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就知道你又來這裡了。”溫柔的聲音在夜雲耳邊響起,夜雲冰冷的面龐上頓時升起一絲淡淡的笑意,他沒有回頭,全身驟然後飄,反手將一個柔軟的嬌軀摟入懷中,微笑道:“你簡直就是我肚子裏的蛔蟲嘛。”抱著夜雨的嬌軀,夜雲感覺到心中充實了許多,似乎忘記了一切煩惱似的。這百年的時間裏,他們幾乎沒有須臾分開,天天都在一起,感情有了長足的進步。不論夜雲做什麼,夜雨都會毫無保留的支持他,在一旁關心、照顧他,雖然他們還沒有正式成婚,但已經是族中公認的神仙眷屬了。憑藉著夜雲母親傳給自己的六百年功力,現在的夜雨已經成為了暗夜精靈族首席大精靈使,除了夜雲以外,她的修為冠絕全族,雖然是大精靈使的身份,但絕對擁有不次於普通精靈王的實力。尤其是她那空間定位黑暗魔箭,威力之大,連夜雲也忌憚幾分。

    2

    夜雨伏在夜雲懷中,柔聲道:“雲,你別想太多了,其實,就算我們留在這裡靜觀其變也不算什麼。畢竟精靈五族對我們做的一切是那麼卑劣,他們從來都沒把我們當成族人,我們沒有去落井下石已經對得起他們了。”

    夜雲輕輕的點了點頭,道:“雖然話是這麼說,可精靈森林畢竟曾經是我們暗夜精靈生存的家啊!我實在不願意看到它被人類入侵。精靈五族可以不仁,可我們如果見死不救的話,豈不是和他們一樣了麼?雨,如果我决定帶人去援助他們,你會同意麼?”

    夜雨微微一笑,道:“傻瓜。難道你忘記了,你才是暗夜精靈之王啊!你的决定就是所有暗夜精靈的决定。不論你準備怎樣做,我都會支持你的。聽你這麼說我真的很高興,你並沒有被仇恨蒙蔽了雙眼啊!雲,現在還有時間,你考慮清楚吧。”

    夜雲深深的注視著夜雨那清澈的眼眸,聲音中充滿了感情,“雨,謝謝你。能得你為妻,是我夜雲一生最大的幸運。你放心吧,不論我决定怎麼去做,都會以我們族人的生存為重,畢竟這是父親留給我的重任,不論怎麼樣,我都一定會讓我們暗夜精靈一族在大陸上生存下去。”

    夜雨俏臉羞紅,低聲道:“人家還沒有嫁給你呢,雲,我相信你,你一定會成為暗夜精靈族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精靈王。”

    夜雲輕歎一聲,道:“偉大的精靈王我到不會去想,我只是希望能完成父親的遺志,雨,等我們重新返回精靈森林以後,我們就結婚好麼?我一定會用最盛大的婚禮迎娶你,讓你成為最幸福的新娘。”

    夜雨滿足的笑了,輕輕的在夜雲面龐上吻了一下,緊緊的貼在他堅實的胸膛上,感受著這片刻的溫馨。

    正在這時,一個虛無縹緲的聲音突然在他們耳中響起,“真的有那麼為難麼?其實這件事是很好解决的。”

    夜雲心頭大震,猛的和夜雨分開,龐大的黑暗之力頃刻間佈滿全身,暗紫色的氣流不斷的圍繞著他的身體旋轉著,他怎麼也沒想到,以他現在的修為竟然被人摸到身旁而不知,這虛無縹緲的聲音似乎是從四面八方而來,根本無法分辨出對方的位置,百年以來,他心中第一次升起了恐懼的感覺,那似乎並不是自己能够對抗的力量啊!夜雨的反映也不慢,和夜雲分開後立刻召喚出自己的精靈之弓,拉弓滿月,一支完全由黑暗之力凝聚的黑色長箭搭在了弓弦之上。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的震撼。

    夜雲全身的氣流不斷的波動著,他已經將自己的功力提升到了極限,擋在夜雨身旁沉聲喝道:“什麼人?出來。”

    “精靈王不用緊張,我們並沒有惡意啊!”另一個比先前要柔和一些的聲音響起,聲音中充滿了善意,似乎確實沒有惡意似的。

    夜雲手中已經幻化出一柄暗紫色的魔劍,這第二個聲音明顯是面前這夢幻之湖中央傳出來的,他心中暗想,難道是湖水中的精怪不成?

    似乎感覺到了夜雲心中的疑惑,第一個聲音再次響起,“我們並不是鬼怪,海水,我們出去見見他們吧。精靈族中出了這麼大的變故,我們也確實應該幫他們一把。”第二個聲音道:“好吧。我們就幫幫這暗夜精靈一族好了。”

    夢幻之湖上飄蕩的水霧突然向兩旁分開,中央露出一條寬約三米的迷霧甬道。清澈的湖水泛起一圈圈微弱的波紋。夜雲和夜雨不由得都緊張起來,兩人後退幾步,凝視著面前這片蔚藍色的夢幻之湖,在這種怪異的情景面前,他們的心跳不由得同時加快了。

    水霧深處,一個藍色的身影出現在他們視線之中,憑藉著精靈族特有的目力,夜雲和夜雨清晰的看到,那是一名人類女子,全身包裹在藍色衣裙中的人類女子。她的容貌絲毫不遜色於即使在精靈族也是頂極美女的夜雨,仿佛身體沒有任何重量似的緩緩向前漂浮前進著,在她的嘴角上掛著一絲淡淡的微笑。夜雲充滿戒備的盯視著這逐漸接近的美女,感覺上,面前的美女宛如夢幻之湖似的深不可測。那虛幻般的身影在夢幻之湖和兩旁的水霧映襯下,宛如水神降臨一般。

    藍衣美女很快漂浮到了湖邊,停留在夢幻之湖的上空,微微一笑,沖夜雲和夜雨道:“你們好,暗夜精靈王和大精靈使。”這是剛才響起的第二個聲音,那個非常溫和的聲音。

    夜雲冷冷的說道:“你怎麼知道我是暗夜精靈王,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裡?”夜雨收回了自己的弓箭,輕輕碰了夜雲一下,低聲道:“這位姐姐似乎真的沒有敵意似的。姐姐,難道你是這夢幻之湖的女神麼?”

