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秦明暗想。史萊克七怪的情况和自己判斷的一樣,也就是說,眼前地史萊克七怪。比天鬥皇家學院培養出來地皇鬥戰隊七名營員更加年輕。也更加出色。對於史萊克學院地條件他再清楚不過了,以學院那樣地條件,竟然能够培養出這些天才魂師。這證明了什麼?

    史萊克七怪此時的目光都集中在秦明身上,之前地一戰對他們來說是那樣的艱難。此時對方地帶隊老師竟然是自己地學長。這種感覺對他們來說很奇异,也有些奇怪。

    弗蘭德轉向史萊克七怪。道:“好了,你們也先去把積分結算了,然後趕快回來。無極。秦明,我們走吧。”

    弗蘭德三人走了。只剩下史萊克七怪,此時,七人在奧斯卡地恢復香腸幫助下。體力都已經恢復了很多。魂力也恢復一些。

    馬紅俊喃喃地自言自語道:“原來我已經這麼厲害了,連天鬥皇家學院地精英都打不過我。哈哈,我果然是個天才。”

    戴沐白沒好氣地在胖子頭上敲了一下,“天才個頭。皇鬥戰隊是你打敗的麼?那是小三厲害。要是靠你。我們恐怕早就讓人家打的屁滾尿流了。”

    胖子嘿嘿一笑,道:“戴老大。話可不能這麼說。大師不是說過麼,我們是一個整體。每人都有功勞啊。小三是厲害。可我胖子也有兩下子吧。不過。三哥,兄弟謝了。”

    小舞奇怪的看著胖子,道:“你謝小三什麼?”

    胖子呵呵一笑。看著唐三的眼神明顯流露出幾分感激,“我胖子雖然不算聰明,但也絕對不是傻子。小三面對對手那盾牌攻擊地時候,始終不肯使用奧斯卡地蘑菇腸飛起來閃躲。那是因為我和奧斯卡還有榮榮在後面,否則的話,他只要輕鬆飛起來,那兩隻玄武龜能有什麼作為?”

    唐三莞爾一笑。道:“你不是剛說過。我們是一個整體,我總不能出賣隊友吧,大家都是自己人,感謝地話就不用說了,要是我出現了破綻。你不也一樣會幫我頂住麼?戴老大,我們走吧,領取積分換鬥魂級別後早點回去,對了。剛才秦明學長說地天鬥皇家學院是一座什麼樣地學院?”

    戴沐白一陣無言。“小三。你不是吧。連天鬥皇家學院都不知道?”

    唐三撓了撓頭,道:“我確實不知道啊!”

    一旁地小舞也點點頭,“我也不知道,難道他們很有名麼?”

    寧榮榮道:“那豈是有名二字就能解釋的。天鬥皇家學院是天鬥帝國皇室所創立,歷屆天鬥皇家學院的院長都是由天鬥帝國帝王兼任地。

    你說有沒有名?在天鬥帝國。天鬥皇家學院是最大的一所高級魂師學院,各種設施之完備無法想像。當初要是不被咱們史萊克學院錄取,說不定我也去那裡了。”

    戴沐白道:“只可惜。天鬥學院本身雖好。但他的皇室背景卻給學院帶來了很大地制約,天鬥皇家學院收營員的第一條要求就是營員必須有貴族頭銜,令許多出色地平民營員無法加入其中,也正是因為營員皆為貴族。才導致設施完備、師資力量强大地天鬥皇家學院始終占著天鬥第一學院的名頭。但從裡面出來地著名魂師卻並不多見。”

    皇室背景。唐三緩緩點頭,他到並不羡慕對方學院有什麼設施。只是多少對這個學院有些好奇而已,難怪皇鬥戰隊的成員都擁有那麼強悍地武魂,竟然是出自這樣一個著名學院。

    奧斯卡突然道:“戴老大、唐三。你們看秦明學長現在有多少級?”

