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火炙臉上的表情不斷的波動著,雖然他有些莽撞,但也知道風易所說的一切都是事實,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喃喃的道:“夜風夫妻又不是我們殺死的,他們是自殺的。或許我們可以派人去試試呢?”

    風易冷聲道:“是,他們是自殺的。但沒有我們相逼他們會自殺麼?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一切只能靠我們自己了。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人類大軍已經來到了精靈森林週邊,白雲老大,你說吧,我們該怎麼辦。”

    白雲看了看其他四比特精靈王,歎息道:“風易兄,你說的對,暗夜精靈是不會回來幫我們的,一切,都只能靠我們自己來完成。就依照你所說吧。集合全部大精靈使、精靈使,並向人類發出和談的請求,集中全部力量來爭取最後的利益。這次的事關係到我們精靈族的生死存亡,大家一定要謹慎。至於派去和談的使者人選,我看就讓藍月精靈族派人去吧。”

    水柔皺了皺眉,道:“為什麼是我們藍月精靈族?難道你們聖光精靈中就沒有能够勝任的人選麼?”

    白雲苦笑道:“不是沒有人選,但你們藍月精靈族的美女最多,派遣一名美女使者過去,總比男性精靈來的效果要好。現在正值危機時刻,即使是只能多一分勝算,我們也必須要算計到。水柔,拜託你了。”

    水柔背後那藍色的長髮微微波動了一下,第一次,這是白雲第一次低聲下氣的懇求他,往日那不可一世的聖光精靈王似乎已經消失了似的。凝視著白雲那無奈的眼神,水柔點了點頭,道:“好吧。我會派人去的。我先走了。”說完,拍打著她那美麗的藍色翅膀離開了白雲的樹屋。

    聖光精靈和藍月精靈一向交好,白雲和水柔更是從小玩兒到大的朋友,他們在年輕時早就互生情素,但礙於種族之分卻始終無法結合,表面上他們的關係雖然和其他幾比特精靈王並沒有什麼不同,但在內心深處,他們之間卻依然保留著一絲莫名的情素,在危急之時,水柔又怎麼能不幫助白雲呢?隨著水柔的離開,其他三比特精靈王也紛紛告辭,樹屋中只剩下白雲一人。

    白雲頹然的坐到一張木椅上,長歎一聲,夜風夫妻臨死時的情景不斷在他眼前閃現著,他喃喃的自言自語道:“難道我真的錯了麼?如果我沒有那麼敵視夜風,敵視暗夜精靈族,或許今天處理起同人類這一戰的話就不會這麼為難了。”

    精靈森林外,人類三國聯軍的軍營綿延數百里,將精靈森林正面完全圍攏起來,在這裡集結著人類的百萬精銳。為了發動這次對精靈的戰爭,除了這百萬阿兵哥以外,人類三國還動用了近兩百萬人的補給線,使這百萬大軍可以長時間的投入戰鬥。數千年以來積攢的財富和物資足以讓他們支持一場曠日持久的大戰了。

    中軍主帳中,人類三國領袖正集中在這裡商議著戰略戰術,大軍在精靈森林外已經駐紮十天了,出於謹慎起見,人類聯軍派遣了大量高手到精靈森林中去探察地形,精靈族到現在都沒有什麼動靜,他們也在考慮到底是直接發動進攻還是再等下去。

    大陸第一魔導師、艾夏王國首席宮廷光系魔導師天雲一邊看著面前的沙盤地圖,一邊道:“各位,我們已經來這裡十天了。精靈森林內三十裏以內的地形已經完全探察清楚。到現在為止,精靈族都沒有任何動向,大家怎麼看?”這次聯軍的總指揮就是他,也只有以天雲的威望,才足以讓人類三國所有的將領和强者臣服。

    圍繞在沙盤周圍的二十多人同時抬起頭,將目光落在天雲身上,一名身穿金色盔甲的將領道:“尊敬的天雲魔導師,我認為精靈族是在向我們挑釁,他們明顯沒有將我們看在眼裡,我建議,應該立刻向他們發動大規模進攻,在貴國十個魔法師軍團和我們修達王國地龍軍團以及達路王國王牌重裝甲軍團的衝擊下,精靈是絕對無法抗衡的。我就不相信,小小的精靈族敢和我們進行抗掙。”

    天雲的臉色沉了下來,深邃的眼眸中射出兩道閃亮的精芒,那名說話的將領全身一震,頓時動彈不得,在天雲强大的威壓下,他的眼神中充滿了恐懼。光芒驟然收斂,那名將領這才放鬆下來,全身一顫險些摔倒在地,驚恐的道:“天雲魔導師,您這是幹什麼?”

    天雲環視了一圈周圍這些三國的重臣,嚴肅的道:“有一件事情我必須在這裡說明,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够牢記。我們這次集合大軍前來,並不是要將精靈滅族,也不是想發動一次大規模的戰爭。我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威懾,以絕對的實力威懾對方,讓他們明白我們人類的强大。只要威懾成功,我們拿回人類應有的土地,那麼,就不會傷害任何一名人類。和平是我們的宗旨,數千年來,在大陸的和平之下,我們人類三國乃至精靈族都有了長足的發展,當年尊敬的光之子大人給我們定下的這個和平信條是我們不能輕易違背的。除非精靈族主動出擊或者冥頑不化,我們一定不能發動大規模的進攻。所謂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人類的每一位將士都有家,都有親人,生命是可貴的。各位也不必再提意見了,我决定繼續等下去,十天后,如果精靈族還沒有動靜的話,我將用我的方法向他們發出最後通牒。”

