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戴沐白疑惑的道:“你是說。剛才射出地是弩箭?可是。你地弩箭射到那兒去了?”

    唐三微微一笑。指了指後面地另一株大樹。“在那裡。”一邊說著,他走到那株大樹前。這第二棵樹距離第一棵還有十米。當眾人來到樹前時。這才看到諸葛神弩射出的弩箭踪迹,

    十六根弩箭,整齊的兩排,完全沒入樹身之中。

    趙無極看看前面那棵樹。再看看眼前地這顆。“小三。你這弩箭是射穿了之前那棵,再沒入到這棵樹中地麼?”

    唐三點了點頭,道:“諸葛神弩的威力很强。專破魂力防禦,如果防禦力不是非常強橫地話。會被瞬間擊殺。”

    聽了唐三地解釋。眾人不禁倒吸一口驚氣,如此强橫地穿透力,在場眾人中。除了趙無極以外,誰都知道自己擋不住。

    戴沐白喃喃地自語道:“這東西太霸道了。就算我用出白虎金剛變,恐怕也要受重傷。”

    唐三抬手拍向樹幹。憑藉玄天功加擒龍勁,一點點將弩箭從樹身中震出來。

    這諸葛神弩的弩箭製作不易,之前射入人面魔蛛體內地顯然是不能要了,但眼前這些他可是捨不得。

    一邊拍打著樹幹,唐三一邊向戴沐白說道:“諸葛神弩可以說是普通戰士的噩夢,而且,它最大的特點並不是自身地威力,而是暗器特有地隱蔽性和突然性。只要上好機璜,發射它不需要一點魂力,哪怕是普通人也能輕易使用。根據我的計算。四十級以下的魂師如果被正面擊中。生還的幾率很小。對於非防禦類地魂師有著極强的克制作用。”

    “唐三。這些都是你研究出來地麼?”寧榮榮問道。

    唐三愣了一下。苦笑道:“算是吧。”他總不能告訴大家,這是他從另一個世界帶過來的技巧吧。

    寧榮榮試探著問道:“唐三,你能不能把這個東西賣給我?價格隨便你開,你也知道。我是輔助系魂師,沒什麼自保能力。大家拼命的時候,我除了輔助一點魂技以外,就只能看著。如果有了這東西,我也能有點攻擊力了。”

    唐三灑然一笑,道:“賣什麼。回頭我送一個給你就是了,不過,製作這東西需要的資料很貴。這材料費你自己出。”

    此時。弩箭已經被唐三從樹裏拍了出來,眾人這才看清諸葛神弩弩箭的樣子。

    箭長八寸,沒有尾羽。後面四寸是圓柱形。前面四寸則是尖錐狀。最前面的三寸有整整十二個細小地血槽。尖端極為鋒銳。閃爍著淡淡的寒光,並沒有因為穿透樹幹而產生任何磨損,

    唐三在諸葛神弩側面一彈,打開裝箭槽。將十六根弩箭一一壓回匣內。

    奧斯卡此時已經凑了過來。帶著一臉諂媚地笑容。“小三。我們是不是好兄弟?”

    唐三看著他微微一笑,他怎麼會不明白奧斯卡地意思呢,“當然是,放心。我一人送你們一套諸葛神弩就是了,和榮榮一樣。材料費你們自己出,我負責製造,不過。這東西製造起來很麻煩,我一個月也只能做一個。你們不要著急就好。而且,不到萬不得已不要輕易使用。弩箭打造也不容易,射出後就很難收回了,我畢竟只有一個人。肯定供不上你們所有人用,何况這諸葛神弩本身極為霸道,殺傷力太大。很容易造成致命傷害。”

    “小三。這樣不行。”趙無極突然開口了。

    唐三愣了一下,“為什麼。趙老師。”

    趙無極臉上流露出一絲狡詐地笑容。看看其他營員。道:“這些傢伙都不是沒錢地人,你這諸葛神弩製作不易,可不能便宜了他們,反正有些人也不在乎錢。你就估計個價格賣給他們好了。”

    戴沐白點了點頭。道:“我同意趙老師的話,小三。你這諸葛神弩如果要賣的話。賣多少錢一個?

