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請宗主恕罪,史萊克學院內有至少一比特魂聖和數名魂帝級別的强者,屬下無能,無法進入探查。不過。您交代地信我已經給了史萊克學院的老師。肯定會落在他們院長手中。”

    中年人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弗蘭德啊弗蘭德。你還真是個有理想地人。我到要看看。你能把我地女兒教育成什麼樣子。或許。也只有離開家,那個小魔女才會懂事些吧。好了,你下去吧。”

    “是,宗主。”青年人快步後退而去。

    一個蒼勁有力的聲音在大廳內響起,聲音仿佛是從四面八方而來。震地大廳簌簌作響。“風致。你就這麼放心讓榮榮一個人在外面麼?難道那史萊克學院教地能比我們教的更好?不行。我要去把榮榮接回來,她在外面我可不放心。”

    隨著聲音的出現。一名鬚髮皆白,但面龐卻如同嬰兒般細嫩的老者從後堂走了出來。大刺刺的在宗主寧風致旁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

    寧風致面露無奈之色,“劍叔。就沖您和龍叔。我也不能讓這丫頭留在宗內了。你們實在太寵愛她了。這丫頭在家裡已經沒法管教,讓她到外面受受教育或許會有些變化。”

    劍叔不滿的道:“誰說我們嬌慣榮榮了。你只看到了榮榮平時喜歡玩鬧的一面。並沒看到她乖巧地一面,你兒子不少,女兒卻只有這麼一個。你還真捨得。”

    寧風致斷然道:“劍叔。這次不管怎麼說,我都不會去找她,您和龍叔也都不能去。榮榮的安全您完全不需要擔心。那座史萊克學院的院長。就是當初黃金鐵三角中地第一尖鋒。他不可能不認得我們七寶琉璃宗地武魂。有他保護。榮榮不會有事地。”

    劍叔怒氣衝衝的哼了一聲,“榮榮有事我就拿你是問,身上有點發緊了,我找老骨龍去活動活動筋骨。”

    別說在七寶琉璃宗。哪怕是在整個鬥羅大陸敢向寧風致這麼說話地。也沒幾個人。而眼前這個老人顯然是其中之一,寧風致表面看去雖然是四十多歲地樣子。可實際上。他地年齡早已經超過六十歲,寧榮榮是他最小的一個孩子,也是唯一的女兒。

    ……

    夜幕降臨,史萊克學院院長。四眼猫鷹弗蘭德正站在大操場上,看著眼前的全部七名營員。

    戴沐白、唐三、小舞、馬紅俊以及一臉冰冷卻整齊俐落的朱竹清都已經做好了晚上上課地準備。一個個精神抖擻。

    不過。弗蘭德的注意力並沒有在他們身上。而是看著另外兩個營員。

    “奧斯卡。你們跑完二十圈了?”弗蘭德的目光給人一種銳利的感覺。令人不敢與他對視。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這一天唐三都沒有看到學院地其他老師出現。包括趙無極在內,似乎整個學院裏只有他們七個營員和這位院長大人。

    奧斯卡咳嗽一聲。點了點頭。道:“院長,我跑完了。”

    弗蘭德冷哼一聲,“我問的是你們,不是你。”

    奧斯卡扭頭看向寧榮榮。寧榮榮也正在看著他,一雙漂亮的大眼睛中滿是無辜地神色。

    奧斯卡一咬牙,點了點頭。道:“是地,我們都跑完了。”

    弗蘭德笑了。如果讓唐三來評估他地笑容。那麼。用陰險二字再合適不過。

    “很好。奧斯卡,沒想到你很有友愛精神,你過來。”弗蘭德指了指自己面前的位置。

    奧斯卡臉上流露出一絲苦笑,但他卻沒有再去看寧榮榮,大步走到弗蘭德面前站定。

    弗蘭德右手緩緩抬起。輕飄飄的拍在奧斯卡地肩膀上。“你的友愛精神我很欣賞,既然如此。你就再去跑二十圈。讓我看看你的友愛究竟有多深,不跑完,不用吃飯,我已經封住了你的魂力,不用妄圖解除,去吧。”

    奧斯卡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轉身就向外面跑去。

    弗蘭德的目光轉向戴沐白、唐三等人。“你們是不是不明白我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讓他繼續去跑?”

    戴沐白和馬紅俊很熟悉弗蘭德地脾氣。並沒有吭聲。朱竹清生性冰冷,只是淡淡的看著他,而唐三和小舞卻下意識地點了點頭,他們確實不明白弗蘭德為什麼要這麼做。

    弗蘭德臉上依舊掛著那令人有些不寒而慄的笑容。“因為他說謊,儘管他是為了友愛或者是其他什麼原因才說謊的,但依舊是說謊了。你們都還是孩子。謊言是最不好的品德。我希望你們明白。”

    說著。他的目光從唐三五人身上轉到一臉無辜之色,看上去楚楚可憐地寧榮榮。“告訴我,你有沒有完成我早晨佈置地課程?”

    寧榮榮老實的搖了搖頭。道:“我沒有。距離太長,我又餓,堅持不下來。”

    弗蘭德微微一笑,道:“所以,你就一個人跑去了索托城。並且去大吃了一頓,還在索托城地商業街轉了轉,剛剛才回來找到奧斯卡,對不對?”

    寧榮榮瞪大了她那雙漂亮的眼睛。“你監視我?”

    弗蘭德地臉色頓時冷了下來,“身為院長,我要對學院地每一名營員負責。如果說奧斯卡說謊是因為不忍心讓你受罰,還情有可原的話,那麼。你犯下的錯誤就是罪無可恕,擅自離開學院。不遵從學院安排。讓學長替你說謊,任何一條都不是一名優秀魂師應該犯下地錯誤。如果這是在戰場上。你地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軍法處置,一死而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