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收放自如

    那頭的白小青又重一點頭,附和馮蓁蓁說:“對!我們永遠是好朋友!”

    因為心情慢慢變好,馮蓁蓁越笑越開懷,跟白小青聊啊聊,聊啊聊,聊得不亦樂乎……

    總之,這一個下午,馮蓁蓁就在跟白小青的聊天中度過。

    段清緣一直待在Holy紅十字醫院,陪護著仍舊昏迷的顧曼晴。不過期間,他並沒有一直坐在床邊,間接性的跑去吸烟區,抽了好多根烟。

    傍晚時分,他的手機忽然響了一聲,是馮蓁蓁給他發來了微xin消息。

    馮蓁蓁問他:我們晚上一起吃飯好嗎?

    馮蓁蓁想跟他一起吃飯,他一個下午都陪著顧曼晴,她再大度也還是有點吃醋。

    看完消息,段清緣思考了一會才回復過去,說:行。六點鐘,飯店一樓等我。

    馮蓁蓁又很快應聲,打了一個“OK”的表情給他。

    本來段清緣是走不開的,因為那會兒醫生對他說了,這三天,對顧曼晴來說非常關鍵。在這三天,只要顧曼晴的傷勢無惡化徵兆,那麼她就會很快醒來。反之,若她情况越來越不好,那麼便會變得有生命危險。

    最終,他之所以答應馮蓁蓁,是想利用吃晚飯的時機徵求馮蓁蓁的意見:這三天晚上,他都睡在醫院,陪護顧曼晴……

    傍晚六點多鐘時,旺加努伊這邊的天色已經變得灰濛濛,即將迎來黑夜的洗禮。Holy紅十字醫院附近的一家餐館內,段清緣和馮蓁蓁面對面坐在一處角落,吃著晚餐。

    屋頂燈光是那麼乾淨、明亮,打在馮蓁蓁身上,襯得她臉上皮膚更加白淨、雪亮。

    段清緣吃幾口便瞄一下她,每每他瞄過去,也總是撞見了馮蓁蓁的目光。馮蓁蓁還沖他傻不拉幾的笑,看上去天真爛漫、單純無邪。

    “下午你在飯店做什麼?又睡了大半天?”段清緣忽然關心她。

    在他的印象中,馮蓁蓁除開睡覺,便沒有其他愛好了。

    如此,馮蓁蓁不禁覺得憋屈,心中更加慪著氣。因為下午的時候,段清緣都沒有給她發一條消息,也不擔心她一個人待著無聊落寞。現在倒好,時間過去了就來關心她。

    “你管我做什麼。我在吃藥看新聞啊。”她隨口胡亂答道,腦袋歪了歪,不再看著段清緣。

    段清緣聽著又頗為疑惑的挑了挑眉,而後詢問,“看新聞?娛樂新聞?”

    吃著吃著,突然間,馮蓁蓁一本正經放下手中的食物,一臉戾氣瞪著段清緣,嚴肅而不滿問,“你為什麼不問我吃什麼藥?”

    現在她的心情都不能用失望來形容,只能用氣憤來形容。因為段清緣果然如她所想,不怎麼關心她本人。

    段清緣又無意識的眨了眨眼,甚覺馮蓁蓁真是莫名其妙,皮笑肉不笑解釋說:“你不是一直在吃藥嗎?我為什麼要多此一問?”

    馮蓁蓁仍舊氣喘吁吁。然而,她又不知道該如何發洩,所以又將那些忿火強壓下去,不服氣說:“好吧,我一直在吃藥,我感冒還沒完全好……”

    段清緣忽然別開目光,不再看著馮蓁蓁,臉上表情也一絲一絲凝固。

    馮蓁蓁的身上有一股酸味,他當然聞得到。同時,他覺得情有可原,怪他自己,不怪馮蓁蓁。因為他們出來度蜜月,結果現在,他的大部分時間都耗在了顧曼晴那裡。

    “蓁蓁,之前我沒有想到,顧曼晴會來這邊。我也沒有想到,我見她一面便遭遇了意外。所以這幾天,我會特別忙,從而疏忽了你。”他對馮蓁蓁說。只希望馮蓁蓁能够原諒他、體諒他。

    馮蓁蓁再次停止吃飯,又抬眸凝視他,也終於不解詢問,“她受傷了,你通知她的親人了嗎?為什麼你得親自照顧她?要是通知了,現在這個時候,她的親人應該已經趕過來了。”

    段清緣又無奈的輕笑一聲,回答她說:“她因為替我擋子彈而受傷。而且,她的身世我瞭解,她的父親是殘疾人,腿脚不靈活,她的母親既要照顧她的父親,又要照顧她年少的弟弟。所以我並沒有通知他們。”

    驀地,馮蓁蓁一字眉緊緊皺起,心口湧上一陣絞痛的滋味。

    “她因為替你擋子彈而受傷?”她清澈的眼眸也乍變渾濁,裡頭好似有水在流動。

    她總算明白了,這一回,段清緣為什麼如此放不下顧曼晴、心甘情願留在醫院陪護顧曼晴。

    原來,顧曼晴為了他不惜犧牲生命,呵呵……

    段清緣輕輕點頭,然後又補充,“蓁蓁,我不想欠她。如果她因我而死,這輩子我都會無法忘記她。”

    聽著段清緣的話,馮蓁蓁眼眸裏的水,流淌得更為靈動、鮮活。

    “所以……你想好好照顧她,陪伴在她身邊,好好補償她,直到她康復,對嗎?”馮蓁蓁又緩慢問出心中的猜測。

    段清緣再視她、再點頭,“嗯。特別是這三天,對她來說非常關鍵。”

    馮蓁蓁堅強咽下隱忍的眼淚,又强作笑顏,沖段清緣點頭,說:“好。清緣,我支持你這麼做。”

    她想哭,段清緣看出來了。她的一隻手搭在餐桌上,段清緣見著,一隻手又覆上去,溫柔的握著她,說:“明年我們再出來度蜜月,補上今年遺漏的時光。哦不,以後的每一年,我都帶你旅行一次,帶你遊遍所有國家、所有名勝古跡。嗯?”

    他問著馮蓁蓁,想得到馮蓁蓁的回應。

    馮蓁蓁依然輕輕點頭,聲音柔和說,“嗯。希望將來,我們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

    她的美麗淒楚,又惹得段清緣不由自主發笑。段清緣拿起她的那只手,吻了吻她的指尖,說:“一定會的。這三天,你好好照顧自己。”

    馮蓁蓁又沉默下去,不知道再說什麼。現在她的心中,滋味複雜,有苦澀、有辛酸、有甜蜜。

    老實說,剛才段清緣講的那一番話,是她所聽過的,最動聽的qing話。

    所以,不管段清緣是發自內心而講,或是為了哄她一時而講,她都開心……

    最近這幾天,佛無心决定去一趟中國a市,為他的故人馮延薈掃墓。也就在今天,他的總管Joseph已經將他的行程完全安排妥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