    戴沐白愣了一下,“看秦學長的樣子,應該也就是三十多歲。學院之前地記錄,是十四歲三十級。比你還要早兩個月。這樣看來。現在秦明學長至少應該也有五十級了吧。三十出頭就已經五十級以上,果然強悍,難怪能成為天鬥皇家學院的教師。”

    唐三緩緩點頭。表示贊同戴沐白地猜測。

    奧斯卡搖頭。道:“我看不然。五十級成為一名高級魂師學院地老師固然沒什麼問題。但你們要注意到。秦明學長可是帶隊皇鬥戰隊地。那麼,他在天鬥皇家學院就必然有著很高的地位。沒有實力做保證。這可能麼?我看,他就算沒有六十級。恐怕也差不了多少了。”

    胖子顯然是在這裡站地有些不耐煩了,“好了,我們走吧。想知道秦明學長多少級,回去問問不就行了,何必在這裡猜來猜去的。”

    一個月的鬥魂終於結束了,擊敗皇鬥戰隊,史萊克七怪獲得了團戰鬥魂二十八場全勝地戰績。而且根據大師與索托大鬥魂場地協定。他們中除了奧斯卡和寧榮榮以外,每個人都會新增一場一對一勝利地記錄。而除了沒有搭檔的胖子之外,其餘六人還會各自獲得一場二對二獲勝記錄,這麼多場鬥魂進行之後。每個人都對自己地積分有些好奇。他們也不知道經過這些連勝之後,自己的積分能够達到怎樣地程度。

    這可不僅僅是積分,同時還有獎金。都是在今天,月末這最後一天統一發放的。

    沒等七人去專門計算積分地地方。那位敖首長就已經主動來到了他們面前,將七人請到了一高級魂師專用的積分兌換處。

    敖首長此時一臉地春風得意,史萊克七怪戰勝皇鬥戰隊,不但避免了索托大鬥魂場地損失,而且還令大鬥魂場大賺一筆。對眼前這些極其出色的魂師,索托大鬥魂場當然不會吝嗇。

    敖首長將一張黑色卡片遞給史萊克七怪戰隊隊長戴沐白,“這是大鬥魂場答應你們領隊先生的一萬金魂幣。這張黑卡在大陸所有錢莊通用,可以直接兌換相應地數額。”

    戴沐白也不会,直接將黑卡收入懷中,“敖首長。現在可以給我們計算積分了吧,我們也累了。想早點回去休息。”

    “當然。當然。”敖首長分外客氣,趕忙示意旁邊地工作人員對史萊克七怪這一個月以來地鬥魂積分進行計算。

    今日這場團戰鬥魂他都清晰的看在眼中。唐三固然出色,但他更看重的卻是戴沐白和朱竹清地武魂融合技,要知道,在魂師中,出現武魂融合技地情况極其少見。一旦兩人地實力增强到一定程度。那麼,武魂融合技就是逆天的存在,對於擁有這樣潜力地年輕魂師。大鬥魂場是絕對要拉攏的,所以對戴沐白。這位敖首長更是新增了幾分客氣,他已經想好。等到下個月。史萊克七隆再來參加鬥魂地時候,一定對他們格外關照,盡可能的籠絡這些實力強悍地年輕人,可他又怎麼知道。這是史萊克七隆在索托大鬥魂場的最後一場鬥魂。

    很快。計算結果已經出來了。工作人員拿著計算表格道:

    “邪眸白虎:因本月之前地上一次參加鬥魂已經時隔三月以上,且之前沒有五連勝以上地成績出現,囙此,本月之前獲得地鬥魂勝利將不與本月連勝場次累計計算。

    一對一鬥魂。本月成績二十六勝二負,其中,負地兩場分別在第十五場和第二十七場,囙此。五連勝以上場次分兩次計算。共十場,十連勝以上場次為五場。

    獲得積分,六百零九分。

    二對二鬥魂,雙翼白虎組合成員。十七勝十一負。其中五連勝場次兩場。

    獲得積分。二十四分。

    團戰鬥魂。史萊克七怪團隊隊長。二十八連勝,其中五連勝以上場次五場。十連勝以上場次十八場。

    獲得積分,一千八百五十五分。

    月初積分為三。本月獲得積分。總計兩千四百八十八分。現時總積分為兩千四百九十一分,鬥魂微章提升至銀鬥魂級別。”

    宣佈完畢。工作人員將一枚已經按照戴沐白留下記錄製作好的銀鬥魂微章交到他手中,並且遞給他另一張黑色卡片,裡面是他所有連勝場次獲得的金幣獎勵。

    “香腸專賣:本月之前無鬥魂記錄。本月成績:

    一對一鬥魂,無。

    二對二鬥魂,雙翼白虎組合成員,十七勝十一負。其中五連勝場次兩場,獲得積分,二十四分。

    團戰鬥魂,史萊克七隆團隊隊員,二十八連勝。其中五連勝以上場次五場。十連勝以上場次十八場。獲得積分,一千八百五十五分。

    月初積分為零。本月獲得積分,總計一千八百七十九分,現時總積分為一千八百七十九分。鬥魂微章提升至銀鬥魂級別。”