    藍衣美女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我不是神啊!如果真的說起來,我算是個人類吧。不過是同普通人類不同的人類。”

    夜雲也感覺到對方確實沒有敵意,而且憑藍衣美女身上那不可思議的能量感覺,如果真的要不利於自己二人,自己和夜雨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散去黑暗之力,夜雲皺眉道:“什麼叫不是普通人類的人類,你說清楚一點。”

    藍衣美女緩緩飄落在夢幻湖畔,淡淡的道:“我給你們講一個故事吧。聽了這個故事你們就明白我們是什麼人了。也會明白,我們確實是真心想幫你們的。說起來,我們也算是在大陸上生活了幾千年之久,幾乎擁有著無盡的生命,這一切,都是我丈夫賜予我們的。可惜啊!我們卻無法和他在一起。”說到這裡,藍衣美女似乎很悲傷似的,美眸中流露出一絲淒然。

    夜雨忍不住道:“姐姐,你很想念你的丈夫麼?他為什麼能給你無盡的生命呢?為什麼你總是說我們,和你在一起的還有其他人麼?”

    藍衣美女眼眸中的悲意消失了,微微一笑,道:“小妹妹,你不要著急,聽我慢慢的說。我叫海水·星,原是艾夏王國人。我們星家族在艾夏王國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是最古老的三個家族之一,我的祖父,是當時大陸上十大魔導師之一,擅長水系魔法。我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他們分別叫海日·星和海月·星。當我們十幾歲的時候,一起進入了艾夏王國最有名的皇家中級魔法學院,進行魔法深造。就在那裡,我遇到了他,我後來的丈夫。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光系魔法師,似乎已經有大魔法師的修為了吧,他的名字叫長弓·威。”

    聽到長弓·威三個字,夜雲的全身微微一震,這個名字在他腦海中似乎很熟悉似的,他能肯定,自己一定聽過這個名字。

    說到長弓·威三個字,海水·星的眼眸中充滿了濃濃的情意,似乎又回到了當初自己第一次和丈夫見面時的樣子。迷蒙的說道:“我們見面的時候是在擂臺上,是學院內的比試。我是家族中最優秀的,在比試中用出了家族中嫡傳的無定風波。那是一種特殊的魔法,並不完全屬於水系,有限制敵人的作用。雖然長弓他很强,但卻很快就被我的無定風波困住了。那時的他,臉上流露出异常堅毅的表情,那個表情是我永遠無法忘記的。雖然處於絕對的下風,但他卻並沒有屈服,就在我準備將他打下擂臺之時,從他的眉心部位突然爆發出一圈耀眼的金光。那金色光芒竟然衝破了無定風波的束縛,我當時完全楞住了,楞在那裡不知所措,我從來沒有想到過,家族的無定風波會被人破掉。趁著我愣神的工夫,他取得了那次比賽的勝利。從那以後,他的身影便牢牢的印在了我的心頭。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發現,越和他相處,自己就越不可自拔的愛上了他,每天只要能看到他那高大英俊的身影,我的心就出奇的滿足。可是,我畢竟是一個女孩子,在感情這方面又怎麼能主動表白呢?我對自己的容貌和家世都很有信心,我相信,總有一天他一定會來追求我的。但是,我錯了。他並沒有喜歡上我,而是喜歡了另一個女孩子。那個女孩子叫木子·默,是和他同一班級的同學。那時候的木子姐姐是用了易形術的,外表非常平庸,但不知道為什麼,長弓卻深深的愛上了她。他的眼中只有木子姐姐,根本就無法容下我的存在。我好傷心好傷心,我曾經試探著向他表白,但他卻告訴我,只把我當作妹妹看待,我不要當他的妹妹啊!我愛他,我要當他的妻。”說到這裡,海水·星的聲音明顯高昂了起來。

    夜雲和夜雨從來沒有去過人類世界,聽著海水·星的敘述不禁沉浸在她的故事之中,夜雨問道:“那後來呢?他接受你了麼?”

    海水輕歎一聲,道:“聽我繼續說下去吧。雖然每天我都能夢見長弓,但能把和他在一起的經過說出來,我心裡很舒服。時間過的很快,後來我們都升入了皇家高級魔法學院進修,長弓師從當時的皇家中級魔法學院院長迪老師,迪老師是那時候大陸上唯一一比特光系魔導師。在他的悉心教導和本身優秀的天資下,長弓的魔法修為與日俱增,當升入高級魔法學院之後,我已經很難望其項背了。看著他天天和木子姐姐在一起,看著他們的感情不斷的激增,我的心好痛好痛,我多麼想和長弓在一起的是自己啊!可是,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長弓的修為已經達到了驚人的魔導師境界,成為了大陸上第十一位魔導師,他在艾夏王國中的地位也不斷的提升,感覺上,我和他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了。那段日子,是我最痛苦的一段經歷,即使是現在回想起來,心中還會隱隱做痛。哎,就在我以為自己一點希望都沒有的時候,異變突然發生了。那天的事真是太突然了,艾夏王國皇宮中突然出現了大批的刺客,那些刺客都有著很强的實力,艾夏王國的高等級魔法師都集中在皇家的兩個魔法學院中。得到了來自皇宮中的求援後,高級皇家魔法學院院長、大陸排名第一的魔導師震老師立刻帶領著大量的魔法高手趕往皇宮,那次我和長弓都參加了。那時候長弓已經是所有營員中的第一高手,一進入皇宮,就立刻同那些刺客交上了手,我們吃驚的發現,那些此刻竟然全都擅長黑暗魔法,顯然是魔族派來的。魔族你們可能不知道吧。現在我們這邊天舞大陸已經和魔族大陸那邊完全隔絕開了,最近幾千年恐怕已經沒有什麼知道魔族的了。長弓的光系魔法是魔族的黑暗魔法的客星,很快,我們已經沖進了皇宮深處,在那裡,我們看到了大量的魔族高手,其中竟然還有黑暗魔導師的存在。為了能取得最後的勝利,長弓和震老師聯合起來發動了强大的光系禁咒。”

