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美好永存

    那一處位置也很高,坡度急陡,所以人少,背面還竪着一塊巨大的石頭。

    “清緣,我們先去那邊拍照,你覺得怎麼樣?”馮蓁蓁連忙詢問段清緣,徵求他的意見。眼睛笑眯眯,注視著那個方面。

    段清緣走過來後,循著她的目光也望向那邊。

    “行。走吧。”段清緣點頭說,牽起她的手,緩慢的開始爬坡。

    走在段清緣身後,馮蓁蓁笑得更加開心,一臉幸福,春心蕩漾。

    不到一分鐘後他們爬上了坡頂,站在了那塊大石頭前。馮蓁蓁張開雙臂,擁抱秋風,昂頭對著藍天呼吸。

    這時候,攝影師站在坡下,調整焦距,並微微蹲身,做好拍照的準備。

    段清緣偏頭看著馮蓁蓁,一貫冰冷孤傲的眸子裏又有清冽光芒流轉。此時馮蓁蓁表現出來的活潑開朗,令他心生欣慰,大覺有成就感。

    過了一會後馮蓁蓁也轉身看著他,清麗而嫵媚的面龐上蕩漾著一圈圈漣漪。秋風拂來,野花嬌顏爛漫,離離青草彎腰,她飄逸的長髮也被吹亂了些。

    她問段清緣,說:“猜猜我為什麼選這裡拍照?”

    段清緣又看了看四周,這裡不僅可以望見海,而且還靠著一塊大石頭。

    段清緣不禁又跨向馮蓁蓁,伸出雙手,輕輕摟著她的腰,語氣低緩平淡,說:“因為這裡有大海,有大石。你想跟我天涯海角,海枯石爛。”

    他不太會說煽情動聽的話語,這一回又是好不容易說出口的。

    馮蓁蓁聽了又愕然皺眉,一副萬分詫異的神色。

    “你怎麼知道的?你怎麼這麼神通廣大?”她還頗為激動,冷然追問著段清緣。因為她確確實實也是這麼想的。他們在這裡拍一張“海枯石爛”的照片,以祝福他們的感情永恒不變。

    段清緣又得意抹唇,微微一笑,豐神如玉,身子再靠近馮蓁蓁一點,教誡她說:“這不叫神通廣大,這叫你我心有靈犀。”

    驀地,四目相凝的他們,眸子裏的款款深情,緩緩流入彼此眸底。

    與此同時,坡下的攝影師,不慌不亂摁下單反相機的開關,將屬於他們的這一瞬間定格……

    這天下午,段清緣和馮蓁蓁拍照不多,但是張張情動、唯美。周衛紅和段心悠一直遠遠陪同著他們。在維多利亞山玩到傍晚六點多鐘後,他們四人一起下山,找了一家飯店,安然住下。

    翌日,段清緣和馮蓁蓁也起床很早。吃早餐時,段清緣擬了一個簡單的行程。上午,他們去舊聖保羅教堂、湯布林圖書館。下午,他們去惠靈頓動物園、多明尼恩博物館等。

    對此,周衛紅和段心悠都表示滿意,馮蓁蓁則更加樂不思蜀……

    憂傷的時候,時間如蝸牛,一秒一秒,艱難前行。而快樂的時候,時間就像大河東去,一晃而過。

    自惠靈頓趕回旺加努伊後,周衛紅和段心悠又開始收拾行李,準備明天中午搭乘飛機,飛回中國a市。

    一回來這邊,馮蓁蓁美麗的心情馬上又變得有些陰沉、有些壓抑、有些烦乱。因為此時,顧曼晴仍舊住在這邊的醫院裏,並且她身邊沒有一個熟悉的人。

    洗完澡沖完凉後,馮蓁蓁坐到床上,而後將一張記憶體卡,安裝到自己手機裏。她翻看著這兩天她跟段清緣拍攝的那幾十張照片,一面翻、一面笑。

    這一趟出來發生了太多的意外,然而在整體上,她感到非常知足、非常快樂。

    段清緣從浴室出來,一邊用毛巾擦頭髮、一邊慢吞吞走向她。

    雖然馮蓁蓁在笑,可是十分明顯,現在她的笑並非那種開心而輕鬆的笑。她壓著心事。

    “寶貝,回去後,照片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在床沿坐下後,段清緣又對她說。

    他們的結婚照,全部儲存在那張卡裡,還得簡單處理一下,然後洗出來、框上掛出來。

    馮蓁蓁輕輕點頭,心不在焉應,“嗯。”

    段清緣見此,又伸出一隻手,撫了撫她的後腦勺,把她當孩子似的表揚,說:“乖。”

    馮蓁蓁不應聲了,也沒有抬眸去看他。始終翻看著他們的照片,看著看著還微微撅嘴。

    自然而然,段清緣又盯著她的手機看,而後看到她將那張“海枯石爛”照,設定為她的手機主題。

    “蓁蓁。”段清緣忍不住再喊她一聲,想知道她的心事。

    一直以來他也不喜歡女人心事重。

    因為他的這一聲喊,馮蓁蓁手上的動作也完全頓住。

    她感應到了,接下來段清緣有問題問她。終於她緩緩抬眸,凝視著他,“怎麼啦?”

    段清緣無聲一歎,反問她,“你怎麼啦?昨天下午你哥給你打電話,說什麼了?”

    馮蓁蓁的眉心又輕輕壓擰一下。本來她就是烦乱,要不要對段清緣說起這件事情。現在段清緣主動問起,她自然不再烦乱,毅然决定說。

    “他跟我說他回去了,你請的陪護人過來了,以後就由那人照顧顧曼晴。”她想也沒想說。說完目光更緊,盯著段清緣。

    原本她以為,段清緣的表情會馬上改變。結果沒有,段清緣面不改色,鎮靜淡定得很。

    段清緣也還是凝視著她,不過眸色變暗了、眸光變厲了。

    馮蓁蓁不解段清緣為何如此,心跳微微加速,產生一絲淩亂和恐慌。

    此時,看到馮蓁蓁的目光輕輕顫動,段清緣也毫無憐憫之意。

    因為他真的很生氣,所以又冷沖馮蓁蓁問:“原來就這些。請問這關你什麼事情?為什麼你心事重重的?”

    如今的段清緣,就算發怒來火,也是由於關心她、在意她。馮蓁蓁再次感受著,心上又馬上淌過一道暖流,吞咽一口口水後連忙解釋說:“我沒有心事重重,真的沒有!清緣,我只是比較無奈,因為我哥哥他……他……”

    說著說著,馮蓁蓁又變得吞吞吐吐,不知道應該如何再說下去……

    這時候,段清緣又斷然告訴著她,“無論你哥哥怎麼做,這都是他跟顧曼晴之間的事情。你不要忘記了,現在他們是男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