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周瑜黃蓋

    馮海燾又無謂一笑,輕聲問她,“你不是說,她替清緣擋槍,受了傷嗎?”

    馮蓁蓁再次看他一眼,點了下頭說,“嗯,是啊。”

    馮海燾不禁將她那只手握得更緊,又面帶微笑問她,“肯代替意中人去死的女人,心地能壞到哪裡去?”

    驀然,馮蓁蓁臉色再變,變得陰暗、變得烏黑,短時間內,啞口無言。

    是啊,代替段清緣去死,換成她,可能都沒有這麼大的勇氣……

    “好吧。哥,現在我不反對你,但是也不支持你。反正顧曼晴與你,算是周瑜與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另外,我還想問你一件事情。”好久之後,馮蓁蓁又說。

    不自覺間,馮海燾挑起眉頭,馬上催促她,“什麼事情?你儘管問。”

    馮蓁蓁又停頓片刻,再說:“兩個月前,你跟爸爸是不是找清緣借錢了?”

    如此,馮海燾又被她問得表情凝斂,不回答,而是反問,“怎麼啦?”

    他完全沒底,不確定是不是段清緣那邊透露出來的風聲。

    馮蓁蓁更緊的盯著他,不讓他撒謊,又說:“你先回答我。”

    馮海燾的目光閃爍躲卻,木訥一陣後,不敢繼續跟馮蓁蓁對視了,偏頭望向窗外,說:“我不知道,因為我沒有借,你問清緣或爸爸吧。”

    馮蓁蓁聽著,越來越哭笑不得。

    “我問清緣或爸爸……呵呵……”她無言重複著馮海燾的話,也更加確定了心中那個答案。

    “原本我什麼都不知道,直到上午,顧曼晴告訴我。”她對馮海燾說。不等馮海燾有時間應,接著說:“我實在想不通,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瞞著我?你們有沒有顧及過我的感受?以後我要怎麼面對段家人?”

    因為三番兩次借錢,她開始覺得,段家其實是馮家的債主,她嫁進去是為了抵債。

    她這一連串問題,又惹得馮海燾緊緊皺眉,眉宇間透著幾分滄桑和憂鬱。

    “妹妹,蓁蓁,其實我們馮家向葉……”他試圖安撫馮蓁蓁,吞吞吐吐說。

    然而,說著說著,他不知道再說什麼。因為繼續說下去,等於就是對馮蓁蓁承認了。

    馮海燾要說的無謂話語,馮蓁蓁一句也不想聽。恰好這時候,計程車載著他們,已經抵達Holy紅十字醫院附近。

    “到了,哥,我們下車吧。”她冷不嚀叮對馮海燾說。

    馮海燾也趕緊住嘴,不再說那件事情,就應馮蓁蓁一聲說:“嗯。”

    兄妹兩人來到顧曼晴病房時,段清緣依然守在這裡,魁梧峻拔而不失柔韌的身姿,站在床邊,淡然望著躺在床上的顧曼晴。

    聽見馮海燾和馮蓁蓁進來的聲音,他馬上扭頭張望。但是,迎上他目光的卻只有馮蓁蓁。

    “清緣……”馮蓁蓁極輕喚他一聲,然後邁到他的身旁。

    馮海燾跨進屋,首先望見的便是顧曼晴。自上午昏睡過去後,顧曼晴一直沒有醒過來。不過現在,她的臉色看上去好了很多。

    馮海燾直接走到床邊,慢慢蹲下身子,癡癡的看著她。

    “晴晴,你這傻丫頭……你怎麼就……”他還雙眉緊鎖,一副對顧曼晴疼惜不已的神情。溫柔的大手,輕輕撫上她的額頭。

    顧曼晴的額頭濕濕粘粘,然而,他一點都不嫌髒,一邊輕撫、一邊微笑……

    直到現在,親眼看見她的憔悴和蒼白,他才變得有些怪她。在他眼裡,她太笨太傻,為了一個無法挽回,並且是沒必要挽回的段清緣,連性命都不顧。

    當然,他也有一絲感激她,感激她救了他的妹夫……

    段清緣見此,悄然牽起馮蓁蓁的手,帶她離開病房,來到外面走廊上,不再充當他們之間的電燈泡。

    “他是為晴晴而來,對嗎?”馮海燾對顧曼晴的情義,段清緣看得很清楚,於是向馮蓁蓁求證。

    注視段清緣的面龐,馮蓁蓁的眼神無比清澈和溫柔,低聲回答,“嗯。他們正在交往。”

    段清緣輕笑一聲,忽然又對馮蓁蓁說:“既然你哥過來了,我覺得,我們可以稍稍偷懶了。”

    原本馮蓁蓁都沒有想到這一點,經段清緣這麼一說,她烏溜溜的大眼睛又跟著靈活一轉,怔怔盯著段清緣。

    “你的意思是,從今天起,讓我哥陪著顧曼晴?”

    段清緣點頭,“嗯。”

    馮蓁蓁又沉下心,在腦子裏想。想著想著,不知不覺間又笑了。

    “這主意挺不錯。照這樣看,我哥也來得挺應點。”她自言自語說。不得不承認,接下來由馮海燾陪護顧曼晴,乃最好的辦法。一來段清緣得到了自由,並且還放寬了心。二來這也給馮海燾創造了時機,令他跟顧曼晴培養感情。

    段清緣聽見了她的嘀咕,又淡笑而不語,只是張開一根手臂,摟了摟她的肩膀……

    最近顧曼晴一直躺在床上,沒法洗澡,所以她的皮膚才會那麼粘。

    儘管如此,馮海燾還是不厭其煩守在她的床邊,輕嗅著她的體香,感受著她生命的氣息。甚至還用濕巾,輕輕替她擦拭著臉上和頸上的汗迹。

    一會工夫後,段清緣和馮蓁蓁又進來了。

    段清緣也走到床邊,跟馮海燾打招呼,問他,“海燾,你為什麼會想到過來這邊?”

    馮海燾不想告訴段清緣,在中國時,他的感覺很不好。眼皮子跳個不停,打顧曼晴電話也無人接聽。

    他就輕描淡寫看眼段清緣,語氣閒散回答:“哦……確切的說,首先我是為了散心,然後正好跟晴晴會合。”

    說馮海燾一點也不嫉恨段清緣,那肯定是假的。因為段清緣對他們馮家有恩,又是馮蓁蓁的丈夫,所以他極力假裝無謂,保持鎮靜和淡定而已。

    段清緣心裡,感覺到了馮海燾對他的芥蒂,面容上淺笑冰涼,又對他解釋說:“晴晴的事情,是一個意外。之前我們也把該說清的事情,全部說清楚了。”

    馮海燾也抹唇强作笑顏,也終於站起身來,跟段清緣對視,說:“我知道。清緣,你跟蓁蓁回去吧,這裡交給我了。”

    這時候,馮蓁蓁又走到他們中間,刻意瞥了一眼段清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