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戴沐白倒在朱竹清身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整個人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

    小舞頭上的蠍子辮已經變得散亂,不斷滴落著汗水,紅唇嗡動。

    唐三扶著馬紅俊和奧斯卡的身體靠在他們自己的竹筐上,然後取出多餘的負重。此時的他,同樣是眼前一片朦朧。但是,意識中還有一些東西在支撐著他。

    對於其他人來說,懲罰,或者說是訓練已經結束。可對於他來說,還沒有。

    扶著放水桶的桌子,背負著十五公斤的重物,唐三勉强站起身,一步步朝著前方邁動。

    雖然不用再攙扶其他人,但此時他脚下的步伐已經完全踉蹌。

    “哥,我陪你。”小舞同樣扶著桌子站了起來,但是,她卻只邁出一步,整個人就已經撲倒在地。她的身體情况雖然比朱竹清好了不少,但之前他卻背著寧榮榮走了一段不短的距離,極限同樣來臨。

    “小三。我也陪你。”說話的是戴沐白,同樣背起自己的負重,戴沐白踉蹌的追到唐三身邊。兩人相互對視,蒼白的面龐上勉强擠出一絲看上去有些怪異的笑容。同時伸出自己的右手,在空中相握。

    下一刻,這在整個“懲罰”過程中承受最多的兩人已經同時摔倒在地面,步了其他同伴的後塵。

    史萊克七怪,七個人受罰,此時也躺下了七個。

    大師眼看著他們一個接一個倒下,卻始終未動。直到唐三和戴沐白最後同時昏倒後,他臉上才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不拋弃,不放弃,很好。很好。”

    弗蘭德帶著趙無極和其他幾比特老師悄然出現在大師身邊,“大師。你也很好。够狠。”

    大師沒有理會弗蘭德言語中的不滿,揮了揮手,“趕快帶他們過去吧。”

    包括大師在內,眾老師趕忙卸下孩子們身上的竹筐,抱著他們朝學院內而去。

    當唐三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在宿舍中。溫熱的感覺從四面八方傳入體內,那暖融融的舒適險些令他呻吟出聲。

    定了定神,唐三發現,自己**著的身體在一個大木桶中,木桶內滿是褐色液體,奧斯卡就在另一邊,還在木桶中沉沉的昏睡著。由於宿舍內多了這麼兩個大木桶,此時已經顯得擁擠不堪。

    隨手攪動身前地液體,不算太濃郁的藥味撲鼻而入。唐三鼻子動了動,心中頓時明白了幾分。

    來到這個世界後,他雖然沒有仔細研究過這個世界的藥物,但也大概知道一些,這個世界的藥材和他前一世有很多相像之處,此時這大桶內的液體應該是用一些藥材煮成的,而這些藥材地作用是以舒筋活血和固本培元為主。難怪在那樣的劇烈消耗之後,醒來時卻並沒有太多痛苦的感覺。只有雙腿略微酸痛,身體略微有些發軟。

    後來唐三才知道,大師為了維持桶內的水溫。每過一定時間就要給他們的桶內加入一些熱水。女孩子們是雇請的村裡的婦女幫忙添加的。

    木桶旁貼著一張紙條,上面留著大師的字迹。

    “醒來後到食堂吃飯。”看到吃飯二字,唐三頓時覺得肚子裏咕嚕一下,似乎想了一聲,饑餓感頓時湧起。

    從水中站起後,他才發現在兩個大木桶旁還擺放著另外兩個小一些地桶。裡面盛放著清水,顯然是給他們沖洗身體用的。清水可不是溫熱的,當唐三浸泡在其中的時候不禁機靈靈打了個寒戰,頓時覺得精神大爽,全身那種酸軟的感覺也漸漸消失了。

    匆匆洗淨身上的藥液,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唐三這才走出了宿舍。他驚訝的發現,外面居然已經是星斗漫天。寂靜的夜晚中。蟲鳴鳥叫間或響起,給人一種靜謐的感覺。