    聽完天雲的話,在座的每一個人,包括達路王國和修達王國的三軍統帥都不敢有辯駁之言,面對著號稱大陸最强者的天雲,誰又敢違背他的命令呢?更何况,天雲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深深的震撼著他們的心靈,先前主戰的那名將領已經慚愧的低下了頭。天雲冷冷的環視一周,道:“好了,今天的會議到此結束,大家都回去吧。約束好你們的人,沒有我的命令,不許輕易踏出軍營一步。”

    眾人躬身應道:“是,天雲總指揮。”

    正在這時候,一名傳令兵急匆匆的跑了進來,“報——”

    天雲抬手封锁正準備離開的眾人,看向傳令兵道:“說。”

    傳令兵恭敬的道:“報告,營外來了一名精靈族少女,她自稱是精靈族的使者,要見您。”

    天雲眼中暴起一團精芒,微微一笑,道:“該來的終於來了,看來,不用再等下去了。請那精靈靚女進來。”

    “是。”傳令兵得令而去。一會兒的工夫,他帶著一名全身包裹在藍色衣裙的精靈少女走了進來。包括天雲在內,所有人都感覺眼前一亮,這名藍衣少女有這一雙湛藍的美眸,白皙的肌膚吹彈可破,深藍色的長髮飄灑在背後直垂過膝,雖然面對著面前眾多的人類强者,卻沒有一絲怯懦的表情。背後的藍色翅膀輕輕的拍打著,用她那如同黃鶯出穀般的聲音問道:“請問,你們哪位是人類的總指揮官。”

    天雲微微一笑,道:“早就聽說精靈族人男的英俊女的俏美,看來果然名不虛傳啊!小姑娘,我就是人類三國聯軍的總指揮天雲。”

    精靈少女微微一笑,點頭施禮道:“你好,天雲總指揮。有一天我要糾正一下,我並不是什麼小姑娘。我想,我的年紀應該比您大才對。今年,我剛好一百二十歲整。”

    天雲微微一楞,這才想起精靈的年齡是和人類不同的,老臉微紅,道:“那是我冒失了。不知道靚女此行為何?”

    精靈少女眉頭微皺,心想,你這老狐狸,不是明知顧問麼,淡然道:“天雲總指揮,我此次前來是代表精靈五族的。為的,自然是你們人類駐紮在精靈森林外的百萬大軍。我叫水無暇,我的母親是藍月精靈族族長。”

    天雲臉上依舊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哦?原來是藍月精靈族的公主,在下真是施禮了。請坐吧。”

    水無暇搖了搖頭,道:“坐就不必了。只要把話說完我就會離開。我們精靈族的歷史並不比人類短,而且從我們與人類打交道以來,一直都是朋友的關係,您此次帶了這麼多人類的精銳虎視耽耽的駐紮在這裡,是不是有違人類和精靈相處的原則呢?”

    天雲輕歎一聲,道:“無暇靚女,事情並不如你想像中那麼簡單。在這片天舞大陸上生存著眾多種族,其中包括我們人類,也包括你們精靈族。你說的對,人類和精靈一直交好,我們對精靈本來並沒有任何敵意的。數千年前,精靈族還伸出援助之手幫助偉大的光之子大人消滅了入侵的妖族,這些我們都沒有忘記,都清楚的寫在人類的歷史之中。但是,經過數千年的發展,精靈族已經壯大起來,你們的精靈森林已經從原來不大的一片擴展到現在佔據整片大陸五分之二的土地,而且將精靈森林設為禁地,不允許我們人類隨便出入。靚女應該知道,你們精靈族就算加起來,數量也不超過一千萬。而我們人類則不同,僅我們艾夏王國就有人民過億。精靈族現在的領地面積已經是我們無法接受的了。我們曾經多次派遣過使者試圖和你們溝通,但卻被你們拒絕了,在無奈之下,才調動大軍來到這裡。我們並不想和精靈族兵戎相見,目的只是想讓精靈族把現有的領地讓出一部分,歸還給我們人類三國而已。”

    聽了天雲的話,水無暇心頭微顫,在武力完全超過精靈族的情况下,他還能够擺出事實據理力爭而不是靠武力壓迫,另她心中不禁對面前這個老人多了幾分敬意。輕輕的點了點頭,道:“那人類準備要我們精靈族多少土地呢?”

    天雲心中一驚,聽了水無暇這簡單的問句,他知道,面前這個小姑娘並不好對付。她並沒有在人數和領地對比上和自己多做糾纏,而是直接切入主題,讓自己沒有機會說出自己這邊此次前來的全部理由,如此智慧,不愧為藍月精靈族的公主。既然說到了關鍵問題上,天雲自然不會退縮,强大的氣勢從他身上散發而出,他沉聲道:“經過我們一致協商,决定讓精靈族讓出一半的領地給我們人類三國平分。”

    水無暇笑了,她的笑容如同百花湛放般美麗動人,“一半的領地麼?也就是整片大陸上五分之一的面積了。人類是不是有些太貪心了?不錯,我承認,即使只有現在一般的領地精靈族也能生存下去。但是,精靈森林是在我們族人的辛勤耕耘下才有了今天的面貌,難道你們就想這樣拿走麼?最關鍵的問題是,即使我們這次讓出了二分之一的土地,你們人類能保證不會再發動如此大規模的侵略麼?”說到侵略兩個字,水無暇特意加重了語氣。

    天雲正色道:“我是人類聯軍的總指揮,也是艾夏王國首席宮廷魔導師,如果我們能和精靈族達成和意,那麼,我可以發誓,人類將永遠不會再進犯精靈族剩餘的領地。”

    水無暇搖了搖頭,淡然道:“天雲總指揮,我並不是信不過你。但是,您的誓言只能代表現在,代表短時間內。可是,當您百年之後呢?人類的後代還會遵守這個諾言麼?”

