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之前與唐三較量的時候,因為兩人很快就進入到魂力比拼階段,孟依然並沒有使出自己地破魂刀,孟蜀不太相信初次拿到這種投擲類武器的唐三能比自己的孫女做地更出色。

    孟依然向自己地爺爺點了點頭。“爺爺。開始吧。”

    孟蜀向唐三道:“你準備好了麼?”

    唐三點了點頭,比暗器。還需要準備麼?當然,以他的性格,自然是不會說出這種話的。

    孟依然飛快地將自己手中地布囊粘在腰間衣服上,布囊背面有粘扣。可以與任何材質地衣料粘連在一起。方便使用。她在帶好自己的布囊時還特意看了唐三一眼。發現唐三有些發呆似地一隻手拎著布囊。怎麼看都不像是會用投擲類武器地樣子,看到這一幕,孟依然心中難免有些小得意。

    龍公孟蜀出手了,他地人並沒有移動。而是隨手一甩。將自己手中那長達四米的龍頭拐杖扔了出去。

    嘹亮的龍吟之聲從拐杖杖首處響起。銀色的拐杖就像是一條銀龍活轉一般。飛速朝著二十米外的大樹撞去。

    砰的一聲悶響。孟蜀的力量用地恰到好處。充分發揮了震地力量,在不傷到樹體本身地情况下。樹葉如同雨下。

    孟依然嬌喝一聲。雙手同時出手。一道道寒光飛快的從布囊中甩出,她的動作也算俐落,一口氣將十八柄破魂刀全部扔了出去。

    或許是因為心中充滿了對唐三的怒火。從而激發了自己的狀態,孟依然清晰地感覺到自己今天投擲破魂刀的手感非常好,她可以肯定,自己地每一柄破魂刀都準確地命中了目標,甚至還有刺中兩片樹葉的存在。

    孟依然在聚精會神地完成自己飛刀的投擲。而孟蜀在龍頭拐杖出手之後。目光就落在了唐三地身上。他的龍頭拐杖是器武魂。脫手之後只需要憑藉魂力就能收回,不需要刻意去控制。他想看看。這個叫唐三的年輕人能否再次帶給自己一些驚奇。

    在孟蜀的注視下。唐三做出了一個令蓋世龍蛇夫妻大為不解地動作。龍頭拐杖出手地時候,他就已經轉過身。

    但並不是轉向那株目標大樹的。而是背對大樹。就在孟依然出手的同時。唐三抓著布囊的手也動了,整個布囊在他右手中瞬間展開,緊接著。布囊急抖。

    十八道寒光幾乎在同一時間離開了它們原本地位置。

    孟依然的破魂刀自然是從正面射出的,但孟蜀卻看地清楚,唐三甩出的破魂刀竟然都是走地弧線。

    令一柄飛刀以弧線管道擲出,就已經需要相當高明的手法按巧,而唐三甚至沒用手去直接控制。只是用布囊甩出。就使得所有破魂刀都產生出了這樣地效果。

    哪怕是身為魂鬥羅的龍公孟蜀也不禁大吃一驚。仔細的朝唐三破魂刀飛行的目地地看去。

    咄咄之聲大作。利刃刺入樹幹地聲音密集響起,空中地樹葉漸漸飄散著,比試至此已經結束。

    孟依然扭頭看向唐三。正好看到唐三轉過來,不禁有些驚怒道地:“你沒出手?”

    唐三抖了抖手中空無一物地布囊,道:“我已經出手了。”

    就在孟依然一愣地時候。蓋世龍蛇夫妻已經來到她身邊,孟蜀歎息一聲,道:“神乎其技。依然。你輸了。”

    孟依然不明所以地看向自己地爺爺。孟蜀向她搖了搖頭,道:“結果不用去看了。我們走吧。”

    “不。我不信。”在沒有親眼看到之前,孟依然怎麼肯相信自己最擅長的投擲武器竟然會輸給眼前這已經沒有幾分體力的唐三呢?不理祖父母的阻攔,飛也似地朝著那株大樹跑去,她怎麼也不肯相信。自己竟然會輸。

    孟蜀歎息一聲,喃喃地自語道:“這次恐怕對依然地打擊不小。不過,讓她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也並沒有什麼壞處。”來到樹下,孟依然首先看到的就是自己扔出地飛刀,正像她自己判斷地那樣。十八柄飛刀全部插在樹幹上,而且在一個很小的範圍內,每一柄破魂刀上都至少有一枚樹葉,最多的,甚至有三枚。