    用力伸展了一下自己地身體。全身骨骼發出一連串劈啪之聲,仿佛整個人都已經伸展開了似的。深吸兩口新鮮的空氣替換了體內的濁氣,大步朝著食堂走去。

    遠遠的,已經能够看到食堂的燈亮著,當唐三走進食堂地時候,發現一個人正坐在那裡大吃。

    聽到腳步聲,正在吃喝的這位回頭看向小三,正是戴沐白。魂力修為令他比唐三醒得更早。

    “小三,快來吃。味道還真不錯。”戴沐白地邪眸雙瞳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看到唐三,頓時一臉微笑。他們已經不止一次的同甘苦、共患難,那種惺惺相惜的感覺根本不需要用言語來表達什麼,彼此對視之間,已經能够感到對方的友誼。

    走到戴沐白身邊坐了下來,食堂的桌子上還有六份食物,顯然是給他和其他人準備的。桌子上同樣留有紙條,也是大師的字迹。

    “吃完飯,把餐具刷乾淨。房間內桶裏地水倒掉,清洗乾淨。不得睡覺,天亮前修煉魂力。清晨集合上課。”

    晚餐十分豐盛,一大碗香氣撲鼻地燉肉,足足五個雪白的大饅頭,還有一碗濃湯,一盤蔬菜和幾個水果。

    肚子地抗議令唐三來不及和戴沐白說話,立刻開始了大快朵頤,風捲殘雲一般將面前的食物一掃而光。

    爽,很爽,非常爽。在體力大量消耗之後,食物的補充似乎能令人感受到身體在飛速吸收其中養分似的。

    戴沐白在唐三大快朵頤的時候就已經吃完了,靠在桌子上看著他,眼看他已吃完,才說道:“小三,大師可够狠的,這可比以前弗蘭德院長還要猛。看大師留言的意思,恐怕以後我們的日子不好過了。以前大師都是這麼教你的?”

    唐三搖了搖頭,道:“老師以前教我的大都是一些理論知識,這樣的訓練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不過,昨天老師對我說過,作為一名魂師,身體是基礎。我能够承受住超越極限的人面魔蛛魂環魂力的衝擊,和身體狀態是分不開的。只有强健的身體,才能承受更多的魂力。可能就是因為這樣,老師才决定讓我們增强身體的基礎訓練吧。”

    戴沐白苦笑道:“這可不是增强那麼簡單。大師對我們的訓練完全是按照極限安排的。要不是我們身體素質好,這一次恐怕躺上幾天都起不來。不過那桶奇怪的液體似乎也有一定的作用。”

    “餓死啦,飯在哪裡?”一道身影風風火火的從外面跑了進來,也顧不上和唐三、戴沐白打招呼,直接就撲向了桌子上的食物。

    來的正是小舞,看著她那紅撲撲的小臉,唐三頓時流露出一絲微笑。顯然,小舞也已經從極度消耗之中恢復過來。

    小舞一邊吃著,也看到了桌子上的字條,同時向唐三比劃了幾個手勢,意思是等自己先吃完再說。

    從昏睡中清醒過來,吃過了飯,唐三此時覺得身體懶洋洋的一點都不想動,學著戴沐白的動作,也靠在桌子上,看著小舞毫無淑女形象的大吃著面前的食物。

    給女孩子的食物除了饅頭是兩個以外,其他的都和他們一樣。小舞的嘴雖然不大,可吃起東西來可不含糊,一會兒的工夫就已經將面前的食物吃的七七

    第四個來到食堂的,並不是另一個達到三十級以上的奧斯卡,而是朱竹清。

    朱竹清走進來的時候,臉上神色很平靜,直到看見戴沐白,才有些故意似的板起幾分面孔,但從她的眼中,唐三明顯沒有看到任何排斥的情緒。

    朱竹清吃東西的動作就要比小舞優雅多了,細嚼慢嚥,每一個動作看上去都是那麼優美,在優美的動作背後,是速度。要不是眼看著她面前的食物飛速减少,唐三真的很難相信以她這種看上去慢悠悠的動作居然能够吃的這麼快。

    “好舒服,吃飽了。”小舞毫不避諱的直接靠在唐三的肩膀上,“小三,你後來又跑了那兩圈麼?”