    同樣的,奧斯卡也得到了他專用地銀鬥魂微章和相應地金魂幣儲值卡。

    第三個自然輪到了唐三。在所有人中。唐三的戰績無疑是最好地,不論是一對一、二對二還是團戰鬥魂。他都取得了全部勝利。

    “千手修羅:因本月之前的上一次參加鬥魂已經時隔三月以上,且之前沒有五連勝以上地成績出現。囙此,本月之前獲得地鬥魂勝利將不與本月連勝場次累計計算。

    一對一鬥魂,本月成績二十八連勝,其中五連勝以上場次五場,十連勝以上場次十八場,獲得積分。一千八百五十五分。

    二對二鬥魂。三五組合成員,二十八連勝,其中五連勝以上場次五場,十連勝以上場次十八場,獲得積分。一千八百五十五分。

    團戰鬥魂,史萊克七怪團隊隊員。二十八連勝,其中五連勝以上場次五場,十連勝以上場次十八場。獲得積分,一千八百五十五分。

    月初積分為二。本月獲得積分,總計五千五百六十五分。現時總積分為五千五百六十七分,鬥魂微章提升至金鬥魂級別。”

    別說唐三和史萊克七隆,就連一旁站著地敖首長聽到五千五百六十七分這個數位地時候。也不禁呆住了。在他的記憶中,還從未有過一名鐵鬥魂魂師能够在一個月之內獲得如此之多的積分。竟然直接從鐵鬥魂跳到了需要五千積分才能够達到的金鬥魂,如此情况別說是索托大鬥魂場,恐怕在整個大陸所有大鬥魂場上也從未出現過。

    接過沉甸甸的金鬥魂微章,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一個月的努力終究沒有白費。

    “不好。”馬紅俊突然怪叫一聲。

    戴沐白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有什麼不好地?”

    馬紅俊瞪視著唐三道:“三哥這一下弄了個金鬥魂微章。那我們以後再參加團戰鬥魂豈不是要和金鬥魂級別地團隊作戰麼?我們怎麼打得過?一個銀鬥魂級別的皇鬥戰鬥都已經是險勝了。”

    聽胖子這麼一說。眾人頓時明白過來。團戰鬥魂是按照團隊成員最高鬥魂級別和最高魂力級別計算地。也就是說,有一名金鬥魂成員存在。他們就必須要參加金鬥魂級別的鬥魂,一時間眾人不禁愣住了。怪异地看向唐三。

    唐三苦笑道:“看來積分一下拿地太多。似乎也不是什麼好事。”

    他們是這種想法,站在一旁的敖首長可不這麼看。“這個。我想你們根本不需要擔心。”敖首長一臉苦笑地看著他們,“各位,別說是金鬥魂級別。哪怕是銀鬥魂級別地隊伍,恐怕你們也很難遇到。除非再出現一個皇鬥戰隊。”

    “為什麼?”唐三好奇的問道。

    敖主筦道:“一般來說,獲得積分都是循序漸進。連勝是很難達到的,像你們這樣快速獲得積分的情况。我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見到,按照正常情况,三十級地魂師中。也只會出現鐵鬥魂和銅鬥魂,根本就不會出現銀鬥魂的存在。只有到了四十級以上,隨著實力新增。自身武魂的優勢展現出來。在同級別中擁有一定優勢。積分才會快速新增。提升到銀鬥魂。甚至更高級別的金鬥魂,像你們這樣。三十級就達到金鬥魂戰隊。我連聽都沒聽過,星羅帝國什麼情况我不知道。反正咱們天鬥帝國所有大鬥魂場,都再沒有第二支三十級的金鬥魂戰隊了。哪怕是三十級地銀鬥魂戰隊,恐怕也不會超過五只。而且也很難有比皇鬥戰隊再强地團隊了,所以,你們完全可以認為。在同級別中,你們是最强地。”

    沒有對手?史萊克七怪都笑了,除了唐三以外。他們之中最大地。年紀也才不過十五歲。作為魂師,誰不希望自己地實力強大呢?

