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心近心遠

    一還有馮蓁蓁的身世,佛無心又是怎麼知道的?

    “你怎麼知道的?還有蓁蓁的身世。”終於,段清緣按捺不住,抬眸看著他,疑惑詢問他。

    佛無心又因段清緣那急切的神色笑了一笑,他也不隱瞞段清緣,如實而無謂相告說:“一是蓁蓁自己告訴我的。二是我的好幹兒子,墨閱辰打探到的。”

    倏而,段清緣幽深的眼眸也危險的眯起,那麼凜冽、那麼冷冽。

    “你跟蓁蓁什麼時候見面了?”他又詢問佛無心,眸子越來越冷、越來越暗。看得出來,他很是不滿。

    佛無心又故意說:“前段時間,天天見面,她在我這學習和工作。”

    段清緣一聽,眸子裏的亮光越來越淩厲,黝黑的瞳孔也瞠得極大極圓。

    “做什麼工作?”他又問。聲音很淡、很輕,稍稍分心就聽不見。

    佛無心不知道,他不希望馮蓁蓁出門工作,又說:“經營我的珠寶玉石店,龍鳳呈祥。”

    段清緣的薄唇又不經意的撇了一撇。他的心中實在不高興,但是現在又不好表露的太明顯。

    “難怪了。”他又感慨說,嘴角咻著一抹邪氣。

    直到現在他總算明白了,為什麼前段時間馮蓁蓁那麼奇怪,每天都瞞著他跑出去,不知道在搞什麼。

    佛無心不知道段清緣這是怎麼了,但是也沒有再問。

    跟佛無心吃完這一頓午餐後,段清緣沒有再去公司,而是直接開車回到家裡。

    今天的馮蓁蓁哪兒都沒有去,一吃完午餐就直接上樓睡覺了。

    段清緣一跨進家門,新請的保姆劉姨馬上迎上他,跟他打招呼,“段先生,你回來了……”

    段清緣沖她輕輕點頭,可是不想說話。聰慧的劉姨又隨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悄悄退開。

    段清緣來到二樓時,馮蓁蓁還沒有睡著。一聽到段清緣的腳步聲,她連忙睜開眼睛,從床上坐起身。

    “你怎麼回來了?”她輕聲詢問段清緣,樣子恬靜、目光楚楚的看著他。

    看她一眼後,段清緣開始解著脖上的領帶、解著襯衣的扣子,同時不太耐煩回答,“下午不想上班了,所以就回來了。”

    簡單的兩行話,馮蓁蓁也從中聽出了他的心情。現在他的心情不太愉快,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

    “哦。”她漠然應了一聲,應完低下目光想著什麼。

    段清緣也不主動搭理她了,脫了原先的衣服,換上在家穿的休閒便裝。

    過了好一會後,馮蓁蓁再次抬眸,望著段清緣,對他補充,“既然不想上班,那就待在家裡好好休息吧。”

    段清緣又提了提呼吸,對她點了兩下頭,說:“當然了。”現在說話,他一直注視著她。她的臉色不太好,有點陰鬱、有點烏黑,不似以往那麼紅彤彤。

    “你還好吧?”他終於關心她一句。

    馮蓁蓁又咬了咬唇。最近她的身子確實很不舒服,妊娠反應強烈,可是她沒有對任何人說。

    “還好啊。”她又低眸說。

    段清緣知道她在撒謊,又走到床邊,坐在她的身邊,聲音變得比較溫和說:“哪裡不舒服,就要早點告訴我。”

    馮蓁蓁也輕輕點頭,說:“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段清緣不知道再說什麼。現時他最大的期盼,就是希望時間快點過去,他們的孩子早點順利出生。

    他就看著馮蓁蓁,看著看著,忽然捧住她的腦袋,讓她偏頭靠近自己。然後,他在她的眉心落下一個淡淡的吻。

    囙此,馮蓁蓁的臉頰才再現一層淺淺的紅暈,看上去非常美麗、非常迷人。

    “週五晚上陪我回家,好不好?我爸爸生日……”趁著他對她好,她又詢問他說。

    放開她後,段清緣依然凝視著她,目光深情且複雜。

    “週五?是你爸爸生日?”他沒有急著回答她,而是微微皺眉,詫異的向她確認。

    馮蓁蓁的心跳又加速了一下,變得有一分緊張,生怕段清緣不答應。

    “對啊。這周週五,也就是後天。”馮蓁蓁很肯定的說。說的時候,盯著段清緣的臉龐,大方跟他對視。

    段清緣又不自覺的撇了下唇,然後還是答應了她,點頭說:“好。”

    馮蓁蓁又覺特別開心,並且大松一口氣,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太好了,太好了……”她的嘴邊又念說著。因為段清緣想那麼久,她便以為他不會答應。

    她的腦袋還情不自禁偏倒,慢慢的往段清緣肩膀上靠。到了最後,她親昵而安然的依偎著段清緣,內心也被幸福感填滿。

    馮蓁蓁靠著段清緣,段清緣便很自然的張開臂彎,輕輕摟著她的身子。只是他想笑卻怎麼都笑不出來,因為這個週五晚上,他本打算跟馮蓁蓁單獨在一起,單獨跟她慶祝。畢竟那一天,也是他的生日,二十八歲生日。

    呵呵,此時此刻,他的心裡不得不感歎,真tm不巧,他居然跟馮馭良同一天生日……

    依偎著段清緣,聽著他平穩而有力的心跳,馮蓁蓁什麼都不想再說,也不想再動。她就想這樣天荒地老的跟他在一起,不被任何事物打擾。

    “平時你在忙什麼?每天都待在家裡,沒有出去嗎?”段清緣又忍不住好奇詢問她。終究還是想試探,她是不是依然對他撒謊。

    最近這一個星期,馮蓁蓁確實沒怎麼出門了,所以她又想都沒想回答段清緣,說:“是啊,我幾乎沒有出去過,每天都待在家裡看書。上回你買給我的書,好多都還沒有看完呢。”

    段清緣的心口又湧上一陣不太好受的滋味,因為他就覺得,現在馮蓁蓁是在騙他。

    終於,他壓抑不住了,發出一句輕蔑的冷笑聲,跟而直接說,“其實我知道,最近你跟佛無心步崢嶸,走得很近……我也特別不解,你為什麼要刻意遮著掩著,不願告訴我……”

    聽到他的這個問題,馮蓁蓁忽然推了推他的胸膛。然後,她也不再依偎著他,坐正了身子,目光愕然望著他。

    然而,她望著段清緣,卻又不知道應該對他說什麼,吞吞吐吐著,“清緣,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