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會吧。”小舞和奧斯卡異口同聲的驚呼道。

    唐三和泰隆單挑,畢竟只是學院內兩個營員之間的衝突而已,泰隆雖然被打的不輕,但唐三還是手下留情的,至少沒有給他不可恢復的創傷。昨天戰勝泰諾,也立刻幫其解毒。雖然泰諾這個人丟的不小,可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

    唐三心中微動之下,向身邊的小舞道:“小舞,你去找趙無極副院長,小奧,走,我們去看看。”

    弗蘭德和柳二龍都跟著大師和戴沐白去獵殺魂獸了,他們一走,學院中的事務自然就由原來的史萊克學院副院長,也是現時學院內實力最强的不動明王趙無極負責。

    雖然魂師不一定是年紀越大就越厲害,但從泰隆一家傳承武魂來看,唐三猜測,泰隆的爺爺很可能是一比特强者,或許已經超過了七十級也說不定。面對七十級的對手,他將沒有任何機會。這就需要老師們來解决了。同時,唐三也想看看,泰隆這一家究竟想幹什麼。難道,他們就是要針對自己的麼?

    小舞飛快的去了,唐三和奧斯卡在眾多營員的簇擁下出了食堂,一起朝著學院大門的方向快速而去。食堂內有很多還沒吃完早飯的營員也顧不上吃了,看熱鬧更重要。

    史萊克學院大門外,泰隆、泰諾分別站在一名老者身邊。這名老者鬚髮花白。一頭短髮如同鋼針一般在頭頂根根豎立。身形看上去與大力王泰諾差不多,只是眼神要深邃地多。站在那裡,給人一種不怒自威地感覺。從泰隆和泰諾兩父子看著他時眼中流露出的敬畏,就能知道這名老者在他們一家中的地位。

    “爺爺,算我求您了。您就回去吧。這樣下去,我真的沒辦法在學院混了。”泰隆一臉苦笑的哀求著自己的爺爺。

    那站在他和泰諾中央的老者,正是他的親爺爺,泰坦。也是家族族長。

    泰坦雙手背在身後。冷冷地瞥了孫子一眼,“閉嘴。”只用了兩個字,就把泰隆完全掖了回去。

    別說泰隆,連泰諾都不知道這位老爺子為什麼今天非要跟他們一起來這史萊克學院。昨天回去之後,泰諾沒敢隱瞞,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得到的結果就是泰坦老爺子一個大嘴巴和丟人兩個字。

    今天一大早,泰隆和泰諾兩父子還因為之前的傷勢沒有完全恢復過來,準備多睡一會兒,卻被老爺子揪了起來。直接就來了學院。老爺子也沒說要幹什麼,但他那氣勢洶洶的樣子,連泰諾都噤若寒蟬。

    泰諾很清楚。自己這位父親可不是個好脾氣,那護短的性子比自己還要厲害。很可能就做出什麼衝動的事來。當初,要不是這樣,自己的家族也不會……,想到這裡,泰諾不禁暗暗歎息,心中祈禱著老爺子不要太衝動才好。畢竟,那個唐三才只是個十幾歲的小孩子。老爺子總不會和他認真吧。

    這時,唐三和奧斯卡已經在一群營員的簇擁下從學院內走了出來。

    當唐三第一眼看到泰坦老爺子地時候,他的心就不禁收縮了一下。紫極魔瞳提升到芥子境界,能看到的已經不只是表面地東西,他一眼就看出,這位老爺子恐怕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厲害。雖然他只是一個人,但站在哪裡。卻像是巍峨的山嶽。不動如山。

    “誰是唐三?”泰坦淡淡的問道,他的聲音雖然有些蒼老。但卻給人一種鏗鏘的感覺。那充滿力度的字眼似乎令周圍的空氣都隨之震盪著。

    “我就是。”唐三緩步上前,同時已經將體內地魂力提升到了最佳狀態。隨時都準備應變。

    “昨天是你打傷了我的兒子和孫子?”泰坦淡淡的問道。

    唐三點了下頭,“是的。”他不想多做解釋,在他看來,對方一個實力如此强大的魂師會為這種事找來,自己再解釋也沒有什麼意義。

    “好。”泰坦眼中突然光芒大放,一股無與倫比的力量感驟然從他身上爆發出來。站在他身邊的泰諾、泰隆父子身體不受控制地同時推後出四、五步才站穩身形。包括唐三和奧斯卡在內,所有史萊克學院地營員也集體後退一步。空氣就在這一瞬間變得粘稠起來。

    “你打傷了我兒子和孫子,是他們沒本事。但卻不是我力之一族無能。我不會以大欺小和你動手,我們打個賭如何?”泰坦淡淡的說道。

    唐三直視著對方,“賭什麼?”