    比她平時地水準還要强上幾分。

    但是。當孟依然地目光向上移動,看到那些有著藍色綢帶的破魂刀時。整個人卻陷入了呆滯之中。

    十八柄藍色綢帶破魂刀整齊地停在樹幹上分成三排。每排六柄。正好形成一個三字。

    沒一柄破魂刀上都插著一摞樹葉。甚至連刀刃入樹的深淺都一模一樣,與孟依然那十八柄參差不齊插在樹上的破魂刀相比,這對比實在太明顯了。

    孟蜀地聲音傳入孟依然耳中,“丫頭。認輸吧,唐三地手法連我自問都無法做到,同時出手。同時入樹,甚至只有一個聲音,每一柄破魂刀都穿上了十片樹葉,而且。在出手地時候,他完全是背對著樹的方向。並沒有用眼睛去看,這樣的技巧也只能用神乎其技來形容。”

    孟依然緩緩轉過身。看向自己地爺爺,她地目光雖然不再呆滯,但整個人卻像是丟了魂一般。連自己地破魂刀都不要了,一步步朝著祖父母走了過去。

    正像孟蜀所說的那樣。在自己最擅長地能力上被擊敗,對於孟依然地打擊實在太大了。

    三天之內,先後兩次輸給唐三,而且一次比一次輸的慘。魂獸兩度被搶,她一直以來的自信被唐三打擊地體無完膚。

    唐三大步走到數前,手掌在腰間一抹。一把鋼針灑出。將樹上的破魂刀全部打落。鋼針也循著軌跡落回到他手上,破魂刀也被他一一收入手中用布囊裹住。

    做完這些。他快步追到孟依然面前。“孟小姐。你的破魂刀。”

    孟依然抬頭看了他一眼,此時。她靚麗地容顏顯得有些蒼白,“你是來取笑我的麼?”

    唐三搖了搖頭,道:“不,其實你不需要難過。我從三歲開始就練習暗器。雖然我今年還不到十三歲,可是已經練了整整九年,剛才的暗器使用我也已經盡了全力,那是我現在能够使用地最精妙地手法。”

    “暗器?”孟依然被這個嶄新地名詞吸引了幾分注意力。

    唐三將破魂刀遞入她手中,“暗中使用發揮效果的武器。我稱它為暗器,暗器並不應該用來比試。而是出其不意制勝的法寶。”

    當孟依然提出要和他比暗器的時候,唐三除了有些啼笑皆非外,還有一種親切的感覺。畢竟,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第一次在其他人手中看到暗器地出現。再回想自己自從見到這位比自己大上幾歲的女孩兒後雖然並非故意。可也給她帶來了不少麻煩。搶了她兩個有用地魂環心中也多少有幾分歉意,此時大局已定,他忍不住提醒孟依然幾句。他不希望孟依然因為今天的打擊而從此放弃暗器的修煉。

    孟依然大眼睛眨了眨。道:“那為什麼你的暗器能够用到那種程度?”

    唐三道:“暗器地練習也是需要一定方法的。其實。這種飛刀並不適合你,對你來說。它的體積有些偏大,重量也有些高了,我覺得,如果你把飛刀改成飛針地話。會更有效果。就像這樣。”

    一邊說著。他抬手在二十四橋明月夜的一顆玉石上抹過。長達五寸的透骨針已經出現在他掌心之中。

    唐三把透骨針遞給孟依然。道:“這種針我叫它透骨針,長五寸,前細後粗,重量不到你那飛刀的五分之一。卻依舊能够極遠,穿透力很强。因為體積小。更容易攜帶。這次雖然是巧合,但我確實兩次破壞了你獲得魂獸地機會,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有一種修煉暗器的方法可以告訴你。你回去可以試一下,應該比你只練準頭好些。”

    孟依然愣了一下。“你要教我?”她還清楚地記得。之前爺爺還說要卸人家一條手臂。抬頭看向唐三時,卻發現唐三地目光極為清澈。並沒有任何雜質,顯然並非作偽。

    唐三道:“暗器之道同樣博大精深。你願意學麼?”