    夜雲和夜雨聽的目瞪口呆,夜雲喃喃的道:“憑藉兩個人的力量使用禁咒麼?”禁咒他也用過,當然知道使用禁咒是多麼的危險。

    海水點頭道:“是的,禁咒,光系禁咒——永恒的治癒之光。這個禁咒對於那些受傷的人類阿兵哥來說是福音,而對於魔族來說,卻是毀滅性的打擊。在這强大的禁咒中,除了兩名魔族用一件强大的魔器倖存以外,其他的全都死在了那絢麗的光雨之中。雖然這件事情對艾夏王國的震動很大,但還並不是我所指的異變,因為魔族入侵對長弓並不會有什麼影響。就在我們為消滅了敵人而松了口氣之時,卻吃驚的發現,那另名倖存的魔族中,處了一個是黑暗魔導師以外,另一個卻正是長弓所深愛著的木子姐姐。長弓那時的表情怪異極了,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他愛木子姐姐是那麼深,即使發現木子姐姐是魔族的公主也無法改變他的深情。木子姐姐被抓的幾天後,長弓終於找了個機會,憑藉自己强大的魔法修為偷入到木子姐姐的牢房中,利用空間系的魔法卷軸將她和那名黑暗魔導師救了出去,而且,那時候他也發現了木子姐姐真正的容貌,原來,她竟然是那麼的美,那是我比不上的啊!長弓的行為觸怒了當時的艾夏王國國王。派遣震老師、迪老師等幾名魔導師將他抓了回來,把他的魔法封印後,關押在最隱秘的牢房之中。雖然長弓救的是魔族公主,但我卻能理解他當時的感受,因為,我對他的愛就像他對木子姐姐的愛一樣,一樣的深。在關愛長弓的迪老師和震老師幫助下,用盡心機終於將長弓救了出來。或許是出於感激吧。長弓他雖然沒有接受我的感情,但對我的態度卻改觀了許多。之後,我和長弓就分開了,直到很長很長時間以後才再次見面。再見之時卻險些成了永訣。”說到這裡,海水停頓下來,她的喘息稍微有些急促,喃喃的道:“小柔,下麵的你來說吧,長弓那段時間的經歷你比我更清楚。”

    說完這句話,海水的嬌軀一震,身上原本柔和的氣息中多了幾分詭異,最早夜雲和夜雨聽到的那個虛無縹緲的聲音響起,聲音依舊是從海水的口中發出:“好吧。後面的就由我來說好了。你們不用驚訝,其實我和海水姐姐是共用這一個身體的。所以你們才會聽到兩個不同的聲音,在這一個身體內,擁有著我們兩個人的靈魂。”

    夜雲和夜雨面面相覷,眼前這怪異的感覺再次震撼了他們的心。夜雲吃驚道:“兩個靈魂可以寄居在一個身體內麼?這,這怎麼可能?”

    小柔笑道:“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當你們聽完我後面的故事,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長弓主人為了尋找木子姐姐的踪迹,和幾個要好的朋友一起進入了魔族領域,在他們前進的過程中遇到了我。那時的我還只是魔界中的一隻魔狐,屬於魔獸的一種。我們魔狐天生的能力就是媚惑。那時的我經過了多年的修煉已經有一定修為了,可以幻化成人形,本來我只是想和長弓主人他們玩兒一玩兒的,可是誰知道他們卻擁有那麼強悍的功力,在長弓主人那强大的修為下,我只有束手就擒的結局。因為我是魔獸,所以主人那些朋友都主張殺死我,但是主人他實在太善良了,在我的苦苦哀求下,饒恕了我的性命。我們魔狐修煉到一定層次後就很難再有進步,而長弓主人身上的神聖氣息卻吸引著我,我知道,如果能跟隨在他身旁,對我的修煉有著很大的裨益。後來,我就成了主人的跟班。很快,我們來到了魔族的都城附近,正在我們準備進城之時,卻吃驚的發現,主人原先找來帶路的魔族竟然引來了大量的魔族精銳,我們被圍困了,被圍困在一個峽谷之中。雖然主人的修為高深,他的朋友們也都有著強悍的實力,但面對魔皇親自帶領的魔族精銳,還是敗了,徹底的敗了。魔皇就是木子姐姐的父親,主人受到了他的重創。在黑暗魔力的腐蝕下,主人全身充滿了可怕的傷疤。幸好,主人的生命力是那麼的頑強,竟然始終保留著一線生機。主人的那些朋友都被關了起來,那些牢房中的獄卒發現主人全身潰爛的樣子以為他已經死了,就將他扔了出來。那時候的我,早在主人和魔皇交手的時候就已經跑了。當我再次看到主人的時候,幾乎不敢認他,我怎麼也沒想到,他竟然會變成了那個樣子,我好怕,真的好怕,為了能讓主人活過來,我每時每刻都守護在他身旁,照顧著他。或許是上天保佑吧,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主人體內的光元素神力終於重新蘇醒了,幫助他的身體逐漸恢復了正常。可是,他的容貌卻毀了,變得异常恐怖。主人真的很堅強,如果換成另一個人,自己英俊的容貌被毀,恐怕早就瘋掉了。但是主人他沒有,他强忍著內心的悲痛,利用被毀的容貌進入了魔族首都,在忍辱負重之下,終於救出了他的那些朋友。同時也見到了木子姐姐。那時的主人很自卑,他覺得自己的容貌被毀,已經配不上木子姐姐了,可是木子姐姐卻絲毫不在意,在她的不懈努力下,他們終於又在一起了。我真的很為主人高興啊!在木子姐姐的幫助下,主人同魔皇達成了協定,使魔皇同意和人類聯合起來,共同抗拒邪惡的妖族。”

    “妖族?”夜雲失聲叫道,妖族這兩個字在他心中是那麼的熟悉,在這一刻,他終於想起了海水·星口中的長弓·威、魔狐小柔口中的主人到底是誰。他,就是大陸上有史以來第一位大魔導師,帶領著人類消滅入侵妖族的偉大英雄——光之子啊!夜雲的聲音顫抖了,“光之子?光之子,你們說的這個長弓就是光之子對不對?”