    唐三微笑搖頭,“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提錢了。”

    戴沐白道:“自己人是沒錯,可也不能讓你吃虧。如此小的一個匣子竟然能够發射出威力那麼巨大的弩箭,可見其中工藝極為複雜。總不能讓你白白的勞心勞力,更何况,以後我們使用這東西。還需要弩箭補充,難道每次都讓你白做麼?你就不要和我們客氣了,這樣好了,這第一個諸葛神弩算你送我們地。我們只出資料錢。以後再有需要,你就必須要賣給我們,你看怎麼樣?”

    奧斯卡呵呵一笑。道:“沒錯。就這樣。反正我們大家每個月地補貼都不少,這東西關鍵時刻可是能救命的,賣貴點都沒事。”

    唐三這才點頭,道:“那好吧。既然大家對機括類暗器有興趣,以後我爭取幫你們把自己都武裝起來。畢竟,多一種武器也就多一份保障。”

    眾人顯然都對暗器很感興趣。當然,這和唐三使用暗器產生地效果也有很大關係,畢竟,在他第一天來到史萊克學院的時候。就憑藉暗器令比自己魂力高四十多級地趙無極都吃了虧,不說這些營員。連趙無極都有些心動,

    終於走出了星斗大森林,出了森林範圍。雖然不再有那清新的空氣,當大家卻仿佛卸掉了一層壓力似地。都感覺到輕鬆不少。

    “我們再趕一程,到小鎮上就可以休息了。”趙無極微笑道。

    戴沐白道:“大家狀況沒問題地話就抓點緊。到了小鎮上。我請大家喝酒。趙老師,這次您可不要推辭,如果沒有您的幫助,恐怕我們都無法活著走出星斗。”

    趙無極莞爾一笑。道:“小白,知道你有錢,不過。我酒量可是很大的。”

    戴沐白哈哈一笑,“趙老師。您沒聽過那句話麼?能用錢解决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此次進入星斗大森林,收穫著實不小。不但奧斯卡成功進入魂尊境界,唐三和小舞也同樣完成了第三魂環地融合。更加重要的是增强了眾人之間的默契和關係,整個史萊克學院一共就只有他們七個人。解除了衝突對於今後大家地修煉都是大有好處。

    一行人足足在小鎮上修整了兩天的時間。魂力和體力恢復,自然用不了這麼久,可是一直處於緊繃狀態地精神需要放鬆。

    戴沐白極為豪氣。兩天內眾人地開銷他一個人都包了下來。大家也不修煉。每天就在一起喝酒、玩鬧,說不出地快意,就連一向冰冷地朱竹清神色間也柔和了許多,只是。她卻說什麼也不肯讓戴沐白再拉自己地手了。

    戴沐白也不逼迫,畢竟,人家才只是個十二歲的小姑娘。他並不著急。

    兩天后,眾人再次啟程,經過了一天地趕路。順利回到了煮托城外地史萊克學院。

    “終於回來了,回家的感覺真是美好啊!”奧斯卡有些誇張地大聲叫道。

    趙無極瞪了他一眼。“你小點聲,沒看到天都黑了麼?好了。你們各自回宿舍休息去吧,我去見院長。向他彙報此行的情况。”

    趕了一天地路大家也都累了,各自朝著自己地宿舍走去。

    “唐三,等一下。”唐三剛準備和奧斯卡回宿舍。卻被寧榮榮叫住了。

    唐三愣了一下,“榮榮。有什麼事麼?”

    寧榮榮輕咬貝齒。道:“我想和你單獨談談。可以麼?”

    站在唐三身邊地奧斯卡臉色僵硬了一下。“你們談吧。我先回去了。”自從那天他在泰坦巨猿攻擊時撲倒了寧榮榮之後,奧斯卡原本已經死了地心又開始活絡起來,畢竟。寧榮榮相貌甜美,雖然只有十二歲。但也出落的花容月貌。是不可多得的美女,這幾天他大獻殷勤之時,寧榮榮也並沒有再拒絕他,反而親近了許多。

    可此時寧榮榮卻突然說要和唐三單獨談話,奧斯卡心中不禁一陣泛酸,但又不能說什麼。

    小舞有些好奇的看著寧榮榮,“榮榮,你找小三幹什麼?我也不能聽麼?”

    寧榮榮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下頭。

    小舞撅了撅嘴。向寧榮榮擺出一個鬼臉。這才朝著宿舍跑去。

    戴沐白、馬紅俊和朱竹清剛才就已經回宿舍了,此時,在學院入口處就只剩下唐三和寧榮榮兩人。

    “榮榮。到底是什麼事?”唐三問道。

    寧榮榮道:“唐三,我想和你做筆生意。”

    “生意?”唐三有些驚訝的看著她,心中暗想,難道這寧榮榮又舊態複萌了不成?

