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獨孤雁本身就是毒魂師,對於八蛛矛的毒素還有些抵抗能力,但兩名玄武龜魂師的情况卻極為危險,如果不是大師的提醒,再過片刻,就連唐三也無法救活他們了。當唐三吸回八蛛矛之毒的時候,心中也是暗暗吃驚,因為八蛛矛上附帶的毒素已經逼進了兩人的心脈。

    不過,唐三在治療對手的時候也沒忘記自己的初衷,除了將被八蛛矛刺中的三人拉到自己身邊以外,另一根藍銀草也已經纏在了葉泠泠身上,將她也扯到自己面前,由於唐三此時是八蛛矛撐地,葉泠泠自然被帶的雙腳離地,來到他面前。

    葉泠泠面罩黑紗,離得近了,唐三才發現,對方這神秘的輔助系魂師有著一雙極為漂亮的大眼睛。眼神清可見底,沒有半分雜質,修長的睫毛微微上彎,輕眨之間就像會說話一般。

    “救我的夥伴,否則,他們依舊會死。”唐三的聲音很平靜,並沒有任何冷意和情緒摻雜在內。但就是這樣平靜的話語,卻在葉泠泠內心深處留下了極其深刻的烙印,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男人?他的聲音聽起來似乎還有些稚嫩,可是他的手段卻如此厲害。控制、攻擊、劇毒,今日這一戰,與其說皇鬥戰隊敗給了史萊克七怪,倒不如說是敗給了他一個人。

    葉泠泠沒有吭聲,在驚悸之中勉强提聚魂力,九心海棠光影飛出,飄然覆蓋向小舞的身體。

    毒素抽離兩名玄武龜魂師與獨孤雁的身體,唐三抬頭望向空中早已呆滯的白鴿女魂師兼主持人兜兜。“是不是應該宣佈這場鬥魂地結果了。”

    兜兜這才如夢方醒,根本不敢去看唐三的目光,慌忙宣佈道:“團戰鬥魂,史萊克七怪勝。”

    沒有歡呼,奧斯卡和馬紅俊上前,將小臘腸喂給小舞、戴沐白和朱竹清三人。鬥魂臺上的毒霧漸漸散去,雙方的魂師都有些靜默。戰鬥雖然結束了,但他們依舊在彼此注視著對手。

    唐三沒有收回自己的八蛛矛。目光始終落在小舞身上,眼看著她身上的傷口在九心海棠的幫助下快速恢復,這才暗暗松了口氣。

    當寧榮榮把小舞從地上扶起來時。林雷她看上去除了臉色蒼白一些已無大礙。

    唐三這才解除了皇鬥戰隊眾人身上的藍銀草和蛛網束縛。八蛛矛彈躍,將他送到己方夥伴身邊。

    戴沐白眼神有些複雜地看了唐三一眼,“小三。看來真的只有在小舞遇到危險的時候,你才會化身為修羅啊。”

    唐三地眼神已經柔化下來,眼底地紅光悄然散去,關切的看向小舞,小舞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已經沒事了。

    直到這時,史萊克七怪們才意識到自己真地戰勝了眼前那强大的對手,隱藏在面具下的面龐不約而同流露出了一絲笑意。對於他們來說,這場團戰鬥魂史無前例的艱難,也逼出了他們全部的實力。唐三地八蛛矛,戴沐白與朱竹清的武魂融合技,成為了扭轉勝負的關鍵。當然。唐三作為團隊靈魂的控制能力在這一戰中也發揮的淋漓盡致。沒有那妙到毫顛的控制。這場鬥魂的勝利依舊不會屬於他們。

    而另一邊,皇鬥戰隊地眾人也在彼此攙扶下聚集在一起。每個人地臉色都很難看。尤其是玉天恒和兩名玄武龜魂師。此時的臉色沉凝地似乎要滴出水來一般。

    玉天恒凝望向史萊克七怪,正好迎上了戴沐白投來的目光。這已經是兩人不知道第幾次對視了,但這一次的情况已經截然不同。

    “你們很强大。不過,我們並不全是輸給你們。”玉天恒說道。

    戴沐白坦然道:“不錯。你們自身的配合有瑕疵,否則,這場鬥魂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玉天恒的實力贏得了戴沐白的尊重,如此強橫的同級別對手,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作為皇鬥戰隊的隊長,玉天恒幾乎承受了史萊克七怪絕大部分的攻擊火力,可他依舊堅持戰鬥到了最後一刻。這場鬥魂皇鬥戰隊雖然輸了。但戴沐白卻明白,藍電霸王龍並沒有輸給自己的邪眸白虎。