    唐三苦笑搖頭,“沒,你昏倒後,我和沐白也暈了過去。醒來時就已經在木桶的藥水中了。”

    小舞俏臉突然一紅,坐直身體,低聲道:“你也沒穿衣服麼?”

    唐三一愣,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小舞吐了吐舌頭,“我們宿舍裏留下的字條上寫著,不用驚慌,你們的衣服是村子裏的婦女幫忙脫的。到食堂吃飯。”

    唐三呵呵一笑,道:“小舞,你臉紅的樣子真可愛。像個蘋果。”一邊說著,他寵溺的捏了捏小舞的臉。小舞只是不滿的瞪了他一眼,但卻並沒有封锁他的動作。

    戴沐白道:“奧斯卡他們三個還沒起來,看樣子是累得慘了。我們回去修煉吧,還不知道明天大師會帶給我們怎樣的魔鬼訓練。”

    唐三點了點頭,就要去收拾自己的餐具,卻被小舞封锁了。

    “走吧,這刷鍋洗碗的可不是你們男人該幹的事情。交給我們好了。”

    唐三微微一笑,摸了摸小舞的頭,轉身就向外走去。

    戴沐白的目光落向朱竹清身上,朱竹清此時還沒吃完,但她卻騰出一隻手,將戴沐白之前用過的餐具摞在一起,嘴上不說,可行動上已經證明了她的意思。

    戴沐白大喜,他自然知道朱竹清臉皮薄,也不吭聲,趕忙追著唐三往外面走去。

    當兩人走到食堂門口的時候,背後卻傳來小舞的聲音,“這刷鍋洗碗不是你們男人該做的,不過,倒那些大桶裏的水可留給你們了。明天早上記得早點起來幫我們哦。”

    唐三脚下一個踉蹌,險些被門檻絆倒,扭頭看向小舞時,正好看到她臉上那絲狡黠的笑容。正朝著他揮了揮手。

    一夜無話,當唐三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黎明,生物鐘習慣性的叫醒了他。昨晚的修煉他入定的很深,感覺上,整個人完全沉浸在玄天功的內力海洋之中。甚至連奧斯卡什麼時候起來去吃的飯都不知道。

    昨天晚上修煉前他就已經清理了自己的水桶,此時宿舍內空蕩蕩的,奧斯卡也坐在床上修煉,他的水桶也自行清理過了。

    悄然出門,修煉紫極魔瞳,吃早飯。完成了這一切後,唐三才去敲響了小舞的房門,小舞和寧榮榮都已經起了,她們去吃飯。唐三幫他們將沉重的水桶處理完畢。

    熟悉的鐘聲響起,史萊克七怪幾乎都在第一時間趕到了操場。

    大師早已站在操場正中等待著他們了。看著大師那平靜而僵硬的面龐,除了唐三以外,其他人都不自覺的感到有些緊張,甚至有些懼怕。

    “很好。今天你們來地都很快。”大師點了點頭,目光習慣性的從眾人臉上掃過。“昨天你們的行動令我很滿意,雖然有人並沒有完成懲罰,但令我滿意的是,從你們身上,我看到了不拋弃,不放弃的精神。作為夥伴,怎樣才能讓彼此之間放心的將後背交給對方?需要地是信任二字。你們都做的很好,彼此的信任,讓你們更好的完成昨天的測試。”

    “在今天課程開始之前。唐三,先去完成你昨天的懲罰。”

    “是。”唐三答應一聲,轉身就向學院外跑去。

    “小三,我陪你。昨天就說好的。”小舞蹦蹦跳跳的追了上去。

    寧榮榮突然道:“我們也去吧。我們不是一個整體麼?”

