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自從朱竹清來到史萊克學院之後,戴沐白一直壓抑著自己,容忍著她,此時,一向冷傲的他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怒火,“你給我站住。”

    朱竹清理都不理,不但沒有停下脚步,反而更加快了前行的步伐。

    “你……”戴沐白猛的揚起自己的右手,强烈的白光在掌心中吞吐,他一向都不是什麼好脾氣,或者說,他的脾氣比任何人都要暴躁。

    但是,他終究還是忍住了,掌上白光一閃而沒,口中發出一聲虎嘯般的喘息,這才跟在朱竹清身後朝學院方向走去。

    小舞眨了眨眼睛,低聲向唐三問道:“他們這是怎麼回事?”

    唐三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從那天報名時的情况看,戴沐白以前應該是不認識朱竹清的。可他對朱竹清卻似乎有些不一樣。難道真的只是因為他們的武魂有配合發動融合技的可能?算了,我們還是不要管人家的私事為好。”

    小舞抬手在唐三胸口上摸了摸,唐三被她嚇了一跳,“你幹什麼?”

    小舞眼圈微紅,“還疼麼?都是為了我,你才受傷的。”

    唐三這才醒悟過來,她指的是自己的傷勢。微笑著搖了搖頭,“沒事,哥哥我可沒那麼脆弱,走吧,我們快追上去,他們都快要走的沒影了。”

    當唐三一行人回到史萊克學院的時候,在學院大門外驚訝的看到了兩個人。

    今晚的月色很好,借助月光,他們立刻認出守候在這裡的正是奧斯卡和寧榮榮。

    寧榮榮看上去情緒已經恢復了正常,漂亮地小臉蛋上重新掛上了溫柔的笑容。坐在學院門口的一塊大石頭上,晃動著自己的雙腿,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而奧斯卡的臉色則顯得有些難看,眉頭微皺,不時偷眼看看寧榮榮,眼神中流露著幾分不甘的光芒。

    朱竹清就像是沒看到兩人似的,直接走進了學院,頭也不回的向自己住的宿舍而去。

    戴沐白皺了皺眉,邪眸中地寒意更加强盛了幾分。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戴沐白邪眸中光芒閃爍,冷冷的說道。

    寧榮榮從石頭上跳了下來。“當然是在等你們了。你們怎麼這麼晚才回來?院長和胖子呢?”

    戴沐白冷冷地回了一句,“他們有事。你想通了?留下還是離開?”

    寧榮榮毫不猶豫的道:“當然是留下。這麼好玩地地方,我怎麼能說走就走。你這是什麼表情。你是僵屍嗎?是不是在繡清那裡吃癟了?哈哈,虧奧斯卡還說你是什麼情聖級別的高手,連個小姑娘都搞不定。”

    解放了天性的寧榮榮再沒有任何掩飾,她從小就聰明絕頂,從戴沐白的臉色就看出了很多東西,毫不避諱的取笑起來。

    戴沐白邪眸中寒光大盛,“寧榮榮。不要挑釁我的耐性。這裡是史萊克學院。不是你家。別人怕你七寶琉璃宗,我戴沐白可不怕。惹怒了我。小心我把你先奸後殺,再奸再殺。”

    寧榮榮嘻嘻一笑,道:“我好怕啊!”故意挺了挺還沒發育的小胸脯。“來吧。讓我看看你怎麼奸我。”

    “你……”戴沐白終於壓制不住自己地怒火,白虎不發威,你還真拿我當病猫了。强烈地氣勢驟然湧動,魂力瞬間爆發,寧榮榮的身體幾乎在一瞬間就被震地飛了出去。

    奧斯卡慌忙上前一步,將寧榮榮接住,但他自己卻被衝力撞的一屁股跌倒在地。

    “沐白。”唐三一個跨步擋在寧榮榮面前,雙手向兩旁一分,控鶴擒龍勁用出,將戴沐白發出的魂力卸到兩旁。“大家都是同學,算了。”

    儘管戴沐白只是魂力外放,並沒有發動攻擊,但還是震地本已受傷的唐三體內一陣血氣翻湧,心中暗暗吃驚,這恐怕才是戴沐白真正的實力,三十七級的魂力確實要比自己强的多了。

    寧榮榮從小到大,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虧,她也沒想到戴沐白居然真的敢向自己動手,雖然並沒有真的受傷,但全身傳來的疼痛依舊告訴她這一切都是真的,一時間眼淚圍著眼圈打轉,死死的瞪視著戴沐白說不出話來。

