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化身赤龍的柳二龍眼中噴吐著恐怖的憤怒之火,面對身下拼命掙扎的大地之王,她抬起了自己的前爪。

    “小心。”大師在遠處大喊一聲,因為從他的角度正好能够看到大地之王那條長長的蠍尾甩了起來。

    雖然那蠍尾上噴吐的火焰根本無法對同内容的赤龍造成傷害,但它本身的攻擊力卻極為強橫,不論怎麼說,這也畢竟是一頭接近五千年修為的魂獸。

    柳二龍很快就讓眾人看到了她暴力的一面,一隻後爪依舊踩在大地之王背上,另一隻後爪快速抬起再落下,砰的一下,將大地之王的整條尾巴都踩到了地面下,那赤紅色的蠍鉤顫了顫,卻再也甩不上來。

    在力量上,這頭千年魂獸根本就不可能是柳二龍的對手。

    抬起的前爪同時拍下,一巴掌就扇在了大地之王頭上,柳二龍還狠狠的吼著,“我讓你破壞老娘的好事。”

    大地之王的厲嘯嘎然而止,現在它那龐大的身體也只有兩隻前鼇還在地面以上。

    “老娘今天不玩死你,我就不叫柳二龍。”

    轟,轟——

    完全沒有使用技能,此時柳二龍使用的只有幻化出赤龍真身後的蠻力,兩隻前爪毫不避諱的直接拍在大地之王的前鼇上,緊接著前爪向下一捋,正好按在大地之王前鼇與身體連接的關節處。

    恐怖地哢哢聲響起。大地之王的頭部與尾部同時劇烈的顫抖起來,可柳二龍的力量實在太大,不論它如何拼命的掙扎也沒有任何掙脫的可能。

    噗噗兩聲,兩隻碩大地蠍鼇竟然就那麼被柳二龍活生生地撕了下來,暗紅色的鮮血噴灑而出。

    不過,對於柳二龍來說。這只不過是個開始而已。

    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柳二龍龐大的身體一轉,一隻前爪已經抓住了大地之王地尾鉤處,要知道,這尾鉤乃是大地之王最有力的攻擊武器。不但堅硬無比,而且溫度奇高。

    也只有柳二龍這同樣火内容的恐怖魂師才敢這樣直接去抓。

    下一刻,柳二龍從大地之王身上跳了下來,當然,這並不是要放過它。

    前爪一甩,已經將嵌入地面的大地之王掄了起來。再重重的砸到地面上。

    在柳二龍手中,大地之王就像個破麻袋一般,不斷被掄起。再砸下。

    那暴力的場面看的眾人腸胃一陣抽搐。連唐三這樣沉穩的心性都很想問問自己地老師,她。真的是人類麼?

    此時,史萊克七怪誰也不敢上前去勸說柳二龍,告訴她這魂獸留著還有用。連摔幾下,可能是發現大地之王已經完全沒有反抗地能力覺得有些無趣,柳二龍停下了動作。正當所有人都以為暴力場面結束的時候,只聽柳二龍口中喃喃的念叨著:“讓你破壞老娘的好事,讓你這個時候來,

    她念叨一句。那頭大地之王的身體就會在她的龍爪下少一個零件。先是細小的變異蠍腿,然後是蠍尾的骨節。一會兒地工夫,這只本應該相當強悍地魂獸,就已經只剩下一個頭部和軀幹了,周圍撒滿了一地的殘骸和它噴灑出地血液。

    不過,這大地之王的生命力也確實強悍,直到這時候,它還依舊留著一口氣。

    柳二龍龍爪一甩,大地之王的身體在空中劃出一道抛物線,重重的摔落在史萊克七怪面前,“那個,小胖子,它是你的了。你也是火内容,正好合用。”

