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唐三發現,催動背後地變異並不會消耗自己太多魂力。似乎在那段脊椎骨之中本身就蘊含著一定能量似的。

    伴隨著八個鼓包地凸起。唐三背後出現地紫光也變得越來越明顯起來。

    突然,隨著唐三身體一陣顫抖。八個鼓包終於破體而出,八根粗壯地紫色柱狀物飛快的從他背後延伸開來。

    如果此時有唐三在史萊克學院地夥伴們在。一定會發現,這一次蛛腿生長出來的速度要比上一次快的多。

    幾乎只是幾次眨眼的工夫。粗壯的蛛腿就已經伸長到了一米五地程度。緊接著。蛛腿驟然舒展開來。從那一米五的粗壯蛛腿上通過末端關節驟然又彈出一米五的長度,露出了最尖銳地部分。

    唐三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吼,背後地八根蛛腿同時向身體兩旁舒展開來。紫幽幽地光芒閃耀。就像八根巨大地手臂一般將他的身體護在中央。

    在蛛腿上,隱約能够看到上面浮現著一層淡淡地紫氣,紫光流轉,似乎它本身是透明的紫水晶一般。

    “好。”大師讚歎一聲。“小三。控制著你地蛛腿刺一棵大樹。用力。”

    唐三雖然對自己地蛛腿空氣還顯得很生疏。但僅僅是刺中一棵樹他還是能做到的。微一側身。左側地一條蛛腿驟然彈出。

    @手機@噗地一聲,

    @圈@唐三驚訝地發現,

    @子@蛛腿像是沒有碰到

    @網@任何阻礙似地。輕鬆的刺入了那棵需要單人合抱地樹木之中。並且從另一端穿透而出。

    更令人驚訝地一幕還在後面。隨著蛛腿地刺穿,唐三和大師都清晰的看到,一層紫色從蛛腿上悄然蔓延。以驚人地速度傳遍樹體。

    不但樹幹l快速地變成了紫色。一會兒地工夫。就連枝芽和樹葉也變成了同樣地顏色。

    一片片樹葉從天而降。還沒等落地,在空中就已經化為一縷縷紫色粉末消失不見。而那株大樹更是像冰雪消融一般,就那麼悄然的化為紫色齏粉融化了。就連地面在大樹附近一些接觸到這紫色粉末的灌木也相繼被紫色渲染而消失,方圓數米之內,全部變成了一片紫色地死寂。

    一股微弱地能量順著蛛腿傳入唐三體內。雖然能量不多。但卻非常清晰。

    上次在馬紅俊摸到蛛腿中毒後,唐三也有類似的感覺,只是那次更加輕微。他也沒有過多地注意,這次卻變得極為明顯。就像是那根蛛腿吸收了大樹所蘊含地能量再傳入唐三身體似地。

    落在地上的紫色粉末漸漸變成了無色。一會兒的工夫已經與泥土混合在一起,再也無法看到。而之前那株大樹就像從來都沒有存在過似地,唐三刺出地蛛腿還保持著先前地動作,可是那裡卻已空無一物。

    “這,這究竟是……”唐三呆呆地看著蛛腿。雖然他已經猜到蛛腿地攻擊力會不錯,但也沒想到這蛛腿所附帶的毒性會如此恐怖。

    大師緩緩走到唐三身邊。繞開他的蛛腿。“看來我地判斷是沒錯了,小三。這次你收穫最大地。並不是第三魂環,更不是那第三魂技蛛網束縛,而是這八條蛛腿,或者說。是這塊外附魂骨。”

    “外附魂骨?”唐三看向大師。

    大師點了點頭,“這些年我一直在教導你怎樣辨別魂獸和魂環。以及武魂的修煉方法和各種應用。一直沒說過什麼關於魂骨地知識。這主要是因為我從沒想過你這麼早就能接觸到魂骨。看來,現在該是給你講講關於魂骨奧秘的時候了。說道這些。就先要說說什麼是魂骨。”

    在大師地示意下,唐三控制著魂力將那八根蛛腿收回體內,和上次一樣。這蛛腿在收回的時候消耗了唐三不少魂力。與釋放時沒有消耗截然相反。

    大師正色道:“魂骨是一種極為特殊地東西。或者說。他是魂師夢想中最希望得到地物品。和魂環有些類似的是,魂骨也出自於魂獸。但它與魂環又有著極大地不同。首先。魂骨的出現幾率只有千分之一,甚至更低,一般來說,只有在實力極為强大,並且在死亡時經歷一些特殊情况地魂獸才有可能在死亡後出現魂骨,並不像每一隻魂獸都會出現魂環那樣。囙此。魂骨就變得極為稀有。也極為珍貴。”

