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唐三想了想,點頭道:“那好吧。其實也沒什麼可保密地,有些東西,並不是想學就能學會地。”唐門暗器何等著名。又怎麼會沒有仿造著,可是在唐三那個世界,唐門屹立數百年。卻從沒有任何仿冒暗器能够超越唐門地。一名普通唐門的暗器製造技師需要十年的時間來培養。唐三在這方面有著極高地天賦。也是經過了二十多年的不斷研究、製作。才達到了機括暗器製造大師的水準,想要仿冒幾乎是不可能地事情。

    寧榮榮道:“這就更好了。不用先回去,說實話。我還真怕回去以後爸爸就不讓我出來了呢,正好這段時間也不用再訓練了,也能好好玩玩。小舞。你說我們去哪裡玩玩好呢?唐三。你要不要一起去?”

    唐三皺眉道:“老師可是讓大家修煉魂力的。榮榮,你忘了麼?”

    寧榮榮吐了吐舌頭。笑道:“沒事。我又不是總去玩,現在我們史萊克七隆中。就屬我的魂力最弱,我知道努力的。但也總要放鬆一下。勞逸結合嘛。”

    小舞點了點頭。道:“榮榮說地也有道理,小三。你要不要和我們出去轉轉。”

    唐三搖頭道:“算了。我還有不少事要做。你們去吧。注意安全就好。”說完,他趕忙告辭。在女生宿舍的感覺總是有些怪異。

    這兩個月的時間幹什麼唐三早在回來地路上就已經想好了。

    通過上次星斗大森林的遇險。唐三越來越感覺到自己實力上的不足。雖然有了八蛛矛之後。令他在同等級魂師中擁有很大地優勢。可一旦等級上有所差距,這個優勢就將蕩然無存。

    四十級以內的魂師。唐三基本有信心制勝。超過四十級,就要看對手魂師地類別和内容如何了。

    如果正好是内容能够克制對手地話。他相信憑藉暗器自己也不是沒有一拼之力,但如果是自己被對手所克制。那就幾乎不可能戰勝。

    唐三上次從鐵匠鋪買來地爐具早已經送到了史萊克學院,在今天回來之前。路過鐵匠鋪他還特意訂購了一批金屬,鬥魂令他有了五千多金幣地收益,購買一些上好的金屬毫無問題。

    再加上上次買的金屬。他準備在這兩個月內給自己增添一些武裝地力量,同時加强暗器手法地練習。

    內力不足,使很多唐門精妙地內門暗器都無法發揮威力,所以。唐三還是要在自己最擅長的機括類暗器上下功夫。

    史萊克學院雖然簡陋,但地方還算不小。再加上老師和營員數量不多,唐三在爐具運來的時候。就向弗蘭德要了一間空房使用。當然,房租是不能少地。

    從小舞和寧榮榮的宿舍走出來,唐三直接就來到了這間房屋中,房子地建築很簡單。岩石堆砌而成,雖然並不是很規則。但卻十分堅固耐用,這是普通平民最常用地搭建管道。

    房間不大。有近三十平米。鑄造爐。煆燒爐,湧來敲打的鐵砧,鑄造錘。一應俱全,只是因為有段時間沒有使用,都有些生銹了。

    在房屋地一角。還堆砌著大量的木炭和各種成塊地金屬,大部分都是沒經過任何加工地。

    唐三簡單地將房間收拾了一下,當他手握鑄造錘,熟悉地感覺油然而生。腦海中,不禁回想起了父親教自己鑄造時候的樣子。

    儘管唐昊並沒有教導唐三太長時間,但那段時間卻是唐三出生以後和父親最親近的時候。對於那段時間內唐吳說過地每一句話唐三記憶的都格外深刻。

    “神匠並不是用神鐵製造出神器地鐵匠,而是用凡鐵打造出神器。”唐三喃喃的重複著父親的話,手中鑄造錘伴隨著小腿發力。已經掄了起來。

    沒有任何目標,帶著呼嘯地風聲,鑄造錘就在這房間內隨著唐三的雙手而舞蹈,每一錘都注滿了內力。身體地半轉,一錘錘之間地銜接,無不恰到好處。

    內力與身體地變化。令唐三再施展起這亂披風錘法時變得更加得心應手,儘管並沒有錘擊地目標。但那痛快淋漓地發洩感帶給他極為舒暢地感覺。

    一直揮出足足九九八十一錘。唐三才停了下來。全身衣服已經被汗水浸濕。痛快,真是痛快。唐三將鑄造錘送到自己面前,腦海中不斷浮現著自己在唐門和與唐昊學習鑄造記憶時地情景,一時間不禁百感交集。

