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禍從口出

    這一番話,馮蓁蓁聽完後全身毛髮悚立。因為它又一次透露出了段清緣的冷酷、絕情、狠戾。所以她的目光又慢慢從段清緣臉上移開,空洞的望著別處。

    “我沒有忘記,我不會忘記。我就覺得我哥哥這麼一走,顧曼晴一個人待在醫院,挺……可……憐。”她小心翼翼說。生怕說錯,又惹得段清緣不高興。

    段清緣面容越來越冷,又說:“那明天,等我媽和心悠回國了,我們再去醫院一趟,探望探望她。”

    不知不覺間,馮蓁蓁的炯炯目光又轉回段清緣臉上,那麼清澈、那麼明亮、那麼溫柔,且佈滿疑惑。

    她不僅看得出來,還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段清緣確實已經不愛顧曼晴了。現在他所愛的女人,完完全全是她。

    只是,她毫不欣慰、毫不得意。因為她知道,過去段清緣愛顧曼晴,比此時愛她更甚。

    當然她也沒有一絲嫉妒,她就是忽生感慨。

    見她不再做聲,就這樣傻傻的盯著他,段清緣便也不說什麼了。而且馮蓁蓁的眼眸深得很怕,他猜不到她在想什麼。

    反正兩人沉默對視了好久。好久後,馮蓁蓁終於再次啟唇,一本正經對段清緣說:“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段清緣濃眉驟然一擰,嘴邊慢聲吐字,“問。”

    馮蓁蓁的心頭又掙扎了一陣,默默握拳給自己力量,最終說:“如果有一天,我也離開了你,然後再回來,那時候你還會愛我嗎?”

    也就在這一刻,段清緣的神情完全改變,橫眉怒目、七竅生煙。

    他不知道馮蓁蓁為什麼要問這樣的問題。是腦子突然燒壞了?還是從來都不安心留在他的身邊?

    然而這一刻,馮蓁蓁對他無一絲畏懼,即使他的神情更為暴虐。緊緊盯著他,連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為什麼問這樣的問題?”段清緣又語氣冷酷反問她。

    她不講明白,他便不答。

    馮蓁蓁又咬咬唇,說:“因為我害怕,害怕哪天失去你,變成第二個顧曼晴。”

    段清緣面部神經抽了抽,想要冷笑,不料連冷笑也笑不出來。並且他的右手在用力,狠狠捏著手中的毛巾,說:“世間之事沒有如果。一旦你離開過我,那麼,你也會變得什麼都不是。頂多,當你回來時我再看你一眼。而後,你與垃圾無異。”

    現在他說話的口吻,無比陰冷、無比堅定、無比輕蔑。說完之後,手中毛巾忿然將地上一擲,盛氣淩人起身,直衝衝往書房去。

    因為他實在是氣不過,馮蓁蓁居然問出如此問題,可見她一直都有著離開他的打算。

    同時這也透露出了他的自信和自負。他自信,哪天馮蓁蓁真離開他了,他絕對不會存有一絲眷戀、絕對不會因為她而痛苦……

    段清緣暴發的脾氣又惹得馮蓁蓁身軀變僵,臉色烏灰,愣在那裡不知所措。

    “我又闖禍了……我又闖禍了……我不應該問他這樣愚蠢的問題……”她還目光呆滯、魂不守舍的念叨著。

    她一直知道“禍從口出”這個道理,可是每一次,她總克制不住,藏不住話。

    從小到大她都討厭這樣的自己,非常討厭。

    這一晚,段清緣走進書房,遲遲沒有再出來……

    同在這家飯店,第十一層,周衛紅和段心悠所住的客房。

    剛剛沐浴完畢的周衛紅坐在陽臺上,獨自觀賞著旺加努伊這美麗的夜景。明天中午她便跟段心悠飛回中國,所以這一晚,也算她在這兒的最後一晚。

    不過,她一邊觀賞夜景、一邊動腦子想事情。

    “昨天下午馮海燾給馮蓁蓁打電話,內容好像是說,他昨晚回國去……”想到這裡時她也眉頭緊鎖,心中佈滿不解。

    馮海燾不是顧曼晴的現任男友嗎?怎麼這麼快就丟下她獨自回國?難道他們之間……

    總之,一向疑心較重的周衛紅又發現了不妙之處。於是這一晚她也馬上改變了主意,她决定明天一大早還是去醫院見顧曼晴一面。

    秋夜微凉,愈到深處,愈發淒冷。因為明天得儘早到一趟醫院,所以很快周衛紅也回臥室睡下了。

    段清緣和馮蓁蓁的客房。臥室裏,段清緣遲遲沒有歸隊,以致馮蓁蓁輾轉難眠。

    咬咬牙後她索性睜開眼睛,瞪著頭頂雪白的天花板,無奈歎息。她很好奇,現在半夜三更,段清緣待在書房裏幹嘛呢?

    因為求知欲的指引,一會之後她又坐起身子,下床行走。她脚步輕盈,邁向書房的方向。

    一走到書房門口,只見書房的門還留著一條小縫,沒有被關嚴。透過那條小縫還可以看見段清緣的身影。仍舊渾身戾氣的段清緣正坐在書桌前,腦袋微偏,面如閻羅,一動不動盯著電腦荧幕。

    “他在看什麼?怎麼沒一點聲音……這樣的大晚上……”馮蓁蓁真的猜不到,又揪擰著眉,滿腹狐疑。

    由於周圍環境極其安靜,所以段清緣又聽到了她自言自語的聲音。但是他並沒有去望她,而是動手移了移桌上滑鼠,點出什麼內容後再將電腦聲音略微調大。

    霎時,一陣惹人臉紅的聲音傳到馮蓁蓁的耳朵裏。因為詫異極了、怔驚極了,馮蓁蓁還不自覺的甩了甩腦袋。

    那是男人的粗喘,伴隨女人的嬌喘……

    馮蓁蓁可謂萬萬沒有想到,段清緣這個沒節操的男人,半夜三更竟還窩在書房裏看這樣的東西。

    她真心覺得他好不害臊啊。

    “唉,段清緣啊段清緣,你的獸浴到底有多旺盛啊?這幾天我的骨頭都快被你折斷了,沒想到你還是不滿足,現在又躲在這裡尋求自wei……”馮蓁蓁又忍不住輕聲一歎,發出感慨。

    感慨完畢後她又輕輕轉身,準備再躺回床上努力睡覺。

    也就在她轉身之際,書房裏段清緣刀子般的目光淩厲射向她。

    剛才她的輕聲感慨,他也大致聽到了,感覺甚是不爽,聲音雄渾喊住她道:“馮蓁蓁你站住!”

    聽到他的冷吼聲,馮蓁蓁又很應點很順從的停下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