    小柔的聲音變成了海水的,她微微一笑,道:“幾千年過去了,看來人類並沒有忘記長弓的貢獻啊!不錯,我們的丈夫就是光之子長弓·威,那個帶領人類消滅了妖族的長弓·威。暗夜精靈王,你們繼續聽下去吧。雖然大陸上一直流傳著長弓的事蹟,但卻怎麼也不會有我們知道的這麼清楚。”聲音一轉,又變回了小柔說話,“毀了容貌的主人和木子姐姐以及他那些朋友們一同回到了人類世界。在他們的共同努力下,建立了一個對抗妖族的基地。在木子姐姐的勸說下,主人終於正視了對海水姐姐的感情,答應木子姐姐,等消滅了妖族之後,就同時迎娶她們。那時候,我真的好羡慕海水姐姐和木子姐姐啊!可是,我只是一隻魔狐,不論有什麼想法,都是癡心妄想而已。基地穩定了以後,主人决定聽從諸神之王的訓示去接受光神的傳承,因為只有那樣,他才能戰勝邪惡而强大的妖王。說來也巧,主人剛剛離開,海水姐姐就來基地找他了,他們又失之交臂,沒有見到。主人這一去就是兩年,整整的兩年啊!在那段日子裏,妖族越來越猖獗,大量的妖獸出現在大陸每一個角落,人類大量的傷亡,整片大陸都處於恐慌之中。就在人類軍隊快要無法支持的時候,主人終於回來了,他帶領著大家消滅了一個又一個妖族的巢穴,力挽狂瀾於即倒,給人類重新帶來了希望。為了對付妖王,主人和他的幾個朋友在諸神之王的指點下研究出一個禁咒中的禁咒,他們六個人利用六件神器可以讓這個無比强大魔法成為終結妖王的利器。最後的決戰就要到來了,但是妖王卻始終沒有出現,就在主人他們心懷忐忑,準備和妖族在斯特倫要塞前決一死戰之時,異變發生了,那次異變險些斷送了整個人類。而這個異變正與海水姐姐有關。”

    夜雲和夜雨聽的驚心動魄,他們仿佛也來到了當初光之子帶領人類同妖族決戰的戰場似的,一看小柔不再繼續說下去,夜雲趕忙焦急的問道:“那後來呢?後來怎麼樣?異變到底是什麼?”雖然明知道最後的勝利屬於人類,但他還是不禁為長弓他們擔心。

    聲音一變,身體的控制權重新回到海水手中,她幽幽一歎,道:“那場大戰確實是人類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大陸上的各個種族全都參與了。包括你們精靈族在內,那時候的精靈族還沒有分裂呢。小柔所說發生在我身上的異變,就是妖王的出現。妖王利用他那强大的控制靈魂之力,入侵了我的身體,將我的靈魂禁錮在身體的一個角落之中。利用我的身體,他重創了可以和長弓一起發動禁中之禁的五位朋友,雖然在神器的保護下他們沒有死亡,但也失去了再戰之力。一時間,人類頓時陷入了驚恐之中。沒有了長弓那五位朋友的支持,他們又怎麼能和妖王對抗呢?最後的決戰是不可避免的,長弓,作為拯救人類的偉大光之子,在最後一戰中傾注了他全部的心力。在接連受到妖王的重創之後,他毅然燃燒了自己的生命之火,我說的是完全的燃燒,以自己生命為代價的燃燒。他將六件神器全都吸入了自己體內,憑藉著光神傳承之力,憑藉著燃燒生命的增幅,他以自己一人之力發動了那禁咒中的禁咒。我現在還清晰的記得他最後吟唱的咒語,他在所有人類和妖族面前,高聲的吟唱道:我代表戰神、天神、大力神、雷神、風神和光明之神,偉大的諸神之王,請賜予我您無盡的神力,讓我將諸神之力融合為一,主持世間的正義,消滅一切邪惡,將和平帶給大地,禁·諸神覺醒之詠歎的樂章。詠歎的樂章是那麼的强大,即使妖王也無法和他對抗,在長弓的全力施為下,終於重創了他。隨著妖王功力的削弱,隨著我心中對長弓那强烈的愛意,我終於成功的利用自己的靈魂佔據了身體,並將妖王暫時禁制住了。但是,我的力量畢竟很小,對妖王的禁制只能持續很短的一段時間,為了最後的勝利,我先發動了祖傳的絕學無盡風波,將自己的身體完全纏繞起來,只有徹底毀滅自己的身體才能將妖王完全消滅掉啊!我用自己的胸膛迎上了長弓的光明聖劍,那一刻,在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許多許多,有悲傷、有不忍、有深深的愛意,我能清晰的感覺到他內心的顫抖。長弓的生命之火就要熄滅了,他向我大喊道:海水,你放心,我會和你一起去的。在我最後的關頭,他還告訴我,他愛我、永遠永遠的愛我。聽了他這句話,我的心真的好滿足好滿足,有他這一句話,夠了,真的夠了,我已經此生無憾。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毅然發動了家族最强大的秘技——星爆,徹底毀滅了自己的身體,也徹底毀滅了妖王。隨著妖王的毀滅,所有的妖獸也隨之消失了。”