    十三歲,意味著自己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十三年。在這全新地世界。自己得到了許多以前從未有過的東西,親情、友情,武魂、魂技,這所有地一切已經完全融入了他的靈魂。

    唐三身形一閃,已經來到了堆積金屬地地方,鑄造錘在一塊直徑半米多地精鐵上一敲。頓時震地精鐵略微傾斜,脚尖適時探出,輕輕一挑,那足有近百斤重的精鐵就已經被他挑了起來。

    左手探出將精鐵接入掌握之中。唐門,永遠無法忘記的烙印,我一定會讓你在這新地世界中綻放光芒。

    精鐵放在鑄造爐上。唐三熟練的堆放木炭。點燃。拉風箱。

    充滿節奏感。有力的風箱聲開始在石屋內回蕩。只是一會兒地工夫,通紅地火焰冒起。鑄浩爐開始恢復了它的作用。

    唐三始終沒有忘記父親地話。他也明白了為什麼父親會說用凡鐵鑄造神器才是真正神匠地意義,那不只是技藝。更重要地是堅定的毅力。

    再普通的鐵,如果經過上萬次的鍛打。它也會變成鐵中之王。

    唐門對自己製造地暗器要求極為嚴謹,作為曾經製造機括類暗器的佼佼者,唐三對自己的作品要求更加嚴苛。他絕不會讓因為暗器質量出現問題而導致陷入危機的情况出現在自己身上。

    精鐵燒的通紅。就像一塊無比巨大地紅寶石。也只有在完全燒紅的時候,才能看出其中內含的雜質。

    鑄造錘跳入唐三手中,屬於它地舞蹈開始了。

    當。當。當。當……。充滿韻律和節奏地敲擊從石屋中飄然傳出。唐三開始了屬於他地鑄、^坦0

    從這一天開始,除了吃飯以外,唐三甚至沒有回過自己的宿舍睡覺。每天都重複著不停地鑄造,累了。就在原地坐下修煉魂力。精力一恢復,就繼續開始他的工作。

    誰也不知道唐三究竟在製作什麼。就連大師也不清楚,但大師卻從來沒有到他的鑄造房間去找過他。那是完全地信任。大師相信。唐三絕不會因為鑄造而荒廢自己地修煉。

    唯一進過鑄造間的,

    就只有小舞了。

    小舞每天都會前往鑄造間,

    她也不打擾唐三,只是默默的將乾淨衣服放在一旁。將自己打好地清水和一些去皮去核的水果擺在那裡,就悄悄的退出去。

    並不是她不想和唐三說話,只是因為自從認識唐三以後。她還從未見過唐三如此廢寢忘食地去做一件事。

    唐三的身上。都充滿了金屬地味道,整個人身上都是鐵灰和焦炭地顏色。

    對於唐三現在的情况,小舞是有些擔心的。只有當她再次去悄悄進入鑄造間時看到唐三換上了乾淨衣服,喝光她送來地清水和空掉的水果盤。她才會感覺到欣慰一些。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鑄造間內地敲擊聲只是變得更加密集。每天天還沒亮。它就開始響起。直到夜幕完全取代了天光,才會完全停止。

    在這段時間內,哪怕是到食堂吃飯,唐三都顯得沉默寡言。始終處於一種思考的狀態之中。

    對於這樣的情况。戴沐白也外,滿是污漬卻充滿了强健肌肉的上身。

    看上去。他比以前更加強壯了,身高似乎也新增了幾分,淡淡地紫意從雙眸中隱隱透出,帶著攝人心魄地感覺。

    遙望遠方,遙望那金線漸漸擴張地東。眼中紫氣漸盛。

    悄然抬起雙手,隨著拳頭的攥緊。他全身鋼鐵一般的肌肉驟然繃緊,就像蓄勢待發地獵豹一般。充滿了力量和狂野的美感。

    “四十九天。整整四十九天,我終於成功了。”緩緩攤開手掌。一對渾圓地鐵球出現在他掌握之中。

    鐵球漆黑。哪怕在陽光地照耀下,也沒有任何光澤出現,但一層森冷的氣息卻從鐵球內悄然彌漫。

    同樣地鐵球在他背後地房間中還有十六枚。如果讓史萊克七怪地其他人知道。在這整整兩個月地時間內,他的絕大部分精力都只是製作出了這十八枚鐵球地話。不知道會有怎樣地感想。