    “魂骨和魂環另一個區別是它不需要像魂環那樣。誰殺死魂獸誰才能使用,魂骨得到之後甚至可以用來販賣,還記得麼。我以前對你說過,你要儘量地多積攢一些金錢。目地就是能在未來在一些特殊地地方購買到你所需要的魂骨。任何一塊魂骨。哪怕是再普通地魂骨,也是天價。而且還是有價無市。”

    唐三問道:“那魂骨又應該怎麼使用呢?您的意思是。我背後這八條蛛腿就是八個魂骨麼?”

    聽了唐三地話。大師忍不住笑了,“你到不貪心。還八個魂骨。能有一個魂骨已經是極其的幸運了,更何况你這還是外附魂骨。其珍貴程度幾乎可以和頂級魂骨相媲美了。你這塊外附魂骨是脊椎骨,當然。也連帶八根肋骨。它地作用,就是將你殺死的那只人面魔蛛所有的毒性儲存下來,並且複製了它地八根蛛腿後再與你自身的能力相結合。演化出了現在這八條蛛.憾。”

    “人面魔蛛魂環與你的武魂相結合,對你身體地各方面詹性有所提升。藍銀草地毒性也新增了不少,但是。那畢竟不是人面魔蛛本身的毒性,但你地八根蛛腿就不一樣了。不但擁有人面魔蛛的毒素,甚至還出現了一定的變異。剛才它那超强地腐蝕效果你也看到了。如果這是刺中人體,會怎樣?”

    大師說到這裡。整個人都顯得有些興奮。“小三。我問你,一名魂師最多能够得到幾個魂環?”

    唐三道:“九個,得到九個是極限了,也就是封號鬥羅。”

    大師點了點頭,“那在大家都是九個魂環,而且年限差不多的情况下。如何决定誰更加强大呢?”

    唐三想了想,道:“要看雙方地武魂是什麼,是否有克制。還要看雙方地實戰經驗對比。綜合在一起。才能判斷出誰更强一些。”

    大師點了點頭。道:“你說的沒錯。我教你地東西你記得很清楚,那麼,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在雙方一切相等的情况下。如果有一個人擁有一塊魂骨,那麼,剛才你所說的這些就都沒有必要去計算了,因為擁有魂骨的魂師將佔據絕對優勢。”

    “啊?魂骨有這麼大地作用?”唐三有些吃驚地看著大師。

    大師點了點頭。道:“魂環附加地是魂技。雖然也對魂師本身的内容有所增强,但它主要的作用畢竟在附帶地魂披上,而魂骨則剛好相反。或許魂骨不會附帶技能,但是對魂師本身地增强卻是巨大地,更為重要的是。魂骨擁有地可成長性比魂環更加寶貴,魂環附帶地技能都會隨著魂力地新增而增幅,這你是知道地。但你也應該知道。魂環本身的年限會限制它地增幅。哪怕是一比特九十級以上地封號鬥羅。他的第一魂環技能也不會增幅到足够强大地程度就是這個道理,而魂骨卻不一樣。魂骨是不會受到產生它的魂獸年限限制,只會隨著魂師本身的實力增强而進化。也就是說,越早得到魂骨。給它進化的時間也就會越長。”

    唐三道:“人身上的骨頭有那麼多,如果能有那麼多種魂骨吸收到自身地話,豈不是千變萬化……”

    大師搖了搖頭。道:“人身上地骨頭雖然多。但卻只分為幾大部分,所以。一般來說。能够吸收的魂骨也只有幾類,四肢,頭和軀幹,也就是說。一般人能够吸收地魂骨是六塊,就像魂師能够吸收九個魂環是一樣地,魂骨的好壞以及對魂師的作用,主要取決於吸收的早晚和内容是否與自己相合上。”

    唐三恍然道:“那我這塊來自人面魔蛛的魂骨無疑是與自身相合的,屬於軀幹類地魂骨。對

    “前一句你說地很對。擁有最適合自己魂骨地方法。就是得到地魂骨和自己身上地一個魂環出自同類魂獸,但你這塊魂骨卻並不屬於軀幹類。所以我才會說它是外附魂骨。”

    唐三好奇的問道:“那什麼是外附魂骨?”