    聽海水說到這裡,夜雲、夜雨以及海水本人,面龐上都佈滿了淚水,為了人類的和平,光之子長弓·威和海水·星都付出了那麼多。

    小柔哽咽的聲音響起,“我眼看著海水姐姐自暴而亡,心中充滿了悲傷。之前,在主人那龐大的神聖能量幫助下,我已經達到了魔狐一族中最高的等級九尾天狐。達到這個境界之後,我擁有了一項特殊的能力,那就是吞噬靈魂。為了能保住海水姐姐的一絲生機,我毅然將她那還沒有消失的靈魂吞入了自己體內。那時候我真的好傷心好傷心,因為主人的生命已經燃燒到了盡頭,我真的不想讓主人死啊!主人的身體在七彩火焰中消失了,徹底消失了。雖然消滅了妖族,但整個斯特倫要塞都處於一片愁雲慘霧之中,因為,拯救大陸的光之子長弓·威死了,他為了大陸的和平而奉獻出了自己年輕的生命。每一個人都陷入了深深的哀悼之中。就在我悲痛欲絕之時,傳令兵突然來報,空中突然出現一片彩色的雲朵,停留在要塞上方。我們都很吃驚,懷着一絲希望,我和木子姐姐以及主人的師長和朋友們來到了要塞城頭。那一幕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長弓回來了,我們深愛著的長弓·威回來了,宛如天神下凡一般回來了。原來,在諸神之王的幫助下,化解了他全部的傷勢,使他重新恢復了生機。我們真的好高興好高興,看到他平安歸來,整個要塞、乃至於整個人類都歡騰了。長弓卻高興不起來,因為海水姐姐的死,他始終無法釋懷。我偷偷的告訴他,我已經將海水姐姐的靈魂保存起來了,只要找到幾樣珍貴的東西,我就可以徹底脫離魔獸的形態轉化成人形,而那時,海水姐姐的靈魂就可以蘇醒。歸來的長弓已經擁有了神的力量,在他的護法下,我的轉生成功了,我將自己轉生後的樣子變得和海水姐姐一模一樣,那時候我想,成功之後我就將自己的靈魂毀滅掉,讓海水姐姐得以重生。可是,在我身體裏的海水姐姐靈魂卻怎麼也不肯同意,堅持要讓我保留住自己的靈魂,否則她就和我一起毀滅。”聲音一變,海水道:“小柔啊!你已經為我付出了那麼多,我在自爆的時候從來沒想到還能和長弓在一起,又怎麼能看著你毀滅了自己的靈魂而成全我呢?你已經是我的大恩人了,只要能和長弓在一起,我們一個身體兩個靈魂又有什麼?後來,我們不是一直都生活的很快樂麼。大陸恢復了和平,我們和木子姐姐、長弓一起歸隱山林過著幸福的生活。但是,人類的壽命是有限的,長弓和木子姐姐在二百歲的時候,肉身再也無法堅持,雙雙羽化,他們的靈魂升入了神界,都成為了天神。說起來,我們真的好想跟去啊!可惜我們的身體使以小柔當初的狐身為基礎的,即使是以長弓的能力也無法帶我們一起走。雖然擁有無盡的生命,卻無法和最愛的人在一起,我和小柔足足痛苦了數千年之久。知道幾百年前我們才想通了,雖然和長弓無法見面,但他在天界一定會經常看著我們的。長弓最喜歡的,就是人類和平。我們既然在人類世界,就努力幫他維護住這份心願,一定不能讓天舞大陸再起戰爭。所幸,在長弓當初的神威遺留下,大陸一直很平靜,即使是小規模的戰爭也沒有發生過,我們很欣慰,就選擇了這裡居住,在這片小湖中,我們一直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暗夜精靈王、大精靈使,我們的故事已經講完了。”

    聽完海水和小柔的這個故事,夜雲和夜雨全都說不出話來,這個真實的故事對他們震撼實在是太大了。長弓、海水、木子、小柔之間的情感以及他們不惜犧牲生命也要維護大陸和平的偉大情操都深深的打動著這對年輕的精靈情侶。

    海水微微一笑,道:“把這些都說出來我心裡好受了很多,聽了我們的來歷你就不用再疑惑了吧。我和小柔是真心想幫你們的。從你們暗夜精靈族遷徙到這裡的第一天我們就知道了。從對你們的觀察中,我們知道,你們是一個愛好和平的種族,其他精靈五族的做法實在太過分了。剛才你們的對話我們都聽到了,暗夜精靈王,是你的善良徹底打動了我們。你就是我們一直在找的傳承者啊!”

    夜雲微微一楞,道:“傳承者?什麼傳承者?”

    海水的臉色突然嚴肅起來,正色道:“暗夜精靈王,你現在要向我起誓,絕不可以利用我賦予你的傳承之力做任何邪惡之事。”

    夜雲還是有些不解,雖然他現在心中對海水充滿了敬意,但他畢竟是暗夜精靈之王,不能輕易的向人許諾什麼,有些疑惑的道:“海水前輩,您能不能說的清楚一點,這傳承之力到底是什麼呢?”

    海水點了點頭,道:“當年,我、小柔、木子姐姐同長弓一起隱居後,在長弓的指點下,我們的修為都有了長足的進步,或許你會有些吃驚,在長弓和木子姐姐升天之前,我和木子姐姐都達到了大魔導師的境界,我是水系大魔導師,而木子姐姐是黑暗系大魔導師。”看著夜雲和夜雨因為吃驚而大睜的眼睛,海水不由得微微一笑,道:“不要驚訝,我說的都是事實。長弓和木子姐姐升入神界之時,他們在人界的力量再沒有什麼用了。所以,他們分別將自己大魔導師的修為留了下來,他們留下的就是我所說的傳承之力。長弓臨走時告訴我和小柔,讓我們把這兩股强大的能量留贈給有緣之人,只要能接受他們的能量,必將重新在大陸上塑造出另一名大魔導師。而在我和小柔的百年觀察後,我們一致認為,你,暗夜精靈之王擁有可以得到傳承的所有品質。長弓的光之力並不是你所能接受的,但木子姐姐那純淨的暗元素之力卻正好適合你。我們出現,就是要把這暗元素之力賦予你,憑藉這强大的能量,你可以去解决很多事情。你明白了麼?”