    天雲頷首道:“當然會,既然我代表人類作出這個承諾,就將永遠的執行下去。”

    水無暇輕輕撫弄著自己那藍色的長髮,道:“承諾在幾千年前也曾經有過一次,我記得偉大的光之子大人曾經說過,人類三國將永遠和精靈族交好,永遠是朋友,可是幾千年過去了,這個承諾在十天前不是已經打破了麼?天雲魔導師,您雖然是大陸排名第一的魔導師,但恐怕還沒有光之子大人那樣的影響力吧。”

    談判到這裡,天雲終於色變,微怒道:“靚女,你要明白,是你們精靈族先侵佔了我們人類的領地,我們才會做出反擊的。光之子大人的偉大,又怎麼是我能相比的。這樣談下去,恐怕對我們沒有任何意義吧。”澎湃的氣勢從他體內發出,頃刻間罩住了水無暇的嬌軀。

    水無暇的修為只達到了精靈使的境界,又怎麼能同天雲抗衡呢?身上散發出一層淡淡的藍色光芒,勉强保護著自己的身體。她此次前來,最主要的目的並不是和人類達成什麼協定,只是來探探口風而已,她一邊用自己全部的功力抵禦著天雲的威壓,一邊皺眉道:“總指揮不必發怒。雖然我是藍月精靈族公主,但我並不能完全代表精靈五族。我們精靈族是愛好和平的種族,打起仗來對我們雙方誰也沒有好處。我看這樣吧,三天之後,就在你們聯軍駐紮的營盤之外我們正式談判,到時候,我們精靈族的五位精靈王都會到場,希望你們能再等三天,如果三天后的談判不成,再開戰也不遲。”

    天雲也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威壓消失,他重新恢復了平靜,淡然道:“好,就依公主所言,三天之後,營盤之前,天雲准時候教。”

    壓力消失,水無暇暗暗松了口氣,沖天雲微微行禮後在阿兵哥的護送下離開了人類聯軍大營。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天雲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一切,都在按照他預先設想的發展著。

    三天的時間很快過去了,清晨,人類聯軍總指揮天雲帶領著大陸另外九名魔導師在眾多將領的簇擁下來到了營盤之外,他事先早就安排好了,數十萬人類最精銳的戰士在營盤外排列成整齊的陣容,在天雲等人身後,就是艾夏王國引以為毫的十個魔法師軍團。魔法師軍團左側,是修達王國十萬地龍騎兵,地龍高約三米,身長七米左右,四只粗壯有力的龍爪支撐著他那龐大的身體,巨大的龍口中不斷噴吐著粗重的呼吸,一旦他們奔跑起來,就會變成一片無可抵禦的洪流,而能成為地龍戰士的,都是人類中的精銳。在魔法師軍團右側,是人數多達二十萬的達路王國重裝甲步兵,這些阿兵哥都是達路王國精選而出,身高全在一米九以上,極為健壯,身上那超過百斤的厚實鎧甲保護住了他們每一個部位,雖然靈活性差一些,但他們卻是很難傷害到的,從精靈族的角度來說,就算是精靈使射出的内容箭也未必能洞穿他們的重鎧。

    天雲今天換了一身嶄新的白色魔法袍,看著人類聯軍這强大的陣容,他顯得异常輕鬆。實力佔據著絕對的上風,他根本不怕精靈族會耍什麼花樣,他相信,自己要求精靈族讓出一半領地一定會成功的,精靈族根本沒有和他談條件的餘地。

    一個小時過去了,人類眾將領有的已經焦躁起來,互相低聲細雨著。

    天雲眉頭微皺,對於這些將領們的不够沉著他心中不禁有些不滿,頓了頓自己手中的長柄法杖,一圈白色的光暈從杖頭那顆直徑達到十釐米的透明寶石處散發而出,所有人都感覺到全身一暖,頓時安靜下來。

    “你們要提高警惕,只不過剛過了一個小時,你們連這點耐性都沒有麼?恩?來了。”感受到精靈森林內散發出的能量波動,天雲頓時精神大振,凝神注視著前方。

    精靈森林內飛出了大量的精靈,從左到右分別是撲雲精靈、炎日精靈、聖光精靈、藍月精靈和自然精靈。其中聖光精靈人數最多,大約有三千左右,而其他四族的人數都在一千到兩千之間。總共近萬人。他們飛行的速度極快,雖然只有萬人,但天雲卻能清晰的感覺到他們所帶來的威脅,顯然這些精靈必然都是族中的高手,也應該是精靈族全部的精銳了。從單體作戰能力來看,這些精靈明顯要强於人類阿兵哥,但是他們的數量卻太少了,單是自己帶來的十個魔法師軍團就足以和他們對抗了。

    天雲的判斷是正確的,精靈族五大精靈王帶來的,正是五族全部的精靈使以上的高手,五族加起來共有大精靈使三十七人,精靈使近萬名。

    很快,精靈族眾人已經接近了人類聯軍的營盤,他們在距離天雲等人一裡外停了下來。五色光芒閃耀,五位精靈王在三十七名大精靈使的簇擁下來到了天雲面前。

    白雲的心中很沉重,雖然他對人類的估計已經很高了,但看到面前如此浩大的聲勢心中還是產生了駭然的感覺,這確實不是精靈族所能對抗的啊!即使利用精靈森林中熟悉的地形,恐怕也難有一分勝算。

