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影響不好

    結果她又想錯了。段清緣仍舊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一句話也不說。他就危眯著眼睛,一直冷冷的看她。

    如此,馮蓁蓁又完全沒底了,又支支吾吾、吞吞吐吐問他,“怎怎怎……怎麼啦?這個辦法……難道不好?”

    突然間,段清緣抬起右手,抓住她的左耳,一面狠狠的擰著、一面懶懶的應聲,說:“既然你覺得這是一個好辦法,那行,就按你說的來……”

    因為他的動作,一時間,馮蓁蓁又發出强烈的抱怨聲。

    “啊……疼!你說話就說話……揪我耳朵幹嘛?”她說。同時毫不猶豫抬起自己右手,用力拍向段清緣的手。

    也就在她的手即將落下來時,段清緣又不慌不亂放開她的耳朵,語氣冷幽幽說:“因為你的消息靈通得可愛……”

    馮蓁蓁一臉戾氣,自然不會相信他現在的鬼話。微低下頭,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又聲音冷厲說:“既然你贊同我的辦法,那你先選吧,你逛哪一層?”

    段清緣又放目一望,想了一想說:“樓上,我逛樓上。”

    他看樓上顧客較少,而且中間還有幾個男人。樓下的話賣的全是吃的,他一個從來不吃零食的大男人,如果到了那裡,一定會不知所措。

    馮蓁蓁還在生氣,因為他無緣無故擰她耳朵,所以又凶巴巴的說:“行!車子留給你了,我下樓去了!你多買一些東西,半個小時後一樓見!”

    “嗯。”段清緣又高傲而漠然的應她一聲。

    馮蓁蓁氣喘吁吁,一邊咬唇、一邊走開,往樓下去。

    待她走後,段清緣走到那輛手推車後。

    然而,他才推車走了兩步,整個人便慢慢的懵住,直至最後完全停下來。

    他還是變得不知所措,哪怕是在樓上,他也不知道要買什麼。

    經過文具區時,馮蓁蓁腦子裏突然又閃過一道靈光,最後她也停下脚步。

    她猜想,段清緣那個大笨蛋,肯定會很迷茫,不知道要買什麼。所以現在她得找紙找筆,給他列個單子。

    順便,啊哈,好好捉弄他一番……

    馮蓁蓁是名副其實的行動派,特別是做那些富有樂趣的事情。

    文具區這邊有銷售員,很快她找他們借了一張紙和一支筆。然後,她俐落寫字,一一陳列著一些日常用品。

    盡最快的速度寫完後,馮蓁蓁將筆歸還,小跑著回到他們原先所站的洗護用品區。

    還隔著兩米遠她便看見了,段清緣果然還愣在那裡,找不到北,不知所措。

    “哼,平日裏不是挺精明挺聰明的嗎?怎麼到了這裡,就變成了一塊木頭、一個大笨蛋?”她還在心裡不服氣的念叨,嘲笑著段清緣。同時面容上還浮著戾氣,蕩漾著狡猾的笑意。

    墨鏡下,段清緣的幽眸越來越冷,無意識偏頭,又正好看到不遠處馮蓁蓁慢慢吞吞走來。

    他沒有喊她,也沒有詢問她任何,就那樣輕蔑的盯著她,不解她為什麼這麼快又回來了。

    見他已經發現了自己,馮蓁蓁又趕緊將身板挺得更直,雙手背在身後,輕輕咳嗽兩聲。

    直至再次走到他的面前,她才將手中那張紙揚起,遞給他看,語氣嬌滴滴,很好的說:“這個給你,乖老公,這我剛才列的單子,你就按照上面的買吧!”

    說完之後停頓片刻,跟而叮囑,“記住,一定要全部買到!它們都是很有用的,很常用的!”

    段清緣連忙伸手接過,也就在她去接的時候,馮蓁蓁又瀟灑轉身,果斷而迅速的離開。

    見她跑得跟兔子似的,段清緣又不禁張望她的背影一眼,深深的擰緊了眉,表示疑惑。

    “搞什麼?鬼鬼祟祟的……”他還在嘴邊抱怨她一句、罵咧她一句。而後緩緩收回目光,落在手中的那張紙上。

    他一一念叨著上面的字迹,“兩提衛生紙、一瓶洗衣液、一瓶殺蟲劑、一塊抹布、一條毛巾……”

    念著念著,他的眉毛還變得越來越彎,直至最後緊緊凝蹙。並且他還瞠大了眼眸,眸子裏釋放著驚異的光芒,連聲音也變得嘶啞和虛弱了。

    “一件無鋼圈文心……兩包衛生巾,一包日用,一包夜用……”他又念說。他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馮蓁蓁這是什麼意思?什麼東西都寫上去了……

    他一個大男人,怎麼可能去買後面那兩樣東西?他瘋了還差不多……

    反正他很迷糊,鬱悶的想啊想,氣憤的想啊想,頭頂上幾乎都要冒出烟來。

    他覺得,這一定是馮蓁蓁在故意捉弄他、為難他。不然好好的,幹嘛非得在這兒買那些女人用的東西?

    當他的目光又從紙上移開,再次望向前方時,前方的馮蓁蓁早就沒有了一絲踪迹。

    囙此他又提了提呼吸,更加確定了答案。馮蓁蓁就是想整他!就是想讓他出洋相!否則她這會兒怎麼跑這麼快?

    於是,他也馬上决定了,他偏偏不聽她的話,就買前面的東西,後面的全部不買!

    說行動就行動,說時遲那時快。稍稍調整自己後,他推著手推車,開始在那些貨架間穿梭。

    今日他的穿著,時尚而又陽光、簡單而又張揚。即使是推著車走路,他的步伐仍舊顯得那麼輕盈矯健,身軀仍舊顯得那麼挺拔偉岸。再配之臉上那副墨鏡,他整個人的氣勢和氣場,看上去便與這量販店的氛圍,十萬分格格不入。

    總之,他在量販店裏逛著,就是量販店裡面的一道靚麗風景線,無形中强烈吸引著別人的目光。

    量販店裏的好多人,特別是女人,視線都在不知不覺間投向他,看了他好久。

    其中,兩個“七度空間”的年輕漂亮的女促銷員還將腦袋凑在一塊,議論著他。

    一人有點花癡,感慨著說:“哇,來了一個好帥好有型的帥哥……不僅面容英俊,而且身材完美……”

    另一人比較穩重,比較內斂。不過,她的目光也一直盯著段清緣,悄悄打量著他,說:“嗯,確實很帥很有型。只是我還覺得奇怪,他應該很有錢,可是為什麼親自逛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