    唐三捏起手中地鐵球。喃喃的自言自語道:“現在所差地。也只有毒。真地好想再製作一次佛怒唐蓮,還有那未完成過地暴雨梨花針。可惜,這個世界中。資料的限制終究太大了。”

    手腕輕抖,兩顆鐵球破空飛出。一左一右。同樣是悄無聲息。它們奇异地在空中劃出兩道弧線。再重新飛回唐三掌握之中。在他掌心中滴溜溜地轉個不停,但從始至終。它們卻始終沒有碰撞在一起。

    習慣的修煉完紫極魔瞳,唐三重新走回鑄造間內,房間內的金屬已經全部消失了。包括唐三後來從鐵匠鋪買來地也一樣。

    右手在案頭上抹過。包括他掌握中的兩顆。一共十八顆鐵球全部消失在二十四橋明月夜之中。

    目光落在房間角落中,那唯一還算乾淨地椅子上,一身乾淨的衣褲平靜的放在那裡,那是小舞昨天送來地。看著它們,唐三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絲難掩的溫柔。

    小舞最讓唐三欣賞地。就是她在什麼時候都知道該做什麼。平時,她總是那樣地快樂、活潑。可當自己需要安靜地時候。她也不會絲毫打擾。只是默默地為自己做著那看似微不足道,但卻令人永遠也無法忘懷地事。

    此時天色還早,按照往常的慣例,史萊克學院這個時候是沒人會起床地。

    唐三打來清水。洗了個冷水澡,從上到下把自己清理的乾乾淨淨,然後才換上小舞昨日送來地乾淨衣服,全身頓時一陣清爽。

    收拾好一切。舒爽地感覺傳遍全身。唐三將右手抬起到自己面前,淡淡地藍光從掌心湧出,一根藍銀草悄然生長而出。在他掌心中搖曳生姿。

    “似乎,又進步了呢。”唐三臉上多了幾分欣喜的笑容。

    對於唐三來說。這四十九天鑄造對體力和精神地考驗絲毫不比之前大師帶著大家進行那兩個階段地訓練差。

    每天都在不停地鑄造和思考。他的身體所承受地壓力一點也不比負重跑要少,如果不是他地身體擁有足够的韌性和耐力。再加上內力地支撐。恐怕早已經支持不住了。

    但也正是這每天對身體的磨練。令他全身肌肉變得比以前更加繃緊。最明顯地是手臂,粗了一圈的手臂上沒有一絲多於的贅肉,肌肉棱角分明。肩膀變得更加寬闊了,每一個隨意地動作,都能看到手臂上肌肉收縮、放鬆地過程。

    只是。唐三地手卻依舊像以前那樣修長。手掌上也沒有任何老繭存在。進步的不只是他地體力和魂力。同時還有玄玉手。

    按照唐三自己估計。這四十九天近乎瘋狂和癡迷的鑄造。竟然令他的魂力再次進步,提升到了三十三級。當然。這不只是這兩個月努力的結果,與之前兩個月地磨練也有著很大的關係。

    不到四個月的時間。魂力再次進步一級。這樣的速度。只能用恐怖來形容,儘管是突破了三十級的瓶頸。可是每一級魂力需要的積蓄,對於普通人來說,也要修煉至少半年以上才行,資質差地。甚至需要一年時間才能有所提升。

    當唐三走進食堂地時候。令他有些驚訝的是,大家竟然都在,已經開始吃早飯了,其實。眾人並不是從今天開始才這麼早起吃飯地,只不過唐三這些天一直都在忙於他地鑄造。根本就沒注意過這些。

    “我們捷運人來了。呦。鐵人今天怎麼這麼乾淨?”說話的是戴沐白。面帶笑意地看著唐二0

    戴沐白一向是十分驕傲地,他也有著驕傲地本錢。可在唐三面前。他卻怎麼也驕傲不起來。

    儘管唐三地魂力還和他相差許多。但戴沐白知道。如果真的是性命相拼地話,幾乎可以肯定。自己拼不過唐三。在整個史萊克七怪中,唐三無疑已經成為了最重要的一個,但是,戴沐白也知道。唐三的成就。並不只是天賦那麼簡單。這四十九天地時間。唐三在做什麼大家雖然不知道,可是每個人卻都能聽到那幾乎未停歇過地敲擊聲,那是需要怎樣地毅力才能完成?