    天雲的目光從五位精靈王身上掃過,感受著他們身上散發的能量氣息頓時心頭大放,這些精靈族的王者顯然沒有和自己抗衡的能力。

    “想必各位就是精靈族的統治者了,在下人類聯軍總指揮天雲,有禮了。”

    聖光精靈王白雲上前一步,深深的看了天雲一眼,道:“總指揮不用客氣,在下聖光精靈王白雲,可以全權代表精靈族。”

    天雲頷首微笑道:“久聞聖光精靈王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說起來,我們也算是同源了,修煉的都是光系魔法。我想,我們此次前來的目的水無暇公主已經向你們轉述了,不知道精靈族能否接受我們的條件呢?只要你們肯讓出一半的領地,我一定會立即帶領人類聯軍撤退。”

    白雲臉色微微一變,天雲直接切入主題讓他感覺有些不適應,淡淡的說道:“都是天舞大陸上的種族,你們人類又何苦如此相逼?一半的領地對於我們來說太難承受了。在精靈森林中,我們精靈族抛灑了多少汗水,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天雲抬手封锁白雲繼續說下去,微笑道:“我知道你們顧慮很多,精靈森林中大部分領地原本就屬於我們人類三國的,不錯,你們確實在其中付出了無數汗水,但這侵佔領地的行為卻是你們先做出來的,我們現在只是拿回應得的而已。白雲精靈王,我已經準備好了書面的契約,只要你們讓出一半的土地,我將代表三國以在天神的監督下起誓,只要精靈族不再擴大領地,絕不再向你們發兵,如何?我想,這應該是你們最大的顧慮了吧。”一邊說著,天雲從自己的空間結界中取出一個卷軸。

    在白雲眼中,面前這位人類最强大的魔導師完全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所說的一切似乎根本不容他拒絕似的。畢竟是精靈族的統治者,他又怎麼能如此輕易的屈服呢?看也不看那卷軸一眼,冷冷的說道:“天雲總指揮,您不必多說了,三分之一的領地是我們精靈族的底線,如果你們咄咄逼人的話,我們精靈族是不惜一戰的。就算人類能够取得最後的勝利,恐怕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聽了白雲的話,天雲不但沒有流露出憤怒的表情,反而哈哈大笑起來,强烈的白色光芒透體而出,一個巨大的白色六芒星出現在他脚下,空氣中的光元素瘋狂的向他聚集著。

    白雲嚇了一跳,趕忙拍動著背後的翅膀回到五大精靈王中央,沉聲道:“天雲總指揮,難道您現在就想向我們發動攻擊麼?”

    天雲沒有回答,在五位精靈王驚訝的注視下,他那護體的白色光芒漸漸轉變成了金色,並沒有見他念動咒語,手中的長柄魔法杖隨手一揮,一道巨大的金色光刃驟然而出,目標並不是五位精靈王,而是一旁的土地。

    “轟——”巨響聲中,在微風的作用下,五位精靈王的視線頓時被地面上激起的泥土所掩蓋,他們不約而同的凝聚起自己全部的能量,準備應付來自對方的攻擊。

    塵土漸漸消失了,在五位精靈王和三十七名大精靈使身旁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鴻溝,鴻溝寬約三米,長十米,深約五米,邊緣宛如刀削斧鑿般整齊。

    白雲倒吸一口涼氣,同樣是修煉光系魔法的,他當然明白天雲這一擊的難度,不念咒語而引發光元素的共鳴並達到如此威力,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那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啊!

    天雲依然站在原地,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似的,在他身上沒有沾染一絲泥土。看著面前這些被自己嚇到的精靈,天雲傲然道:“不論你們之中的任何一人,只要能正面接我一擊而不敗,三分之一的條件我就答應,反之,你們就必須接受讓出一半領地。我們人類出動大軍是不會白來的,雖然我們並不想戰,但如果你們過於固執,我們將以雷霆萬鈞之勢將精靈族徹底消滅掉。各位精靈王,你們要明白,只有實力才是說話的本錢。”

    在天雲龐大的氣勢作用下,所有人類這邊的精銳們全都精神大振,氣勢上完全壓倒了精靈族。

    白雲心念電轉,天雲所表現出的強悍實力是他們無法抗衡的,看了看身旁的其他四比特精靈王,他知道,如果自己不答應對方的條件,恐怕精靈族就真的要從大陸上消失了。天雲在等著他的答覆,時間已經不允許他再多做思考,為了精靈族的延續,强忍著心中的悲憤和屈辱,白雲點了點頭,頹然道:“好,好,好,既然你們人類如此以強淩弱,我們還有什麼好說的呢?”說完,伸手向天雲手中的卷軸抓去。

    天雲微微一笑,心道,不怕你不就範,種滿植物的一半精靈森林,看來自己此行的收穫真是不小啊!就在他暗自得意之時,異變突生。一道凜冽的黑色光芒閃電般切入了天雲和白雲中央,光芒一閃,白雲被震回了眾精靈之中,並沒有拿到天雲手中的卷軸。一條黑色的身影擋在五位精靈王面前,冰冷的聲音響起,“向敵人投降麼?你們還沒有問過我。”

    天雲心中大驚,定睛向對方看去,在他面前的,是一名精靈男子,同白雲他們不同的是,這名精靈男子的頭髮、衣著全是黑色的,深邃的黑色眼眸中流露著淡淡的寒芒,最為奇特的,是他背後的翅膀,不,那已經不能用翅膀來形容了,那是羽翼,黑色的羽翼,一共六只黑色的羽翼啊!在他那羽翼的周圍閃爍著淡淡的金色光芒,沒有拍動,但他的身體卻懸浮在半空之中,宛如魔神一般。在達到魔導師境界以來,天雲第一次感覺到了恐懼,面前這精靈男子是他無法看透的。

    白雲等五位精靈王心中的震撼一點也不比天雲小,從後面看,除了那尖尖的耳朵以外,這名黑衣男子幾乎沒有一點和精靈相像了。

    天雲沉聲道:“閣下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攪亂我們同精靈族的談判?”