    奧斯卡伸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熱熱身也好。我們這次不是懲罰,是陪跑,反正也不用負重。”

    胖子有些愁眉苦臉道地:“看來真的要减肥了,我養這點肉容易嗎?”

    戴沐白和朱竹清已經跑了出去,“少廢話,快跟上。”

    整體。好一個整體。大師有些愕然的看著離去的少年們,心中突然有一種衝動的感覺。在他腦海中能够閃現的只有四個字,天之驕子。儘管這七個孩子在一起的時間還不足一個月,但從他們此時的行動就能看出,他們之間的友誼,將是一生。

    雙拳攥緊。大師暗暗决定,一定要盡自己的一切努力培養好這些孩子。

    也正是從這一天開始。大師讓史萊克七怪充分明白了魔鬼二字地含義。

    當怪物遇到魔鬼時,會怎麼樣?

    大師對他們的訓練很簡單,每天一到兩個時辰的對戰。每天的對戰情况都不一樣,對戰雙方進行隨機組合。有的時候是一對一,有時一對二,還有二對二,甚至是三對三。三對四的比拼。

    每天地對戰大師都會提出一些特殊的要求。比如允許使用什麼樣地魂技,不允許使用什麼。有哪方面的制約。

    在對戰訓練結束後,就會開始進行體能訓練。和第一天一樣,在體能訓練的時候,决不允許使用魂力。同時必須是七個人共同完成。大師訓練體能的方法層出不窮。最簡單的就是負重跑。還有負重登山等各種各樣的方法。但不論是哪種體能訓練方法,務求讓史萊克七怪達到身體所能承受的極限。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他們都已經習慣每天夜晚從木桶藥水中醒來了。

    這魔鬼一般地訓練雖然艱苦,但有一點大師卻决不吝嗇,在飲食方面,換著樣地最大程度上滿足眾人的口腹之欲。

    由於訓練地密度的强大,三個月時間過去,馬紅俊可能是邪火在魔鬼訓練中消耗的太厲害,竟然一次都沒有前往索托城解决他那邪火壓不住的問題。而唐三從鐵匠鋪買來的爐具早已送來,他卻沒時間去鑄造暗器。就連鐵匠鋪已經完工的第一批零件都還沒時間進行組裝。

    唐三、奧斯卡、小舞三人,正式在索托城注册成為了魂尊。為了不引起轟動,在他們去注册的時候,大師特意讓他們帶上了特殊製作的面具前往。雖然引起了一定的懷疑,但魂師界隱藏自己容貌的情况也時有發生,還是成功領取到了他們的補助金。

    三個月魔鬼式的訓練,對史萊克七怪的魂力並沒有太大的提升,期間只是馬紅俊的魂力提升了一級而已。但是,這三個月極限的體能訓練,卻令他們的身體素質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現在,唐三和戴沐白再像第一天那樣負重長跑時,身上附帶的重量已經超過了五十公斤,結果還是遊刃有餘。要知道,不實用魂力的情况下,這已經是極為可怕的數據。

    每個人的身體情况都有了極大的改善,在大運動量和充足的營養補給之下,首先就體現在身材上。

    戴沐白明顯變得更加強壯了,邪眸中多了幾分威棱之光,整個人看上去都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現在的他,真的像是一頭下山猛虎一般。

    奧斯卡的變化更加明顯,整個人瘦了一圈,但如果現在只看外形,絕對沒有人會認為他是一名輔助系魂師。强健的身形完全可以媲美大多數戰魂師。當然,他的聲音還是那麼軟綿綿的,臉上的大鬍子和那雙桃花眼也都沒什麼變化。

