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都是小事

    為了防止馮蓁蓁發現端倪,他沒有打電話,而是選擇給周衛紅發短信。

    他詢問周衛紅:你找我什麼事?

    周衛紅過了片刻便回復給他,說:網上講不清楚,明天見面聊吧。最好,明天你一個人回家一趟。

    段清緣囙此愈發覺得不妙,但是,他也不會逃避,很快答應了周衛紅,說:行吧。明天上午我回去一趟。

    周衛紅又發送一個“嗯”字過來。段清緣瞅見了,跟而不再回復,同時默默删掉了跟她的聊天記錄。

    段家。因為今天是星期六,所以段延正一直沒有出門。

    周衛紅將手機落下,擱在一旁時,他挑了下眉,好奇問她,“清緣?”

    周衛紅面浮戾氣,反正心情很不好,冷冷回答他,“當然是他。”

    段延正知道她為什麼心情不好,中午她一回家,便將馮蓁蓁的事情告訴他了。他一向有點懼內,害怕周衛紅。然而現在他又不得不發表意見,語氣悠悠勸慰周衛紅說:“專程找清緣談這件事情,其實沒有必要。衛紅,你找他談,只會將這件事情擴大化,最後也就新增了他跟蓁蓁的衝突,弄得他們之間變得不合。”

    一聽他這樣說,周衛紅愈發忿氣,甚至產生一種打人的衝動。

    她又斜眼瞪著段延正,用十萬分不滿的語氣質問他,“這難道是小事情?馮蓁蓁沒法懷孕,你覺得這只是一件小事情?如果是小事情,那麼請問在你的眼裡,什麼才是大事情?”

    因為已經觸到了火雷,所以段延正也壯了壯膽。他又用無奈的目光瞥眼周衛紅,好聲回答她、並且安撫她,說:“除開生老病死,其他一切都是小事情。至於小馮的那個病,算病也只能算小病,完全可以治好。所以你千萬不要小題大做,不要嚇著他們了。”

    周衛紅忿氣難消,又厲聲說:“我小題大做?哼,我哪裡小題大做?段延正,這種事情來不得一絲馬虎你知道嗎?若來一絲馬虎,你段家就要斷後了!”

    這時候,一向好脾氣的段延正也忍不住瞪她一眼,不以為然說:“哪有那麼嚴重?若小馮真有問題,到時候搞個試管嬰兒不就行了嗎?”

    周衛紅還是不信服段延正的話,心中對馮蓁蓁的不滿就是難以消除,說:“試管嬰兒試管嬰兒,人工受精的哪有自然懷上的好?弄個試管嬰兒,說出去別人還以為是咱們家清緣做了什麼孽,是他沒法生育啦!還有,馮蓁蓁怎麼會患上這種病?她年紀輕輕的……當初我真不應該……”

    她本想說,當初她真不應該盲目撮合馮蓁蓁跟段清緣。然而說到半途,終於還是止住,硬生生將那些未說完的,咽了回去。

    一時間,段延正又揪擰著眉,關緊嘴巴懶得再說話。因為他知道,他愈說周衛紅愈氣。現在周衛紅的反應,其實是對人不對事。因為她越來越不喜歡馮蓁蓁,所以無論馮蓁蓁怎麼樣,她都看她極不順眼。

    見他不應聲了,周衛紅又强行按壓著自己的氣囂,停頓好久後又告訴他說:“反正明天上午清緣會回家,到時候我一定好好問問他,這件事情具體怎麼處理。”

    段延正又開始盯著前方的電視節目。聽到周衛紅的話又冷笑一下,而後無謂的說:“隨你便。衛紅,我只提醒你一句,如今清緣是喜歡小馮的。”

    乍時,周衛紅細眉一擰,臉上表情也全部消失。

    段延正如此提醒她意欲何為,以她那聰明的程度,不用想就馬上明白了。

    所以她又忍不住笑了,冷冷的笑了,對段延正說:“你放心,我不會傷害我們的兒子。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讓他自己抉擇,並且充分尊重他的抉擇。”

    段延正想笑笑不出,索性不理會她一下,認認真真看電視……

    白駒過隙,日光荏苒。太陽落下不久後,轉眼間又是新的一天。

    這一天是星期天,依然不用上班。鑒於昨天的教訓,早上八點鐘,馮蓁蓁準時起床做早餐。

    段清緣起床稍稍比她晚一刻鐘,她剛剛炒好飯,他便正巧下樓來。

    她還很驚訝,段清緣今天怎麼也起這麼早?而且他還穿得這麼整齊體面,一副要出門的樣子。

    “今天你要去哪兒嗎?”吃飯時她忍不住問他。她也有感覺,這一回他不會帶上她。

    段清緣又一邊吃飯、一邊懶聲回答,說:“嗯,今天我約了朋友談生意,得下午才回來。”

    說完之後他發覺自己的口吻過於冷淡,又刻意補充一句,關心馮蓁蓁說,“中午你一個人,一定要吃飯。”

    原本馮蓁蓁的神色確實不太開心,現在因為段清緣的關心,她的心情確實改變了一點,略微開心了幾分。

    她點了下頭,又對段清緣說:“你放心吧,我知道照顧自己。也希望你談生意順利。”

    段清緣不再說話,就淺淺點頭,然後專心吃著她做的炒飯、喝著她煮的清湯。

    早餐過後不久,段清緣開車,回到段家。

    這時候,段家又只有段延正和周衛紅在。段心悠陪段奶奶,去了段奶奶的親妹妹家做客。

    段清緣一跨進段家大門,霎時,整幢別墅裡面,本就涼颼颼空氣不禁變得更為涼颼颼。

    段延正和周衛紅跟往常一樣,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

    一聽到段清緣的腳步聲,他們紛紛扭頭而望。

    不過這一回,乃段清緣率先開口,主動跟他們說話。

    “爸,媽,你們把我叫回來,到底有什麼事情?”段清緣問。此時站在客廳中央的他,給人感覺氣勢凜然,全身上下都結了冰。

    待段清緣說完了,段延正的視線從他身上收回來。轉而他看著周衛紅,告訴段清緣,“是你媽找你。”

    段清緣异常冷冽且夾帶疑惑的目光又輕輕一偏,直接落在周衛紅的臉上。

    周衛紅絲毫不畏他,即便他目光再冷,氣場再强。

    她一面站起身來、一面也輕聲對段清緣說:“對,是我找你。我跟你上樓來,我問你幾件事情。”

    段清緣的眸色再次陰暗幾分。周衛紅轉身往樓上走,他頓了片刻,最終還是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