    黑衣精靈冷哼一聲,那渾厚的聲波震的在場所有人全都心神一顫。“我是暗夜精靈之王,想侵佔精靈族的土地,你必須要先問過我才行。”奇异的轉過身,他冷冷的看著背後五位精靈王,眼底閃過一絲异芒,冷冷的道:“夜風是我的父親,我叫夜雲。”

    五位精靈王全都驚呆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突然出現的黑衣男子竟然就是消失了百年的暗夜精靈之王。白雲心懷忐忑的道:“夜雲,你是夜雲。我……”

    “不用說了,等退掉人類的威脅,我再和你們算帳。”身形一轉,他再次面對天雲,“我既然是精靈王之一,自然有說話的權利,剛才你們的對答我都聽到了。你說的很對,只有實力才是說話的本錢。這樣好了,只要你能接我一招而不敗,我就代表精靈族答應你讓出一半的土地。否則,你們就立刻滾回人類三國去,永遠都不要打精靈族的主意。”在精靈族最危難的時刻,夜雲終於趕來了,當日,在夢幻之湖旁,他終於成功的接受木子·默的能量傳承,海水·星的故事極大的打動了他,使他明白了和平的真諦。為了整個精靈族,夜雲埋藏了自己心中的仇恨,來到了這裡。

    聽了夜雲的話,人類聯軍頓時大嘩,叫罵聲源源不絕的響起,在他們心中,天雲是神一般的存在,怎麼能被對方侮辱呢?

    天雲靜靜的注視著面前這個讓他產生恐懼的暗夜精靈王,淡淡的道:“你的實力確實很强,但是,憑你一人之力,恐怕還無法和我人類百萬聯軍相抗衡吧。我聽說,你們暗夜精靈族早已經被趕出了精靈森林,又何必來趟此混水呢?”

    寒芒從夜雲眼底一閃而過,他冷笑一聲,道:“百萬聯軍又有什麼?你以為我們精靈族真的那麼好對付麼?暗夜精靈聽我命令,現身。”

    空氣中的暗元素劇烈的波動起來,大片的黑色身影出現在眾人的視野內,他們是從地面上升起來的,足有萬人之多,而且每一道身影所蘊涵的能量都不比五位精靈王所帶來的精靈使差。這些,正是暗夜精靈族的精銳。在夜雨、夜路以及二十四名暗夜大精靈使的帶領下,他們迅速的來到了五族精靈使旁不遠處停了下來,他們的出現,頓時使精靈族一方的實力大位增强。

    天雲終於色變,他怎麼也沒想到,在自己就要成功之時會突然殺出一個暗夜精靈族來。從對方如此强大的陣容來看,如果硬拼的話,就算獲勝,己方也必然會付出慘重的代價。更何况自己面前還有一個深不可測的暗夜精靈王。身體周圍的光系能量劇烈的波動起來,手中的法杖高高舉起,精純的光元素不斷向杖頭的透明寶石聚集著。

    夜雲淡然道:“想動手了麼?好啊!不過,和我動手,你一個人不行。你和你身旁的這幾比特加起來,就是大陸十大魔導師了吧。這樣好了,為了避免生靈塗炭,你們人類和我們精靈族也不必大規模的戰鬥。我一個人,和你們十比特魔導師比試一次,一戰定勝負,如何?”

    聽了夜雲的話,白雲忍不住驚呼道:“夜雲,你瘋了,那是十比特魔導師啊!”

    夜雲搖了搖頭,注視著面前的天雲道:“我沒有瘋,十比特魔導師又怎麼樣?他們未必能勝的過一名大魔導師吧。”

    天雲大駭,失聲道:“你說什麼?你,你已經達到了大魔導師的境界?不,這不可能。”

    夜雲道:“沒有什麼不可能的,試試不就知道了麼?到我的領域中去吧。省得波及到旁人。”魔導師之間的戰鬥是恐怖的,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傷亡,夜雲用出了他新學會的領域之力。黑色的光芒以他為中心驟然閃亮。在人類和精靈的驚訝中,夜雲同十比特魔導師同時消失在空氣之中。

    天雲只覺得眼前一暗,當他重新恢復視覺之時,卻發現自己和其他九比特魔導師來到了一個從未見過的世界。在這裡只有無窮無盡的土地,天空中异常昏暗,只能勉强視物。

    “這裡就是我的領域,在這裡你們可以完全放手施為,只要能勝的過我,精靈族就任由你們人類處置。”夜雲漂浮在半空之中,背後六翼大展,在他的眉心中央,亮起一個深紫色的符號。

