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照舊甜蜜

    此時此刻,周衛紅還顯得有些神志不清,眸色也愈發黯淡,淩亂的搖搖頭,虛聲細語回答張嫂,“沒事,沒事……”

    她死要面子,自然不會輕易跟人說起這些不雅的事情,哪怕她知道張嫂已經看出來了,依然不會明說。

    “那家後……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她又小心翼翼詢問周衛紅。

    周衛紅極力迫使自己稍稍鎮定,又望張嫂一眼,吞了吞口水後再次搖頭,說:“沒有。張嫂,你去忙吧,我安靜一會……”

    張嫂也面容苦楚的點了下頭,然後應聲說:“唉,好的。”

    待張嫂轉身走開後,周衛紅又拿出自己的手機,給她和段延正的老朋友林無邪打電話。

    暫且她也不想驚動其他人,懶得去告訴段清緣。免得段清緣更加反感她,說她刻意針對馮蓁蓁之類的。

    而林無邪是職業偵探,什麼事情交給他,他都能够在很短的時間內查得一清二楚、水落石出……

    風華是一指流砂,蒼老是一段年華。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複來。我自是年少,韶華傾負。

    市中心,華音公寓,第41層,01號房,顧曼晴的家裡。

    顧曼晴正給墨閱辰打電話,她告訴墨閱辰,“墨先生,東西我已經寄給周衛紅了,而且顯示她一個小時前簽收了。”

    墨閱辰聽了,聲音明顯透著喜悅,誇讚顧曼晴說:“行啊。顧小姐,你真是一如既往,雷厲風行的性子啊。”

    現在顧曼晴窩在沙發上,神色那麼傲慢、那麼悠閒。冷冷一笑後,她還反問墨閱辰,說:“只要能够達到我們的目的,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墨先生,難道你不是嗎?”

    這一下,墨閱辰也勾了勾唇,冷傲一笑,說:“我當然也是。顧小姐,我跟你一樣,會一直不遺餘力,不顧一切,對付他們。我們永遠都會是同一條船上的人。”

    顧曼晴的心情越來越好,美豔而大氣的面龐上還浮著淡淡的笑容。沉默一會後,她再次對墨閱辰說:“以周衛紅的為人,她一定會請人將這件事情徹查清楚。所以很快的,她會主動約見我。”

    墨閱辰又不禁恭維她,發出很明顯且很暢快的一陣笑聲,說:“嗯。顧小姐,能跟你聯手,是我墨閱辰最大的幸運。”

    顧曼晴明亮杏眸中的光芒也越來越淩厲,越來越狡黠。待說完了所有她想說的,她便直接掛了電話。

    可能是因為即將下雨,所以外頭的天氣也愈發沉悶。放下手機後,顧曼晴望向窗外。望了好久後她的心情也變得平靜,同時不由自主的思念起了一個人。

    可是,她也不想聯系他、不敢聯系他……

    傍晚,段延正下班回家,周衛紅馬上將那疊照片,私下拿給他看,與他一起商討對策。

    當見到那些照片時,段延正也臉色即變、大吃一驚。並且,他還深深的皺眉,表示不敢相信。

    見段延正也頗為激動,完全不似以往那麼鎮定,周衛紅便對他說:“馮蓁蓁到底是不是這樣的女人,到底有沒有做過背叛清緣的事情,我們都不清楚。所以我們只能靠查。下午我已經聯系林無邪了。”

    段延正又沒有發表其他意見,就輕輕點頭,聲音壓得很低,附和周衛紅說:“行,你看著辦。查清楚好,這種事情,一定要查清楚。”

    因為段延正這副難見的略顯焦慮的神色,周衛紅還無聲一歎。一直以來,段延正都非常中意馮蓁蓁這個兒媳婦,她心裡比誰都清楚。畢竟馮蓁蓁不僅是他老朋友馮馭良的女兒,而且看上去那麼乖巧、大方、美麗、賢慧。

    “延正,我們都得做好心理准備。其實從前我就懷疑過她,因為在跟清緣結婚之前,她就不是處子之身了。馮馭良也並沒有你想的那麼實誠,他對我們撒了兩大慌言。一是馮蓁蓁的真實身世,二是馮蓁蓁很早便有過其他男人。當然了,從前馮蓁蓁談戀愛,極有可能是瞞著馮馭良夫婦的。”她又輕聲說,安撫段延正,並給他打著預防針。

    段延正鎮定下來,再次看著周衛紅,唇角還抽搐了一下,但是仍舊無話可說。

    他不願意相信馮馭良是一個虛偽的人。他永遠不會忘記,他年輕時有兩年時間特別不順,以致家裡貧困潦倒,連年少的段清緣的學費都交不起了。而那時候的馮家經濟寬裕,馮氏集團風生水起,然後,馮馭良主動站出來助他度過了難關。

    忽然間,他還决定抽時間,找馮馭良敘敘舊、聊聊天……

    見段延正不說話,周衛紅自然也不多言了。她就深深的認定,過幾天林無邪帶來的答案,就是她心中所猜測的那個答案。

    反正她越來越不看好馮蓁蓁、越來越不喜歡馮蓁蓁。她認定了,馮蓁蓁是一個不乾淨的女人,否則也不會沒法懷孕。還有馮蓁蓁的親生父親步崢嶸,他是那麼的殘暴可怕,手上沾滿了別人的鮮血。

    時光就像捏在手中的清水,悄無聲息從指縫間全部流走。繞指的情愫,一生的眷戀,在琵琶和鳴中,演繹了一場又一場歲月的留戀。

    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週五。

    在花語馨願社區,段清緣和馮蓁蓁所住的別墅。

    早晨七點鐘,段清緣準時起床,準備去上班。馮蓁蓁由於懷孕了,所以現在每天晚上都睡得很早,**點鐘便睡了。跟而每個早晨,她也起得很早,段清緣一起床,她便跟著起床。

    現在的每一天,她都會替段清緣整理衣物。在段清緣梳洗的時候,她將他今天要穿的衣褲拿出來,工整的擺放在床上。

    今天也不例外。不過,以往他們之間都比較沉默,而今天她的問題卻比較多。

    段清緣穿衣服的時候,她問他,“清緣,今天你會不會早點下班?”

    她一直記得今天是她爸爸馮馭良的生日,所以她希望段清緣能够早點下班,這樣他們就能稍稍提前一點回到馮家。

    段清緣也猜到了她的想法,一邊穿衣服、一邊回答她,說:“會。今天我就過去公司一趟,等到十點多鐘便會回來。”

    “啊?”馮蓁蓁大覺詫異,張著嘴巴,愣愣的盯著他,一副吃驚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