    大地之王轟然落地的刹那,史萊克七怪幾乎同時後退一步,三個女孩子已經被眼前這慘烈的場面搞得臉色蒼白,如果不是以前曾經有過大師的特訓,恐怕現在就已經嘔吐出來了。

    “給,給我……”馬紅俊看著那恐怖的赤龍,試探著問道。

    “還不趕快的?老娘讓你要你就要,哪兒那麼多廢話。”柳二龍龍目一瞪,頓時嚇得馬紅俊險些摔倒。這才趕忙動手,抱著滿腔的慈悲之心結束了那只大地之王可憐的生命。

    紅光隱退,柳二龍重新恢復了人形,火熱的目光此時已經完全變成了冰冷,有些幽怨的掃了大師一眼,逕自回帳篷睡覺去了。

    除了馬紅俊快速的坐在地上釋放出自己的武魂開始吸收魂環以外,其他人都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似乎生怕發出什麼聲音再激怒了柳二龍似的。

    半晌,趙無極偷眼看了身後的帳篷一眼,低聲道:“真難想像,我之前竟然和一頭人形暴龍在一個帳篷。弗蘭德,以前你說你這二龍妹的脾氣不好我還不太相信,她那麼妖豔。現在我才知道,你一點都沒誇張,甚至說的還不够。我决定了,後面的時間,由我來守夜。誰都別和我搶。”

    弗蘭德連連點頭,道:“小胖子吸收魂環,我這個做老師的總要替他護法。小剛啊,你去睡吧。這裡有我和無極就行了。”

    “睡你個頭。”大師極其鬱悶的瞪了弗蘭德一眼,此時他心中燃氣的火焰已經完全熄滅,看了看帳篷,直接走到旁邊一株大樹下坐倒,閉上眼睛一言不發。

    戴沐白咳嗽了一聲,“二龍老師真是我的偶像。我現在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暴力。難怪她被稱為黃金鐵三角中的殺戮之角。”

    小舞、寧榮榮和朱竹清三個女孩子一秒鐘也不願意在這裡多做停留,已經飛快的跑回了帳篷,至於剛才柳二龍爆發的場景會不會影響她們的睡眠,那就只有她們自己才知道了。

    奧斯卡拉了拉唐三,“看來今天也不用你守夜了,小三,戴老大,我們也回去睡了吧。”

    回到帳篷,因為少了個馬紅俊,唐三已經醒悟過來,讓戴沐白和奧斯卡靠邊,把自己和小舞中間空出一個鋪位,這才重新躺下。只不過,此時帳篷中的六個人,每人腦海中都不斷浮現著赤龍肆虐的一幕。

    這才是高等魂師真正的實力,五千年的魂獸須臾之間毀滅,而且還是肢解那種特殊的管道。

    一夜無話,當第二天清晨眾人從睡夢中清醒過來鑽出帳篷的時候,馬紅俊依舊坐在昨晚那裡。只是此時的他已經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那四個魂環,兩黃兩紫。

    只是他那因為服用了仙品藥草而瘦下去一些的身體似乎又胖了一圈。整個人的氣息充滿了屬於火的爆裂。

    弗蘭德一臉滿意的站在胖子身邊,自己的弟子能够比唐三更早的獲得第四魂環他還是很滿意的。

    人總有虛榮心,他也不例外。“弗蘭德院長,胖子還沒有吸收完麼?”唐三有些驚訝的問道。一般來說,吸收魂環有半個時辰就足够了,這已經過去了整整一晚。

    弗蘭德道:“早就吸收完了,是我讓他繼續修煉,讓魂環帶來的能量與身體完全融合,這只大地之王正好合適他用,看來,他這第四魂環的技能應該相當不錯。你們也要努力了,進快找到適合自己的魂獸。”

    令三個女孩子舒服了許多的是,昨天晚上大地之王的殘骸已經消失不見,顯然是弗蘭德和趙無極清理過了。不過地面上的凹陷還在提醒著所有人,昨天這裡曾經發生過一場純虐的戰鬥。

    當眾人簡單的洗漱,並吃過早點之後。馬紅俊也已經從修煉中清醒過來。

    一聲嘹亮的鳳鳴從他口中呼喝而出,胖乎乎的身體一躍而起,全身火光流轉,金紅色的光芒瞬間釋放,再噶然收斂,四個魂環悄然融入體內。一雙小眼睛睜開的刹那,精光閃爍。好一副神完氣足的樣子。

    正在史萊克七怪眾人準備問問胖子吸收了第四魂環的感受如何時,一聲帶著點怒意的呵斥聲從另一座帳篷中響起,“誰這麼一大早的沒事幹,亂叫什麼?”