    “領域?領域?”天雲猛然回想起在艾夏王國典籍中的記載,領域這東西似乎是只有神才會有的。可面前這個暗夜精靈王卻做到了。這只能證明一件事,他確實已經達到了大魔導師的境界。看了看身旁的九比特魔導師,天雲一咬牙,道:“好,既然閣下已經達到了大魔導師境界,我們聯手也不算什麼了。”十比特魔導師共事多年,幾乎可以說是心意相通,他們同時吟唱起了自己的咒語。

    夜雲的領域中同是亮起了六色光芒,十比特魔導師同時釋放出了他們分屬六元素的能量。白色的光元素、紅色的火元素、青色的風元素、藍色的水元素、黃色的土元素以及黑色的暗元素瘋狂的肆虐著。

    天雲大喝道:“暗夜精靈王,讓我們一擊定勝負吧。大家發動絕殺之禁。”

    夜雲淡淡的一笑,道:“一擊定勝負麼?這到也痛快。來吧,讓我看看你們的絕殺之禁如何打敗我。”

    天雲仿佛沒有聽到夜雲的聲音似的,將自己的法杖高高的舉了起來,其他的九名魔導師也做著同樣的動作。這些人類修為最高深的魔法師,即使最小的,也已經有七十三歲了,而天雲更是有八十歲的高齡,他們的魔法造詣之深已經幾乎達到了人類所能達到的極限。絕殺之禁正是他們聯合在一起研究出來的。他們都有著魔導師的修為,但卻不足以施展一個禁咒。禁咒所需要的能量過於龐大,至少需要六名魔導師才能施展,還必須要是同系的。可在他們十人中,最多的火系魔導師也只有三人,更不用說其他了。為了能够施展出魔法的顛峰,經過數十年的研究,他們終於想出了六系魔法的連動之法,憑藉六種魔法元素的相生相剋產生巨大的能量,以達到禁咒的效果。甚至比普通的單系禁咒威力更强。

    十名魔導師按照所屬魔法元素的不同分別站立於六角,其中代表光元素的天雲和代表暗元素的魔導師是一人。

    “偉大的光元素啊!作為您的朋友,我請求您,將純淨的光之神力賜予我,引發天地之間的神聖之光、治癒之光、平靜之光、柔和之光,化為永恒的光芒湛放吧。”

    “偉大的火元素啊!作為您的朋友,我請求您,將純淨的火之神力賜予我,引發天地之間的灼熱之火、溫暖之火、肆虐之火、狂暴之火,化為永恒的火焰升騰吧。”

    “偉大的水元素啊!作為您的朋友,我請求您,將純淨的水之神力賜予我,引發天地之間的純淨之水、不絕源泉、治療聖水、汹湧之水,化為永恒的天河奔流吧。”

    “偉大的土元素啊!作為您的朋友,我請求您,將純淨的土之神力賜予我,引發天地之間的自然之力、厚實之土、震撼之土、堅硬之岩,化為永恒的厚土阻擋吧。”

    “偉大的風元素啊!作為您的朋友,我請求您,將純淨的風之神力賜予我,引發天地之間的飄灑之風、肆虐龍卷、疾風之刃、風之屏障,化為永恒的狂風肆虐吧。”

    “偉大的暗元素啊!作為您的朋友,我請求您,將純淨的暗之神力賜予我,引發天地之間的幽暗之力、黑暗空間、純淨之暗、魔動源泉,化為永恒的黑暗吞噬吧。”

    隨著咒語的吟唱,六色光芒同時從六個角中驟然閃亮,它們在空中不斷的交織著,巨大的六色六芒星在他們脚下閃耀,六元素之力在十比特魔導師的催動下不斷的凝聚著。

    看著眼前的情景,即使是達到了大魔導師境界的夜雲也不禁微微皺眉,背後的黑色六翼微微的拍動著,雙手合十在胸前,吟唱道:“暗黑之神啊!我,以暗夜精靈王之名請求您,將黑暗的本源賜予我,使黑暗之魔力轉化為無盡的神力,以吾之血脈為引,請代表終極黑暗的死神降臨吧。”他那合十的雙手中指同時激射出一道血光,在身前交織成一個詭異的符號。如同旋渦般的暗元素瘋狂的肆虐起來,像十比特魔導師那樣,不斷的凝聚著自己所需要的元素之力。

    隨著能量的不斷提升,夜雲領域中的空氣漸漸的扭曲起來,十比特魔導師的臉龐上都出現了痛苦的神色,過於龐大的能量已經超越了他們負荷的極限。猛的,天雲睜開了雙眸,艱難的將手中的法杖指向夜雲。十比特魔導師同時吟唱道:“六元素之神力啊!請您化為至强的浩然之力消滅眼前的邪惡吧。禁·六元素融合之浩然須彌。”隨著咒語最後的完成,六種元素再無分彼此,完全融合成一股直徑達十米的龐大能量,在以天雲法杖為指引的作用下,奔騰而出,朝空中的夜雲撞去,六彩光芒所過之處,仿佛空氣都已經燃燒了似的,巨大的壓力似乎已經籠罩在整個領域之內。

    與此同時,夜雲的能量也終於凝聚夠了,眉心處的紫色符號射出一道暗紫色的光芒融入進面前的血光之中,那原本黑色的能量幾乎同時轉化成紫色,宛如液體一般不斷的流轉著。夜雲的雙眸已經完全變成了紫色,大魔導師的實力全部展開,他沉聲吟唱道:“强大的死神,請將您那無堅不摧的死神之刃借予我,斬開世間一切的阻礙吧。禁·死神的鐮刀。”在他身體周圍的紫色光芒驟然融合,一個巨大的身影在夜雲背後六翼的位置出現了,身影是模糊的,但他卻帶來了無比强大的恐怖氣息,那比夜雲的身體高大十倍的身影緩緩舉起了一柄長長的兵刃,兵刃前端成九十度彎曲著。

