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聯手而做

    她還總是覺得,她跟段清緣的恩愛不會維持很久,她很快就會失去段清緣。

    然而她又寬慰馮媽媽,不舍得她擔憂,說:“媽媽,你的擔憂確實是多餘的,你不要有一絲擔憂。我在段家過得很好,不止段清緣對我好,公公婆婆、奶奶小姑子,也都對我很好。”

    馮媽媽也輕易相信了她的話,笑容更為陽光和煦,又說:“知道了知道了,我的好女兒,你睡一會吧。”

    馮蓁蓁又點了下頭,心情還是安然的,說:“行。媽媽,我們都睡一會。”

    馮媽媽不再應聲,春困夏乏,她若想睡著,十分的容易……

    段清緣和馮蓁蓁,在馮家一直待到下午四點多鐘。然後段清緣又載著馮蓁蓁,回去市東邊的花語馨願社區。

    這一時段,路上車多人多,交通比較擁堵,所以段清緣開車也不如之前快速。

    馮蓁蓁坐在副駕駛座上,安靜的看著他。同時她也看出來了,相比上午,段清緣多了一層心事。

    “中午你跟我爸爸聊什麼了?為什麼他催我們回來?”她好奇問他。

    那會兒馮馭良對段清緣說,那個黑bang老大乃馮延薈的情人。所以段清緣很想知道,馮蓁蓁是否知道馮延薈這個人的存在。馮延薈是二十二年前過世的,而那時候馮蓁蓁剛剛出生。

    “曾經,你有一個姑姑,你是否知道?”遲鈍幾十秒後段清緣這麼問她,而不回答她的問題。

    倏然,馮蓁蓁工整的一字眉微微彎曲,愣了一愣。

    “啊?我有一個姑姑?親生的姑姑嗎?”她不知道,反問著段清緣。她的表情和回答也表露得很明顯,她從來都不知道馮延薈的存在。

    段清緣的唇角又不自覺的抽搐一下,極為緩慢說:“親姑姑。你爸爸的胞妹,名叫馮延薈。”

    馮蓁蓁的眸色又跟著暗下幾分,不停念叨著這個名字,“馮延薈……馮延薈……”

    至此,她心上的感覺越來越不安、越來越不妙。她覺得很不對勁,她居然有一個親姑姑。而從小到大,她的父母和兄長都不曾對她提起。

    看出馮蓁蓁在胡思亂想,段清緣又寬慰她,說:“你姑姑過世早,二十二年前便過世了。所以你不知道她,這也不奇怪。”

    “可是從小到大,為什麼他們都沒有對我提過?連我爸爸都沒有提過……”馮蓁蓁還是盯著段清緣,仿佛在他的臉上尋找答案。

    段清緣又說:“據我所知,你姑姑的故事比較悲凉。可能也是因為如此,他們才不願意再提起她。”

    馮蓁蓁極力抑制著自己的亂,又更加好奇詢問段清緣,“你為什麼突然問我這個?莫非今天我爸爸跟你聊得話題,跟我姑姑有關?”

    此時,段清緣終於偏頭看她,並且右手從方向盤上拿開,去握住她的一隻手,認真而冷靜說:“差不多吧。既然你對你姑姑瞭解不多,那我也不問你其他了。蓁蓁,記住我今天的一句話……”

    馮蓁蓁也反握著他的手,五指跟他的五指相扣。

    “什麼話?你說……”她對段清緣說。凝視他時,她的目光潺潺動人。

    她也毫無心理准備,心中完全沒底,不知道段清緣要說的會是哪方面的。

    因為前面有點堵,所以段清緣將車速降得越來越慢。花更多的時間、更多的精力,更認真跟馮蓁蓁說話。

    他說:“我愛你,是愛你這個人。我不會輕看你的出身,不在乎你家人是怎樣的人。”

    馮蓁蓁潸然失語。眸子裏的白色亮光越來越多,隱隱流動,清澈動人。

    她愈發不解,突然間,段清緣為什麼要對她說這樣的一番話?今天中午馮馭良跟他到底聊了什麼?

    見她呆呆傻傻,望著自己而不應聲,段清緣又輕柔一笑,問:“記住了嗎?”

    馮蓁蓁緩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重重點頭應聲,“記住了。”

    她不僅現在記住了,而且她相信,她這輩子都會記住……

    交通漸漸疏通了,段清緣又扭頭坐正,直視前方繼續開車。

    “這三天你在家好好休息,下周一再去公司上班。而我明天應該會去公司一趟。”他補充告訴馮蓁蓁。

    馮蓁蓁仍舊注視著他,目不轉睛,聲音愈輕愈細,說:“好……”

    因為她太過欣慰、太過意外、太過疑惑,所以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此時段清緣開車,就左手扶著方向盤。他的右手始終跟馮蓁蓁的左手相握,彼此之間,那麼的眷戀、那麼的珍惜、那麼的包容。

    馮馭良三點多鐘回馮氏集團上班。一進總經理辦公室,他的助理也隨之跨進來,馬上告訴他,“馮總,半小時前,虛桴集團總經理墨閱辰打來電話找您。”

    馮馭良正準備在辦公桌前坐下,聽到這個消息,動作倏然停止,偏頭望向這名助理。

    “哦?他有什麼事情?”他連忙問。

    助理說:“他沒有跟我說。只是交代我記得跟您說,請您給他回個電話。”

    馮馭良又皺著眉頭,對助理揮了揮手說:“我知道了。你出去忙吧。”

    “好的馮總!”助理又應聲說,瀟灑而快速的走。

    待一個人後,馮馭良靜下心思考著。墨閱辰怎麼會在這時候找他?墨閱辰所在的公司源於東南亞,步崢嶸也是東南亞人,難道他們認識?

    反正他甚覺蹊蹺,這一回墨閱辰找他,與他們的合作無關……

    想了好久,他還是想不到,安然坐下,拿起桌上手機,撥通了墨閱辰的電話號碼。

    身在中國a市,身在虛桴集團分部的墨閱辰,老早便在等候著馮馭良的電話。

    此時佛無心的助理Joseph也正巧待在他的辦公室。馮馭良的電話進來,當他伸手去接時,Joseph還擰眉眯眼,仔仔細細盯著,豎起耳朵聽著。

    “喂,馮總。”墨閱辰應著,語氣禮貌、溫柔、爽朗。

    對待墨閱辰,馮馭良的態度也比較謙和、比較恭敬,呵呵沖他笑了兩聲,再說:“墨總你好。聽說你找我,對嗎?”

    墨閱辰點了下頭,而後直接告訴他說,“對。馮總,明天晚上便是週末,我準備了一場慶功宴,慶祝我們之間的合作一直順風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