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美麗與醜

    已經變得漠然的馮蓁蓁沒有再應她,目光淩厲的盯著床上的顧曼晴。突然間她也產生了若干疑惑,為什麼段清緣要承擔照顧顧曼晴的責任?顧曼晴在紐西蘭這邊受傷了,段清緣是否通知了她的家人?段清緣被別人誤認為是顧曼晴的男朋友,為什麼不開口解釋?

    總之,她的腦袋漸漸不疼了,心口的感覺卻越來越酸澀,不由自主的想著許多事情……

    “你真的要照顧她嗎?馮蓁蓁,她的存在對你來說是很大的威脅,她會搶你的丈夫、搶你的幸福……”馮蓁蓁還詢問自己一遍,頗有一種扔下顧曼晴不管的衝動……

    然而最終,又是她的善良戰勝了她的狠戾。她坦蕩的想著,“算了,我不計較這些了。如果清緣能够被你搶走,那就證明,我跟他的婚姻本就不牢固,沒什麼值得遺憾的。”

    她决定好好照顧顧曼晴,為了段清緣,好好照顧顧曼晴……

    段清緣就在醫院附近的一家餐館吃午飯。吃著吃著,他的手機忽然響起,來了電話。

    是詹逸過來這邊了,昨晚他一接到段清緣的電話,馬上便買了飛機票。

    段清緣觸下接聽鍵,直接告訴詹逸,現時他所在的具體地址。不到一個小時後,詹逸又趕來這家餐館,站在了他的面前。

    跟隨詹逸一起的,還有四個身手了得的兄弟。

    “段總,這邊的警方已經著手調查了吧?還有顧小姐,她沒有大礙吧?”他詢問段清緣,打探著事情的進展。

    段清緣早就吃完了午餐,現在正在喝著咖啡,一邊喝、一邊回答他,“正在調查中。至於顧曼晴,傷勢也無大礙。”

    詹逸目不轉睛盯著段清緣。段清緣看上去沒什麼精神,模樣有些萎靡、有些消沉。

    盯著盯著,詹逸又長吸一口氣,而後再次小心翼翼問他,“那段總……你的妻子馮蓁蓁……她……”

    他最關心馮蓁蓁的情况,然而,向段清緣打聽卻有些支支吾吾、吞吞吐吐。

    段清緣心中感應到了什麼,倏然,冷冽的墨眸中再現一抹淩厲的光芒。再次瞥著詹逸,聲音很沉回答,“她安然無恙。遭遇恐bu襲擊時,她沒有跟我在一起。”

    詹逸一聽,臉上又是極其輕鬆、極其欣慰的表情。也由於心虛,他趕緊避開段清緣的目光,輕笑一聲說:“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忽然,段清緣的眸子裏又全是不耐煩的神色,冷沖詹逸說:“七天時間。詹逸,七天之內,將整件事情給我查個水落石出,否則……”

    詹逸趕緊微低下頭,趕緊鏗聲應說,“好的段總!我一定會查出來,儘快告訴你答案!”

    面容冷肅的段清緣又抬起手腕,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已經接近下午一點鐘。

    “OK,我等著你的答案。”他說。說完又悠悠端起桌上那杯苦咖啡,一飲而盡。

    “嗯!段總放心!”詹逸說。稍稍退開半步,猜到了他會在這時候起身。

    果然,段清緣將杯子放下,而後直接起身,大步流星離開了這家餐館。

    喝了一杯又濃又苦的純咖啡,他的精神狀態好多了,不再那麼瞌困、不再那麼疲憊。回到Holy紅十字醫院顧曼晴的病房時,他看見馮蓁蓁正趴在窗前的桌子上睡覺。

    情不自禁的,他無聲一歎,又輕步走過去,一隻手撫上馮蓁蓁的後腦勺,輕聲把她喊醒,“蓁蓁,回飯店去睡吧,這裡交給我。”

    他也覺得挺對不住馮蓁蓁,原本這一趟,是陪她出來度蜜月。結果她不僅生病了,而且現在他們之間還夾著一個沉重的包袱,即他要照顧顧曼晴。

    馮蓁蓁本就睡得淺,段清緣這麼一撫、這麼一說,她自然而然很快蘇醒,坐直了身子。

    “哦。那你了?”她還望向段清緣,一邊應、一邊問。

    段清緣又臉不紅耳不赤的撒謊,說:“我剛才睡了一會兒。無需再睡。”

    馮蓁蓁不太相信,因為她瞅段清緣,眼睛都睜不太開。

    “我不回飯店去,我就留在這裡。你再回飯店去睡一會兒吧,不然你狀態很不好。狀態很不好,整個人都變醜了。”她又故意說著輕鬆的話語,想將煩悶無比的段清緣逗樂。

    段清緣實在笑不出來,面部神經抽搐一下。不過,他心上的陰霾確實因為馮蓁蓁的逗弄散開了一些。

    “醜?傻瓜,這對男人無影響,男人無醜相,懂嗎?”他沖馮蓁蓁說。順便,又胡亂的摸了摸她的腦袋。

    這下子,馮蓁蓁一絲不苟梳理出來的中分長髮,完完全全被他弄亂了。

    “喂喂喂,別這樣啊!我的頭髮都亂了!”她抗議段清緣的行為,嚴肅的抗議。

    也因為她嚴肅的抗議,段清緣愈發覺得開心了許多。

    “頭髮亂了就馬上回飯店去,重新梳理好。男人可以醜,女人可不能醜。女人得時刻注意形象,否則就丟了自家男人的臉。”他又催促馮蓁蓁說,道理一大堆。

    馮蓁蓁才不聽他的屁話,又反駁他說:“切!大千世界,眾生平等,男女一樣!而且,女人形象好不好,跟她男人有哪門子關係啊?”

    段清緣又解釋說:“怎麼會沒有關係?女人的外表光鮮亮麗,這就說明她的家裡有一比特寵她疼她愛她的好男人。反之,一個女人如果熬成了黃臉婆,那麼,她的男人也就那麼回事。”

    馮蓁蓁又去思量他的這番話,思量著思量著,覺得很有道理。

    “呀……好像對呀……”她附和段清緣說。突然之間,心上也像抹了蜜一樣甜。

    段清緣要她維持光鮮亮麗的外表,對,以後她就這麼幹。用外表告訴她的情敵,告訴曾經不看好她的所有人,結婚以後,她生活得很幸福、很滋潤、很愜意,她的老公很愛她。

    段清緣一直看著她,現在她的氣色好多了。隨著笑容的綻開,臉上的紅暈也漸漸恢復,光彩迷人。囙此,他對她徹底放心了。

    “好了蓁蓁,你回飯店吧,這裡留我一個人就行。”所以,他再次催促馮蓁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