    原本還有些小得意的胖子一聽到這個聲音,身體立刻打了個寒戰,毫不猶豫的閃身躲到了弗蘭德背後。

    弗蘭德皺了皺眉,“行啦,躲什麼。難道你們二龍老師還真的會向你們出手不成?你們要理解她,畢竟年紀不小了,內分泌有些失調。脾氣大點也是正常的。”

    “弗蘭德,你想死是不是?”儘管弗蘭德的聲音已經壓的很低,但柳二龍的聽力卻更好。

    眼看著衣冠不整的人形暴龍就已經從帳篷中沖了出來

    柳二龍的眼睛有些紅,顯然是昨天晚上沒睡好。開始的時候,她還期望著大師能够進帳篷內和她繼續先前的**。可等了又等,也沒看大師進去。柳二龍的心情可想而知。

    “呃……,二龍,你就當我沒說。”弗蘭德在這種時候也不願意去招惹她,同時心中暗歎,有些求助似的看向一旁正在吃早點,一臉淡漠的大師。

    “二龍,夠了。”大師終於開口了。

    柳二龍原本沖向弗蘭德的身體停了下來,扭頭看向大師,嬌軀微微顫抖了一下,“你更不是好東西。就會欺負我。”說完這句話,她猛的沖回帳篷內,空中留下一連串晶瑩的水滴。

    大師痛苦的閉上雙眼,雖然他什麼都沒有說,但手上的饅頭卻已經被捏的完全變了形。

    半個時辰後,收拾妥當的一行人再次上路,只不過氣氛明顯變得微妙了許多。

    柳二龍一個人陰沉著臉走在隊伍的最後方,大師、弗蘭德和趙無極走在前面,反而讓史萊克七怪走在中央。

    奧斯卡碰碰馬紅俊,“胖子,弄了個第四魂環,感覺怎麼樣?好吸收麼?”

    馬紅俊點了點頭,道:“很容易啊,才半個時辰就搞定了。一點也沒給我帶來什麼麻煩。真是奇怪。難道說,那頭大地之王被二龍老師虐的已經放弃了生的希望,真地以為我幫它解脫了才任由我吸收麼?”

    唐三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種情況是有可能成立的。老師研究過,如果魂獸在被殺的時候怨念不深,那麼吸收起來就會相對容易一些。相反,如果魂獸的怨念極深,那麼吸收魂環也將變得困難重重。向我上次吸收人面魔蛛魂環的時候就是這種情況。但是,老師也說過。有兩種情况魂獸死亡後被吸收魂環對魂師最有利。一種就是魂獸充滿了極端的怨念。在這種情況下,掉落魂骨地幾率也會大幅度增加。另一種情况,就是在魂獸自願被殺死。自願讓自己成為魂師地魂環時,幾乎有百分之百的幾率會掉落魂骨。並且魂環會完美吸收,不受到年限的限制。也就是說,即使我們現在只有四十級,要是有一頭萬年魂獸願意讓我們殺死並吸收它的魂環,我們也不會遭受反噬。”

    “這麼好?”奧斯卡和馬紅俊異口同聲地說道。

    一旁的戴沐白道:“好什麼好?你們以為容易啊!魂獸憑什麼願意讓你們殺,願意把魂環給你?這只是理想狀態才會出現。或者說是根本沒可能出現的。”

    小舞晃動著自己手中的相思斷腸紅,淡然道:“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在機緣巧合的情况下,或許會出現吧。”

    胖子有些失望的道:“那這麼說。我吸收的這個魂環既不屬於第一種,也不屬於第二種情况了?”

