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事實顯然

    一時間,馮蓁蓁的腦子裏又全是漿糊,隔了一會終於反應過來,“嗯……再見。”

    很快電話裡頭又傳來“哆哆哆”的聲響,段清緣真的掛了電話。

    馮蓁蓁一點也不生氣,相反心情比之前還要好無數倍……

    掛了馮蓁蓁電話後,段清緣又打電話給馮馭良,告訴馮馭良今晚他會陪他去海濤閣大酒店。

    馮蓁蓁在咖啡館裏吃的午餐,隨便點的東西。吃完之後她打的回到家裡,然後梳梳洗洗坐到床上,專心致志閱讀那些藥品的服用說明書。

    勿謂寸陰短,既過難再獲。勿謂一絲微,既紹難再白。

    已去之浪不回流,已去之時不再來。

    一不留神,這天白天轉瞬而逝。不知不覺間,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多鐘。

    段清緣提早下班,自己開車來到馮氏集團所在的寫字樓下。

    此時的馮馭良正跟馮海燾待在一個辦公室裏。馮馭良剛接完段清緣的電話,馮海燾便輕聲詢問他,“爸,是不是段清緣已經到樓下了?”

    馮馭良望眼馮海燾,並沖他點了下頭,放下手機後又開始換衣服,說:“對。海燾,我跟清緣先過去那邊,晚點你也去一趟吧。”

    馮海燾深深的提氣,想了一想後也點頭說:“行,我會過去。慶功宴慶功宴,少了我的話,那這名號也太假了。”

    馮馭良把工作服脫了,換上比較休閒但是又不顯得隨便的衣服。

    段清緣坐在車裏玩手機,等了馮馭良近一刻鐘。一刻鐘後馮馭良下樓,也坐進他的車裏,坐在後座。

    前座兩邊的車窗都敞開著,段清緣左臂彎曲,懶懶搭在窗戶上,整個人的姿態看上去是那麼桀驁、那麼頹然。

    馮馭良一臉笑容,和藹可親,客客氣氣沖他說:“清緣啊,讓你久等了啊。”

    段清緣臉上還戴著一副又大又寬的墨鏡。夕陽的餘暉照耀下來,墨鏡鏡片泛著奇妙的光澤。這也更好的襯托出了他冷酷有型的氣質。

    “等的不久,岳父別說見外話了。”他對馮馭良說。說完之後薄唇淺勾,揚起一抹優雅而邪魅的笑。

    馮馭良仍舊笑得溫柔,又連連應說:“不久就好,不久就好,不然我怪不好意思的……”

    段清緣的左臂從窗戶上落下來,然後關上車窗,稍稍坐正身子,主動告訴馮馭良說:“你要我打聽的事情,我已打聽清楚。步崢嶸外號佛無心,現今為東南亞虛桴集團的真正東家,也就是墨閱辰的老闆。”

    馮馭良一聽,劍眉倏然一橫,身子也板得更直了。

    “你說什麼?現在步崢嶸是……是虛桴集團的……”他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目光暴長,如一隻沉怒的老虎,怔怔盯著段清緣,向他求證。

    段清緣輕輕點頭,墨鏡下的眸子暗若懸河,又說:“不會有假。你發給我的照片,我也對照了。二十幾年前的步崢嶸,確實就是現在的佛無心,連模樣都變化不大。”

    馮馭良思維越來越淩亂,腦子裏一團霧水,失神在嘴邊念叨著,“怎麼會這樣,步崢嶸居然……居然……”

    他萬萬沒有想到,步崢嶸真的就是虛桴集團的東家。現時他們馮氏集團還跟虛桴集團有一個重大的合作項目,他們馮氏集團得倚仗虛桴集團才能大賺一筆,才能從往日不景氣的經濟狀態中翻身。

    段清緣看出了馮馭良的淩亂,薄唇始終淺淺的勾著,又輕聲提醒他說,“岳父,出發了。”

    馮馭良沒有聽見段清緣的話,仍舊在心裡想著:如今步崢嶸乃這麼重要的人物,我們明晃晃的去針對他,行為未免太過愚蠢。因為一旦他玩起陰的,那我馮氏集團投資的五千萬元人民幣就泡湯了。

    今天段清緣開車開得慢,因為週五傍晚,交通擁堵。當車停下來時他也沒有再說話,戴著墨鏡,直視前方。

    馮馭良想完後再望他,主動找話題跟他聊。

    “清緣,你今天也在上班?”他注意到段清緣穿著比較體面和正式,不似以往那麼休閒。

    段清緣依然目不斜視,開口回答,“嗯。在。”

    馮馭良又問:“那蓁蓁了?”

    段清緣回答總是無比簡單,又說:“她在家。”

    “哦……在家啊……這個好……”馮馭良又輕笑著點頭,但是不知道再說什麼。

    這下子,換段清緣找話題了。他直接告訴馮馭良說:“在紐西蘭時,步崢嶸跟蓁蓁見了面。”

    乍時,因為詫異,馮馭良寬厚的身軀顫了一顫。

    “什麼!步崢嶸已經跟蓁蓁見過面了?”他連說話的語氣也變得急促了、凶冷了,一雙虎目私寒星,兩條劍眉如刷漆。

    馮蓁蓁長這麼大,他之所以從未在她面前提過馮延薈,就是為了好好的保護她。讓她過上最安然最幸福的生活,不讓步崢嶸知道她的存在。然而又沒有想到,事情的發展總是不受他主觀意識的控制。

    段清緣說:“我也很驚訝。而且我可以確定,那次他們見面,並非偶然相遇。是步崢嶸在刻意接近蓁蓁。”

    馮馭良的劍眉再次擰成一團,粗獷呼吸一下後又自我安慰,說:“見了就見了吧。只要他不知道蓁蓁的身世,蓁蓁便不會遭受打擊和傷害。”

    聽完他的這番話,段清緣又輕輕點頭,忽然還故意淡笑著對他說:“你對蓁蓁,就像對待親生女兒,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馮延薈在天有靈,一定很感激你、一定會保佑你。”

    馮馭良的肅目中又有一抹白色亮光閃過,撇了撇唇,怪彆扭說,“那是,那是。我們父母過世得早,少年時我們兄妹相伴生活。後來她不幸逝世,她的女兒自然就是我的女兒,毫無區別。”

    段清緣又毫無忌諱,好奇詢問他,“聽說當年馮延薈是病死的,那麼,她究竟什麼病?”

    馮馭良始終盯著車鏡裏的段清緣,唇角又咻著一絲玩味而自嘲的冷笑。然後,他一字一字,極小聲極緩慢極清晰的說:“生產時大出血而死。”

    驀然,段清緣墨鏡下的冷眸也隱隱一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