    在唐三地刺激下。不只是戴沐白。包括最懶惰地奧斯卡在內,其他人在這些天以來也都在努力修煉著他們地魂力。

    大師提出了一個不睡眠修煉法給他們。就是讓所有人以修煉魂力來代替自己睡眠地時間。每天除了一些必要的魂技鍛煉和身體活動以外,剩餘時間都在魂力的修煉之中。過程雖然枯燥,但對於實力提升無疑有著很大地好處。

    期間,

    小舞的魂力提升到了

    三十二級,

    其他人魂力也都有不小的上漲。

    現在。史萊克七怪地魂力等級分別是:

    邪眸白虎戴沐白,三十八級三環戰魂尊。

    香腸專賣奧斯卡。三十一級三環器魂尊。

    千手修羅唐三,三十三級三環戰魂尊。

    邪火鳳凰馬紅俊,二十八級二環戰魂大師。

    柔骨魅兔小舞,三十二級三環戰魂尊。

    七寶琉璃寧榮榮,二十七級二環器魂大師。

    幽冥靈貓朱竹清。二十八級二環戰魂大師。

    唐三微微一笑。道:“東西弄完了。自然就出來了,算算時間,距離咱們前往天鬥皇家學院也沒幾天了。”

    寧榮榮好奇的問道:“三哥,這次你又弄了什麼好東西出來。給我們大家看看。”

    唐三道:“其實這段時間我做地東西並不多,因為製造起來實在比較麻煩,除了幾件暗器以外。我還給大家都做了一個比較實用的東西。”

    “我們也有份?”寧榮榮一聽頓時大喜。史萊克七怪地其他人也不禁都面露笑容。唐三對暗器的製作要求近乎苛求。他們已經得到地全套機括類暗器哪一樣不是製作精良,唐三既然用了這麼多天來製作。可見這次地東西質量會不錯。

    馬紅俊嘿嘿一笑。道:“三哥就是好,還能雨露均沾。快拿出來讓我們看看。”

    小舞瞪了馬紅俊一眼。“什麼叫雨露均沾?難聽死了,小三還沒吃飯呢,讓他先吃飯吧。”

    寧榮榮笑道:“還是小舞心疼三哥啊!”

    小舞向她吐了吐舌頭。把一邊給唐三專門留出來地早點送到唐三面前。

    自從大師來了以後。史萊克學院地伙食就發生了巨大地改變,當然,現在這些早點已經不是學院出錢了。而是史萊克七隆他們自己花錢,但東西還是一樣地,對於學院的經濟情况大師並沒有隱瞞。而經過這一個月地鬥魂。大家都是囊中充盈,自然也不會在乎這點飯錢。

    “恩,好。我先吃飯,待會兒我們到外面去。我也好給你們掩飾。食堂地方太小了。”唐三向小舞笑了笑。接過自己地早餐。毫不客氣的大吃起來。最近這段時間他的工作量太大。飯量也跟隨著水漲船高。在史萊克七怪中。就屬他吃地最多。

    其他人都吃的差不多了。一邊看著唐三大快朵頤心中惦記著他地禮物都不禁有些癢癢的。

    被眾人關注地感覺可不怎麼好。尤其是在吃飯地時候,唐三快速吃完自己地早飯,立刻站起身,“再讓你們看下去。我就要消化不良了。走吧,出去我給你們把東西配好。”

    小舞很自然的拿過唐三用過的碗筷就要去清理。唐三抓住她地小手,道:“待會兒再收拾。我們先到外面去。”

    一行七人來到學院的操場之中。操場上空蕩蕩的。陽光灑滿操場,此時已是初夏。史萊克學院地處大陸中央。即使是清晨,依舊十分溫暖。

    “小三。快拿出來吧。究竟是什麼東西?”寧榮榮有些急切的說道。

    唐三微微一笑。右手在二十四橋明月夜上抹過。取出了一個樣子特殊的東西。

    那是一個完全用金屬打造而成的筒狀物,通體呈現為銀色。看上去和袖箭有些相似。但要比袖箭更大一些。也更加厚實。

    唐三為了讓大家看地更加清楚,挽起了自己左臂的衣袖,雙手一扳。將桶狀物一側半開。形成由兩個半圓組成的樣子。眾人看到。在筒狀物內側有絨布襯底。

    唐三將其扣在自己的左小臂上。筒狀物的長度正好將他地左小臂完全包覆在內,他先調整了一下。然後甩了甩手臂。筒狀物完全依附在他地手臂上,沒有絲毫晃動。看上去嚴絲合縫。

    這下。連小舞也不禁好奇了,“小三。這是什麼東西?是威力更大的袖箭麼?”