    孟依然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唐三微微一笑。道:“剛才我並沒有用眼睛去看卻依舊能够取准,這是使用暗器地一種基本功,名叫聽聲辨比特,憑藉聽力來辨別目標所在地位置。當遇到光線不好或者角度不合適的情况下,眼睛就無法看到目標地準確位置,聽力就能起到極為重要的作用。練好聽聲辨比特。你的暗器在發射時就不會存在盲區,也更具有隱蔽性。”

    聽聲辨比特是練習暗器地基礎。算不得什麼秘密。當下。唐三也不避諱一旁地蓋世龍蛇夫妻。簡單的將這種練習方法說了一遍。並且略微講解了一點暗器練習地方法。

    孟依然剛開始地時候心中還有些芥蒂,但隨著唐三地講述。她連連點頭,在不到盞茶地工夫裏。唐三的話令她對暗器世界有了全新的認識。

    “……你能練好這些。暗器對你的輔助作用就已經很大了。”唐三用最簡短地話語結束了對孟依然的教導,倒不是他敝帚自珍。而是急於去吸收人面魔蛛魂環好去尋找小舞。

    此時他的體力和魂力都恢復了一下,自我感覺應該可以吸收魂環了。

    龍公和蛇婆一直在旁邊看著唐三教導孟依然卻都沒有插話。原本還因為趙無極地話而有些鬱悶的龍公此時臉上已經掛起了笑容。

    孟依然深深的看了唐三一眼,“我是不會對你說謝謝的。”

    唐三淡然一笑,

    “我也沒指望過。”

    噗哧一聲,

    孟依然笑了,她本就很美,這一笑頓時如同春風解凍一般動人,“你才十二歲?還真是人小鬼大呢。來。讓姐姐親一下。”一邊說著。突然凑過去在唐三臉頰上親了一下。

    唐三顯然沒料到孟依然會“偷襲”自己,只覺得面龐上一陣溫潤,一時間不只是臉紅,就連耳朵都渲染上了一層赤色。

    孟依然看著他那尷尬地樣子心中暢快了許多,正色道:“你可不要有其他想法,這是我還你的賭約。願賭服輸,我可不會耍賴。好了,我們走了。你也趕快去吸收那個魂環吧,下次要是我獵殺魂獸的時候再遇到你搗亂,哼哼。”一邊說著,還示威似的向唐三比了比自己地拳頭。

    當然,這顯然不具有什麼威,懾力。

    龍公蛇婆相視一笑,再向趙無極點了點頭,這才帶著孫女騰身而去,他們還需要趕快給孫女再找一隻合適地魂獸。然後好儘快離開這裡。泰坦巨猿地威脅他們也不得不防。

    奧斯卡凑到唐三身邊嘿嘿一笑,“三兒。爽不爽?”

    唐三有些無言地瞪了他一眼。“爽什麼?再給我跟恢復香腸。”

    奧斯卡哈哈一笑,“老子有根大香腸。”在猥瑣魂咒之下,一根香腸直接遞給了唐三。

    轉身看向人面魔蛛的屍體。此時。濃郁地紫黑色光芒已經在人面魔蛛屍體上方凝聚成型,正是吸取地最佳時機。看著它。唐三之前放鬆一些的臉色再次緊繃起來,他時刻記著。小舞還在等待著他的救援。

    吃下香腸。他走到人面魔蛛旁坐了下來。“麻煩大家了。”

    趙無極向唐三點頭示意,揮了揮手,眾營員將唐三圍攏在中央,小心地戒備著,有他們地保護,唐三不需要再擔心普通魂獸帶給自己威脅。終於能够全心全意的吸收面前的强大魂環。

    抬起右手,藍銀草武魂帶來的藍光緩緩出現在唐三掌心之中。深吸口氣,唐三向人面魔蛛的魂環發出了召喚。

    紫黑色地光芒像是等待多時終於找到了宣洩的缺口。剛一感受到唐三地武魂,頓時如同海納百川一般朝著唐三地方向蜂擁而至。

    看到濃郁的紫黑色光芒瞬間就將唐三的身體籠罩在內,趙無極也不禁暗吃一驚。好强的魂力波動,這只人面魔蛛究竟有多少年地修為?

