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尋覓過往

    臨行之際,在惠靈頓,在他們所住的飯店內,墨閱辰又過來向他請安,順便向他彙報近些天的情况。

    “……晴晴真替段清緣擋了一槍?受傷了?”佛無心深表懷疑,因為光從這一點看,顧曼晴對段清緣愛戀的程度,超乎了他之前的料想。

    墨閱辰身軀凜然不彎,站在佛無心面前卻又略顯謙卑和恭敬,說:“對。佛爺,之前我們都低估了顧小姐的决心和勇敢。”

    佛無心冷然一笑,又悠悠起身,在房間裏來回踱步,再問墨閱辰,“她沒有傷到關鍵吧?”

    知道佛無心骨子裡非常在意顧曼晴的死活,墨閱辰又很快回答,“沒有。傷到的地方是肩骨,佛爺你放心。”

    佛無心聽了確實如釋重負,原先籠罩在他面龐上的一層烏雲也即刻消散,他一邊走、一邊思考著什麼。

    思考好久後,忽然他又詢問墨閱辰,“段清緣忙著照顧顧曼晴,那馮蓁蓁了?”

    因為佛無心終於提起馮蓁蓁的名字,倏而,墨閱辰濃眉一擰,有些怔驚。

    “她也在旺加努伊,住在Holy紅十字醫院附近的飯店。”他不知道佛無心為何問起馮蓁蓁,但是仍舊如實相告。

    “哦?她一個人?”佛無心又問一句。也因為總是得到了比較滿意的答案,所以他的眉宇間悄然滑過一抹悅色。

    墨閱辰回答,“最近三天對顧小姐來說比較關鍵,段清緣寸步不移守在醫院。那麼馮蓁蓁,應該就是一個人了。”

    這一刻,佛無心的面容上徹底綻開輕鬆的笑顏。因為他的心中,突然生出一個主意,又對墨閱辰說:“我要見見馮蓁蓁。至於段清緣,暫且就不見了,只是馮蓁蓁。”

    馮蓁蓁跟馮延薈長得像,他想,臨行前見見馮蓁蓁,等到了馮延薈的墓碑前,便不至於太過沉痛。

    墨閱辰完全愣住,神色愕然,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佛爺,您要見……馮蓁蓁?”

    他一直認為,佛無心和馮蓁蓁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人。他們兩人之間,唯一的利害關係便是段清緣。然而現在,佛無心居然要繞過段清緣見馮蓁蓁。

    佛無心又輕輕點頭,非常肯定告訴他,“對。閱辰,你儘快安排一下。時間最好為明天,至於地點,隨她意願。”

    一會兒後,墨閱辰回過神來,同時也相信了自己的耳朵。

    “好的佛爺,我這就去安排!”墨閱辰說。

    佛無心仍舊意味深長的淺笑,又對他揮了下手,身姿立得更直,更嚴肅說:“回去安排吧。我到中國的行程,再耽誤兩天。”

    “嗯!”墨閱辰再次應聲,然後依命離開。

    跨出佛無心的房間後,他一邊在走廊上走、一邊絞盡腦汁的想:這是為什麼?突然間,佛無心為什麼要見馮蓁蓁?莫非,跟那個名叫“馮延薈”的死去女人有關?畢竟她們都姓馮,並且,馮蓁蓁的父親叫馮馭良……

    “算了,由著他,只要他不對蓁蓁動wo齪的念頭……”想著想著,他又對自己說,給自己吃定心丸……

    不知不覺,段清緣和馮蓁蓁來紐西蘭度蜜月已經一個星期了。在這一個星期裏,遠在中國的段家人和馮家人都沒有打電話打擾他們。

    不過今天上午,馮蓁蓁卻意外的接到了周衛紅打過來的電話。

    接聽之前,她的手還頓了好久。因為她挺詫異的,從前周衛紅不曾直接給她打電話,就算是找她,也是先給段清緣打電話。

    待電話一接通,她便禮貌應聲問候,“喂,媽……”

    那頭的周衛紅很是心平氣和和和顏悅色,刻意輕笑一聲,然後問她,“蓁蓁啊,你跟清緣度蜜月,現在到了紐西蘭哪個都市啊?”

    馮蓁蓁想了一下又馬上回答她,說:“旺加努伊,媽,到了旺加努伊。”

    “旺加努伊?”周衛紅好像比較吃驚。

    馮蓁蓁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又點了下頭,而後詢問,“是啊,怎麼啦?”

    周衛紅突然打這個電話,是為了確認他們的安全。因為今天她聽人說,詹逸也急急忙忙趕來了紐西蘭。所以她猜測,是他們夫妻在這邊遭遇了什麼事情。

    不過,她並不將她的擔心告訴馮蓁蓁,又笑了笑,說:“沒事兒,就問問。對了蓁蓁,你玩得開心嗎?清緣在你身邊吧?剛才我打他電話沒有打通……”

    此時,紐西蘭這邊是晚上十點多鐘,馮蓁蓁一個人待在飯店,而段清緣仍在Holy紅十字醫院陪護顧曼晴。所以,當周衛紅問起段清緣時,馮蓁蓁又變得吞吞吐吐、結結巴巴了。

    “啊?媽,你問清緣,他……他他他……剛出去買東西了……手機正放在這裡充電……”她好不容易才想到一個幌子,暗中祈禱,能够騙過周衛紅。

    “出去買東西?你沒有同去?”周衛紅又問。

    馮蓁蓁迫使自己鎮定、遏止自己結巴,說:“嗯啊,他不讓我去,說一個人很快回來。”

    周衛紅又發出一句笑聲,爽聲對馮蓁蓁說:“那行。蓁蓁,等清緣回來了,讓他給我回個電話。”

    隨即,馮蓁蓁暗籲一口氣,再次點頭應說,“好的。”

    “你們那邊時間不早了,記得早點休息。”臨掛電話,周衛紅又關心她一句。

    馮蓁蓁也刻意發出一句笑聲,更加禮貌應答周衛紅,說:“知道了,媽,你們也是。”

    這下子,周衛紅直接掛了電話。看似無謂和平靜的她,內心的猜疑卻越來越多,嘴邊嘀咕說,“他們那邊是晚上十點多鐘,然而,清緣不在她的身邊,這其中一定有問題……”

    a市是傍晚,她一放下手機,餐廳裏的張嫂便在呼喚她吃晚飯。她應了一聲,而後走向餐廳。

    坐下來吃飯,段延正見她臉色不好,便關心詢問,“怎麼樣?清緣和蓁蓁在那邊,平安開心吧?”

    周衛紅睥睨他一眼,然後搖了搖頭,說:“我還沒有聯系到清緣,他手機關機。但是等會兒他會給我打電話,現在我們先吃飯吧。”

    “好,我們先吃飯,先吃飯。”見她不太耐煩,段延正也不多問了,點了下頭,拿起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