    六元素之浩然須彌之力已經衝擊到了夜雲身前五米處,夜雲怒喝一聲,全身爆發出一蓬血霧,在鮮血的沾染下,他那護體的紫色能量竟然完全轉化成了金色,變為金色的巨大鐮刀驟然下揮,澎湃的死神之力化為奪天地造化的光刃斬進了六元素之浩然須彌之中。

    尖嘯聲吞沒了十比特魔導師和夜雲的聽覺,整個領域內劇烈的晃動起來,在死神鐮刀那金色的鋒刃的怒斬下,六元素之浩然須彌竟然從中分開,肆虐的能量順著夜雲身體兩旁滑過,雖然在能量的作用下夜雲的身體一陣顫抖,但由於沒有正面衝擊到,所以對他的影響並不大。但十大魔導師方面就沒這麼幸運了,死神鐮刀是那麼的鋒銳,雖然前進的速度不快,但卻不斷的切割著六元素之浩然須彌的六彩能量。

    人類聯軍營盤前,不論是人類精銳還是精靈族人都在焦急的等待著,夜雲與十大魔導師一戰關係到雙方的勝負以及今後的局勢,他們都在暗暗的祈禱著,希望己方的人能獲勝。

    突然,上空的空間沒有任何預兆的扭曲起來,光芒流轉中,十一條身影出現了。

    以天雲為首的十比特人類魔導師落在了己方陣容之前,他們的臉色同樣的蒼白,眼眸中流露出慘然之色,接近虛脫的身體需要靠自己的法杖才能支持著不倒下去。在他們對面,夜雲輕輕的拍打著六只羽翼,黑色羽翼上的金色光澤已經不見了,他的面龐變得更加冰冷。

    天雲有些顫抖的上前一步,微微低下頭,此刻的他顯得是那麼的蒼老,“暗夜精靈王,你贏了。”短短八個字,從他口中說出是那麼的艱澀,人類聯軍一方變得一片寂靜,相反的,包括五族精靈王在內的所有精靈都興奮的歡呼起來。

    原來,在最後的碰撞中,夜雲的死神鐮刀徹底的將六元素之浩然須彌切割開,當時,他完全可以殺了十比特魔導師,但他並沒有那麼做,當死神鐮刀劈斬到十比特魔導師身前時,夜雲散去了攻擊的能量。在如此情况下,天雲他們又怎麼能不認輸呢?

    夜雲一邊調息著體內的能量,一邊淡淡的說道:“你們比我想像中要强,但是分散了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和我的死神鐮刀相對抗。天雲總指揮,我知道你們人類對我們精靈族一直以來都很好。之所以會聯合來犯確實是因為我們的原因。雖然我勝了,但是,我還是願意讓精靈族讓出三分之一的領地還給你們。”說到這裡,他轉過身看向五位興奮的精靈王,道:“你們有意見麼?”

    從二分之一變到三分之一,白雲五人又怎麼會有意見呢?夜雲以一己之力代表精靈族挫敗了人類聯軍最强大的十比特魔導師,他們已經深深的敬服了。五人同時搖了搖頭,齊聲道:“一切由暗夜精靈王做主。”

    天雲有些驚訝的看著夜雲,他沒想到,在完全佔據優勢的情况下夜雲肯做出讓步,真摯的點了點頭,道:“謝謝您,暗夜精靈王。”

    夜雲搖了搖頭,道:“你不用謝我。對天舞大陸來說,沒有什麼比和平更重要的了。這件東西,你應該認識吧。”光芒一閃,夜雲手中多出了一柄法杖。那是一把精緻的魔法杖,大概有1米2左右的長度,通體都是用不知名的金屬鑄成,閃爍著金色的光芒,杖身上盤踞著一條淡青色的龍,龍頭就是杖首,口中銜著一顆碩大的透明寶石。龍的眼睛是兩顆紅色寶石,兩隻龍翼微微展開在魔法杖的兩旁,青龍象活的一樣栩栩如生,似乎它本身就是由整塊的寶石雕刻而成似的。整個魔法杖透著一層寶光。魔法杖上不斷透出一層層的能量。在場的都是魔法大家,誰都看的出這柄法杖非同一般。

    天雲眼中的光芒漸漸盛,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似的,聲音顫抖著道:“啊!這,這是蘇克拉底之杖,這是蘇克拉底之杖啊!暗夜精靈王,你是從哪裡得來的。”

    夜雲冰冷的面龐上終於流露出一絲笑意,這柄蘇克拉底之杖是海水教給他的,它的象徵意義遠大於它是神器的威力。蘇克拉底之杖最早是龍神蘇克拉底之物,後來輾轉落入光之子長弓·威之手,是他除了光神的光明聖劍以外的另一件神器。後來蘇克拉底之杖在長弓·威的改造下曾經變成了有强大增幅作用的手套——神之守望。在長弓·威升天之時,才將它恢復了原狀,留給了海水。離開夢幻之湖時,海水叮囑夜雲一定要以大局為重,關鍵時刻,只要拿出這件長弓·威曾經使用的神器,應該能對人類有一定的震撼作用。夜雲之所以之前沒有拿出,是為了要用自己的實力向人類聯軍證明,精靈族並不可輕辱。

    “不錯,正是蘇克拉底之杖,看來你們還清楚的記得光之子啊!”