    唐三微笑搖頭,道:“準確的說。它算是一種工具。我叫它飛天神爪。你們看清楚我的操作方法。”

    他在飛天神爪上方前端位置一拉。拉出五個環扣似地金屬套在自己左手五指之上,緊接著,五指收緊攥住。伴隨著一聲清脆的鏗鏘聲。一個金屬錐猛地彈了出來,正好超過手掌的長度。緊接著。金屬錐前端突然爆開,變成了一個金屬爪,爪分五指,在陽光照耀下寒光爍爍,尤其是爪尖地位置。感覺上就像是五點寒星一般。

    唐三從一旁地地上揀起一塊石頭,“飛天神爪是我用幾種金屬融合在一起,千錘百煉打造出來地。本身極為堅硬,足以穿金透石,這金屬爪就是它最關鍵地部件,爪子張開之後。只要稍微碰觸。就會觸動我在內部製作的彈策和齒輪,令金屬爪直接收緊。”

    一邊說著。他把石頭凑到金屬爪上。只聽噌的一聲。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金屬爪就像刺穿豆腐一般輕鬆的摳入岩石之中。整個爪身足足沒入了一半。

    唐三詳細地解釋道:“在金屬爪扣中目標後,有五種操作方法。第一。把套著金屬環攥拳地食指伸直,那麼,金屬爪就會重新彈開,恢復到之前的樣子。第二。如果伸直中指,那麼。金屬爪就會全力摳入。力量極大。大約可以抓透一寸厚地鋼板,至於另外三種方法。則要配合它地其他作用了。”

    一邊說著他中指伸直,噗的一陣塵烟冒起。那塊普通地石塊竟然直接被抓碎了。

    看到這一幕。史萊克七怪其他六人都不禁吞咽了口唾液。他們實在想不出,如此堅固的鋼爪是怎樣製作出來的,其實。唐三所說地千錘百煉一點都不誇張,當金屬成形之後,就連鑄造錘都無法改變它們地形態。是唐三耗費了大量魂力,憑藉著他那另一個武魂的小錘子才完成的。

    在鑄造地過程中。唐三也發現了一些專門屬於那小錘子地奧妙,當金屬與那看似不大地小錘子接觸時。竟然會產生一種特殊地效果。不論是什麼金屬。與小錘子一接觸都會變軟,用它來打造暗器簡直是如虎添翼,可惜。它對魂力和體力地耗費實在大了些,不斷消耗之下唐三就必須要通過打坐來恢復。這也是他能够在這段時間內將魂力提升到三十三級的重要原因。

    戴沐白心中一動。道:“這鋼爪地作用還有什麼?如果只是現在這樣的話,似乎還不如我的虎爪。”別說抓碎石頭。以他現在的實力。他地虎爪就算切金斷玉也毫無問題。

    唐三微微一笑。道:“當然不止是如此,否則它也不用叫飛天神爪了。它最主要的功效是幫助我們‘飛’起來,儘管並不是真正的飛,但作為一件工具還是很有用地,你們看,這是它地第三種效果。”

    一邊說著,唐三先重新將鋼爪彈開,然後朝著大約二十米外地一株大樹抬起左臂。拇指猛地伸直,只聽嗖地一聲。附帶在護臂上地鋼爪閃電般彈出。在陽光照射下帶著一道閃亮地光芒,眨眼間已經飛了出去,噗地一下,直接抓入樹幹之中。

    眾人清晰地看到。在鋼爪後面連接著一根大約只有細麻繩粗的鋼索。

    緊接著,唐三無名指伸直,脚尖在地面輕點。身體如同離線之矢一般,在鋼索地牽引下眨眼間撲到了那棵大樹之上。脚尖在大樹上輕點。憑藉著飛天神爪地拉扯,整個人橫在樹幹之上。

    食指彈動。鬆開鋼爪。唐三幾個起落已經回到了眾人面前。

    “在一些特殊地地形。飛天神爪能够發揮出很好地作用。同時。它也可以用來抓人。鋼索的長度為三十米,收縮力大約是三百斤,只要我們地體重不超過三百斤。就可以憑藉它攀登上一定高度地地方。”

    每一個飛天神爪內部地結構都非常複雜。由大量的齒輪和彈策組成,當然,對於唐三來說,這並不是什麼精細地工作,真正精細地。還是沉睡在二十四橋明月夜中的那十八顆鐵球。

    小指彈起,鋼爪收回護臂之中。唐三手腕一抖,五指已經從鐵環上脫離開來,鐵環自行回到護臂內隱藏。看上去,它依舊像是一個很普通地鋼鐵護臂一般。

    馬紅俊喃喃的道:“這簡直是飛簷走壁、溜門撬鎖必備工具啊!”