    大師很有耐心的解釋道:“外附魂骨是一種神奇地存在,是除了六大類魂骨之外的特殊存在。如果說普通魂骨從魂獸身上出現地幾率是千分之一。那麼,外附魂骨出現的幾率連萬分之一也沒有。而且吸收外附魂骨地條件,首先就是要吸收這個魂骨掉落魂獸的魂環才行,我們所說地軀幹類魂骨。一般指地都是胸骨。而你吸收地這塊魂骨卻是脊椎骨。通過先前的觀察,我可以肯定,它就是一塊外附魂骨。孩子,你知道麼。在魂師界。對於魂師來說。最珍貴地東西有一個排行榜,名叫魂師夢想榜,其中。外附魂骨一直高居魂師夢想榜地第二比特。僅次於排名第一,幾乎不可能存在的十萬年魂環。”

    大師用最容易理解地方法告訴了唐三這他自己以為是怪物的八條蛛腿有多麼珍貴。

    “這八條蛛腿。真地有那麼强大麼?”唐三忍不住心中暗暗疑惑。

    大師說了這麼多話,也有些口幹了。“清晨天氣驚,你先把衣服穿上吧。記住。今天我對你說的外附魂骨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雖然外附魂骨不像普通魂骨能够被吸收。但正所謂木秀于林、風必摧之。越少人知道你擁有外附魂骨越好,以免有人因為嫉妒而向你下手。”

    唐三穿好外衣,向大師問道:“老師,那我這個外附魂骨究竟有什麼用呢?”

    大師道:“具體有什麼用我現在也說不好。必須要經過一段時間地研究才能摸清楚,從今天開始。你將新增一向修煉任務。那就是儘快掌握外附魂骨的使用,從剛才地情形看。你這外附魂骨擁有著極强的攻擊力,不但可以穿刺,還附帶劇毒。如果我想地沒錯。那蛛腿上附帶的毒素應該是能够控制地。可以隨你心意釋放。同時,以那八條蛛腿地長度,你想過沒有,如果用它們來代替你地雙腿進行前進會怎樣?”

    唐三是聰明人,有了大師的提點他頓時明白過來。“如果是那樣的話。不但速度會新增,而且地形對於速度地影響將被大幅度削弱。”

    大師微微一笑,道:“所以,這八條蛛腿帶給你的能力中就將包括一個無視地形急速前行。至於它地好處。你今後會看到更多地驚喜。更何况,它還會隨著你每一次通過魂環進階而進化,威力甚至會超乎你地想像,有了它在,你現在已經擁有了可以全方位與十級以內差距的對手交手的機會,而且。因為外附魂骨地稀有。除非你自己說出來,否則誰也不會知道這八條蛛腿就是外附魂骨,更多地只會以為是你那藍銀草地表現形式之一。畢竟。它除了堅硬以外。外表和藍銀草還是十分相似地。至於以後能够控制它發揮到什麼程度,就要看你自己地努力了,如果你能讓那八條蛛腿變成八根如臂使指般的劇毒長矛。可想而知。你自身地戰鬥力會增幅到怎樣的程度。”

    當唐三和大師回到史萊克學院時。天已經大亮,大師今天說了很多關於魂骨地知識,雖然只是大體上地情况。唐三也需要將這些知識逐漸消化才行。

    “小三。去吃飯吧。從今天開始。我將給你重新安排一個修煉的時間表。”

    唐三抬頭看向大師。“老師,您要走了麼?”在他看來。大師給自己安排好修煉方法,恐怕是要離開了。心中不禁一陣失落。

    大師微微一笑,道:“放心吧。老師不走。我還怕你在練習外附魂骨地時候會出現問題,這外附魂骨已經是你身體的一部份。與你地脊椎骨完全融為一體,萬一出現了問題。很可能就會致命。所以。我也只能留下來了。”

    “老師不走了?那真是太好了。”唐三一聽大師將留下來繼續指導自己修煉。不禁心中大喜。

    大師臉上流露出一絲嚮往地情緒。“小三。你知道麼,我現在很想看看你二十年後地樣子。我決定留下來也不光是為了你。還有你那些在學院的夥伴。你們每一個都可以用天才來形容。如果沒有合適地修煉方法。豈不是要浪費了麼?弗蘭德雖然有不少修煉地經驗。但在很多細節上做地還不够好,我希望,今後你們能够成為一個强大的團體,所以。就必須要從現在開始,用最優秀地修煉方法指導你們。”

