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意識不妙

    總之,馮蓁蓁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而後她匆匆忙忙打開手機,翻看著今天a市晨報的電子版。最後她還發現,有的報紙上面,甚至還附上了前天晚上她被那個男人非禮的照片。然後,有人將她的身份人肉出來,說她其實是某大型公司總經理的妻子。

    報紙上還這樣寫著:近幾年,某大型公司事業十分紅旺,業績出類拔萃,並且幾乎壟斷了a市的電子商務行業、交通物流行業。三年前,其總經理還當選為a市十大傑出創業青年。半年前,這位總經理結婚了,不過由於種種原因,他一直沒有向外界公佈。

    某公司,上面描述得較為含蓄。但是,但凡看見的人,第一意識都是聯想到思遠集團。

    “清緣真的這麼做了,他真的廢了他們,他……”她淩亂的在心裡念叨,充滿忐忑和惶恐。

    原本她還懷抱著僥倖的心理,盼望段清緣最後心慈手軟,對那些人手下留情。可是,僥倖終究是指偶然,它發生的概率極小。

    現在她還變得無比失望了。她覺得段清緣這樣做,真心太過殘忍、太過可怕。

    也並非她不相信段清緣的為人,而且因為昨天上午,她確確實實、清清楚楚的聽見了段清緣在打電話。

    愈看報紙,馮蓁蓁的臉色愈發陰鬱、愈發不好。

    由於心情壓抑,被烏雲籠罩,所以中午下課,馮蓁蓁都懶得去食堂吃飯了。一來她胃口不是很好,二來她有點擔心同學們的異樣目光。那張照片上的她,雖然模樣有些朦朧模糊,可是還是容易讓人認出來的。

    其實不止是她,許多人都認定了,這件事情就是段清緣所為。因為一直以來,那些有關於段清緣的傳聞都是這樣說,說段清緣果敢恨戾、心狠手辣、不擇手段等。

    思遠集團的那些員工也這樣認為,打殘胡浩南等人的就是段清緣。因為他們得罪了段清緣,非禮了馮蓁蓁。不過那些員工並沒有怎麼樣,完全不敢明裡議論。因為他們也擔心自己不一小心將段清緣得罪了,然後在背地裡被打成殘疾。

    他們只是越來越順從的做事,踏實乖巧的上班。

    今天中午,段清緣沒有比其他人提前下樓吃飯。到了十二點鐘,正式下班的時候,他也才下樓吃飯。

    走出公司,來到電梯口,薑晴和吳雯正巧碰到他。她們一齊,很禮貌的向他問候,“段總好……”

    段清緣沖她們輕輕點頭,以示回應她們的問候。

    到達負一層後,他也最先跨出電梯,氣場强大、氣勢凜人,走在最前頭。

    隔著兩三米距離,望著他頎長的背影,薑晴和吳雯還是連大氣都不敢喘……

    在食堂,段清緣也是儘快的吃完了午飯,而後他獨自一人,急匆匆回到樓上。

    但是這一回,他不是回到第五十一層,不是回到他的公司。而是坐電梯,直接坐到了塔樓最頂層。

    雲鶴商貿塔樓頂層是一片很大的花園,環境優雅,安逸,靜謐。並且空氣中,清香陣陣。

    段清緣上來後,找到一條長木椅,翹起二郎腿,姿態慵懶坐在上面。然後,他給馮蓁蓁打電話。

    此時此刻,馮蓁蓁還是一個人,懶懶趴在教室的課桌上,明明饑餓但是沒胃口,明明想睡但是睡不著。

    段清緣的電話進來了,她都不想去接,沒有心情接。直至它響了好多遍,最終她才接起。

    “喂……”她應著。聲音有氣無力,極其虛弱。她也沒看來電顯示,不知道是段清緣打來。

    電話裏段清緣的聲音也很無力,同時口吻不容商量,輕冷命令她說:“你下午沒課了,現在來公司吧。我在公司塔樓頂層,在這兒等你。”

    乍時,馮蓁蓁又馬上坐直了身子,不再趴著,人也精神了。

    “去公司?有事嗎?”她問段清緣,暫且並未打算過去。

    段清緣很不滿,可是壓抑著不讓其表現,又說,“當然有,你過來。立刻,馬上。”

    馮蓁蓁抿抿唇,又漠然應說,“哦。”

    她不敢說不去,現在惹得段清緣不悅,更加沒有好日子過。掛了電話後她很快起身,離開學校,坐計程車去段清緣那兒。

    來到思遠集團所在寫字樓的頂層時,她大大吃了一驚,因為之前沒有想到這裡是花園,環境這麼好。

    花園的面積也特別大,站在樓梯口她伸長脖子張望了好一會,終於望見了坐在近十米外段清緣的身影。

    臨過去之前她還深吸一口氣,强力按捺著自己內心的忐忑。

    她的脚步也是那麼輕盈,那麼緩慢。儘管如此,耳力極好的段清緣還是很快察覺到了她的到來,輕輕偏頭,注目於她。

    “找我什麼事?”馮蓁蓁又問他。停下來站在那裡,靜靜跟他對視。

    段清緣又身子後靠,張開雙臂,懶搭著椅背。囙此他的坐姿看上去更顯頹然,注視馮蓁蓁時,目光中也透著對她的責備和無奈。

    他反問她,“你吃午飯了嗎?”

    馮蓁蓁自然不會告訴他,因為上午她看了那些報導,所以心情極度壓抑,極度不舒服。

    她假裝無謂回答他,聲音卻有些顫慄,說:“沒……沒胃口唄,今天這……這鬼天氣,這麼的炎熱!”

    倏然,段清緣冰冷的薄唇淺淺一勾,冷峻的面容上還浮現一抹自嘲的笑意。

    馮蓁蓁在撒謊,他很輕易便聽出來了。於是乎他又站起身,很慢很慢朝馮蓁蓁身邊走,居高臨下睥睨她,再次詢問她:“你現在越來越害怕我了,對嗎?”

    段清緣的一步步逼近,又惹得馮蓁蓁不由自主一步步後退。

    然而,她的身後擺放著許多盆花草,她的退路並不多。

    眼看著她的脚就要踏到那些花草上,就要跌倒,段清緣又不經意伸手,扶住她的身子,不讓她再動。

    不過,他陰暗的目光仍舊無情的逼視著她,那麼淩厲、那麼銳利、那麼冷冽。仿佛,他要將她徹底看透,揪出她內心的所有鬼怪,令它們無所遁形。

    馮蓁蓁又連連搖頭,否定他說:“沒有啊,沒有啊……你是我的老公,好好的,我怎麼會害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