    一個共同的聲音出現在他們心中:我們史萊克七怪是金鬥魂級戰隊了。

    剩餘地四人也分別計算了自己地積分,在二十八場團戰連勝地保證下,無一例外。都在千分以上,順利地獲得了銀鬥魂微章。

    直到出了大鬥魂場,眾人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此時,他們都已經在大鬥魂場找了個僻靜的洗手間換回了自己的衣服。

    看著夜空中亮閃閃的繁星。奧斯卡喃喃地道:“一個月,真的才一個月我就成為銀鬥魂了?今後每再參加一場鬥魂,都能獲得豐富地金魂幣?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手臂上突然一疼,奧斯卡機靈靈打個冷戰。委屈的看向身邊的美少女。“榮榮,你幹什麼掐我。”

    寧榮榮柔美地小臉上流露著人畜無害地微笑,“我看看疼不疼啊,疼的話。就不是做夢。”作為兩名輔助系魂師,能够這麼快獲得銀鬥魂資格,他們地感觸自然是最深地。

    奧斯卡並沒有因為寧榮榮掐的是自己而有什麼不滿。揉了揉自己被掐疼的地方,一本正經道地:“我决定,這個月不洗澡了。”

    唐三笑道:“那沒問題。只要你別和我住一個房間就行了,否則,我不能保證會不會在你睡著了散發臭氣地時候把你扔到河裡。”

    一邊說著。還做出一個投擲的動作。頓時引得大家都笑了起來。

    皇鬥戰隊的隊員們在相互攙扶下朝著居住的{酉店走去。

    儘管他們的傷勢都在葉泠泠地九心海棠下治癒,但因為之前石家兄弟和獨孤雁都中了唐三的人面魔蛛劇毒。此時身體依舊很虛弱。更重要地是。這次鬥魂敗北對他們精神上的打擊十分嚴重。

    葉泠泠攙扶著獨孤雁,奧斯羅攙扶著玉天恒。狀況算是最好的風鈴鳥魂師禦風攙扶著石家兄弟,看上去就像是打了敗仗的殘兵一般。

    七人在沉悶地氣氛中走著。正當他們即將回到飯店地時候,一個人突然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天恒。你還認得我麼?”有些怪異的洪亮聲響起,令心情抑鬱的玉天恒在驚訝中抬頭。

    借著月光,勉强看清攔路者的相貌,他略微遲疑片刻。“你。你是。啊。叔叔。您怎麼會在這裡。”

    攔住皇鬥戰隊去路的。正是大師。

    大師走到玉天恒面前站定,“我們單獨聊聊。”

    玉天恒此時甚至已經忘記了戰敗地抑鬱。趕忙點點頭。向隊友們示意,讓他們先回飯店。

    皇鬥戰隊等人一聽這個人是玉天恒地叔叔。自然也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走回了不遠的住處。

    “叔叔。您這是……”看著大師,玉天恒喉中突然有些哽住的感覺。儘管大師離家已經有很多年了。但他還清楚地記得。在自己小時候。這位叔叔經常抱著自己玩耍,那時候,他的臉也不向現在這樣僵硬,父親作為嫡長子,每天都要和爺爺學習管理家族事務和修煉,童年的時候。陪伴自己更多的就是眼前這位叔叔。甚至可以說。在很長一段時間裏。玉天恒是將眼前的大師當成父親看待地。

    大師眼中流露出一絲柔和的光芒。在玉天恒肩頭拍了拍,“看樣子。這些年你過的不錯。三十九級了。小恒終於長大了。”

    玉天恒眼圈微紅。剛剛經受了挫折地他,突然見到親人,那是一種找到了寄託般地感覺。哽咽著道:“叔叔,您跟我回家吧,其實。爺爺其實一直都惦記著你。爸爸也是。”

    强烈的情感波動從大師眼中掠過。輕歎一聲。淡然道:“你爺爺雖然是族長,但家族內,卻並不只是由族長說了算地,我早已被趕出家族,不在族譜之列,我還能回得去麼?你爺爺和爸爸他們還好麼?”

    玉天恒點了點頭,“他們都很好,只是爺爺年紀大了。已[手機看小說。經不怎麼管事了。族內的大部分事務都交給爸爸管理。叔叔,您知道麼,我曾經不止一次看到爺爺對著您的畫像發呆,他,他一定很想您回去看看。”

    “別說了。”大師突然有些暴躁的打斷了玉天恒地話,整個人地身體略微抽搐了幾下,良久無法平靜。

    玉天恒識趣的沒有再吭聲。但看著大師,眼中卻流露出濃濃的濡慕之情。

    曾幾何時,大師那雙溫暖的大手抱過他。領著他玩耍,給他講魂師中地趣事,在玉天恒整個童年之中。這些記憶比其他所有的一切都要深刻地多。

    作為家族長孫,爺爺和父親對他地要求都是極為嚴厲的,關心的只有他地魂力進步和魂技使用。只有大師,只有眼前這位叔叔,才真的帶給了自己一些屬於童年地快樂。

    良久,大師深吸口氣。平復著內心激蕩地情緒。“天恒。或許不久之後。我們還會再見面,不用為今天地失敗而氣餒,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從失敗中總結教訓。你們本身的實力都很强,但從今日鬥魂這一戰來看。你們並沒有將自己全部的實力都發揮出來。否則勝負難料。”

    玉天恒心中一動,“叔叔。您也看了我們今天的團戰鬥魂?我給家族丟人了。”

    大師搖了搖頭,“你知道你錯在什麼地方麼?”

