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找到答案

    段清緣沒有應聲。可是,他這副怔驚的神情,令馮蓁蓁很快得到了一半答案。

    “是,對不對?你們都瞞著我對不對?”馮蓁蓁又虛聲追問。因為無力,雙手扶住段清緣的身子,昂頭剪水秋眸凝視著他。

    段清緣很想將她攬到懷裡,用力的抱著她,然而暫且又沒有。只是反問她,“你聽誰說的?誰告訴你的?”

    馮蓁蓁目光殷切,聲音放大一個分貝說:“你先回答我是不是……”

    段清緣猜得到,她很在意這個。所以,偏頭不再看她,語氣冷硬撒謊說:“沒有的事。現在我思遠集團,沒有那麼多閒置資金。”

    馮蓁蓁鬆開他,慢慢坐直身子,淩亂的搖了搖頭,再向段清緣確認,“沒有?真的沒有?”

    現在,她不知道應該相信誰的話,是相信段清緣,還是顧曼晴?段清緣的為人,不像一個輕易撒謊的人,可是顧曼晴也不會空穴來風啊。

    段清緣又點了下頭,說:“當然沒有。我沒有必要騙你。你的家人更沒有必要隱瞞你。”

    馮蓁蓁還是不知所措,雙目暗淡無光,腦子裏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你聽誰說的?蓁蓁,誰在捏造這些東西?是顧曼晴嗎?”段清緣仍舊向她追問。

    他要找出這個人。

    馮蓁蓁也不隱瞞他,面無表情回答,“是,是她……”

    段清緣又無奈一歎,刻意掩飾說:“別聽她的。雖然她當過我的助理,但是我不曾信任她。就算有這麼一回事,我也不會讓她知道。”

    聽段清緣這麼說,馮蓁蓁激動的情緒稍稍變得平靜。但是仍舊揪擰著眉,美目盼兮,凝視著段清緣。

    “這麼說……真是顧曼晴捏造的……清緣……你沒有騙我?”她吞吞吐吐、輕聲細語再問。

    段清緣唇角微揚,勾勒出的笑意帶著幾分性感和輕佻,又說:“我說了,我沒有必要騙你。”

    馮蓁蓁暫且不再應聲,又低下頭去,想著什麼事情。

    “不行,我還得向我哥求證一遍,正好他今天過來。”她在心中念說。

    就這一件事情,她覺得顧曼晴說的更可信。段清緣在隱瞞她,刻意隱瞞她。

    此時馮蓁蓁沉靜無言,以致段清緣又看出了她的心思。

    段清緣說:“蓁蓁,不管怎麼樣,你都要記住一點,我們是夫妻、是一家人。”

    他不想馮蓁蓁在“錢”方面跟他太過見外,那樣他會慢慢覺得,他們的婚姻、他們的感情,持續下去意義不大。因為就他們的內心來看,並沒有真正融洽、真正融合。

    再視段清緣,馮蓁蓁眸子裏清冽的水流漸漸乾涸。

    “嗯,我一直記著,清緣,我愛你。”她說。

    段清緣又心生一絲欣慰,抬起右手,輕輕一拍她的臉頰,說:“我知道,寶貝……”

    馮蓁蓁身子前傾,倒向他的懷抱,微微依偎著他,又說:“過了明天,我們就釋放了。清緣,從明天開始,我們再去好多好多地方。”

    說這話的時候,馮蓁蓁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語氣中流露出心頭的期待。

    然而,她的如此,又惹得段清緣心情更為空虛和落寞了。

    本來這一趟,他回飯店這邊,是為了跟馮蓁蓁商量那件事情,現在看來,沒有必要商量了……

    “蓁蓁。”他又比較認真喊她一聲。

    馮蓁蓁漫不經心、輕聲的應,“啊。”

    段清緣說:“我媽和我妹也過來紐西蘭這邊了,現在正住在Tulip飯店。你有時間,就過去陪她們吧。”

    因為意外,馮蓁蓁又馬上從他懷裡掙脫,坐正身子看著他,驚疑的問,“你媽跟你妹也過來了?什麼時候過來的?”

    她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更不覺得這只是巧合。因為突然間,大家都來了這裡。

    “她們上午過來的,我去見了她們。”段清緣回答說。

    馮蓁蓁又急切問,“那她們過來做什麼?旅行還是……”

    段清緣說:“旅行。”

    這下子,馮蓁蓁腦子裏又思忖了好一會,而後再次點頭,說:“好,我有時間就過去陪她們。”

    段清緣又淺淺一笑,摸摸她的腦袋,說:“我回醫院去了。你哥到了打電話告訴我。”

    “嗯。我也下床了。”馮蓁蓁點頭說。

    段清緣臨走之際,又在她的額際落下一個淡淡的吻。

    到了今天,他也愈發相信一點,即: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只要你把眼睛擦亮去看到對方的好、把心窗打開去接受對方的好……

    下午的天空,純白色與蔚藍色相互映襯、相互點綴。天空遼闊如洗,薄薄雲朵飄浮。雲朵又好似一點物,被描畫在天空這塊大幕布上,栩栩如生。

    馮海燾自中國a市出發,首先飛到惠靈頓,然後轉機,飛來旺加努伊這邊。

    到了旺加努伊,他都來不及安頓好,馬上便給馮蓁蓁打電話。

    接到馮海燾電話後,馮蓁蓁匆匆出門,趕到他此時所在的咖啡館。

    她並沒有遵循段清緣所說的,沒有通知他說馮海燾已經過來了。因為她想跟馮海燾單獨聊聊,確認一遍借錢的事情。

    這家咖啡館內顧客很多,然而,整體環境一點也不顯得喧囂,反而帶給人寧靜致遠的感受。

    馮海燾坐在一個角落,進屋後,馮蓁蓁張望了好久終於看到他。

    馮海燾正在喝黑咖啡提神,她在他對面坐下,立即便詢問他,“哥,你過來這裡幹什麼?出差?旅行?還是……找人?”

    喝口咖啡後,馮海燾將杯子放下,暗眸微抬,睥睨著馮蓁蓁,聲音極輕回答,“找人。”

    找人這個可能,乃馮蓁蓁情急中隨便說的。她完全沒有想到,亂說亂撞,偏偏就中了。

    “找誰?哥!”她又激動追問。因為心上感覺總是不好,總覺得大家過來這邊,都與她和段清緣有關聯。

    到了這一刻,馮海燾也不想再隱瞞,平靜告訴馮蓁蓁,“顧曼晴。”

    乍時,馮蓁蓁單薄的身子又如同被雷劈中了,劇烈一晃後變得一動不動。

    “顧曼晴?哥,顧曼晴?”她不信、不解,瀲灩桃眸潺潺生光。

    馮海燾沉默了片接,而後重一點頭,“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