒?”

    中年男人又連忙回答,“Novotel、hotel、Aud!”

    感受著他語氣中的肯定,墨閱辰臉上笑容更好,又拿著手機,往門口邁步,說:“走,向佛爺彙報去!”

    他很開心,真的很開心,並且信心滿懷……

    見他疾步匆匆,中年男人又馬上響應他,重一點頭道:“OK,我們這就去!”

    他們一起去找佛無心,向佛無心彙報結果……

    奧克蘭、諾富特大酒店,馮蓁蓁的臉色依然略顯陰鬱,輕輕將手機放回茶几上。這時候,段清緣終於轉臉,再次看著她。

    “他找你上床,呵……”段清緣危眯眼眸,自言自語說。

    因為他從來都不相信,一個未婚男人會真誠的愛上一個有夫之婦。他找她,要麼是為了錢、要麼是為了性、要麼是為了達到某項目的。

    段清緣這自嘲而無謂的態度,又惹得馮蓁蓁心生不服和不滿。標緻的面龐,戾氣彌漫。

    “喂,是你讓我接他電話的?本來我不會接,我跟他根本不熟,除開他救過我一次,就見過兩三次……”她目光忿恨盯著段清緣,冷然沖他解釋。

    她沒有想到,段清緣居然介意這子虛烏有的東西,不相信她的人品和清白。

    反正現在段清緣很抓狂,心口酸酸澀澀,很不是滋味。很想跑到墨閱辰面前,把他揍得體無完膚。

    但是他又願意相信馮蓁蓁是清白的,所以他極力壓抑著那些消極,又一邊起身、一邊安撫馮蓁蓁,“我沒有說你不對,我說的是墨閱辰,是他有問題。”

    馮蓁蓁聽此,臉上的戾氣這才消散一大半,腦袋歪了歪,再次妥協下來,漠然應說:“哦。以後我都不接他電話就是,我把他拉黑!”

    馮蓁蓁說完了,真的去翻通話簿,準備將墨閱辰的號碼列入黑名單。

    段清緣站在那裡,又偏頭冷冷瞪她一眼,語氣無奈說:“算了。你愈是這樣,他愈得意。”

    墨閱辰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段清緣自恃瞭解得很。

    馮蓁蓁又馬上住手,目光木訥、渾濁,凝望著段清緣,一動不動。

    “時間不早了,帶你去吃午飯。”段清緣忽然轉移話題,兩手淺插在牛仔褲口袋,輕聲對馮蓁蓁說。

    原本這是一場美麗的蜜月之旅,段清緣和馮蓁蓁,心情都很愉悅。然而現在,因為墨閱辰突然打來的一個電話,他們兩人之間便產生了一絲衝突和隔閡。

    “哦,正好我餓了……”馮蓁蓁又連忙應說。輕輕起身,挪開凳子。

    段清緣都找好了臺階,她自然順勢而下。

    段清緣不再說話,大大咧咧提步,流星般往前走……

    惠靈頓這邊,一家五星級飯店,佛無心所住的總統套房內。

    此刻,剛吃完午飯的佛無心,正坐在茶室裏,興致極好的品著下午茶。

    紐西蘭人,比較喜歡喝咖啡和牛奶。在這邊,也鮮少有中國式的茶館和茶樓。佛無心喝茶的茶具,乃他自己隨身攜帶過來的。

    墨閱辰坐在他的對面,他動作斯文的提執著那個瓷壺,親自給墨閱辰斟茶。看上去,他的性情還是那麼好,精神境界還是那麼高,一副淡薄名利、悠然自得的樣子。

    不過,坐在他面前的墨閱辰,防備和芥蒂一絲都沒有減輕,從未感覺到有半刻的輕鬆。

    他再次詢問佛無心一遍,“佛爺,今天晚上,我們真的不動?由著段清緣跟方墨琰會面?”

    佛無心給他斟滿一小杯茶,然後將茶壺放下,看也不看他,就語氣閒散說:“嗯。過早打草,只會驚擾到蛇,對我們有害無利。何况,這段清緣和方墨琰,關係到底有多好,這一回他們會面,具體又為了什麼,現時我們都不瞭解……”

    墨閱辰一邊專心聽他講、一邊還擰眉思忖。待佛無心講完了,他的眸子裏便浮現豁達的亮光。然後,他點了下頭,以示明白了佛無心所言。

    “這樣……我懂了……”他說。

    佛無心曾經走遍世界各地,然而,他最喜歡的飲品,永遠莫過於中國的龍井茶。

    此時,他又望著自己茶杯中那片晶瑩剔透,並且令他賞心悅目的茶葉,清淡一笑,教誡墨閱辰說:“安靜的等吧。心急的人是成不了大事的。”

    墨閱辰一聽,又沖佛無心輕輕點頭,一副謙虛受教的表情,說:“佛爺,您的意思,我已經完全明白了……”

    心急的人成不了大事,其實這一點,不用佛無心說,他本身也非常信服。

    佛無心將那一杯龍井茶,優雅倒入自己嘴裡。倒完落杯之際,終於看眼墨閱辰。

    此刻的墨閱辰,端著茶杯,擰著眉頭。並且他兩眼無光,不知道在望著何處。

    “怎麼?是不是還有話想說?”佛無心又詢問墨閱辰。

    多年前,他學過一段時間的心理學,所以他看得出來,現在的墨閱辰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