    天雲喃喃的道:“記得,當然記得。”他扶著自己的法杖緩緩的跪了下來,整個人類聯軍如潮水般跟隨著他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夜雲愕然道:“你們這是做什麼?”

    天雲恭敬的道:“光之子大人對人類做出的貢獻之大是任何人無法相比的,沒有他,人類恐怕早就滅族了,我們跪拜他是應該的。”

    此時,在聖光精靈王白雲的帶領下,所有精靈族人也都跪了下來,在他們心中,光之子有著同樣的地位。

    夜雲輕歎一聲,道:“大家不必再跪拜了,我只是希望,今後人類能和精靈族永遠和睦相處下去,我想,這應該也是光之子大人的願望吧。天雲總指揮,你可以帶人離開了。精靈族三分之一的領地在我們劃分好以後自然會歸還給你們。”

    天雲緩緩的站了起來,堅定的道:“我代表人類三國在此發誓,從今以後,絕不輕易踏入精靈族領地半步。即使是得回的領地,也不會毀壞任何植物。再見了暗夜精靈王,你是讓我天雲佩服的第一人。”說完,帶領著其餘九比特魔法師以及聯軍將領朝著營盤而去。

    目送著天雲等人離開後,夜雲將蘇克拉底之杖收回了自己的空間結界,等回到迷霧森林以後,他還要將這件神器還給海水·星。轉過身,面對著五位精靈王,他冷冷的說道:“我們也該回去了。我們之間的帳也該清一清了。”

    五位精靈王這才從先前的興奮中清醒過來,不由得全都黯然的低下了頭。

    聖光精靈族中央的一片空地上。代表著精靈六族的王者全聚集在這裡。

    夜雲掃視了五位精靈王一周,淡淡的道:“現在,你們該還我一個公道了吧。”

    白雲五人面面相覷,誰也說不出話來。

    夜雲冷笑一聲,道:“怎麼不說話了?你們逼迫我父母致死的時候是怎麼做的?”黑影一閃,轟的一聲,白雲的身體第一個被夜雲轟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一顆大樹上才緩緩滑落地面。周圍的聖光精靈們頓時一片躁動,但礙於夜雲強悍的實力,誰也不敢上來阻攔。

    夜雲並沒有停止攻擊,他的拳頭先後落在撲雲精靈王風翼、炎日精靈王火炙、自然精靈王土俾的臉上,只有唯一的女性藍月精靈王水柔是他用黑暗能量震飛的。五位精靈王同時噴血倒地,一時間誰也無法爬起來。

    五族精靈憤怒了,雖然夜雲拯救了整個精靈族,但五族之王象徵著五族的尊嚴。就在五族精靈即將爆發之際,白雲已經站了起來,先前夜雲那一拳雖然打的很重,但明顯沒有運用他的黑暗之力,否則,僅那一拳就可以要了白雲的命。

    “都給我停下,誰也不許插手我們和暗夜精靈王之間的事。”在白雲的怒喝聲中,所有精靈都停了下來,白雲將目光轉向夜雲,抹了抹嘴角的血迹,淡淡的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主意,和其他人無關,殺了我為你父母報仇吧。但我希望你能放了其他四比特精靈王。其實,當初你父母自殺的時候,我們就都已經後悔了。但是毀之晚以。等我死後,希望你能將精靈族領地重新劃分,讓你們暗夜精靈族重新回到精靈森林之中。紅蓮、白耦本是一家,我們精靈六族再不要分開了。來吧,動手吧。”說完,白雲緩緩合上了雙目。

    夜雲眼中流露出怨毒的神情,想起死去的父母,全身怨氣大昇,黑色的身影猛然前沖,直奔聖光精靈王白雲而去。

    …………

    精靈森林,原暗夜精靈族領地。

    夜雲看著面前這株枝葉茂盛的暗夜精靈王之樹,喃喃的說道:“爸爸、媽媽,我在最後關頭收了手,沒有殺了白雲為你們報仇,你們會怪我麼?”

    “怎麼會呢?你能以大局為重,寬恕了他們,叔叔阿姨只會高興而已。”夜雨依偎在夜雲身旁柔聲說道。

    夜雲輕歎一聲,道:“好不容易一切都平靜了。”

    夜雨微微一笑,道:“是啊!現在精靈六族奉你為聖王,一切都已經平靜了。啊!雲,你快看。”

    夜雲一楞,順著夜雨的指向看去,只見在暗夜精靈王之樹上長出了兩朵黑色的小花,他們相互依偎在那裡,在微風的吹拂下,仿佛在沖自己微笑似的。

    眼眶紅了起來,兩行清淚順著面龐流淌而下。夜雲哽咽著道:“爸爸,媽媽,你們是原諒我了麼?你們放心,我今後一定會帶領族人們快樂的生活下去。”

    夜雨用小手擦拭著夜雲臉上的淚水,道:“叔叔、阿姨會為你現在的成就驕傲的。”

    夜雲將目光轉向夜雨的俏臉,深情的凝望著她,“謝謝你,雨。不論什麼時候,你都一直守在我身邊支持著我。雨,一切都已經結束了,在我父母的見證下,你願意答應嫁給我麼?”

    夜雨嬌軀一顫,目光轉向暗夜精靈王之樹上那兩朵黑色的小花,低聲道:“雨兒早已經準備好,只要你願意,隨時都可以做你的新娘。”

    夜雲全身劇震,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激情,捧著夜雨的俏臉,深深的,深深的吻了下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