    唐三的外表變化很小,相貌依舊是那麼普通,但整個人看上去更加內斂,身材也不算多壯碩,只是長高了一點。感覺上就像是個很普通的少年。絕對屬於那種放在人堆裏找不到的。令人驚喜的是,唐三的魂力已經達到了三十二級,這並不是三個月特訓帶來的,而是來自當初的人面魔蛛魂環。或許是因為突破極限,人面魔蛛魂環帶給唐三的痛苦固然是巨大的,可收益也同樣不少,除了魂環、魂骨之外,連魂力也直接提升到了三十二級,令其他人羡慕不已,當然,羡慕歸羡慕,他們誰也不敢像唐三那樣去越級吸收魂環。

    馬紅俊整整瘦了兩圈,看上去不再是那麼臃腫了,雖然還是胖,可給人卻是有力的感覺。魂力提升到了二十八級,朝著三十級昂首闊步的前進著。身體的變化令他整個人看上去都鋒銳了許多。

    小舞依舊是老樣子,論外表變化最小,眾人中就是她了,甚至連皮膚都沒有被曬黑,成天都是一副快樂活潑的樣子。

    不過,在每天對戰的時候,她也讓大家吃了不少苦頭。她那第三魂技瞬移神出鬼沒,連戴沐白和唐三都沒少吃虧。

    還好,她瞬移的距離現在只能維持五米。

    儘管如此,配合起腰弓和魅惑兩個節能,三個魂技發揮出的近戰作用足以令人感到恐怖。

    寧榮榮和剛來到學院時相比,驕矜之氣雖然不能說蕩然無存,但也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眉宇間多了幾分英氣,脾氣的內斂令她更充滿了迷惑性。

    使得原本已經放弃追求的奧斯卡希望重燃。當然,這三個月以來,就算奧斯卡有追求她的心,也沒有追求的力氣了。

    至於朱竹清,不得不說,她的毅力絲毫不弱於男子,三個月的魔鬼式訓練從未叫過一聲苦,不但咬牙堅持下來,甚至還曾經主動要求過新增强度。

    整個人瘦了一圈,但是,作為敏攻系魂師,她的速度在身體變强的情况下也新增了許多。

    三個月的魔鬼訓練終於在昨天完結,大師給我們的史萊克七怪放了七天的假期,讓他們自己調整狀態。

    終於有了休息的機會,奧斯卡是一頭紮在床上睡上了懶覺。唐三一如既往的修煉,由於朱竹清堅持繼續鍛煉身體基礎,戴沐白主動要求陪同。小舞和寧榮榮與奧斯卡差不多,也决定趁著這七天好好休息一下。只有馬紅俊閒不住,魔鬼訓練期間,叫苦最多的就是他,但此時一放假,這胖子立刻溜出了學院上索托城解决他的邪火問題去了。

    一邊聽著奧斯卡的鼾聲,唐三一邊組裝著從鐵匠鋪送來的零件,今天終於有時間了。鐵匠鋪鐵氏兄弟的工藝令他很滿意,目前為止,無聲袖箭、含沙射影、緊背低頭弩等幾種機括類暗器零件都已經製造完成,只有諸葛神弩要求較高,還在繼續鍛造之中。唐三準備趁著這休息的幾天,除了修煉以外,將這些已經弄好的暗器組裝起來發給大家,並且教他們使用的方法。

    投入暗器組裝之中,時間過的飛快,直到奧斯卡從睡夢中清醒過來叫他去吃飯,唐三才發現,外面的陽光已經變成了月光,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兩人出了宿舍,結伴向食堂走去,正走著,突然看到前面有一個人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

    “我靠,這是誰啊,怎麼長了一個豬頭?”奧斯卡有些誇張似的驚呼一聲。

    唐三定睛看去,那搖晃著身體,有些蹣跚走來的,竟然是馬紅俊,只不過他現在看起來卻極為狼狽。不但身上的衣服多出破損一副灰頭土臉的樣子,同時,他那圓乎乎的胖臉完全腫了一圈,眼圈上帶著紫黑色的淤青,嘴角處還掛著乾涸的血漬。