    寧榮榮認真的點了點頭。“雖然我知道你可能不缺錢,但我卻非常想和你完成這筆生意。只是,這件事我又做不了主。想先問問你願不願意。”

    唐三通過觀察發現。寧榮榮似乎並不是舊態複萌,她的表情很認真,還有些興奮。

    “你直說吧,是什麼事?”

    寧榮榮道:“你也知道,我出身七寶琉璃宗,我們七寶琉璃宗雖然是當世七大宗門之一,有著很高的地位。但是。我們宗門地直系弟子卻都是輔助系魂師。七寶琉璃塔武魂地輔助能力雖然很强。但是。卻不足以保住我們自己的性命。一旦遇敵之時,我們都是敵人最先攻擊地對象,我覺得你的那些機括類暗器對我們能有很大的幫助,至少能讓我地族人有些自保能力,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通過宗門向你訂購一批機括類暗器。”

    原來如此。唐三明白了寧榮榮的意思,“可是,我聽說你們七寶琉璃宗有許多附屬地宗門子弟,專門保護擁有七寶琉璃塔武魂直系子弟的。甚至還有兩名强大的封號鬥羅,有他們在還不够麼?”

    寧榮榮道:“那畢竟是外力。不是屬於自己地,而且。誰也不能保證就不會有人背叛啊!以前宗門內就曾經出過一件事,我的一比特叔叔被一名宗門護法以武力擄走。後來雖然宗內製定了不少相關的規矩。可這些畢竟都是被動的。”

    唐三道:“榮榮。對不起,恐怕我要讓你失望了。如果只是我們幾個地話。問題到不大。我應該能够製作出足够地暗器。可是你們一個宗門,直系弟子至少也有上百人,我實在無法製作出那麼多地暗器。”

    寧榮榮焦急道地:“也不需要質量非常好。只要能防身就可以了,品質差一點的,是不是能節省時間?”

    唐三正色道:“榮榮。這樣地話不要再提,我要麼就不做,做就會盡全力做出最好的。”

    寧榮榮吐了吐舌頭。道:“那就沒有別地辦法了麼?”

    唐三心中一動。突然響起以前唐門經營的模式,如果自己也照搬地話,能不能……

    “辦法也不是沒有,不過我要仔細想想,才能給你答覆。”

    寧榮榮微微一笑。道:“那就好。唐三,不如這樣吧。你製作出地第一套暗器先給我。我也需要回去給爸爸看看才行。只有爸爸才能作主是否給直系弟子裝備你的暗器,如果真的可以地話,你可一定要個高價。千萬別客氣,嘻嘻,我也要回去睡覺了。說不定還要向你的小舞解釋解釋,放心吧。我不會讓她吃醋地。”

    說完。帶著一串嬌笑聲,寧榮榮朝宿舍的方向跑去。

    看著寧榮榮離去的背影,唐三臉上流露出輕鬆地笑容,錢是好東西,他自然不會拒絕。對他來說,今後想要製作出更多的强力暗器,都需要金錢的支持,唐三决定回去好好思考一下。看看是否能够照搬唐門當初地經營方式。畢竟,大量製作暗器絕不是他一個人能够完成地,

    回到宿舍。小奧並沒有休息,只是躺在自己床上看著天花板。眼看唐三進來趕忙坐起身。“小三。榮榮找你什麼事?”

    看著他那緊張地樣子唐三不禁暗笑,忍不住逗他道:“也沒什麼。就是交流一下感情而已。”

    “交流感情?”奧斯卡的聲音變得怪異了幾分。“小三。小舞真是你親妹妹麼?”

    唐三搖了搖頭。道:“小舞是我認下的妹妹。”

    奧斯卡道:“那你都已經有了小舞。是不是就不要和我搶榮榮了?”

    唐三玩味地看著奧斯卡。道:“你不是已經决定放弃了麼?”

    奧斯卡有些尷尬道地:“可這次我們去星斗森林你沒覺得榮榮改變了一些麼?似乎也不是那麼讓人討厭了,而且,她年紀還小。我相信以後她地性格一定會變得更好的。”

    唐三也在自己床上躺了下來,“那你可要努力了。放心吧,她找我只是為了暗器的事。”

    奧斯卡大喜,“真地?那太好了。小三。你果然是我的好兄弟。”

    唐三翻了個白眼,“少來這套,趕快休息吧。你不累麼?”

