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想在一起

    終於,白小青暴露出她張揚而粗糙的本性,大大咧咧說:“這太好了!只要蓁蓁一到,我就可以肆無忌憚、為所欲為的玩了!”

    一時間,墨閱辰擰了擰眉。

    “肆無忌憚,為所欲為?”他聲音極低,重複著這兩個詞。因為在他認為,但凡淑女,都不會用這兩個詞。

    感覺到墨閱辰怪異的神色,白小青一愣,而後又馬上安靜下來,做樣子將嘴巴緊緊關閉。

    “額,我還是保持安靜,什麼都不要再說了吧……”她又心裡難為情的說。

    墨閱辰仿佛聽到了她心裡的話,透過車內鏡子,又瞥她一眼。然後,他又笑了。而且這一回,是發自內心,快樂的笑。

    現在白小青一直張望著窗外,所以並沒有察覺……

    跟段清緣分開後,馮蓁蓁回到別墅裡面,又睡了好久。

    睡著睡著,她有一種她就要變成神經質的錯覺。

    外面的天色已經不再明亮。每當這個時候,她也會記起自己還有一件重要的人生大事沒有完成。那就是:吃晚飯!

    她又在別墅裡面上上下下走了一圈,又不見段清緣的身影。顯然,也就是段清緣還沒有回來。

    介於昨天的教訓,今天,她不禁拿起手機,主動聯系段清緣。

    而此時此刻,段清緣還在廣元縣,還跟他的損友張劍嶽張醫生在一起。

    在電話裏,馮蓁蓁問他,“清緣,你在哪兒?什麼時候回家?”

    段清緣並不忙,可是,因為張劍嶽在身旁,所以就是不想跟她多說。簡易回答,“我在廣元縣,大約晚上十一點鐘回。”

    馮蓁蓁一聽,心情馬上蔫下去。

    但是,她沒有表現出來,只是語氣稍稍變冷,應著:“哦,好吧。”

    段清緣又匆匆掛了電話。

    自然而然,馮蓁蓁更加納悶。望著自己手機,不服氣的扁了扁嘴。

    今天的晚餐,也只有她一個人吃。

    當天色完全變黑,一片烏灰濛濛時,她又來到社區後門口的臺北豆漿店,吃著跟上午一模一樣的東西。

    沒辦法啊。這邊入住的業主還不是很多,七成店鋪都沒有開始裝修,能吃飯的地方少之又少。

    此時的白小青和墨閱辰也剛剛吃完晚餐。

    服務員將消費明細單拿來,遞給他們,墨閱辰正準備伸手接過。

    結果,白小青動作俐落,率先接過,激動對服務員說,“多少錢?我來買單!”

    如此,墨閱辰又用愕然的目光瞥著白小青,表示對她行為的不解。

    白小青沖他嘻嘻一笑,一邊扭轉身子掏出錢包、一邊解釋,“墨先生,這頓飯由我買單,由我來請你。你就不必推辭了,老吃你的,我很不好意思……”

    說完之後,白小青又瞟眼單子上面的總價,一共518元。跟而,她馬上從錢包裏掏出六張百元大鈔,毫不猶豫遞給服務員。

    墨閱辰的眉心又輕輕一壓,繼續瞥著她,但是沒有說什麼。

    也因為他沒有任何話語,沒有進行否定,那名服務員在猶豫片刻後終於接過白小青手中的錢。

    趁服務員拿錢到總收銀台開發票找零錢之際,白小青又藉口上廁所,回避墨閱辰一會,來到廁所給馮蓁蓁打電話。

    現在她越來越開心,因為晚上這一頓飯,是她買的單。並非她富有,而是因為這樣做,可以稍稍填充她在墨閱辰面前的自卑。

    墨閱辰之所以不反對由白小青買單,就是因為他猜中了白小青的心思。

    白小青嘛,家境貧寒的外地農村女孩,身上具有幾大非常顯著的特徵,上進、頑強、愛面子。於是,他滿足她的自尊心,這樣下次約她,她才會覺得比較輕鬆,沒有任何芥蒂和顧忌。

    馮蓁蓁心事重重的吃飯,吃著吃著,包包裏手機響起,她不緊不慢掏出來接。

    不過,在接之前,她的嘴邊還念叨猜測一句,“是小青……她怎麼打電話給我?今天她跟墨閱辰約會約完了?”

    “喂……”馮蓁蓁一邊嚼咀食物、一邊聲音模糊應著。

    白小青在廁所,一邊蹲著小便、一邊儘量用最小的聲音喊她,“蓁蓁。”

    這時候,馮蓁蓁渾然一愣,然後也變得極其小聲,應著她,“啊。”

    她很疑惑,不知道白小青現在什麼狀況,為什麼這麼小心、這麼虛怯,在防著什麼似的。

    白小青又用手稍稍捂著自己的嘴,直接問她,“晚上的聚會,你們來嗎?”

    馮蓁蓁更加懵懂、更加不解,連那平直的眉毛都彎曲了,說:“聚會?什麼聚會?小青,今天你怎麼啦?怎麼感覺迷迷糊糊,沒頭沒尾的。”

    白小青有幾分不耐煩,但還是鎮定解釋,把話說全面,“笨蛋!當然是你老公的留學朋友會。晚上一起在溪湖路君臨天下ktv唱歌、娛樂。”

    “啊?”馮蓁蓁又發出一句詫異的聲音。

    白小青不知道,今天段清緣不在家,並且段清緣沒有跟馮蓁蓁說這件事情,便再次追問,“怎麼啦?你們不去嗎?”

    她生怕馮蓁蓁不去,那樣的話,她就沒有特別熟悉的人陪了。而她已經答應了墨閱辰,不能够反悔。

    馮蓁蓁馬上將嘴裡的食物全部咽下,一本正經說,“我不知道啊。今天我老公不在家,他也沒有跟我說。”

    這下子,換白小青一臉愕然,不可置信念叨,“你不知道?怎麼會這樣?他們明明說你老公也會過去啊……”

    “他們?具體指誰啊?話說小青,你今天不是在跟墨閱辰約會嗎?”馮蓁蓁只覺怪怪的,忍不住又八卦起來。

    白小青不打算跟馮蓁蓁多說了,因為此時她在側所,周圍的臭氣越來越重。所以她一面起身、一面又用失落的語氣對馮蓁蓁說,“現在我還跟他在一起,晚上跟他一起去參加那邊聚會。至於具體的,待會兒我們微xin聊。我先掛了。”

    馮蓁蓁聽著又連連點頭、連連應聲,“好,好好好,那你先忙,待會兒聊!”

    墨閱辰跟白小青聊得來,這對她來說,是十分要好的消息。以致她也有極大的興致,去瞭解更多。

    白小青不再應聲,俐落掛斷電話,然後整理著自己的衣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