    聽了海水的話,夜雲不由得心中狂喜,對於他來說,實力是最重要的,如果能達到大魔導師的境界,那處理一切將簡單起來。沒有虛偽的推辭,夜雲鄭重的點了點頭,他咬破自己右手中指,在黑暗能量的催運下逼迫出一縷鮮血,中指連劃,鮮紅的符號出現在他身前,夜雲肅然吟唱道:“以精靈王血脈為引,我以暗夜精靈之王的名義起誓,當我得到海水前輩賦予的黑暗傳承之力後,一定以大陸的和平為己任,絕不輕易動用這黑暗之力,絕不做一件有違道德、良心之事,如違此誓言,天地滅之。”紅光一閃,那用鮮血畫成的符號消失了。這種精靈王血誓是精靈族最為沉重的誓言,夜雲每字每句完全發自真心。海水微笑的看著他,微微點了點頭,道:“好,我信的過你。如果你違背了自己的誓言,不用天地滅你,我和小柔也不會放過你的。好,我們現在就要開始了,大精靈使,請你退的遠些。”

    夜雨點了點頭,關切的看了夜雲一眼,這才拍動著自己的翅膀退到百米之外。她知道,如果一切真的如海水所說的那樣,那麼,暗夜精靈族的春天,就要到來了。

    海水美眸流轉,緩緩漂浮起來,在離地一尺的地方定住身形,她雙手在胸前結出一個奇异的手形,神聖的氣息不斷從她的嬌軀散發而出,她淡淡的道:“由於傳承之力過於龐大,所以需要九九八十一天才能將能量完全輸入到你體內,在傳承的過程中,你必須抱元歸一,不能有任何的雜念,放鬆自己,不要試圖去抗拒輸入的能量,讓自然的力量帶動它去運轉。好,我們開始。溫柔之水,凝聚於前,永恒的水元素啊!請允許我借用您無盡的能量,捍衛水神的尊嚴,阻擋一切邪惡的入侵吧。禁·水神守護。”

    聽到海水的咒語,夜雲心中一驚,她竟然用一己之力來發動禁咒,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不禁定睛向海水看去。在海水那奇异的手勢上方亮起一點藍芒,藍芒的範圍逐漸擴大,光芒流轉之中竟然變成了一朵藍色的水蓮花,那一片片如藍水晶雕琢般的花瓣是那麼動人,似乎在上面還有幾滴晶瑩透徹的水珠在不斷流轉似的,突然,藍芒湛放,夜雲短暫的失去了視覺。當他再次看清眼前的情景時,在他和海水的週邊已經罩上了一層藍色的屏障。海水微微一笑,道:“這個水系終極防禦魔法可以防止一切外魔入侵,即使是低等級的天神也無法突破,你可以放心的接受傳承了。記住我先前說的話,千萬不要心聲雜念。”海水的表情突然變得异常凝重,她雙手輕揮,一個空間結界悄然在她面前打開,她不斷低聲吟唱著夜雲無法聽清的咒語,一點黑色的光芒從那空間結界中飄蕩而出。海水如視珍寶般將那微小的黑芒捧在雙手中央,有些感歎的看向天空,喃喃的道:“木子姐姐,你和長弓在天界還好麼?我要將你的黑暗之力傳承給面前的暗夜精靈王了,請你保佑他吧。”

    夜雲知道,真正的傳承就要開始了,回想著先前海水的叮囑,趕忙收攝心神,將自己的意念放鬆,等待著傳承之力的傳入。

    遠處的夜雨有些緊張的看著夜雲和半空中的海水,手心中已經被汗水浸透,那透明的藍色光罩隔絕了外界的一切感知,即使是聲音也無法傳入其中,夜雨默默的為自己的心上人祈禱著,她現在只求夜雲能够平安,即使沒有實力的提升也無所謂。突然,海水眼中精光大放,手中的黑色光芒驟然閃亮,整個藍色的結界內完全暗了下來,使夜雨根本無法看到裡面的情形。

    夜雲全身一震,從四面八方湧來的暗元素是那麼的澎湃,如同實體般的純淨能量不斷從毛孔中滲入他的體內,融入了他自身的黑暗能量之中,黑暗的長河不斷的翻湧膨脹,夜雲只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變大了似的,而且隨著能量的輸入速度加快在不斷的變化著。陣陣刺痛的感覺從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傳來,他想大喊,卻偏偏叫不出聲,黑暗能量無休止的衝擊著他的經脈,疼痛感越來越强烈,他吃驚的發現,自己體內的許多細小的血管在黑暗能量的肆虐下正在不斷的消失著,體內的經脈完全暗了下來,包括五臟六腑在內,到處都充斥著精純的暗元素。疼痛感沒有放過夜雲,依舊在不斷的陞級著,體內能量由於體積過大,流轉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而且有凝結的迹象。

    夜雲現在連一個手指也無法移動,即使有心排斥這仍然不斷輸入的能量卻也無法封锁,終於,體內的黑暗能量完全凝結成了液態,能量的體積也隨之减小了數倍,一陣放鬆的舒暢感瞬間傳遍夜雲全身,他不禁暗暗慶倖,心想,傳承終於完成了吧。真的這麼容易就能吸收完大魔導師的能量麼?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就在夜雲以為一切已經過去之時,他體內的液態能量流轉的速度驟然加快,瘋狂的在他體內那些主要經脈中流轉著。開始時夜雲尚未在意,但隨著黑暗能量旋轉速度的不斷增加,宛如撕裂般的感覺不斷刺激著他的神經。

    夜雨清晰的看到在結界內的夜雲在無法看到的能量肆虐下,全身的衣服已經全都消失了,他的面部肌肉不斷的扭曲著,原本白皙的肌膚已經微微泛紅,一道道黑色的激電不斷圍繞著他的身體流轉著,從他的毛孔中不斷滲出一些灰黑色的漿液隨著能量的激蕩而落在地上。夜雨已經顧不上羞澀了,看著夜雲那痛苦的樣子,心中异常焦急。