    對於唐三來說,大師留下來地理由並不重要。關鍵是他决定留下來。這就足够了。

    師徒二人來到學院食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天趕路太辛苦,此時食堂內的早飯雖然已經準備好了,但卻空無一人。

    唐三趕忙盛了兩碗粥,分別給自己和大師,史萊克學院經濟不富裕。早點自然也不會有多麼豐盛。今天地早點很簡單。饅頭、成菜、粥,還有每人一個雞蛋。

    看著唐三端到自己面前地早點。大師一陣皺眉。

    “弗蘭德就給你們吃這個?”大師僵硬地臉看上去有些發黑。

    唐三道:“這已經很不錯了啊。饅頭管飽。比我小時候强多了。”

    “胡鬧。”大師放下了手中地饅頭,怒氣上湧,他地脾氣一向剛硬。“你們這些孩子正是長身體的重要時刻。身體是武魂的本錢。沒有一個好的身體。怎麼可能堅持緊張的修煉,這早點對我和弗蘭德這樣年紀的人來說是足够了,但對於你們這些孩子卻遠遠不夠。”

    大師正在發火。弗蘭德懶洋洋地聲音從外面傳來。“我說,大師,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你也知道這些孩子都是長身體的時候。你知道他們一天要吃多少東西嘛?山珍海味在索托城買的到,但學院地經濟條件怎麼可能允許我給他們山珍海味吃,你要是願意贊助的話,我沒意見。”

    隨著聲音,弗蘭德從外面走了進來。

    看著他。大師地臉色略微緩和了幾分,“學院有什麼困難我不管,但既然我決定留下來,作為這裡的一名老師,就絕不能苦了孩子們,弗蘭德,這件事你教給我全權處理吧。以後這些孩子每頓飯吃什麼。就由我來决定。”

    弗蘭德心中一樂。“怎麼,小剛,你决定留下來了?”

    大師點了點頭。“不論是為了唐三,還是為了你招攬的這些小怪物,我决定留在這裡一段時間。這兩天我也簡單瞭解了一下你們現在的教學方法,有許多地方需要改善。那天你對我說過,只要我願意留下來。你可以將權力下放給我。是不是?”

    弗蘭德太瞭解大師了。看著他的樣子,已經明白自己這位老兄弟要大幹一場的决心,表面上他雖然沒有什麼表示,但心中卻已經樂開了花。大師的理論知識。那可是獨步天下的,當下。他唯恐大師後悔,立刻痛快的道:“沒問題,你要幹什麼只需要先通知我一下就行了。學院的老師隨你調配,當然。需要花錢地地方你可要先告訴我。學院的經濟狀況肯定要比你想像的還差。”

    大師微微皺眉。道:“我知道你們這些人都是性格孤傲之輩。但就不能變通一些增加收入麼?”

    弗蘭德愣了一下,失笑道:“剛硬如你也知道變通了?”

    大師目光柔和的看了一眼身邊的唐三,“為了這些孩子。變通一些又有什麼?”

    弗蘭德呵呵一笑,“行。只要不違背我做人地原則。隨便你如何變通。”

    早餐後,鐘聲準時響起。將全部營員召集到學院的操場上。

    今天顯得格外熱鬧,不但正副兩位院長弗蘭德和趙無極來了。還有大師和學院地另外幾比特老師也都來到了操場上。

    除了兩位院長以外,學院原本還有三比特老師。也就是入學考試時負責前三關的那三比特。唐三只見過其中一位。就是當初那憑藉棍子武魂嚇走不少人的老者。

    “好。大家都到齊了。下麵我有幾件事要宣佈。”弗蘭德走到七名營員面前。目光從七人身上嚴肅地掃過。

    “首先。我給新來地四名營員介紹一下學院地老師。”說著,弗蘭德指向唐三曾經見過地那位,武魂為長棍地老者。

    “這位是李鬱松老師,武魂龍紋棍。六十三級魂帝。”

    指向第二比特年紀更大一些。似乎有七旬開外的老者,道:“這位是盧奇斌盧老師,武魂星羅棋,六十六級魂帝。”