    玉天恒心中暗歎一聲,向戴沐白點了點頭,“希望以後還有機會交手。那時,我們將不會再有瑕疵。”

    戴沐白微微一笑,“獲勝的依舊會是我們。”

    兩人目光再次碰撞出一連串的火花,玉天恒深吸口氣,這才向攙扶著自己的黑豹魂師奧斯羅以及其他隊友道:“我們走。”

    一行七人,帶著有些踉蹌的步伐,朝著魂師入口處緩緩而去。失敗,令他們的背影看上去有些單薄。

    碧磷蛇魂師獨孤雁突然停下脚步,扭頭看向正緩緩收回八蛛矛的唐三,“你的毒很厲害,甚至能够破掉我的蛇毒。我永遠都會記住今天的耻辱。總有一天,我會讓你也倒在我的蛇毒之下。”

    唐三平靜的看著對手,淡然回答道:“隨時恭候。”

    和獨孤雁一同回頭的,還有九心海棠魂師葉泠泠,她的目光和獨孤雁眼底的怨恨不同,是一種帶著驚悸情緒的特殊光彩,深深的看了唐三一眼,想說什麼,卻終究沒有開口。轉身隨著同伴們一同離去。

    看著對手的背影,戴沐白突然笑了,“我們贏了。”

    奧斯卡嘿嘿一笑,遞給每個人一根恢復大香腸,“是的,我們贏了。”

    七人彼此對視,各自伸出自己的右手。史萊克七怪的七只手,就那麼在空中疊起,嘴裡咀嚼著奧斯卡的大香腸,勝利的喜悅和彼此之間的情誼在這一刻全面迸發。

    掌聲,在這一刻響起,那是從所有貴賓室中通過專門的擴音設備傳出的。史萊克七怪的表現,贏得了在場所有貴賓觀眾的心,儘管觀眾的數量並不比外面多。但對於這樣一場勝利來說,這恰如其份的掌聲卻給這場强强碰撞的團戰鬥魂劃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秦明始終站在入口通道處,等待著自己的弟子們一一走來。他臉上並沒有任何不愉的表情,反而帶著淡淡的微笑。在他看來,這或許是一個很好的結果。

    “對不起,秦老師,我們輸了。”玉天恒停在秦明面前,低下了他一向高傲的頭。

    秦明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玉天恒可以說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也是他的驕傲。

    玉天恒繼續道:“今日之敗,責任完全在我。是我沒有做好指揮,孤軍深入,中了對手的埋伏。您要罰,就罰我吧。”

    秦明絕不是一個溫和的人,正相反,他在教育弟子的時候極為嚴厲。動輒就是很重的處罰。

    “不,隊長,這不能怪你。誰能想到對方這麼陰險。”黑豹魂師奧斯羅趕忙替玉天恒分辨。

    玉天恒輕歎一聲,搖頭道:“不,奧斯羅。陰險同樣是實力的一部份,輸了就是輸了,在魂力、魂環全面勝過對手的情况下我們依舊輸了,只能證明我們在這場鬥魂中犯了太多太多的錯誤。”

    “天恒,就算有錯,錯也不在你。是我,作為控制系魂師,戰隊的靈魂,我才是戰場上的指揮官,是我沒有指揮好大家。”

    從小到大,獨孤雁很少哭過,她這二十年的生活幾乎都是在一帆風順中度過的。少有的毒系控場能力,深厚的出身背景,同齡人中强大的魂力,令她始終處於金字塔的頂端。今日之敗,對她的打擊比任何人都要大,此時此刻,屈辱的眼淚不自覺的從眼中流淌而出。

    兩名玄武龜魂師沒有吭聲,禦風剛想說什麼,卻被秦明抬手封锁了。

    “對你們來說,這雖然是一場失敗,但卻是好事。”秦明面帶微笑的說道。語氣中絲毫沒有皇鬥戰隊隊員們等待的嚴厲。

    玉天恒愣了一下,看著秦明,心中頓時明白了些什麼。

    奧斯羅忍不住道:“秦老師,我們敗的這麼慘,為什麼還是好事?”

    秦明淡淡的道:“因為,一直以來,你們所經歷的一切實在太順利了。眼前你們固然遇到了挫折,但這挫折畢竟沒有讓你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受到無可挽回的傷害。如果這個挫折是在未來發生,或許,你們將會用生命的代價才能領會眼前的這一切。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無法從失敗中得到教訓。我想,你們應該已經找到了一些屬於自己的錯誤。那麼,當你們下次再遇到這樣的對手時,你們就會變得更加强大。史萊克七怪擊敗了你們,但也相當於喚醒了你們。你們中的每個人,都有著得天獨厚的天賦條件。我只送給你們一句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