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畜生兒子

    顯然,她話裏的意思是,段清緣對她的尊敬和關愛都不够。一個小時前她跟段心悠才下飛機,匆匆趕到飯店這裡,連水都沒有來得及喝够便聯系他。而他跑來這裡,因為受了一點委屈就决定撇下她們離開。

    周衛紅如此話語,這才惹得段清緣的眉心輕輕一壓。

    雖然他還沒有當爸爸,但是他念書不少。殫竭心力終為子、可憐天下父母心,這一句話語的含義,他深深懂得。

    自然而然,他無聲淺歎,身上的汹汹氣勢也退去了好幾重。

    他還微微躲卻周衛紅的目光,連說話也變得沒有那麼尖銳和刻薄,溫和而耐心說:“媽,現在我跟顧曼晴只是很普通的朋友,真的。並且之前,我還總是回避著她,拒絕著她。這一回來紐西蘭,我也沒有想到她會跟過來。前些天我本打算見她最後一面,把該說的說明白,不料正好遇到了恐bu份子。是她替我擋了一槍,我才倖免於難,這蓁蓁也知道。所以現在,蓁蓁心甘情願代替我守在醫院裏照顧她。”

    段清緣也希望周衛紅能够理解他、相信他。現在的他,想要守護一生的女人,是馮蓁蓁。

    因為段清緣好聲好氣的解釋,周衛紅的火氣也隨之降下了許多。不過,她又驚異的皺眉,表示對段清緣所說話語的懷疑。

    “顧曼晴現在住院,是因為替你擋槍受傷了?”她不可置信詢問段清緣一遍。

    他們母子這麼快便和解,一旁的段心悠見著,心情不由得放鬆下來,欣慰的笑了。

    段清緣輕輕點頭,再視周衛紅,目光已然無比平靜,說:“對。媽,我叫詹逸過來,就是為了調查這件事情。”

    如此,周衛紅又變得深信不疑了。但是,她並沒有就此放心,反而愈發擔心。搖了搖頭,嘴邊極輕詢問自己,“那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她怎麼會……甘願為你而死?”

    她覺得這不可能。顧曼晴對段清緣,不可能這番好。顧曼晴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別人看不出來,難道她還看不出來嗎?

    顧曼晴是一個愛慕虛榮、貪圖富貴的女人。當初她離開段清緣,就是因為嫌弃段清緣。畢竟那時候,段清緣事業不順、一無所有。

    知道她無法相信,段清緣不禁補充,說:“媽,不管過去是什麼樣的,現在的她確實是因為我而受傷,所以,我不能扔下她不管。”

    周衛紅深褐色的眸子裏波光再動,想了一想後又聲音極低說:“那行。一切等她傷勢癒合了再說。”

    段清緣終於放心了許多,望向段心悠。這時候,段心悠連忙微笑著向他小跨一步。

    “哥哥……”她看出來了,段清緣有話對她說。

    果然,段清緣對她說:“心悠,這幾天你先照顧好媽媽。蓁蓁在醫院已經待了一上午,我得回去那邊接替。等過了明天,顧曼晴有專人陪護了,我們再陪同你們遊玩。”

    段心悠沖段清緣重一點頭,而後連連應聲說:“好好好,你去吧!”

    一直以來,段心悠不太喜歡馮蓁蓁那個嫂子。可是,對於段清緣這個親哥哥,她始終無比尊敬和信服。其中,她不喜歡馮蓁蓁的一個重要原因,也是因為覺得馮蓁蓁配不上她的哥哥。想她哥哥多英俊多有才華啊?年紀輕輕便一手打造出了自己的事業集團,光耀了他們段家的門楣……

    段清緣說完之後,目光又落到周衛紅臉上。

    此時的周衛紅,眉頭較之前擰得更緊,仍舊在想著什麼事情。

    “媽,我先回去了。”段清緣又喊她一聲,打斷她。

    周衛紅很快回過神來,遲鈍幾秒後點頭,應說:“嗯,好,你去吧。”

    段清緣又清冷一笑,重複告訴她,“這兩天你跟心悠就待在這裡休息,或者到這附近走走。後天,我跟蓁蓁再過來陪你們。”

    原本段清緣以為,周衛紅會不說二話。結果他想錯了,周衛紅又强作笑顏,心平氣和告訴他,“大後天你們再過來吧。”

    “大後天?”段清緣略顯吃驚,語氣疑惑向周衛紅確認一遍。

    段心悠也柳葉蹙眉,滿腹驚訝。她希望段清緣和馮蓁蓁,明天就過來這邊陪伴她們,帶她們到處去遊玩。她也以為,周衛紅跟她想法一樣。不料,周衛紅的想法與她完全不同。

    “嗯。”周衛紅點頭,跟而解釋,“後天你專心陪蓁蓁一天。畢竟這一趟,你們是出來度蜜月的。”

    段清緣聽著又發愣了片刻。然後,他發自內心,欣慰的笑,又對周衛紅說:“那行。我們大後天過來這邊。”

    周衛紅不再作聲,段清緣轉身離開後,她的唇角還抽搐一下,臉上蕩漾著一絲詭譎的笑意。

    這一刻,段心悠馬上看向她,忍不住抱怨她一聲說,“媽,你真偉大!居然還讓哥哥先專心陪馮蓁蓁一天!”

    周衛紅轉過身子,又輕輕提步,走回桌比特邊,慢慢坐下去說:“當然,這段日子,本來就屬於他們。而且後天,我想去見顧曼晴,這不能够被清緣知道。”

    “啊?媽,你要去見顧曼晴!”聽到這一點時,段心悠整個人又是一副驚愕失色的神情。

    周衛紅不再說話,坐在凳子上,繼續想著心事……

    Holy紅十字醫院,顧曼晴的病房。

    因為又敷了一遍藥物、又吃了一點食物、又睡了一個小時,所以此時,顧曼晴的臉色和唇色看上去都沒有那麼蒼白了,精神好了許多。

    馮蓁蓁依然坐在陽臺上,拿著自己的ipad,看著電影。時不時的扭頭,瞅眼病房裏的顧曼晴。

    這會兒,剛剛睡醒的顧曼晴,渾濁的目光正巧又撞上了她明澈的目光。

    “蓁蓁,你對清緣,其實也挺不錯的……這麼大度,這麼順從,這麼溫柔……”她忽然開口說話,主動對馮蓁蓁說。

    馮蓁蓁聽到她的話語,又立即觸下ipad的靜音鍵,再次望向她。

    “你想說什麼?直說吧,別拐彎抹角……”她冷不嚀叮沖顧曼晴說。

    這些天,她還在心裡不停的告訴自己,她要變成超人、變成奧特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