    “胖子,你這是怎麼回事?”唐三趕忙走上去扶住搖搖欲墜的馬紅俊。奧斯卡熟練的召喚出自己的恢復大香腸遞了過去。

    馬紅俊也不会,三口兩口吃下香腸,看上去這才好了一些。

    “媽地。這次可丟人了。”馬紅俊眼中充滿了恨意,他本就臉圓眼小,此時臉這一被打腫,眼睛幾乎被臉上的肥肉擠的看不到了。

    “是誰把你打成這樣?”唐三的聲音中明顯多了幾分寒意。

    三個月的魔鬼訓練,大家是相互扶持著走過來的,彼此之間早已不是同學那麼簡單。眼看著兄弟被打成這樣,唐三又怎麼能不憤怒呢?

    馬紅俊恨恨道地:“讓一個猥瑣大叔給揍了。丟人,真***丟人。”

    奧斯卡皺了皺眉,“胖子,你不會是和人家爭風吃醋才被揍的吧。”

    馬紅俊怒道:“什麼爭風吃醋,分明是我先看上的那個小妹。那猥瑣大叔真不要臉。”

    聽馬紅俊這麼一說,唐三頓時明白了幾分,很明顯,像奧斯卡說的那樣。這胖子正是在解决他那邪火問題的時候被揍了一頓。

    唐三拍了拍馬紅俊的肩膀,“走吧,先到食堂吃點東西去,慢慢說。”

    有了奧斯卡的恢復香腸幫助,馬紅俊的身體情况好了許多,三人這才走進食堂。

    食堂內,戴沐白正坐在那裡大吃大喝著,朱竹清卻並沒有在他身邊。

    “我靠,胖子,你這是怎麼搞地?”看到馬紅俊那狼狽的樣子。戴沐白也是嚇了一跳。他的脾氣比唐三可要火暴多了,猛的從椅子上站起來,邪眸中怒光大放。

    馬紅俊哭喪著臉,道:“戴老大,你可要為兄弟作主啊。你看他們把我打的,連我這英俊的面龐都扭曲了。這讓我以後怎麼泡妞啊!”

    奧斯卡噗哧一笑。“還英俊的面龐呢,腫的跟豬頭似的。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先說來聽聽。”

    馬紅俊拉了張椅子坐下,這才將事情的經過說了出來。

    “我上午就走了,到索托城準備好好解决一下我那邪火地問題。到了地方,真讓我在草窩中發現個優異人才。就在我準備叫上那小妹去解决問題的時候。誰知道卻冒出一個猥瑣大叔。那傢伙看上去有四十多歲,短頭髮,猛一看去倒是挺憨厚的,可仔細一看。那傢伙眼中盡是淫褻的光。他有一隻手還用紗布包紮著。卻非要跟我搶那小妹。當時我就問他,大叔。你手都這樣了,還出來搞?你們猜他說什麼?他竟然說老子又不用手搞。見過猥瑣的,沒見過這麼猥瑣的。”

    戴沐白道:“後來你就和他打起來了?”

    胖子挺了挺胸,道:“那是當然,他都欺負到我頭上了,難道我還能忍嘛?本來我只想把他趕走就算了。誰知道這傢伙竟然也是個魂師,而且還是個四環地魂宗。三下五除二就把我揍了一頓,還扔出了那家草窩。最讓我忍無可忍的是,他居然還彈了我地小**,說我那裡小。作為一個男人,這樣的侮辱我怎能忍受,然後我又爬起來和他打,然後就變成這樣了。你們沒看到他那囂張的樣子,戴老大,奧二哥,唐三哥,你們可要為兄弟做主啊!要不是最近練的還算結實,說不定我都要被打的回不來了。”

    馬紅俊這次顯然被揍的不輕,尤其是精神上的打擊更是十分嚴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傾訴著,聽地唐三三人一陣皺眉。

    唐三問道:“那個人叫什麼名字?”

