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終於蘇醒

    今天是週末,段延正不用上班,跟周衛紅一起,待在家裡。

    林無邪的電話進來時,他跟周衛紅正好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周衛紅挨著他而坐,也竪着耳朵聽他接電話。

    電話一接通,林無邪便直接詢問,“老葉,你們認識一個叫顧曼晴的女人嗎?”

    段延正反應略微遲鈍,過了片刻才應他,“啊,認識,怎麼啦?”

    然而,一聽顧曼晴的名字,周衛紅便馬上皺起了眉。

    林無邪又告訴段延正,“你兒子跟兒媳都很好。可是,最近他們都忙著照顧這個名叫顧曼晴的女人。因為她受了槍傷,目前正在旺加努伊這邊的Holy紅十字醫院住院。”

    霎時,不止周衛紅,連段延正也完全呆住了,

    “什麼?顧曼晴……”段延正嘴邊虛聲說。

    接下來,林無邪侃侃而談,將更具體的情况告訴他們。

    段延正和周衛紅,聽著聽著,臉色紛紛變得像烏雲一樣黑。

    原來顧曼晴沒有死,而且,她早就回到了a市、段清緣早就跟她見過面了、馮蓁蓁也早就知道了她的存在……

    總之,他們夫婦兩人越來越淩亂、越來越惶恐。特別是周衛紅,以往脾性極好的她,突然心生焦躁,不厭其煩的對段延正絮叨,“蓁蓁跟清緣出去度蜜月,她怎麼也正巧過去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德江,我們一定要提防這個女人,不能够再讓她傷害清緣,也不能够讓她傷害蓁蓁……”

    段延正也很憂心,所以沖她連連點頭,連連安慰她,“行行行,老婆,我知道。等清緣回來了,我會向他問個一清二楚,你放心……”

    段延正這麼說,周衛紅更加焦躁和不滿了。

    “等他回來?哼,那個時候黃花菜都凉了,那個女人的詭計肯定也已經得逞了!”她搖搖頭說。段延正扶著她、摟著她,她還輕輕將他推開,神神叨叨打算去做什麼。

    段延正無奈而不解,又趕緊追上她,問:“那怎麼辦?老婆,你想怎麼辦?”

    周衛紅憎恨顧曼晴,程度真謂到了極點,否則不會如此不淡定。她永遠都忘不了五年前,段清緣將她帶回家,她無意間所說的一句話。

    “我帶可欣,悄悄去一趟紐西蘭,儘快把整件事情弄明白。不然,我實在是擔心。你看那個女人,她受的還是槍傷……”周衛紅虛聲說。

    段延正又擰眉思忖了片刻,而後說:“也行,凡事,都由你决定。你跟可欣去紐西蘭,我這就去給你們買機票。”

    他知道,若他不滿足周衛紅的心願,周衛紅會日不能食、夜不能寐的。

    “謝謝,謝謝,老公……”周衛紅一邊惋歎、一邊無力說。兩眼無光不知道望著何處,腦子裏猜想著那邊段清緣和馮蓁蓁的近况。

    最近四五年,存在她腦子裏的最大念頭,便是保護段清緣。讓段清緣有一段美好的婚姻,為段清緣找一個溫順的老婆。

    半年前,她好不容易如願了,了卻了心事。萬萬沒有想到,曾經的顧曼晴也跟著回來了。

    馮蓁蓁待在Holy紅十字醫院、待在病房的陽臺上,默默的學著英語口語。然而,不知不覺間,她手中的書本滑到了地上,她本人就那麼坐在凳子上睡著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是一陣輕細而斷續的咳嗽聲將她吵醒的。

    “咳咳……咳咳……”這陣咳嗽聲在病房內回蕩,异常刺耳。

    馮蓁蓁從渾渾噩噩的狀態中醒過來,睜開惺忪的睡眼,循聲望向病房裡面。

    只見顧曼晴的身子,一下一下往上輕輕抽動。那些咳嗽聲,自然而然也是她發出來了。

    一時間,馮蓁蓁看清楚了,瀲灩清澈的眸子裏,慢慢綻放出靈動而美妙的光芒。

    “她醒了?晴晴醒了……”看著看著,她還不由自主的笑了,心頭開心的念著。

    過了一會後,她又馬上起身,按下鈴鐺喊醫生……

    醫生接到消息,過來給顧曼晴檢查一遍,然後抑制她的咳嗽、給她的傷口換好藥。

    臨出門前,醫生還一臉微笑,告訴馮蓁蓁說:“恭喜你,你姐姐終於蘇醒了。不過接下來,你要更好的照顧她哦。”

    馮蓁蓁又連連點頭,回應她說:“我知道,我知道。謝謝你,醫生。”

    醫生又欣慰一笑,說:“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馮蓁蓁沒有再說什麼,醫生離開了病房後,她再轉身,看向躺在床上的顧曼晴。

    顧曼晴一臉蒼白,痛苦的凝蹙著眉,身子也胡亂的微微翻動。

    不過,她並沒有睜開眼睛。

    馮蓁蓁啟了啟唇,總是想要開口,告訴她不能亂動。然而每一次,馮蓁蓁欲言又止。

    “清緣……清緣……”動著動著,顧曼晴嘴邊還開始喊著段清緣的名字。

    這又惹得馮蓁蓁心口湧上一陣小小的酸味。但是,她更多的還是同情顧曼晴,看不得她那副疼痛和掙扎的模樣。

    終於,她坐到她的床邊,輕聲告誡她說:“你不要亂動了,你的傷口還沒有癒合。你這樣亂動,會把它撕得更開的。”

    因為聽到了馮蓁蓁的聲音,驀地,顧曼晴整個人完全鎮定下來,她的身子不動了、嘴邊也不說話了。

    隨著她的鎮定,馮蓁蓁也變得愣住,不知道接下來該幹什麼。依然坐在那裡,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說實話,現在顧曼晴這反應,令她有些惶恐、有些害怕。

    顧曼晴的臉色也漸漸變黑,顯然,她很失落,很沮喪。因為現在陪伴她的,居然不是段清緣,而是她今生最痛恨的馮蓁蓁。

    “清緣了?”好久後,顧曼晴主動開口,平靜詢問馮蓁蓁。

    馮蓁蓁沒有急著回答她,想了幾秒後才說:“哦,他在我們住的飯店。我讓他回去午睡,由我來照顧你,所以他就回去了。”

    “哼……”顧曼晴忍不住輕哼一聲。

    馮蓁蓁又輕柔淺笑,關心她說:“怎麼啦?晴晴,餓了嗎?餓了的話,等會兒清緣過來,我讓他在路上買點吃的。”

    馮蓁蓁故意如此,如此大方、如此好心、如此體貼。因為這樣,顧曼晴便會猜測,現在段清緣之所以肆無忌憚對她好,全是由於她馮蓁蓁的縱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