    體內的能量因為運轉的速度過快,已經無法看清了。夜雲堅定的意志在無法形容的巨痛之中已經開始有些模糊。突然,所有運轉的能量宛如蒸發了一般完全消失了,不,不應該說是消失,應該是如海納百川般在他胸口出凝結成了一顆黑色的能量球,那是體內所有能量壓縮而成的能量球啊!痛感完全消失了,夜雲的精神力宛如虛脫了一般,他清晰的看到自己的經脈在不斷的顫抖著,顯然是因為先前的能量運轉速度過快而受到了極大的衝擊,儘管如此,這些經脈卻沒有絲毫破裂的迹象,而且看上去似乎更加堅實了,在經脈的周圍閃耀著一層淡淡的螢光。夜雲不知道的是,這第一顆能量球的完成,已經整整過去了九天的時間。

    精純的暗元素依舊不斷從身體四周向體內會聚著,一切又重新開始了,依然是氣態的能量充滿全身後轉化為液態,再經過瘋狂的旋轉變化成一顆如同實體般的黑色能量球。一個過程下來,夜雲所受到的煎熬是無與倫比的,他的意志如同怒海中的小舟一樣,不斷的跌宕起伏著。能量不斷的流轉著,在夜雲幾度接近昏迷的過程中,固態能量球一顆接一顆的形成了。八顆能量球先後停留在他的胸口、丹田、雙肩、雙腳湧泉、以及雙手掌心的位置,每出現一顆黑色固態能量球,夜雲都會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些變化似的。黑暗能量仍然在不斷的凝聚著,已經又到了液態旋轉的地步。夜雲暗暗苦笑,這樣的煎熬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結束,他的精神和意志都已經達到了崩潰的邊緣。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在這樣强烈的煎熬之中,他的精神力正在數以百倍的提升著,使他今後的意志之堅不會被任何事物所影響。

    終於,在極度痛苦之中,液態能量的旋轉結束了,第九顆黑色的能量球形成在胸口和丹田的部位之間。夜雲狂喜的發現,再沒有暗元素輸入自己體內,從未有過的舒暢感覺從全身的每一個毛孔中不斷傳來。結束了,傳承終於結束了。夜雲現在真想高聲呐喊來發洩心中的興奮。

    那黑色的能量球緩緩向上移動著,在夜雲驚訝的注視下,它穿過了胸口處黑色能量球所在的位置順著氣管繼續上移,竟然進入了他的腦部。腦海中傳來一陣清凉的感覺,夜雲的神志清醒了許多,大腦中那些複雜的溝壑一一呈現在他的精神力面前,當這最後一顆黑色能量球移動到他的眉心部位時,停了下來,如同嵌入一般不再動彈。

    夜雲心中暗想,完成了麼?這些黑色能量球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我現在就已經擁有了大魔導師實力麼?

    “不,你現在還沒有達到大魔導師的境界,還差最後一步。”一個溫柔而沉靜的聲音響起,聲音似乎是在自己精神深處響起似的,這聲音既不是海水·星的也不是小柔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聲音。夜雲想問,還差最後的什麼?但是他又怎麼能發出聲音呢。

    “孩子,你不用掙扎,也不用多想,聽我說完。我就是海水先前那故事中的木子·默,而你所接受的,也正是我留在這個世界中的能量。我現在是憑藉著殘留在這個世界上的精神烙印在和你說話,我的時間不多,只能向你簡單的說明一下,你好仔細的聽好。首先,你的身體已經被我用至純的暗元素徹底改變了,經脈數以百倍的增强,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能够完全接受我的能量。而在你體內凝結的那九顆能量球被我的丈夫,也就是光之子長弓·威稱為金球。要知道,擁有一顆金球就已經相當於擁有了魔導師的實力,這種固態能量的威力以後你會明白的。我記得當初長弓在擁有了三顆金球以後就有能够以單體釋放禁咒的能力了。你在接受我的能量前,修為已經很接近魔導師的境界了,但由於能量未能凝聚,所以還差那一步,而現在的你,則已經完全接近了大魔導師的境界。九顆金球就是大魔導師境界的象徵。我所說的九顆並不是你體內現在的九顆,九乃數之極,指的是完全或者無限的意思,你體內的九顆金球是基礎,當它們化為無極,使你全身到處都充滿固態能量時,你就會成為真正的大魔導師。好了,孩子,我的能量已經不多了,最後,我送你四個字——上體天心。只要你能保持住你善良的本質,這個世界裏將沒有什麼東西能捍動現在的你。孩子,把你的精神力提升到極限吧,向著大魔導師的境界邁出這最後的一步。”

    夜雲根本來不及仔細的回味木子·默的話,分散於體內的九顆黑色固態能量球已經全都亮了起來,無比強橫的黑暗能量驟然爆發了。在這爆發的瞬間,夜雲下意識的聽從了木子·默的吩咐,將自己的精神力提升到極限,去感受著這些金球的肆虐。

    “轟————”夜雲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完全爆炸了,比之前加起來還要强烈的痛苦瘋狂的肆虐著,他的精神力再也無法堅持,終於進入了完全的沉睡之中,他的體內已經完全變成了固態能量的海洋。

    聖光精靈王白雲居住在聖光精靈族中央的一株高達百米的古樹上,他的這間樹屋可以說是冠絕整個精靈族,二百平米的樹屋建立在古樹的樹冠內,周圍盤繞著無數藤蘿。即使是狂風大雨也無法撼動樹屋那堅實的結構。

    白雲不斷在樹屋中度步著,一向冷靜的他流露出幾分焦躁的情緒,英俊的面龐上眉頭緊皺,身體周圍的光系能量不斷的波動著。樹屋中還坐著四名精靈,正是炎日精靈王火炙、撲雲精靈王風易、藍月精靈王水柔、自然精靈王土俾,精靈五大族的王者全都聚集在這裡。