    唐三道:“如果那頭大地之王是由二龍前輩殺死地。或許會出現第一種情况吧。”

    聽了他這話,眾人不禁機靈靈打了個寒戰,回想起昨天柳二龍那狂暴的攻擊,每個人心底都有些驚悸。

    唐三繼續道:“第一種情况出現地難度同樣很大,想要讓魂獸的怨念達到極限,就必須要自己動手。不能假手於別人,分散魂獸的怨念。可是,按照正常情况來說。魂師所要獵殺的魂獸。實力都會比自己强一點。很難做到像昨天二龍老師那樣的純虐形態。自然無法達成。而二龍老師雖然可以純虐昨天那頭大地之王,但因為它的實力與二龍老師相差太大。就算二龍老師現在需要魂環附加,也肯定不會選擇它。”

    奧斯卡深以為然的道:“難怪魂骨會那麼少。這些情况都太過於極端了。對了,胖子,你的第四魂技是什麼?”

    胖子眼露神秘之色,“等有機會動手地時候,我讓你們看看。感覺可是很不錯啊!可惜攻擊範圍小了點。而且沒辦法鎖定對手再釋放。”

    落日森林地清晨氣溫有些低,空氣中的水份又十分充足,囙此就形成了迷蒙地晨霧。

    淡淡的霧氣冰冷而濕潤,隨著輕風飄蕩,此時,正是太陽還未完全升起來的時候,也是霧氣最濃之時。

    唐三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中取出一個小瓷瓶,從裡面傾倒出一些黑色的小藥丸,遞給每人一粒,包括弗蘭德、大師等人在內。

    “這是什麼?”弗蘭德看著那只有米粒大小的藥丸,疑惑的向唐三問道。

    唐三道:“這是我自己做的去瘴丸,樹林與深山之中,在清晨十分往往會出現瘴氣,有的瘴氣更是奇毒無比,吃了這去瘴丸至少能够避免大部分瘴氣的侵襲。也有提神醒腦的作用。”

    弗蘭德恍然道:“這都是獨孤博那老怪物教你的吧。看來,你果然從他那裡學了不少東西。”

    唐三微微一笑,也不解釋。有了和獨孤博在一起那半年的掩飾,他使用藥物也不會惹人懷疑。更不會有人聯想到這些本來就是他先天就會的東西。

    晨霧越來越濃,清晨的寒冷雖然對他們這些普遍四十級以上的魂師沒有太大影響,但能見度也越來越差。

    弗蘭德謹慎的道:“大家小心一些,有些魂獸是專門喜歡在清晨行動的,現在視線太差,聚集的緊密一些,以防不測。”

    柳二龍快走幾步,來到弗蘭德身邊,拍了拍趙無極的肩膀,“你到後面去吧。我們換換。”

    雖然柳二龍看上去已經恢復了平靜,但趙無極可不敢和她多說什麼,趕忙和她換了位置。

    柳二龍看了大師一眼,站在他的另一邊,和弗蘭德從兩側護住大師。雖然這個過程很簡單,但誰都看得出,柳二龍是怕實力最弱的大師在這晨霧中會遇到什麼危險,要親自保護他。

    大師自然也明白柳二龍的意思,心中暗歎一聲,什麼都沒有說,依舊默默的向前走著。

    正在眾人前行不足三百米的時候,突然,一陣怪風從前方吹來,晨霧激蕩中竟然變了顏色,原本濃濃的白色霧氣瞬間變成了粉紅色,直接朝著眾人籠罩而至。那粉紅色的濃霧之中有股淡淡的甜味,有種令人沉溺的感覺。

    “大家小心,霧裡有毒。”弗蘭德大喝一聲,和柳二龍同時出掌前拍,憑藉著渾厚的魂力想要將面前的毒霧拍散。同時他也不禁在心中暗暗讚歎唐三之前的未雨綢繆。這似乎就是他說的瘴氣吧。

    但是,很快眾人就感覺到了不對,這突如其來的毒霧比他們想像中還要粘稠的多,雖然弗蘭德和柳二龍的魂力能够將毒霧震散,但很快又會凝聚起來,只是幾次眨眼的工夫,眾人身邊已經盡是一片粉紅色,最令史萊克學院一行人吃驚的是,在那粉紅色的濃霧之中,他們的能見度已經降到了最低點,哪怕就是身邊的人也很難看清。