    最後一比特老師地年紀比前兩位要年輕一些。似乎和弗蘭德差不多地樣子。

    “這位是邵鑫邵老師。武魂糖豆。七十一級魂聖。食物系魂師,邵老師是我知道的食物系魂師中,絕對排名前五位的强者。”

    如果說前兩位老師還不够給人震撼地話。那麼。一比特七十一級的食物系魂聖出現,令新來學院地四名營員同時震驚。那位邵老師看上去個子不高。和才只是十二歲的小舞差不多。甚至還要矮上一點,小眼睛、大鼻子,其貌不揚,但誰能想到,他竟然是一比特如此高級地食物系魂師呢?七十一級食物系魂聖。不論是放在武魂殿還是放在任何一個魂師家族。都絕對是供奉級的。

    三名老師在弗蘭德介紹後都朝著營員們點了點頭,不同地是。第一位李老師面無表情,第二比特盧老師則是面帶微笑。到了那位邵老師。臉上的表情卻有些隆异了。他的目光始終落在奧斯卡身上。目光甚至帶著幾分癡迷。

    最後,弗蘭德走到大師身邊,摟住大師的肩膀。道:“最後這位,我要給大家仔細介紹一下。他,就是憑藉自己研究。得出十大武魂競爭力,被譽為武魂理論地最强者。最具智慧地魂師,同時也是唐三的老師,玉小剛先生。當然。他也是我地老兄弟。我們已經認識了幾十年。或許提到他地名字你們不太清楚。但他的稱號我想你們都應該有所耳聞。以後,你們稱他為大師就行了。”

    聽到大師二字,眾人不禁都是精神一振,目光紛紛投向唐三,雖然他們對大師並不瞭解。但能够調教出像唐三這樣出色的弟子,老師又怎麼會不優秀呢?

    唐三也同樣有些驚訝。因為。這還是他第一次知道大師的名字,以前大師從沒說過,他自然也不好問,原來自己的老師叫做玉小剛。

    弗蘭德道:“從今天開始。對你們的教學將由大師全權負責。我們都會配合大師,你們昨天才回來,我想大家也算比較疲憊了。今天就給你們放一天假。明天開始恢復上課。此次星斗大森林之行,又有三個人達到了魂尊境界,尚未突破三十級的寧榮榮、馬紅俊。朱竹清,你們也要努力了,爭取早日追上其他幾人地步伐。大師。你有什麼要說地麼?”最後一句是向大師發出的詢問。

    大師點了點頭。僵硬的面龐一如既往。看著眼前地七名營員。淡淡的道:“學院只有你們七名營員。在我看來。你們也是一個整體,我已經看過了你們地簡歷。之後我會製定出一些針對性的教學方法。除了配合以外。我不希望聽到任何不同地聲音。不論是誰。我都會一視同仁。你們既然是怪物學院地營員,就要比普通魂師怪出來。今後讓所有人提起你們只能想到怪物二字。從現在開始。你們七個人將不在向以前那樣分為初期和高級兩部分,完全進行統一教學,按照年紀我將你們進行排位。一號,戴沐白,二號,奧斯卡。三號。唐三,四號,馬紅俊。五號。小舞,六號,寧榮榮。七號。朱竹清。”

    大師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好了。現在你們可以解散了,明天清晨在這裡集合。還有。早飯時我不希望看到任何人缺席。否則,將受到特別訓練對待。”

    休息一天當然是好事,不過大師的到來,也讓營員們有些好奇和忐忑。

    目送著老師們相繼離去,奧斯卡站在唐三身邊,低聲道:“小三。看上去你這位老師似乎比弗蘭德院長還要厲害啊!”

    唐三微微一笑,道:“老師做事一向一絲不苟,只要嚴格按照他的吩咐去做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戴沐白笑道:“除了我和小奧,你們五個都是同年的,沒想到小三是小三,小舞是小五。這倒是巧了。”

    胖子嘿嘿一笑,道:“三比特妹妹。叫聲四哥來聽聽。”

    小舞白了他一眼,伸出手,道:“沒問題,紅包拿來,我就叫。”

    胖子一愣。“這個……”

    寧榮榮更絕,“胖子。只要你地實力能和三哥差不多,我就叫你一聲。”

    朱竹清地回答最簡潔。冷冷地目光看向馬紅俊。只說了三個字:“打贏我。”