    脾氣有些暴躁的炎日精靈王火炙怒哼道:“白雲,你別老走來走去的,你到是想想辦法啊!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人類大軍壓境,難道你這麼來回來去的走就能解决問題麼?依我看,我們集結五族所有能够戰鬥的精靈和他們拼了。雖然人類的强者眾多,但他們普通士兵的貭素卻遠遠不如我們精靈族。我就不信,他們能够毀滅我們數千年來積攢的力量。”

    白雲停下脚步,兩道淩厲的目光從他眼中電射而出,冷聲道:“如果真照你說的那麼簡單,我還有什麼可煩的。人類並不像你想像的那麼好對付。你也說了,他們之中强者眾多。據我剛剛得到的消息,這次人類為了對付我們,三大王國集結了超過百萬大軍。其中,最為可怕的就是艾夏王國的十個魔法師軍團。魔法師軍團代表著什麼你們應該清楚,每一個魔法師軍團都是由上萬名魔法師組成的。他們中,最普通的魔法師都有著中級的修為,而統領魔法師軍團的,正是大陸上的十大魔導師,火炙,你到說說,我們這裡誰又能和魔導師相抗衡了?你能麼?”

    聽了白雲的話,火炙頓時語塞,是啊!即使是他們五大精靈王也無法同魔導師對抗。雖然沒有真正見過,但古老相傳,他們對魔導師那恐怖的實力還是有一定瞭解的。自然精靈王土俾沉重的點了點頭,道:“白雲說的對,魔導師不是那麼好對付,就算只有一個都够我們頭疼的了,何况是十個。人類的十比特魔導師中,擁有光系魔導師一人,水系魔導師兩人,火系魔導師三人,土系魔導師兩人,風系魔導師一人以及黑暗魔導師一人。如果他們聯手發動禁咒級魔法,恐怕我們根本就沒有一拼之力。更何况,人類的百萬聯軍中還擁有修達王國多達十萬的地龍軍團,地龍你們也知道,那種龐大的生物具有極强的防禦力,再加上達路王國的重裝甲阿兵哥,那是足以另我們滅族的力量啊!在實力對比上,我們根本無法和人類抗衡,硬拼的結果只會有一個,那就是精靈族從此消失在天舞大陸上。我建議,應該派遣使者同人類講和。現在的三大王國還是比較愛好和平的,未必會太為難我們。”

    聽了土俾的話,包括白雲在內的另外四名精靈王臉上全都變了顏色,自然精靈族最擅長的就是潜藏、隱迹,所以他們的消息也最為靈通。土俾的話絕對不會是無的放失。藍月精靈王水柔點了點頭,道:“我贊同土俾的說法,還是拍出使者和人類談判的好。”

    白雲歎息一聲,將目光轉向撲雲精靈王風易,問道:“風易兄,你怎麼看?”

    風易那尖尖的雙耳微微的顫動了一下,淡淡的說道:“這次,恐怕將會成為我們精靈族的劫難吧。人類之所以向我們發兵,無非是因為我們擴張的太快,佔領了大陸上太多的土地,一旦談判,他們必然會提出讓我們讓出領地的要求。而且面積絕不會小。雖然我們現在的領地面積够大,但如果這次讓出了一部分,那下回人類看我們不順眼的時候再次組織大軍前來,我們就只能再讓,如此下去,精靈族還是難逃滅族的危機。水柔,你不用反駁我,雖然我說的這種可能或許不會出現,但是,即使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我們也要考慮到。一旦真的出現這樣的情况該怎麼辦?難道我們就眼睜睜看著精靈族上萬年的延續就此中斷麼?”

    本來想打斷風易的水柔聽了他後面的話不由得沉默了,風易說的很對,這種情況確實是有可能出現的。在座的五位精靈王决定的是整個精靈族的命運,他們又怎麼能不謹慎小心呢?白雲深深的看了風易一眼,道:“那你覺得我們應該如何應對呢?難道真的像火炙兄說的那樣和人類硬拼麼?土俾兄剛才說過,硬拼的話,敗亡的只會是我們。”

    風易歎息一聲,道:“和談是唯一的途徑了,不過,在和談之時,我們要為自己的利益儘量去爭取。絕不能輕易向人類屈服。報應,真是報應啊!如果當初我們沒有逼迫暗夜精靈族離開,合我們六族之力布下上古傳下來的精靈永生之六元素結界的話,人類又有何懼呢?至少他們無法輕易的入侵到我們的領地之內。我們精靈族的危機,完全是自己造成的,怨不得別人。”

    火炙看了一眼臉色凝重的白雲,強辯道:“我說風易,你說話能不能委婉一些,當初驅趕暗夜精靈族,你最後也同意了。再說,暗夜精靈族又沒有滅族,雖然夜風死了,但他不是還有個兒子麼?我們大可以將他們找回來,把原來的領地還給他們,一起共抗外敵。畢竟他們也是精靈族的一員嘛。只是現在不知道那些暗夜精靈去了哪裡,恐怕不太好找。”

    土俾道:“找到是好找,據我族在外遊歷的族人傳回的消息稱,曾經在艾夏王國的迷霧森林周圍發現過暗夜精靈的踪迹,我想,他們應該是遷徙到那裡去了。白雲老大,你怎麼說?如果真的要找他們回來的話,我現在就派人去。”

    白雲還沒有回答,風易已經笑了起來,他看著其餘的四比特精靈王哈哈大笑,笑聲中充滿了不屑。火炙拍案而起,怒斥道:“風易,你放尊重點,有什麼好笑的。”

    笑聲收歇,風易冷冷的看著火炙道:“你們想的真樂觀啊!難道,你們以為暗夜精靈族都是傻子麼?夜風、夜星夫妻死了,他們為什麼會死?是被我們逼的。整個暗夜精靈族在我們的聯合之下被趕出了精靈森林,這是多麼大的屈辱啊!如果換做是你們,你們還願意回來麼?現在的暗夜精靈王必然是夜風的兒子,逼死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他不來趁亂偷襲我們已經算仁至義盡了,可笑的是,你們居然還以為他們肯回來幫我們。絕了這個念頭吧,那是不可能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