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若如初見

    一現在馮蓁蓁一點都不害怕段清緣,有話就說,不遮不掩,不吞不吐。因為她懷孕了,所以她想,就算她惹得段清緣再生氣,段清緣也不敢對她動粗了,不敢再强占她之類的了。

    都說女人懷孕就是當十個月的皇后,現在她懷孕了,她也要當十個月的皇后。

    段清緣平生第一次聽見有人罵他婆婆媽媽。所以,他的濃眉不自覺的挑起,眉心倏然呈現成刀叉的形狀。

    馮蓁蓁還在嘚瑟,以為他不會對她怎麼樣。他便已經伸手,提起她的一隻耳朵,用力擰著。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誰婆婆媽媽……”他一邊擰著她的耳朵、稍稍往上提,一邊語氣凶冷質問她。

    一時間,馮蓁蓁疼的發出一句叫嚷,同時趕緊伸手去護自己的耳朵。

    “你幹嘛啊?快放開我的耳朵……快放開啊……”馮蓁蓁一面反抗、一面激動的說。

    段清緣居然又用這種管道欺負她,她完全沒有想到,太可恨、太可惡了。

    因為她的激動,段清緣唇角又咻著一抹得意的笑。可是他就是不放開她,哪怕擰得她耳朵都紅了,並且執拗追問,“你先說說,到底誰婆婆媽媽?誰婆婆媽媽……”

    他非常討厭這個詞,尤其是用來形容他。馮蓁蓁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用它來形容他。

    隨著段清緣擰得越來越用力,馮蓁蓁的耳朵倒不是越來越疼,而是越來越癢。感覺火辣辣的,反正很不好受。

    自然而然,她也輕易妥協下來,向他認輸求饒說:“我我我我我……是我婆婆媽媽行了嗎?你快點放開我的耳朵……求求你了!”

    她真是怕了段清緣了。段清緣此人,為了整人,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見她安分下來了,段清緣不禁冷哼一聲,但是依然沒有鬆開她的耳朵,只是稍稍减點力氣,威脅她說:“以後這樣的形容詞,可別再用來形容我,知道麼?知道的話,我就放開……”

    他寧願馮蓁蓁罵他琴獸、賤人、混蛋,也不要她罵他婆婆媽媽。

    馮蓁蓁又連連點頭,以一副十分怕勢的模樣應和他,說:“知道了知道了!清緣,我絕對知道了!”

    這下子,段清緣終於將她耳朵一扔,說:“這還差不多!”

    說完之後,段清緣還順便瞪了她一眼,跟而跨步離開。

    這一回,馮蓁蓁卻沒有立即跟上他。

    馮蓁蓁的臉上戾氣更重,站在原地揉了揉耳朵,望著他的背影罵咧,“渣渣,可惡的渣渣……”

    段清緣恍若沒有聽見的,戴著墨鏡,深沉緩慢且姿態高傲的向前走著、走著……

    看他那副冷酷深沉且優哉遊哉的德行,馮蓁蓁也越來越不服加不爽。

    倏而,她提著籃子,奔跑著沖上前去。沖到段清緣身邊時,她稍稍停步,猛地一蹬脚,重重踏上段清緣的脚。

    脚上忽然湧來一陣劇痛,始料不及的段清緣馬上色為之變,臉龐一陣烏黑。

    “ca,你幹什麼!瘋了嗎……”他還疼得停了下來,彎腰抱了抱脚,嘴邊罵咧著馮蓁蓁。

    卻見馮蓁蓁踩完他後又提著那個籃子急匆匆的往前跑。聽到現在他在後面罵咧,又不禁頓步回頭,向他呈現一臉慚愧和懺悔的表情,聲音急切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望著她矯情的樣子,聽著她虛偽的道歉,段清緣對她恨得更加牙癢癢。他很想奔上去逮住她,狠狠的柔躪她一頓,但是現在卻又不能。

    因為他穿的鞋還算厚,所以脚很快又不怎麼痛了。再次站直之後,他又沒好氣的瞪眼馮蓁蓁,嘀咕著說:“不是故意的才怪!你就是有仇必報!”

    聽到他的嘀咕,馮蓁蓁臉上表情又凝固了一點。

    不過,她還是努力讓自己保持這副嬉皮笑臉的德行,又凝視著段清緣,說:“嘿嘿,有仇必報,這一點不是跟你很像麼?”

    段清緣走到她的身邊,又懶得再跟她計較這個了,伸手奪過她手中的籃子,語氣嚴厲沖她說:“別廢話了!既然不買了,那就快點結帳,結帳完了回家!”

    由於心情開心,一時間,馮蓁蓁的眼睛眯得就像一對月牙。段清緣替她拿著籃子後,她又緊挨著段清緣,扶著他的一根手臂,像蟲子一樣粘著他走,很是小聲說:“好,結帳回家……亂七八糟的書就不買了,這些書說不定我都不會看的……”

    段清緣不再吭聲,她便以為段清緣沒有聽見她的這幾句話。其實不然,段清緣又清清楚楚的聽進了耳朵裏。

    現在他之所以不說話了,那是因為他沒有任何意見要發表。不管馮蓁蓁會不會看這些書,他都替她買好,哪怕拿回去後她一直將它們放置在一個無人問津的角落。

    因為馮蓁蓁懷孕了,接下來的時間裏,段清緣跟馮蓁蓁的感情又開始悄悄的慢慢的升溫。

    只是,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冷淡,再次升溫,總體感受也就變了……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驪山語罷清宵半,夜雨霖鈴終不怨。何如薄幸錦衣兒,比翼連枝當日願。有情不必終老,暗香浮動恰好,無情未必就是決絕,我只要你記著:初見時彼此的微笑。

    翌日又是星期一,吃完早餐後,段清緣跟往常一樣,去思遠集團上班了。而馮蓁蓁,在他走後不久,簡單的把家裡的衛生搞了一下,然後九點多鐘時也出了門。

    即便現在她懷孕了,她仍舊惦記著她的那份事業。佛無心的龍鳳呈祥珠寶店,因為她的敢於創新、用心經營,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便在網上創造了一筆不菲的收益。所以這份事業,她越做越開心、越做越自信。

    最近一個月,a大學校那邊馮蓁蓁也完全沒課了,只需要月底過去一趟參加期末考試即可。囙此平日裏馮蓁蓁總是待在市中心,總是待在珠寶店的實體店裏,囙此佛無心也每天都過來這邊。

    馮蓁蓁看期末考試的複習資料,總是在回家之後。而白天時,她始終在積極的學習做生意、學習搞管理、學習珠寶知識。好多時候,馮蓁蓁提出的疑難問題,也都是由佛無心親自教誡或解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