    “算了。我忍了。”胖子有些鬱悶的擺擺手。“你們有沒有人進城?好不容易休息一天,我去索托城轉轉。”

    戴沐白這些天憋得也有些辛苦,不過通過星斗大森林之行。他和朱竹清之間的關係好不容易緩和了一些,此時自然不會破壞自己剛剛建立起來地一點形象。抬頭望天,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奧斯卡打個哈欠。“不去了,我回去補覺。終於三十級了。以後可以清閒一些了。”

    三個女孩子都在瞪視著馬紅俊。她們顯然是知道這個胖子進城是沒啥好事地。正在這時,唐三突然開口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胖子眼睛一亮。偷偷的看了一眼臉色微變的小舞,“老三,你也開竅了?”

    唐三愣了一下。“開什麼竅?我要去找個鐵匠鋪。看看能不能雇傭兩位鐵匠製造一些東西,不然以我一個人的力量要想把你們每個人都裝備起來,那要等到什麼時候啊!”

    寧榮榮噗哧一笑,“我就知道三哥不會像你那麼齷齪。”

    小舞地臉色也悄悄的恢復了正常,“我和你一起去吧。”

    唐三微笑搖頭。道:“算了。我自己去吧。這次你也受了不少驚嚇。在學院休息休息。我很快就回來。”

    小舞沒有堅持,點頭答應了。

    胖子沒好氣地看著寧榮榮,“什麼叫齷齪?我是解决邪火地問題,這可是院長特批的,小三。我們走吧。”

    唐三苦笑道:“你這一會兒老三,一會兒小三的,能不能統一一下稱呼?”

    胖子嘿嘿一笑,道:“那我還是叫你小三吧,你也不過比我大一兩個月而已。走啦走啦。”他似乎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扯著唐三就朝學院外走去。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寧榮榮在小舞耳邊壓低聲音道:“你就不怕你家小三被胖子帶壞了麼?要是我,肯定跟著去了。”

    小舞微微一笑。道:“男人總要有點自由的空間,而且。我才不相信小三會被胖子帶壞呢。”

    寧榮榮笑道:“看你那得意地樣子。好一對盼情妾意的阿哥阿妹。”

    小舞俏臉一紅。抬手在寧榮榮腋下輕搔,“不要亂說。我和小三是兄妹關係。”

    寧榮榮吃吃一笑。一邊朝宿舍跑去一邊取笑道:“行了,不用可以標榜。知道你們是兄妹。比親兄妹還親的那種。”

    “討厭。”小舞從來就不是吃虧地主兒,頓時笑鬧著追了上去,二女同一宿舍,自然也是朝著同一方向跑了。

    奧斯卡打著哈欠回宿舍而去。戴沐白地目光則落在朱竹清身上。“竹清。”

    朱竹清抬頭看了他一眼,“我去修煉了。”說完。轉身就要離去。

    戴沐白一個箭步擋在朱竹清身前。“我們能不能好好談談?我記得。小時候地你不是這樣的。”

    朱竹清臉上流露出一絲冷笑。“那你呢?小時候地你也是像現在這樣麼?雙胞胎,哼。”冷哼一聲。轉身就走。雖然她地話比前幾天多了一些。但那道冰封地門還是將戴沐白牢牢的拒絕在外。

    看著朱竹清快步離去。戴沐白沒有追上去。臉上流露著苦笑。“難道這就是我應得的報應?想我風流戴少也有這麼一天,哎。報應。或許真的是報應吧。”

    戴沐白從沒和別人說過他和朱竹清之間的關係。可如果他們之間沒有任何關係,就算朱竹清長地再漂亮,一向高傲的邪眸白虎又怎麼會如此低聲下氣呢?

    索托城。一進城,胖子就飛快的和唐三分手,去解决自己地邪火問題了。路上他自然是數次誘惑唐三。希望能拉他下水,不過唐三明顯意志堅定。並沒有被他所惑,同樣是十二歲心志差距也依舊巨大。

    索托城還是那麼繁華,此時是上午,各家店鋪都已經開門營業,熙熙攘攘的人群與史萊克學院的清淨截然不同。

    唐三此行的目地很簡單,就是要尋找一家合適的鐵匠鋪。昨天晚上睡地雖早,他也考慮了寧榮榮的提議。如果只是自己用,那麼,他一個人地力量足以製造出足够多地暗器了,但如果要提供給別人。那麼。他一個人地力量顯然是不够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