    “這不是瘴氣。小奧,解毒小臘腸。”唐三突然大喝一聲,緊接著,他雙眼之中紫金色的光芒噴吐而出,別人在濃霧之中什麼都看不清,但他憑藉著芥子境界的紫極魔瞳受到的影響要小得多,周圍的景物隱約還能看清。

    “小心了,是魂獸。”唐三再次高聲喝道,右手一探,已經率先將小舞的手拉入掌中,同時藍銀草武魂飛快釋放而出,朝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去,將眾人所在的數十平方米範圍內做好了預警措施。

    探手進如意百寶囊,取出了一株淡粉色的大花。此花無葉,莖長三尺,花朵極大,直徑足有盈尺,每一片花瓣看上去都像水晶一般晶瑩剔透,花蕊是淡紫色的,就像一顆顆紫色的鑽石鑲嵌在那裡,動人的清香從花中飄蕩而出,沁人心脾。

    當唐三將這朵大花取出後,奇异的一幕立刻出現了,以唐三為中心,直徑十米範圍內,那粉紅色的濃霧仿佛像是雪遇滾水一般頃刻間消融,形成一圈淡紫色的氣流飛快向周圍散去,史萊克學院眾人這才重新能够看清楚自己的夥伴們。

    “大家都在這個範圍內不要出去。”唐三左手小心的拿著那株大花,冷靜的觀察著面前的粉紅色濃霧。眾人清楚的看到,此時在他們身體周圍,就像是有一層無形的紫氣罩,任那粉紅色霧氣何等濃郁,樹林間的風如何吹拂,那粉紅色卻再也無法侵入它們身周十米範圍。

    “我手中的是幽香綺羅仙品,有中和萬毒之功效,在它的範圍內,任何毒素都將喪失作用。大家暫時不要離開這個範圍。這片濃霧似乎是由魂獸製造出來的,而且是一群魂獸。我們被包圍了。”

    大師知道唐三眼睛上有工夫,立刻追問道:“小三,你能不能看清那些魂獸的樣子?”

    以他的經驗,只要唐三能够說出魂獸的外貌,他就能够判斷出遇到的是哪一種,對付起來也自然會變得容易一些。

    唐三道:“我試試。”催動玄天功,唐三功聚雙目,眼中紫金色的光芒驟然强盛起來,兩道尺長光暈從雙目中噴吐而出,他朝著一個方向定睛看去。

    仙品藥草望穿秋水露令唐三的紫極魔瞳產生了變異,不但能够看的更清楚,而且也更具穿透力。

    甚至可以當作精神衝擊來使用。

    此時,在唐三的全力催動之下,目光破開重重迷霧,漸漸看清了圍攏上來的魂獸。

    當他看清楚這些魂獸時,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些魂獸本身的實力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數量實在太多了。

    “老師,是魂獸粉紅女郎。”

    大師愣了一下,“你沒看錯麼?粉紅女郎雖然有毒,但就算是萬年級別的,也不可能產生如此大面積的毒霧來襲擊我們。”

    唐三臉色凝重的道:“老師,我肯定。而且我也知道為什麼會有如此濃郁的毒霧。因為,外面的粉紅女郎不下一千只,雖然大都只是百年級別,但如此眾多的粉紅女郎完全可以借助晨霧將毒氣釋放到如此程度。”

    “什麼?上千只?這怎麼可能?”大師眼中流露出驚駭之色,僵硬的面龐立刻變得凝重起來。

    “你們在說什麼?什麼粉紅女郎?”柳二龍忍不住問道。

    大師沉聲道:“粉紅女郎是一種魂獸。外形類似於蠍子,和大地之王比起來,先天要差了許多。是一種群居魂獸。性情較為溫和。因為身體呈現為粉紅色透明狀,外貌炫麗。固有粉紅女郎地稱號。一般來說,它們是很少主動襲擊人類的,看到魂師只會遠遠的避開。”

    “每一個族群的粉紅女郎數量大約會有幾十到上百只不等。有一隻最强大的領導。為了不被族人超越。一旦有進化過快的族人,都會被最强大地族長所擊殺。這就導致了這種魂獸很少出現萬年級別地存在。甚至連千年級別的都很少。”

    弗蘭德皺眉道:“那這種魂獸的攻擊能力是什麼?只是毒麼?”