    泰坦隨手一揮,一根香從他袖中平飛而出,宛如利箭一般飛出數十米,釘在不遠處地學院大門上,香頭同時燃燒起來。

    看到這一幕,史萊克的營員們不禁同時驚呼出聲,連奧斯卡也不禁暗罵一聲,我靠。

    學院的大門是精鐵所鑄,香是多麼脆弱?僅僅憑藉力量,就能將香釘入數十米外的大門,香本身沒有任何破損,這是何等實力?

    唐三看到的比其他人還多了一些,那香之所以燃燒起來,並不是事先點燃的,而是因為破空的速度太快,與空氣產生摩擦才燃燒起來的,也只有他的紫極魔瞳才能捕捉到如此細微的地方。

    “我不出手,也不釋放武魂。只要你能在我釋放的壓力下支持到這株香燃盡,就算你贏。我讓泰諾、泰隆兩父子給你磕頭賠罪。否則的話,我要你加入我們力之一族。”

    “這不公平。”沒等唐三開口,奧斯卡已經搶著說道。他知道唐三的性格在有些時候比戴沐白還要剛硬,萬一他一口答應下來,就無法挽回了。瞪視著泰坦道:“你們輸了,你兒子和孫子只需要磕頭賠罪就行,雖然丟人了點,但對他們來說也沒什麼損失。要是小三輸了,卻要加入你們的家族,被限制一輩子。這叫什麼賭約?”

    奧斯卡故意將語速降的慢一些,讓門上那香能够多燃燒一點。論小聰明,唐三也比不上他。

    泰坦淡然道:“那你認為該怎麼樣?”他的話不是向奧斯卡說的,而是直接問的唐三。

    奧斯卡趕忙插言道:“很簡單。如果你輸了,就讓他們加入唐三的家族。”

    “哦?你也有家族?”泰坦看著唐三,眼中流露出一絲疑惑。

    這次,唐三主動開口,“有,我的家族,就叫唐門。”

    唐門?泰坦在腦海中蒐索了一下,並沒有記得有這樣一個宗門,更別說强大了。立刻就認為,這應該是一個不出名的小宗門而已。當下毫不猶豫的點頭,道:“好。就此說定。如果我輸了,我的兒子和孫子,就加入你的唐門。如果你堅持不住,只需要後退出距離我二十米開外,或者倒地。我就會收力。”

    奧斯卡眼中流露出一絲狡獪的光芒,悄悄的塞到唐三手裡一根恢復香腸,這才飛速後退。對於唐三的抵抗力他可是很清楚的,當初在皇鬥學院,唐三就曾經承受著一名魂鬥羅的壓力很久,那絕不只是一炷香的時間。眼前這個老頭子怎麼也不可能是封號鬥羅吧。就算他同樣是魂鬥羅,唐三也絕對能頂得住,何况,還有自己的恢復香腸。

    “小三加油,收兩個家奴也不錯。”

    作為當事人,唐三反而沒有奧斯卡心情那麼輕鬆,雖然他當初在三十三級的時候,就曾經承受著魂鬥羅帶來的威壓,並且借此機會打通了自己的沖脈。但他可以肯定,面前的老者給自己的壓力只會更大。因為,他也是一比特魂鬥羅。當初的智林魂鬥羅乃是控制系魂師,魂力並不霸道。可泰坦一家乃是純力量型魂師,威壓就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了。

    泰坦似乎一點也不在乎之前言語交談時那炷香已經燃燒了少許,再次示意唐三小心後,周圍這才開始出現了變化。

    週邊觀戰的營員們能看到的只是唐三與泰坦之間的空氣似乎扭曲起來,蕩漾出一圈圈水樣波紋,卻什麼也感覺不到。但在那一瞬間,唐三的臉色卻驟然一變,整個人又後退了一步。同時立刻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如果說當初智林魂鬥羅帶給他的壓力像綿綿不絕的長江大河,那麼,眼前這位泰坦多帶給他的壓力,就像是驚濤駭浪。汹湧狂暴的壓迫力一瞬間就充斥在唐三身體的每一部分,唐三甚至立刻就聽到了自己骨骼在壓迫下開始發出輕微的聲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