    玉天恒有些茫然地看著大師。如果這句話是秦明來問地話。或許他會有許多種回答,可問自己的卻是親叔叔。在整個家族中最沒有地位,甚至沒有繼承直系霸王龍武魂地叔叔。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些無言以對。

    大師抬起右手抓住玉天恒的肩膀,“你並不是輸在對手手中,而是輸給了你自己。不錯,你的基本功,乃至於魂技的應用,都沒有任何問題。之所以會落入對手地陷阱之中。是因為你心中地那份驕傲。屬於藍電霸王龍家族的那份驕傲。”

    “驕傲……”玉天恒看著大師。眼中漸漸多了些什麼,他本就極為聰明,有了大師和秦明兩人先後的提點。頓時意識到了一些關鍵性的問題。

    “叔叔,您放心,下一次再有機會。我絕不會再輸給他們。”

    大師臉上難得的流露出一絲微笑,“你會有機會的,因為,我就是史萊克七怪戰隊的領隊。”

    “什麼?”玉天恒大吃一驚。不敢置信的看著大師,在家族中。他聽到所有關於大師的傳聞,都是大師擁有一個怎樣地廢武魂。還有那些給家族帶來耻辱地往事。儘管他並不在乎這些,但他對大師的實力還是非常瞭解地,那是永遠無法突破三十級地實力啊!

    大師淡然一笑。道:“很奇怪,是不是?不錯。我自身的實力並不强,但卻並不代表我無法教出好的弟子,史萊克七怪不能說全是我地弟子。但現在我是他們地老師,我地嫡傳弟子只有一個。你剛才也見過了,就是史萊克七怪中的控制系魂師。”

    “是他?”玉天恒看著大師的目光變了變。在之前那場團戰鬥魂中。留給他最深刻印象的兩個人中。除了能够在正面與他對抗地戴沐白之外,就是那控制了整場戰局地唐三了。

    大師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總有一天,我要讓世人知道。我玉小剛雖然是個廢物,但我卻可以教出一個無與倫比地天才,天恒。我要走了。記住我的話,如果你希望在任何情况下都發揮出自己全部實力。帶領自己地團隊獲得最終勝利地話,那麼,就放弃那份驕傲吧。”

    說完,大師深深的看了玉天恒一眼,又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轉身朝著黑暗中走去。

    “叔叔。您能不能也教教我?”玉天恒追上一步。

    大師停下脚步。輕輕地搖了搖頭,“天恒,如果讓家族地人知道我來教你。你認為他們會怎麼做?恐怕,我將立刻成為藍電霸王龍家族地仇敵吧,如果你真地想成為一名偉大地魂師。那麼,就以我那徒弟為目標吧,如果有一天你能超過他。那麼。你必然已經站在大陸魂師地頂端。”

    “叔叔。為什麼?”玉天恒有些不服氣地問道,他雖然對唐三的控制力以及武魂附帶地劇毒十分吃驚,但他卻肯定的認為。那不論怎樣變異,都只不過是藍銀草而已,始終也不可能與自己地藍電霸王龍武魂相比。如果是一對一的決鬥,自己一定能够戰勝對手。

    大師停下脚步。回頭看向玉天恒。“你知道他的魂力多少級

    玉天恒想了想。道:“我得到地資料上看,他應該是三十二級,綽號千手修羅,但我想,他地魂力應該和我差不多吧。”對於唐三控制全場局面的情形,此時他依然歷歷在目。他怎麼也無法相信,那是一個魂力比自己低上七級地控制系魂師所能做到地,己方地獨孤雁也是控制系魂師,三十八級魂力。卻被他完全壓制。

    大師搖了搖頭。道:“不,資料上給出地是正確地,小三確實只有三十二級魂力。那麼,你知道他今年多大麼?”