    馬紅俊用衣袖抹了把臉,“我聽草窩裏的老鴇叫他什麼不樂,估計不是真名。”“不樂?一個魂宗就敢欺負我兄弟?走,胖子你帶路,咱們現在就去看看。小三,小奧,你們兩個去不去?”戴沐白很能理解現在胖子地心情,爭風吃醋的事他以前也沒少幹,只不過大都是佔便宜而已,自從朱竹清來了,他才收斂起來。更何况胖子被揍的這麼慘,雖然看上去沒有傷筋動骨,可這人也丟的够大了。

    唐三點了點頭,“走,一起去看看吧。”

    這種事情,其實根本說不上是誰對誰錯,但哪有不向著自己人的。眼看著兄弟被揍要是還不出手,那就不是男人了。

    奧斯卡嘿嘿一笑,道:“我當然要去,我到要看看,是誰能比我們胖子還猥瑣。就算打不過,有我的蘑菇腸在,咱們跑也來得及吧。”

    馬紅俊一聽三人肯為自己出頭,頓時大喜,“好兄弟。走,咱們現在就去,說不定還能堵著他。”說完,他立刻跳了起來,轉身就朝外面跑,似乎身上的傷都已經不疼了。

    戴沐白一把扯住馬紅俊,“著什麼急,要去也要先吃飽了,這樣才能有力氣。你順便說說那傢伙的武魂是什麼情况。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胖子雖然一臉的急迫,但肚子裏確實很空,這才重新坐下,眾人一邊吃著晚飯,馬紅俊一邊將自己被揍的經過說了出來。

    “那傢伙身材不高,大約只有一米六左右,臉黑黑的,就像剛從煤窑裏出來似的,他的武魂很奇怪。並不是攻擊、防禦或者是速度型的,感覺上,感覺上……”

    胖子的目光飄到唐三身上,“似乎和三哥的武魂作用差不多,只是外形不同。”

    唐三和戴沐白對視一眼,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控制系魂師?”

    胖子點了點頭,“應該是控制系的。他的武魂表面看去,是兩個半圓形的罩子,都只有饅頭大小,粉紅色。這傢伙把武魂一召喚出來,就帶在頭上,那樣子別提多噁心了。他和我打的時候,一共用過兩個魂技。第一個魂技是將那兩個罩子變大,擋住了我的鳳凰火線,第二個魂技是用兩個罩子一前一後困住了我的身體。那罩子感覺上很柔韌,不知道是什麼材質,連我的鳳凰火焰都無法將它破壞。束縛在身上,把我包裹的像粽子一樣,然後我就變成他的沙袋了。”

    粉紅色的兩個罩子?這是什麼武魂?就算是和大師學習多年,也算得上見多識廣的唐三都想不出來。

    唐三道:“這麼說,他應該還有另外兩個魂技沒有施展出來。”

    胖子道:“三哥,以你們三個魂尊,再加上我一個二十七級的大魂師,難道還怕他不成?何况,你也是控制系魂師啊!”他會錯了意,以為唐三會怕。

    唐三道:“控制系魂師比較特殊,在一對一的情况下,控制系魂師有著很大的優勢。胖子,如果我們遇到他,你負責遠程攻擊騷擾,我和戴老大正面上。小奧負責補給。他肯定不是我們的對手。控制系不像强攻系,他只要不能控制住我們所有人,就必然會敗。如果我猜的不錯,他的武魂應該是天生克制火焰的,不然你的邪火也不會一點作用都沒有。動手的時候,我會對他進行反控制,雖然我的魂力不如他,但至少可以騷擾的他無法控制我們的人,控制系魂師的近戰能力完全不可能擋住你們的攻擊。哪怕他是四十級也一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