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愛說反話

    此刻,與馮蓁蓁對視,段清緣凜冽的冷眸中再現一抹溫柔。

    他又回答馮蓁蓁,“因為這不是她的風格。”

    倏然,馮蓁蓁優雅柔美的一字眉又緊緊一擰,面露不解,“啊?”

    段清緣又看著她的眼睛,和氣解釋,“我瞭解她,她是一個不輕易服輸的女人。這一次她回來,來到我的身邊,必然不僅僅是為了跟我在一起。然而,就因為那天在普瑞山發生的事情,這一次她輕易放弃了、退縮了。所以,我比較擔憂,我覺得她……”

    說著說著,段清緣沒有再說,目光微微閃爍,從馮蓁蓁臉上移開。

    並非他鄙夷顧曼晴,也並非他把顧曼晴看得特壞,而是,他心裡依然關心顧曼晴。他擔憂顧曼晴在離開他之後,去走更極馮的路。

    馮蓁蓁堅信,段清緣不是那種詆毀前女友,藉以高抬自己的人。現在他心情陰沉,仍舊因為他心中的善念。

    她又想起前些天,她在電影院裏碰到顧曼晴,那時候的顧曼晴,還是那麼自信、自負、冷傲。

    “清緣,顧曼晴離開你,說不定是因為她另外找到了意中人。記得那一天,我在電影院的廁所裏碰到她,她跟我說,她交男朋友了……”為了寬慰段清緣,馮蓁蓁又如實相告。

    驀地,段清緣濃眉一斂,甚是吃驚,向她索要答案,“嗯?她交男朋友了?”

    並非他懷疑馮蓁蓁,而是因為之前的感覺越來越强烈。他越來越確定,顧曼晴是在走更極馮的路。

    馮蓁蓁以為他不相信,又將手中的刀叉一一放下,一本正經說:“我沒有必要騙你,反正她是這麼跟我說的。而且她還說,某一天,當我見到了她的男朋友,我一定會非常震驚、非常後悔,會向她服輸。

    “你說什麼?她還跟你說了這些?”段清緣聽著,眸光愈發黯淡、感覺愈發不妙、,怔怔的盯著馮蓁蓁。

    馮蓁蓁更加不解,一副懵懂的模樣,但又沖他點頭,“嗯啊。說了、說了……”

    不經意間,段清緣薄唇一撇,因為他又很快想到了,接下來,顧曼晴最有可能會利用誰。

    馮海燾。他猜得到。絕對是馮海燾。

    馮蓁蓁一直望著他,一動不動,也不吃任何東西了。

    回過神後,段清緣又看了一眼那滿桌的菜肴。跟而他慢慢起身,如往常一樣,一隻手伸向馮蓁蓁,要牽她起身,說:“不想吃,那就不吃了。走吧,我們去找吃中國菜的地方。”

    他也不跟馮蓁蓁談論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了。他想,出門度蜜月,無論如何,都要忘卻煩惱,開開心心。

    此時,馮蓁蓁心中所想,與他一致。強顏一笑後,她的右手又迎上他的手,乖巧的起身。

    不過現在,她真的什麼都吃不下了,於是又對段清緣解釋,“不用找了。清緣,晚上你跟你朋友聚會,我留著肚子,到時候在那兒吃個够。”

    這一回,段清緣尊重她,牽著她的手,一邊走、一邊說,“既然你不餓,那也行。現在,我們去奧克蘭中央公園。”

    自然而然,馮蓁蓁的笑容又變得真切了,輕輕點頭說:“嗯,好……”

    她沒有想到,段清緣一直記掛著她上午的提議……

    奧克蘭中央公園是奧克蘭最古老的公園,坐落在奧克蘭市的中心,以博物館、巨大草坪、露天劇場、溫室花園、精美雕塑而聞名。

    奧克蘭市是一個令人放鬆的都市,在奧克蘭中央公園,你可以悠閒的散步、逗弄野鴨子、觀賞各種花卉,還可以站在博物館前欣賞遠處風景,或者躺在草坪上欣賞藍天白雲。

    整個下午,段清緣和馮蓁蓁便哪兒也沒有去,一直待在這處公園裏,走走停停、瞅瞅看看……

    他們捨不得回去,那是由於他們還說好了,傍晚一起去看夕陽。老早便聽說,奧克蘭的夕陽,美得令人沉迷和陶醉。

    快到傍晚時,諾富特大酒店頂層。衣冠楚楚、穿戴整齊的方墨琰,正心情煩悶的站在程小妍的客房外。

    他來這兒,差不多有一刻鐘了。可是,屋內的程小妍一直沒有給他開門。她把房門鎖得牢牢的,不知道在裡面幹什麼。

    終於,他的脾氣壓不住了,憤然踹門幾脚,不耐煩的問,“喂喂喂,程小妍,你在裡面跟其他男人****嗎?我都在外面等這麼久了,你丫居然還不開門!”

    程小妍正在屋裡試衣打扮。今天穿什麼衣服?這個問題永遠都是困擾她的頭號問題。沒有穿妥衣服,她絕對不出去見人。所以現在,哪怕方墨琰那樣急促的催她,她依然鎮靜淡定得很。

    “你再等等會死嗎?屋裡沒有其他人,就我一個人!”她還很不会的沖方墨琰凶。

    倏然,方墨琰濃厚的寬眉驚異一挑,嘴邊更是忍不住罵咧,“ca!讓我等這麼久,居然比我還有道理!”

    說實話,現在他有一種喊人破門,沖進去捏死程小妍的衝動。不僅因為程小妍讓他等這麼久,還因為程小妍這高傲的德行。

    想他方墨琰是何許人也?亞洲shou富方添哲之子、傳媒大亨方墨瑋的親兄弟、亞洲第一**ang會虎義幫的現任bang主……

    隨意數數,這個世界,從中國到紐西蘭、從亞洲到大洋洲、從北半球到南半球,有多少女人想跟他好?有多少女人千方百計只為跳上他的床?

    呵呵,數不清,根本數不清……

    而他對待那些女人,從來都是漠然視之,永遠一副殺氣騰騰、高高在上的態度。仿佛只要哪個女人靠近他,他便馬上滅了那個女人,毫不手軟、毫不留情!

    唯獨他對程小妍例外,這也是他一直感到蹊蹺和不解的。為什麼他對程小妍,態度總是跟別的女人不一樣?在程小妍面前時,他也最為真實,說話比較污、比較痞、比較liu氓,然而本質又是純潔的,乾淨的,安分的!

    程小妍還沒有出來,他又煩躁的兩手叉腰,在走廊上轉了轉身。他非常確定,他並不喜歡程小妍,對她沒有一絲兒女之情。至始至終,他只是把她當成親戚,她是他嫂子的親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