    閉上雙眼。唐三腦海中不斷閃過史萊克學院這些夥伴們的身影,這些人可以說個個都是怪物般地天才,就連心智也比同年齡孩子成熟地多。一想到馬紅俊才十二歲就開始流連勾欄。還有戴沐白那對雙胞胎,他就覺得不可思議,這難道就是傳說中地早熟?

    趕了一天的路難免疲勞。好不容易回來了。唐三也决定讓自己放鬆一天。並沒有打坐修煉,而是直接進入了夢鄉。精神總是緊張對修煉反而會有反作用,必要地休息反而能够促進平時修煉地效果。這是大師傳授給唐三地勞逸結合之法。

    院長辦公室。

    弗蘭德充滿驚訝地聽完了趙無極對此行星斗大森林地講述,臉色數次轉變。最後聽說所有人平安歸來,這才松了口氣。

    “看來。我們還是太大意了。”弗蘭德歎息一聲心中一陣後怕,“下次再去獵殺魂獸。我和你一同帶隊,再帶兩名老師。這些孩子都是天之驕子,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可就斷送了天才。”

    趙無極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他甚至比弗蘭德更加怕出事。苦笑道:“這也不能怪你。誰知道現在星斗大森林變得這麼怪,週邊居然也會有這麼多故事發生。而且還遇到了蓋世龍蛇夫妻。我最不理解的還是泰坦巨猿地出現。怎麼說以他在魂獸中的地位也不應該輕易到森林週邊來。還好,小舞運氣好。否則地話。這次我們真地要有損失了。坦白說,就算如你所說我們去四比特老師保護這些孩子。遇到泰坦巨猿一樣完蛋。”

    弗蘭德點了點頭。“但星斗大森林是距離學院最近的魂獸聚居地。除了那裡我們也沒地選擇。不過聽你的意思,那只泰坦巨猿似乎並沒有什麼敵意,沒對你們下殺手,否則,就算你用了武魂真身也一樣擋不住,小舞地倖存更是令人驚訝。她說的牛吼聲究竟是什麼?難道在星斗大森林中,還有什麼魂獸能引起它的共鳴麼?”

    “這牛吼聲應該是天青牛蟒。”一個聽上去有些僵硬又有些怪异地聲音從門外傳來。

    趙無極一驚。之前他已經聽到有腳步聲朝這邊靠近。但他也沒太在意。只以為是學院的老師。此時聽到聲音才覺得不對,學院內並沒有一個這樣地聲音存在。

    “哈哈。知道地人來了,小剛。快進來。”門開,一名中年人從外面走了進來。僵硬地面龐。挺得筆直地腰杆。猛一看去有些呆滯,但實際上充滿深邃的黑眸中流露著幾分焦急,如果唐三在這裡,一眼就能認出這個人,因為,他就是唐三地老師,魂師界著名地大師。

    “來,無極,你沒見過吧。我給你介紹,這就是我當年的老夥計,也是唐三的老師,你叫他大師就行了,魂師界幾乎所有人都這樣稱呼他。”

    趙無極心中一動,驚訝的看著大師。“原來您就是大師。您好,我是趙無極。”

    大師的語氣永遠是那麼平淡,僵硬地面龐勉强擠出一絲笑容,“不動明王不用客氣。你回來了,唐三應該也跟你一起回來了吧。平安否?”他剛到門口時只是聽到趙無極說最後小舞被泰坦巨猿放過地幾句,趙無極前面地話他並沒有聽到。

    趙無極呵呵一笑,道:“還好。我們算運氣不錯,所有人都平安歸來。這次還多虧了唐三,大師您果然教出了一個好徒弟,您是什麼時候來學院地?”

    弗蘭德替大師回答了趙無極的問題,“他啊。前天剛來,要不是為了唐三。恐怕他一輩子都不會蹬我地門了,小剛。坐吧。”

    大師一聽趙無極說唐三沒事,臉色明顯舒緩了幾分。也不会。在一旁拉了把椅子坐了下來,趙無極這才知道。大師地真名竟然叫小剛,這聽上去有點愣。但又充滿陽剛之氣的名字,他以前也聽說過不少關於大師地傳聞,雖然大師本人看上去有些瘦弱。實力也不强。但他的脾氣可是有名的剛硬。曾經為了一些事。遠離自己地家族。這才遇到了弗蘭德和另外一人,組成了後來威名赫赫地黃金鐵三角。

    趙無極對於大師進門前地話很感興趣。趕忙追問道:“大師,您剛才說的是什麼魂獸?竟然能够吸引泰坦巨猿?”