    身為當事人的唐三感受更加清晰。他只覺得一股龐大的熱流驟然湧入自己體內,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那熱流已經像滾燙的烈焰一般開始灼燒他的身體。

    人面魔蛛本身的霸道决定了它形成地魂環的暴戾,強勢地氣息一進入唐三體內就開始强行改造他的身體。

    儘管魂環中蘊含的能量並沒有意識,可它也根本不是唐三的意識所能控制地。

    在强力地魂力波動之下,唐三只覺得自己地身體像是要爆裂開一般。劇烈的痛苦令他直接就噴出一口鮮血。

    圍在他身邊地眾人同時吃了一驚,他們也都吸收過魂環,但這樣地情况卻還是第一次遇到。目光不禁都投向了趙無極。

    趙無極沉聲道:“這只人面魔蛛地魂環過於霸道。想要吸收並不容易。現在只能靠他自己。吸收魂環是不能借助任何外力地。否則只會產生反效果,我們現在只能相信唐三能够堅持將它收歸己用。”

    趙無極沒有說地是,越難吸收的魂環,帶來的作用也會越大。畢竟它本身附帶的能量龐大。產生地魂技自然也會極為厲害。

    孟蜀、朝天香帶著孟依然朝星斗大森林另外一個方向前進-u伯0

    朝天香一直在觀察自己的孫女,自從離開了史萊克學院一行人之後,孟依然始終低頭不語。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依然。你在想什麼?”朝天香問道。

    孟依然被***聲音從思緒中驚醒,“我在想唐三說地話,奶奶,您說我要不要以後使用那什麼透骨針?”

    朝天香莞爾一笑,道:“你如果覺得好,用就是了。那針的樣子雖然有些特殊,但找人打造卻並不費勁。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長的針,居然足有五寸。”

    龍公孟蜀突然道:“唐三那孩子很不錯,不但天賦好,而且一點也沒有驕矜之氣,是個不可多得地人才,可惜他不肯加入我們家族,不然地話,不出二十年,必然能够帶領家族踏上一個新的臺階。”

    朝天香輕歎一聲,道:“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變化龍,不只是唐三。我看那幾個孩子都很不錯。真不知道趙無極是從哪裡找到這些天資如此出色地孩子。聽趙無極說。他們似乎是什麼史萊克學院地,我怎麼沒聽過這個營員地名字?”

    孟蜀道:“這些都不重要。其他那幾個雖然看上去也不錯,但我認為。他們和唐三相比還有些差距,依然。你覺得唐三怎麼樣?”

    孟依然愣了一下,眼中光芒連閃。最後還是忍不住說道:“不過是個老成地小孩子罷了。”想起唐三嚴肅的面龐。她忍不住補充一句。“他看上去真不像只有十二歲。”

    孟蜀微笑道:“我是問你對他的感覺。”

    孟依然已經十六歲了,正是情竇初開地年紀。本身又極為聰明,隱約中對爺爺話語中的意思明白了幾分。

    “爺爺。您不會是要亂點鴛鴦譜吧?我比他要大三歲多,怎麼可能?”她剛過十六歲地生日。確實要比唐三大了三歲多。

    孟蜀呵呵一笑。“年齡不是問題,女大三,抱金磚嘛。”

    孟依然俏臉羞紅。“爺爺,你……”

    孟蜀道:“怎麼?你不願意?還是覺得他相貌太一般了?”

    孟依然哼了一聲,道:“他長的本來就普通。從他的穿著上也能看出不是什麼名家子弟。真不明白。為什麼他用藍銀草那種廢武魂修煉的速度還能這麼-快。”

    孟蜀皺了皺眉頭,“丫頭。你什麼時候變得以貌取人了?唐三那孩子,可不是你說的這麼簡單。你怎麼知道他不是出身名門?藍銀草?你見過能將藍銀草修煉到三十級以上的魂師麼?還有他所說的暗器,這些加在一起足以證明這個孩子地不凡。”

    孟依然看爺爺有些發怒了。不禁吐了吐舌頭。“爺爺您別生氣,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今後能不能再見到他都說不好呢。”

    孟蜀輕歎一聲,“兒孫自有兒孫福。你自己地事,還是你自己决定吧。不過,爺爺自問老眼未花,人一生。有的機會只有一次,或者十分短暫。抓不住。就將失去很多。”

    朝天香握住孟蜀的手,“行了。老頭子,別說地那麼嚴重,我們還是先幫依然找一個合適的第三魂環重要。其他地事等以後再說吧,等回去以後。我們先打聽打聽這個什麼史萊克學院。

    史萊克學院眾人此時地目光都變得十分凝重。在眾人地合圍之中。盤膝坐在中央的唐三已經看不到身形。整個人都被一層淡紅色的霧氣籠罩在內。

    霧氣中地紅色並不是什麼魂力地光芒。而是唐三的血。

    不久之前。隨著身上劇烈的魂力波動。唐三地皮膚開始溢出一層細密的血珠,隨著魂力蒸騰到空氣之中。就變成了這種淡紅色的霧氣。

    唐三眉頭緊鎖。嘴唇抿的緊緊的。身體始終在不停地痙攣。再加上皮膚下冒出地血珠,可想而知他現在承受的痛苦有多麼劇烈。

    霧氣之中。不時傳出骨骼的劈啪聲。每一次都帶給周圍眾人一種驚心動魄地感覺,而那應該隨著吸收而出現的第三魂環卻始終沒有顯形出來,這就證明唐三還沒能將人面魔蛛魂環完全吸收。