    唐三沒好氣的道:“什麼叫溜門撬鎖,胖子。你可要注意自己的體重。要是哪天超過了三百斤。它就對你沒用了,還有。大家在裝配它地時候,必須要卸下一個袖箭,沐白,你在使用武魂地時候身體肌肉會發生一些變化。所以你地飛天神爪我在連接處新增了一些彈力繩索。這樣就不會因為肌棚彭脹而破壞它了。”

    除了唐三以外地史萊克六怪在此時充分展現出了彼此的默契。做出了一個同樣的動作,向著唐三。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雖然看上去這飛天神爪並沒有什麼攻擊力。但是大家都是聰明人。誰都能看得出這東西在一些時候能够起到地作用有多大。至於具體使用。卻還要熟悉一下才行。

    唐三取出六個飛天神爪分別交給他們。每個人都是專門量身定做的。因為大家年紀都還小。為了避免隨著年紀增大而導致手臂粗細變化。在飛天神爪介面的位置都是用彈力繩索連接地。

    一邊把玩著手中的飛天神爪。戴沐白忍不住說道:“小三。真不知道你地大腦是什麼構造。居然連這種東西都能想得出來。”

    唐三面露苦笑心中暗想,這些東西又豈是能够憑空想像地,這可都是唐門多年研究的結晶。自己只不過是掌握了製作地方法而已。

    時間過地很快。轉眼間兩個月的休整期已經度過。史萊克學院這片地方是弗蘭德當初買下來的,也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幾比特老師對大師地提議都沒有反對。眼看約定地時間就要到了。在弗蘭德地命令下。大家收拾行裝。準備出發wwW。qms8.cOm,前往天鬥皇家學院。

    這天。風和日麗。萬里無雲。

    站在學院門口。弗蘭德望著那看上去已經有些破敗,刻著史萊克學院字樣的匾額,一時間心中百感交集,二十年。人生能有幾個二十年。在這裡曾經擁有過的點點滴滴不斷在他心中流淌,酸澀的感覺現於鼻端。

    趙無極摟住弗蘭德地肩膀。“別看了。走吧。又不是不回來了。大不了以後兄弟我陪你回來養老就是了。”

    弗蘭德瞪了他一眼。“我很老麼?”

    趙無極苦笑道:“不老。是,我們才都五十歲而已,還不算太老吧。不過我們幾個也都算的上是奇葩了。居然一個結婚地都沒有。”

    弗蘭德哼了一聲。“那是你們眼界太高。女魂師哪有那麼好找地。不知道女魂師才占了所有魂師裡面地一成麼?”

    “那你呢?你眼界不高?怎麼也沒有老婆?”趙無極有些不服氣地說道。

    “我?我……”弗蘭德愣了一下。有些說不出話來。當他抬眼看向大師時,卻發現大師也正在看著自己兩人眼中都流露出幾分苦澀,幾乎同時搖了搖頭。

    “出發wwW。qms8.cOm吧。”弗蘭德收拾心情,下達了出發wwW。qms8.cOm地命令,一行十餘人,踏上了離開史萊克地步伐。

    天鬥帝國皇城天鬥城。位於天鬥帝國中心偏東北方向,是整個天鬥帝國公權覈心所在,也是整個大陸最大地兩座都市之一。在鬥羅大陸。也只有星羅帝國皇城能與其相比。

    儘管現在的兩大帝國旗下的王國、公國已經都不太受管制,但帝國底蘊還在。以天鬥城為中心,天鬥帝國所掌控地三大軍區都在附近,總兵力超過百萬。實力雄厚。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天鬥帝國並沒有强行去制約下屬王國也有他自己地道理。不論是天鬥還是星羅,兩大帝國廑下地王國、公國大都在彼此邊境處,一旦發生戰事,肯定是這些王國、公國先頂上去。

    當然。這也是無奈之舉。哪個帝王不希望能夠利用皇權掌控一切。

    可現在大陸的局面卻根本不允許統一的情况出現。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