    戴沐白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唐三緩緩吐出一口濁氣,身上綻放的魂力內斂,“好,小三,我給你個面子。”邪眸冷冷的瞥了寧榮榮一眼,“你給我記住,這裡不是你家,不要再招惹我,否則,我可不管你是什麼身份。”

    丟下這句話,他邁開大步,直奔學院內而去。

    “唐三。”寧榮榮抹掉眼中的淚水,突然大聲叫著唐三的名字。

    唐三强忍著體內的不適,轉身看向她。

    寧榮榮狠狠的道:“幫我殺了他,用你那些特殊的武器殺了他。只要你做到了,以後你就是我們七寶琉璃宗的貴賓,我給你錢,一萬金魂幣,怎麼樣?還有七寶琉璃宗以後無條件的支持。”

    如此此時站在這裡的是一名普通魂師,一定會極度驚喜,七寶琉璃宗的支持,這幾個字代表的意義是何等重大。作為當世七大宗門之一,七寶琉璃宗所擁有的勢力是難以想像的。任何魂師有了他們的支持,都能在鬥羅大陸崛起,尤其是像唐三這樣的天才魂師,有了這樣龐大勢力的支持,得到的好處更是無法計算的。

    唐三緩步走到寧榮榮面前,深深的看著她,“寧榮榮,在這個世界上,不是什麼東西都能拿錢和權勢換到的。這裡是學院,也只是學院。

    我們大家是同學。如果你繼續抱有這樣的心態和七寶琉璃宗帶給你那高高在上的感覺,那麼,我勸你還是離開這裡吧。”

    “你……,你知不知道我們七寶琉璃宗有多麼强大?”寧榮榮不甘的瞪視著他。

    唐三淡然一笑,兩世為人,他又豈是面前這十二歲的女孩兒所能瞭解的,“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呢?小舞,我們走。”

    帶著幾分惋惜的搖了搖頭,唐三和小舞也走進了學院。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寧榮榮整個人都僵直在那裡,如果說戴沐白的強勢令她憤怒,那麼,唐三臨走時眼中流露的惋惜卻對她刺激更大。

    從小到大,她一直都是被七寶琉璃宗的大佬們捧在掌心中長大的,以自我為中心的思想早已形成,可今天,先後受到了三次强烈的刺激,卻令她突然產生了疑問,為什麼他們都這樣對我?我真的錯了麼?

    “奧斯卡。”寧榮榮怎麼也不願意相信錯的是自己,扭頭看向剛剛從地上爬起來的奧斯卡。

    “你願不願意幫我?”

    奧斯卡那雙桃花眼中流露出幾分淡淡的失落,“剛見到你的時候,你令我驚為天人。我相信,你長大之後,一定是個絕色美女。而且,那時候你流露出的溫柔正是我最喜歡的。所以,我决定不顧一切的追求你,哪怕我只是出身平民家庭,而你卻是七寶琉璃宗的子弟,我也不在乎。但是,我發現自己錯了。而且錯的很離譜。”

    “錯?為什麼?”寧榮榮不明白的看著他。

    奧斯卡微微一笑,“因為你並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你並不是能讓我放弃整片森林的那棵樹。

    我可配不上七寶琉璃宗的小公主。就算我願意幫你又如何?你當我是什麼人?你的僕人而已。不好意思,我還是做我自己比較好。我想,你在七寶琉璃宗會有很多願意幫你的人,也不缺我這一個。”

    他已經想明白了,在唐三他們回來之前,奧斯卡已經深刻的感受到了寧榮榮性格上的缺陷。儘管他們都還是少年,奧斯卡也有過不止一個女朋友。包括唐三在內,所有新來的營員誰也不知道,奧斯卡除了他那特殊的武魂之外,他的頭腦才是更為可怕的。

    作為一個聰明人,在明知事不可為的時候會怎樣選擇?知難而上?

    不,他沒有那麼執著,有的時候,放弃才是最好的選擇。

    眼看著奧斯卡也朝著學院內走去,寧榮榮不甘的大喊道:“你不是喜歡我麼?連你也不願意支持我?”

    奧斯卡停下脚步,卻並沒有回頭,“剛才唐三說得對,如果你還是這樣的心態和性格的話,離開這裡吧。這裡真的不適合你。還有,這樣的你,朋友二字將永遠成為你的奢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