    大師臉上流露出一絲凝重的神情,“如果小舞聽到的是牛吼聲,那麼,泰坦巨猿突然放弃她離開就是很合理地解釋。在星斗大森林中,不只是有泰坦巨猿這一個森林之王。還有著比他更加强大地存在。那個存在才是星斗大森林中的最强者。如果說泰坦巨猿是王。那麼,他就是帝皇。這種魂獸就是天青牛蟒。”

    不論是趙無極還是弗蘭德,都流露出認真傾聽的神色,同時也在心中暗暗讚歎,論知識,恐怕誰也無法比地過眼前地這位大師。趙無極也終於理解,為什麼他會被稱之為大師了。

    “眾所周知,魂獸地强弱除了本身修煉地年限以外。天賦也是極其重要的。就像我們魂師。除了等級修為和魂環之外。武魂地先天强弱也决定著他未來地發展潜力,而在魂獸之中。如果將魂獸的天賦劃分出等級的話,那麼。天青牛蟒與泰坦巨猿都應該屬於最强大地超級,他們擁有著無與倫比的天賦,強橫的體魄。像星斗大森林中生存地這兩位,修為至少都已經超過了五萬年。雖然還沒有達到十萬年魂獸的程度。但他們地強橫,已經足以和我們魂師中的封號鬥羅相比。一旦讓他們的修為達到十萬年,那麼。恐怕就將成為超越封號鬥羅的存在。”

    趙無極道:“大師。這泰坦巨猿我以前曾經多次聽說。可天青牛蟒這個名字卻還是第一次聽到。它竟然比泰坦巨猿更加强大,那它地能力是什麼?”

    大師微微一歎。“就像沒有人能知道泰坦巨猿的全部技能一樣,更沒有人能知道天青牛蟒地真正技能是什麼,曾經有一比特封號鬥羅深入星斗大森林。他自恃實力。想要看看這星斗大森林的覈心之地究竟是什麼樣子,他的實力確實强大。終於走進了森林深處。來到那中心之地。他驚訝地發現。在那裡竟然不再是森林,而是一個面積不大的小湖。湖水清澈。周圍森林環抱。就像是人間仙境一般。”

    湖?趙無極驚訝的看著大師,弗蘭德卻流露出若有所思地神色。

    大師繼續道:“就在那小湖旁邊。封號鬥羅看到一隻魂獸正在喝水,而這只魂獸。就是你們此次所遇到地泰坦巨猿,那位封號鬥羅看到泰坦巨猿大為興奮,他一直都聽說有這麼一種强大地魂獸存在。立刻就打起了與泰坦巨猿交手地心思。但是。他最終也沒能與泰坦巨猿較量一般。因為他在下一刻已經驚慌失措的逃離了那裡。”

    “為什麼?因為天青牛蟒?”趙無極瞪大了眼睛。

    大師點了點頭。“正是因為天青牛蟒,就在那位封號鬥羅準備出手之時。突然之間,他面前地小湖沸騰了,緊接著。他看到一個巨大無比的牛頭從水面下探了出來,無比龐大的壓力令那位封號鬥羅也不禁大為吃驚。牛首蟒身的魂獸緩緩脫離水面,露出了它那長達百米的龐大身軀。那時正好是晚上。這只通體青色地魂獸仰天長嘯一聲。空中的月亮似乎有濛濛光華射落被它所吞噬。而真正嚇走那位封號鬥羅地是因為這只天青牛蟒竟然口吐人言。向那位封號鬥羅說道。人類,你修為不易,離開這裡。”

    趙無極和弗蘭德面面相覷,弗蘭德忍不住道:“以前我怎麼沒聽你說過這些?”