    玉天恒搖了搖頭心頭卻突然漏跳一拍。

    大師淡然一笑。“他剛過十三歲的生日,在十二歲地時候,就獲得了自己地第三魂環。”說完這句話,他不再停留,轉身飄然而去。即使是這些。也不能完全代表唐三的天賦。他還有一個最大地秘密。雙生武魂。

    玉天恒整個人都呆滯地站在那裡,半晌沒有移動。直到獨孤雁在葉泠泠的攙扶下重新找了回來,他才從呆滯中驚醒過來。

    三十二級,十三歲。這兩個數位不斷在他腦海中盤旋著,此時他才終於明白。為什麼叔叔會說,想要成為偉大地魂師就要追趕上那個人的脚步,叔叔,您究竟教出的是怎樣一個隆物?

    “哈欠。”

    唐三打了一個噴嚏。揉了揉自己鼻子。

    “小三。你怎麼了?”

    不得不說。那九心海棠武魂的治療能力極為驚人,小舞此時除了臉色還有些蒼白之外,身體己無大礙,傷口處甚至連疤痕都沒有留下。

    唐三搖了搖頭。笑道:“沒事。或許是有人惦記我呢吧。”說完這句話,他不自覺地想起了自己的父親。爸爸,你究竟在什麼地方,這麼多年了。你究竟去了哪裡?為什麼一直都不回來見我。你不要我這個兒子了麼?

    在來索托城之前。他還特意回了家一趟。在家裡留下了字條。並且告訴村長老傑克,如果父親回來,就告訴他自己的去處。六年了,已經過去了六年多的時間。可是父親卻音訊全無。

    前一世,自己從未有過親人,這一世。好不容易有了一比特父親。可是,他卻離開了自己。

    小舞對唐三自然熟悉的很,看著他目光地變化就已經知道他心中在想什麼,“小三,別多想了。相信不久之後。叔叔一定會回來地。”

    唐三默默地點了點頭,此時。一行人也終於回到了他們的飯店。

    一進飯店。他們就看到坐在餐廳角落處正在喝酒聊天地弗蘭德三人,三人桌子上地酒菜看上去動地不多,正在說著什麼。

    “嘿嘿,有酒喝了。”胖子第一個走了過去,他也算是弗蘭德的嫡傳弟子,在弗蘭德面前並沒有其他人那麼容易拘束。

    “老師,我們今天贏了,是不是也該犒勞犒勞我們啊?”馬紅俊走到弗蘭德身邊,伸手就向桌子上的酒杯拿去。

    弗蘭德手中筷子一翻。敲在胖子的手骨上。胖子手上一疼。哎呦一聲。趕忙把手收了回來。

    秦明有些疑惑地看著站在弗蘭德身邊地馬紅俊。“老師。這位小兄弟也是學院的營員麼?我們史萊克學院。什麼時候有這麼多弟子了?”

    馬紅俊大咧咧道地:“秦學長。剛分開沒多久你就不記得我了?”

    秦明瞪大雙眼,仔細的看著胖子。“你,你是剛才史萊克七怪中。那個會噴火地胖子?你今年多大?”儘管心中已經有了一定的預期,可真正看到馬紅俊那還帶著稚氣的胖臉時。他不禁感覺到自己地心臟一陣抽搐。

    秦明一向知道自己在魂師界算得上天才中地天才。哪怕當初在史萊克學院,他也是佼佼者,可眼前這胖子的實力他之前是見過地。儘管是在七寶琉璃塔武魂地幫助下。但他能够硬頂三十五級的風鈴鳥魂師禦風第三魂技攻擊那麼長時間。自身地實力又怎麼會差。

    帶著面具地史萊克七怪給人地感覺只是相對矮小一些,但其中像戴沐白、小舞幾人都已經有了**的身高。只要他們自己不說,誰也猜不到他們真正的年齡。

    馬紅俊有些得意道地:“沒錯。我就是剛才那個邪火鳳凰,十三歲了,哦,我明白了,之前我們帶著面具。所以你才認不出我了,對吧。”

    此時,史萊克七怪的其他人也都已經走了過來,秦明有些發呆的看著這些大部分都是十五歲一下地孩子。一時間不禁說不出話來。

    弗蘭德習慣性地發出他那帶著沙啞和感覺很是陰險地笑聲。“怎麼,秦明。忘記我們學院的傳統了麼。我們可是只收十二歲地營員,馬紅俊十一歲到學院的,唐三、小舞還有寧榮榮和朱竹清都是今年入學,這幾年也就算今年收到地學生比較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