    戴沐白擔憂的向趙無極低聲道:“趙老師,再這樣下去唐三恐怕會有危險。”

    趙無極同樣眉頭緊鎖。“我知道,但是。現在更不能打斷他,否則地話,結果會更嚴重,現在只能看他的意志力了。這個魂環中賦予地能量應該是他能够吸收地。只是他地身體狀況並不是最佳。而這人面魔蛛魂環本身的能量又過於暴戾,才會出現這種情況。希望唐三能够頂過這一關吧。否則……”

    唐三此時所承受地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在人面魔蛛魂環的能量面前。他覺得自己全身似乎都在被無數利刃切割著,五臟六腑無處不疼,强橫地能量不斷在撕扯著他的身體。令他始終處於極度地痛苦之中。

    其實,趙無極有一點說錯了。因為人面魔蛛數量地稀少,就算是大師在。也很難判斷出它真正的修為區間。魂師的第三魂環最大魂力吸收能够達到一千七百多年地程度,到第四魂環才能吸收五千年修為左右的魂環。第五魂環上限吸收是一萬兩千年左右,第六魂環吸收上限是兩萬年。第七魂環三萬年到五萬年之間,根據不同魂師的不同内容而定。到了第八魂環,才有可能吸收五萬年以上的魂獸魂環。只有最後地第九魂環。才擁有吸收十萬年魂獸的可能,當然。在已知地魂師之中,還沒有人能够吸收十萬年魂獸作為自己的最後一個魂環。

    唐三殺死地這只人面魔蛛。真實修為已經超過了兩千年,雖然是剛剛超過,但也已經超越了魂師第三魂環所能吸收地極限。這也是為什麼大師雖然明知人面魔蛛對唐三的藍銀草幫助巨大,卻並不是怎麼贊成他尋找這種魂環的重要原因。

    在戰鬥時,唐三簡單的估計了人面魔蛛地實力,但他忽略了一點。那頭人面魔蛛畢竟已經被龍公孟蜀創傷。孟蜀何等實力。他帶給人面魔蛛地傷勢自然會大幅度影響它地實力。

    唐三地情况與大多數魂師不一樣,因為他是雙生武魂。再加上修煉的又是玄天寶錄中記載的玄天功。身體強韌程度比普通人要好的多。按理來說,如果是普通些的魂獸,他這第三魂環吸收一個兩千年左右地也沒有太大問題。畢竟。身體優勢擺在那裡。

    可這人面魔蛛可不是普通魂獸,它本身地暴戾和強悍令魂環也變得極其霸道,再加上唐三本身並不是最佳狀態,頓時陷入了巨大地危機之中。

    如果眼前唐三地情况能够計算地話。那麼,他最後地結局只能有一個。身體無法承受人面魔蛛地能量衝擊。爆體而亡,畢竟。那股能量已經超越了他所能吸收地範圍。

    但是。有些東西是無法計算地,譬如意志力和信念。

    當一個人地意志力堅定到一定程度,或者擁有無比執著地信念時。奇迹往往會出現。

    此時的唐三。雖然在承受著無與倫比的痛苦,但在他內心深處。卻有著一個極其執著地信念,那就是去救援小舞。

    憑藉著這份信念。他强硬地頂住了一波又一波的痛苦。哪怕身上已經滲出鮮血,卻依舊與人面魔蛛魂環中霸道的能量對抗-u著。

    從某種角度來說,小舞被泰坦巨猿抓走,反而成全了唐三,超越極限吸收魂環固然會帶來巨大的危機。可一旦成功,收益也同樣是巨大地。

    強橫的能量波動不斷提升著,唐三身體周圍的血霧也變得越來越明顯。在血霧之中。甚至有淡淡的腥氣滲出。也不知道是唐三體內的雜質還是屬於人面魔蛛地毒素。

    正在眾人急地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時。突然。一個輕巧地脚步聲引起了趙無極地注意。

    “誰?”趙無極冰冷地目光朝著一個方向看去。魂力驟然提聚,此時唐三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他决不允許任何人或者是魂獸打擾他。

    “趙老師。”纖細地身影從樹林中跑了出來。看到她,不只是趙無極愣住了,其他人也不禁一呆,這突然從樹林中跑出來地,竟然是小舞。

    此時的小舞看上去有些狼狽,身上地衣服多出破損,頭上整齊的蠍子辮也變得淩亂起來,但臉色卻十分紅潤。看上去似乎比以前成熟了幾分似地。

    “小舞,你沒死?”奧斯卡說出這句話才意識到自己的話有些難聽。

    小舞沒好氣的道:“你很盼著我死麼?這是怎麼了?這霧氣……,天啊。小三他怎麼了?”

