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唐三微微一笑,他同樣在看著戴沐白離開的方向,“為什麼呢?我感覺這個人還不錯。雖然表面冷了點,但卻很爽直。”

    小舞沒好氣的道:“不錯?我看是錯的不能再錯。你說,他帶兩個女孩子到飯店來開房間,還能幹什麼好事?白日宣淫,還是好人?還什麼邪眸白虎呢,我看是淫虎還差不多。”

    唐三皺了皺眉,“小舞,我發現你懂的越來越多了。”

    小舞並沒有看出唐三眼中那一絲不滿,反而得意洋洋的道:“那是,別忘了,我可是諾丁學院營員的老大。”

    無奈的搖了搖頭,唐三道:“戴沐白的私人喜好我不評估。但從剛才和他這一戰來看,他的各方面都不錯。他的實力在我們之上,但卻並沒有恃強淩弱。不但把房間讓給了我們,臨走時的意思似乎是要在學院中關照我們。”

    小舞疑惑的道:“對了,剛才他不斷的說什麼我們十二歲,他十五歲,還有,他之前說他已經輸了,這些是什麼意思?”

    唐三道:“他在使用武魂之前說自己已經輸了,一個是因為我在技巧上贏了他,另一個,應該是因為我們的年紀。後來我們都使用了武魂後,他又重複了同樣的話,還強調了年紀的差距。如果我猜的不錯,他在十二歲的時候,實力應該不及我們現在,所以他說自己已經輸了。老師曾經說過,天賦上佳的魂師,在二十歲之前,每一年都非常重要,相差一歲,修為差距就會很大。我們和他有三歲的差距,但實力差距並不像年紀這麼大,所以他認為是自己輸了,這也是他好勝的地方。”

    小舞收起自己的武魂變身,突然低聲道:“哥,剛才如果他真的打敗了你,那我們真的要滾出去麼?”她還沒忘之前戴沐白囂張的話。

    唐三淡然道:“就算是滾,也只是我一個人。這也是為什麼我不讓你出手的原因。他說的對,相差一個魂環,實力的差距就是巨大的。不論是魂力、魂環賦予的内容還是他那千年魂環的技能,都淩駕於我們之上。使用了白虎金剛變之後,就算我們兩個聯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難道我真的看你滾出去麼?如果他執意那麼做的話,那我也治好以死相拼了。實力上,我不如他,但如果拼命的話,我有七成把握讓他和我一起死。”

    說完這句話,唐三邁步朝著櫃檯的方向走去,還好,他和戴沐白的戰鬥沒有持續太長時間,戴沐白使用了白虎金剛變後也沒有全力攻擊,否則,這座玫瑰飯店就不會像現在只是損壞大廳內的一些裝潢那麼簡單了。

    小舞看著唐三走向櫃檯,低下頭,嘴裡喃喃的重複著他之前說的話,“以死相拼。為了尊嚴。”

    那位王經理探頭探腦的從櫃檯後露出頭來,眼看著唐三走過來,趕忙露出一副笑臉,“小夥子,你真是厲害啊,連戴少都肯將房間讓給你。幸好你沒有受到什麼損傷,不然我們可就沒法交代了。”

    唐三大廳的狼藉,苦笑道:“經理,修復這裡要多少錢?”

    王經理趕忙搖了搖頭,道:“不,不,和您沒關係。戴少之前說了,這些都算他的。他是我們這裡的貴賓客戶,只需要掛賬就可以了。之前實在不好意思,耽誤了兩位時間,還險些給兩位造成傷害,我决定為兩位减免三天的房租,如果兩位在我們這裡住不超過三天的話,就不用付錢了。”

    一邊說著,他將一把燦金色的鑰匙遞到唐三手中,一臉的賠笑。

    唐三愣了一下,飯店的損失他到沒什麼,戴沐白顯然是有錢人,但房錢减免他卻有些不好意思了,畢竟,破壞人家大廳也有他一份。

    “這怎麼好意思。我們還是照價支付吧。”

    王經理趕忙搖頭道:“那怎麼可以,已經給兩位帶來很大麻煩了。以後只要兩位有空多多光臨本店,就是對我們最大的幫助了。二比特的房間在頂樓,門牌是紅色海洋。”

    唐三無奈,只好點了點頭,道:“那就謝謝您了。”

    經過一番波折,唐三也覺得有些疲倦了,轉身帶著小舞朝樓上走去。

    一路來到索托城,又和戴沐白打了一場,不論是精神壓力還是對內力的消耗,他都需要休息。畢竟,藍銀草幾次被戴沐白破壞對他的內力消耗不小。

    看著二人上了樓,王經理才算松了口氣,喃喃的道:“總算是解决了。”

    扭頭看向身邊那一臉無辜之色的服務生,歎息一聲,道:“都怪我,忘了告訴你。其他房間都還好說,唯獨是紅色海洋不能隨便給別人住,那是戴少長期包下的。”

    服務生道:“經歷,咱們紅色海洋一天的房費可是十個金魂幣,您就這麼讓那兩個孩子白住了?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開放,才十二、三歲,竟然……”

    “少廢話,小心禍從口出。”王經理微怒道:“你懂什麼,魂師是何等高貴的存在,你沒看到剛才那兩個孩子身上都已經擁有了兩個魂環麼?這麼小的年紀就已經是大魂師了,未來前途不可限量。說不定就是哪個大家族的後代,可不是我們得罪的起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