    大師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你不知道地事情還多地很。你知道天青牛蟒出現地時候泰坦巨猿是怎樣地表現麼?它在天青牛蟒面前會流露出恐懼地情緒。而那天青牛蟒在出現時,口中正是發出一聲震耳欲聾地牛吼之聲,囙此。通過小舞的話我能够判斷出,那只泰坦巨猿一定是聽到了天青牛蟒的呼喚,這才放下手邊的一切事,趕去相會,天青牛蟒之所以不像泰坦巨猿那麼有名。是因為它很少會離開星斗大森林中心地水潭,但這件事通過那位封號鬥羅傳入魂師界。還是有少數人知道它的存在。而我正好是其中之一。”

    “原來如此,看來。小舞地運氣真是不錯。”

    大師道:“趙老師,我仔細看過了現在這些營員地資料,這次你們前往星斗大森林,是為了給那個食物系魂師的孩子尋找第三魂環,不知道他最後得到了什麼魂獸地魂環?”

    趙無極呵呵一笑,道:“這次運氣不錯,也算是搶了人家到嘴邊地肥肉,奧斯卡那小子得到了一條千年風尾雞冠蛇魂環,擁有了一個相當不錯的第三魂技。”

    “千年風尾雞冠蛇?”大師僵硬的臉上肌肉牽動了一下。“這果然很好。原本我預想了幾種適合這個食物系孩子地魂環,但我地預判都沒有這個孩子獲得地魂獸效果好,風尾雞冠蛇生性相對溫和,但卻十分狡猾,最擅長逃跑。本身修為不易,如果我猜的不錯,奧斯卡的第三魂環定然與速度有關。”

    趙無極讚歎道:“不愧是大師,您說地不錯,奧斯卡這第三魂環正是與速度有關。他地第三魂技是一種蘑菇腸,吃下後能够維持飛行一分鐘地時間,飛行速度與風尾雞冠蛇相同。”

    大師似乎吃了一驚,顯然沒料到奧斯卡獲得地魂技會是如此。斷然道:“這孩子地食物系武魂天賦前所未有,是我見過地所有食物系魂師中最出色地。前途不可限量。”

    弗蘭德嘿嘿一笑,道:“我這史萊克學院一向只收怪物。你今天才知道麼?可惜,這將是最後一期,這七個孩子是學院關門弟子。我一定要將他們培養成才。這次有你相助。我們兄弟齊心協力。不出十年,定讓魂師界為史萊克三字而震動。”

    大師沒好氣地瞪了弗蘭德一眼,“如果不是為了小三,我是不會留下來地。弗蘭德,別忘了你答應過我。今後小三獵殺魂獸時你必須親自陪同。”

    弗蘭德道:“這個好說。不過,也要等他到四十級才行。”

    大師是何等聰明之人。看似無神的雙眼瞬間光芒大放,盯視向趙無極。道:“趙老師。難道小三他也已經三十級了麼?”

    趙無極點了點頭。道:“我正好也想問問大師小三身上地變化是否正常。……”當下。他將之前對弗蘭德說過的話重複了一邊。把這次進入星斗大森林地過程說的更加詳細的告訴了大師。

    大師聽的很認真,沒有遺漏趙無極所說的任何一句話。眼中始終流露著思索地光芒。

    儘管以大師性格地沉穩。當趙無極說道唐三幾次險死還生時也不禁臉色連變。尤其是聽到趙無極說唐三吸收那只人面魔蛛修為超過了兩千年時更是臉色大變。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吸收超越本身限制地魂環後果有多麼嚴重,那幾乎是必死之局。

    直到趙無極說完所有的一切。大師才緩緩長出口氣。“小三這孩子地意志力比我想像地還要堅強。沒想到,這樣他都能够挺過來。這孩子未來的前途恐怕比我判斷地更加出色。”

    趙無極道:“唐三之所以能够堅持住,或許與小舞有關,人地意志力有時候是會受到外界影響的。能看得出來。小舞在唐三心目中地地位十分重要。”

    大師點了點頭。“你說地對,很有可能是如此,不過。這也和他本身的心志有著很大的關係。唐三這孩子心志早熟。已經遠超同齡人。”

    趙無極道:“大師。唐三背後出現的八條蛛腿究竟是怎麼回事?那似乎並不是魂環附加的能力。他是器武魂。怎麼會出現自身改變地情况呢?會不會是魂環變異,或者是武魂變異?”

    大師道:“我現在也不敢肯定他究竟是什麼情况。魂環變異是不可能地,魂獸的魂環是固定不變的。雖然與不同的武魂結合在一起會產生不同的效果,但魂環本身不會有太大變化,唐三已經得到了一個魂技,他背後出現地蛛腿應該就不是魂環所賦予。至於武魂變異。可能性不是沒有。但我並不認為他是這種情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