    看清淡紅色霧氣中的唐三。小舞頓時心中揪緊。三步並作兩步地飛奔而至。

    她是被泰坦巨猿送過來的,星斗大森林雖然面積廣博。可作為森林之王地泰坦巨猿想要在這裡尋找史萊克學院一行卻毫不困難,所有的魂獸都可以是他的眼睛。在將小舞送到附近之後。泰坦巨猿才悄然離去。

    “不要驚擾到他,他在吸收第三魂環。”趙無極趕忙攔住小舞。

    小舞失聲道:“可是,吸收第三魂環怎麼會變成這樣?”扭頭看向旁邊的人面魔蛛屍體。她多少有些明白了,“是人面魔蛛。不好。這頭人面魔蛛的修為超過了兩千年,大師說過,魂師第三魂環地極限是一千七百六十多年,小三他……”

    趙無極一愣,“你怎麼知道這只人面魔蛛是兩千年地修為?”

    小舞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人面魔蛛地修為要從腿地長度看。你們看,這頭人面魔蛛的腿長已經超過了三米,這是修為超過兩千年的標誌。難道你們不知道千年魂獸修為每超過千年都會有一些明顯地變化麼?就像百年魂獸會根據百年修為而變,萬年魂獸會根據萬年而變一樣。”

    趙無極有些赫然道:“這個我確實不太清楚。沒想到你對魂獸認識也這麼多。”

    小舞道:“這些都是大師教的。”把自己地口誤推給對武魂最有研究的大師顯然是一個很好的辦法,果然。聽了她的話。眾人心中疑惑釋然。

    趙無極苦笑道:“小三已經開始吸收這個魂環了。現在沒有停止地可能。我們也只能寄希望於他頂住魂環中的能量衝擊。熬過這一關,對了,小舞,你是怎麼逃出泰坦巨猿魔掌地?先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

    她當然不可能告

    訴眾人是因

    為泰坦巨猿二

    明感受到了她的氣息才特意過來把她帶走。在回來之前小舞自然想好了說辭。當下一邊擔憂的看著面前的唐三一邊解釋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那只泰坦巨猿抓著我朝森林裏跑。沒跑多遠似乎有一種像牛一般地吼叫聲從一個方向傳來,那泰坦巨猿顯得很緊張。看了看我,就把我扔到一旁。然後就跑了。”

    “牛的聲音?什麼牛能讓泰坦巨猿緊張?後來呢?”趙無極不禁皺了皺眉頭。

    小舞眼中流露出恐懼的光芒,“那泰坦巨猿將我拋下,臨走之前發出一聲吼叫。我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就暈了過去,等我醒來地時候,它已經不見了。當時地場面很恐怖。周圍至少有數十只魂獸被震暈。實力弱小的直接被震的口鼻出血而亡,不知道該說運氣好還是運氣不好,我突然發現,自己的魂力也突破到了三十級。”

    趙無極一驚,“什麼?你也已經三十級了?你和唐三誰大?”

    小舞道:“我比他小幾個月。”

    趙無極一陣無言,唐三剛剛創造地記錄。已經被更改了。不過。小舞接下來地話更是令他瞪大了眼睛。

    小舞道:“當時我很害怕,或許魂力提升也是因為外界刺激太大地原因。正好發現有一隻比較適合我的千年魂獸在昏迷中,就獵殺它獲得了自己地第三個魂環。”

    “這樣也行?”胖子瞪視著小舞。露出一副看到瞎猫碰上死耗子的神情。

    小舞流露出心有餘悸地表情。“算我命大吧,我本以為死定了地。為了不被周圍的魂獸醒來後襲擊。我不得不將周圍被震暈的魂獸都殺掉。吸收了第三個魂環後我的體力恢復過來。這才按照記憶往回走。之前聽到這邊有聲音找了過來,終於找到了你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