    大師點了點頭,道:“是的,而且它們地毒並不强大。像唐三當初獵殺的人面魔蛛。就是它們的天敵。一隻人面魔蛛甚至可以輕鬆的殺死一個百只的粉紅女郎族群。在整個以毒為攻擊的魂獸中,它們也算是相當低等了。它們的毒很特殊,是一種興奮類的毒素,少量吸入不但不會有害,反而會令生物變得亢奮起來。但如果吸入過多,就會逐漸變得亢奮,在亢奮到一定程度後,就會透支生命力。直到死亡。正是因為自身地弱小,它們進化也就更難。成為了不少高級魂獸的食物。如果按照小三所說,現時我們遇到地是一群千只粉紅女郎族群,那麼,我可以斷定,在這個族群之中,必然出現了粉紅娘娘。”

    “粉紅娘娘是粉紅女郎的變種。也是最强大的粉紅女郎,想要產生這種變異,首先需要擁有三千年以上的修為。其次是需要至少吞噬過超過百只的本族族人。這種粉紅娘娘一旦出現。就會大範圍的聚集族人,以族人為食物。因為她的實力要比普通粉紅女郎强大的多。囙此,就算有被吞噬地風險,大多數粉紅女郎還是願意追隨地。”

    “單體的粉紅女郎,甚至無法對十級左右地魂師造成傷害,但一個單體的粉紅娘娘所分泌的毒素,卻足以令五十級的魂師亢奮到死。這種特殊的毒素防不勝防,甚至會通過皮膚入侵體內。此地聚集了上千只粉紅女郎釋放毒霧,就是要把我們都毒死在這裡。只是我不明白,為什麼一向性情溫和的粉紅女郎會對我們產生出這麼大的敵意,似乎像是在此伏擊我們。”

    在大師講述粉紅女郎特性的時候,唐三一直在旁邊默默的思考,此時聽大師說到這裡,他道:“老師,您說會不會因為昨天晚上的那只大地之王導致的?大地之王與粉紅女郎一樣,都屬於蠍形魔獸,或許會和它有關?”

    大師眼中光芒一閃,“有可能。難道說,這個族群的粉紅娘娘與昨天那只大地之王竟然是伴侶?這很有可能。魂獸的智慧會隨著修為而新增,就算是粉紅娘娘,在魂獸中也屬於比較脆弱的一種。而大地之王在它的同類中卻是上等存在,大地之王的岩漿裂地擊甚至對人面魔蛛都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如果說粉紅娘娘以自己獻身為代價托庇於它,理論上完全可以成立。那只大地之王在這片落日森林中實力應該也算不錯了。再加上這龐大的粉紅女郎族群,足以偏安一隅。”

    弗蘭德看了一眼身邊的柳二龍,失笑道:“你虐了人家的老公,現在人家報仇來了。”

    柳二龍眼中寒光閃爍,“報仇?好啊!那我就殺出去,讓它們作對同命鴛鴦。”

    大師正色道:“上千只粉紅女郎凝聚的毒霧非同小可,切不可大意。剛才我們多多少少都被毒素侵入了一點,要不是有小三這株奇异的克毒之花,情况就很難說了。現在有幾個辦法能够解决問題。一個是我們憑藉這朵花的抗毒特性沖出去,更為穩妥的方法是由弗蘭德用飛行的能力把我們一個個帶出這片區域,只要出了這片區域就不會有問題了。但那樣也同樣要面臨被其他種類魂獸偷襲的危險性。小三,你對毒的瞭解比較多,你的建議如何?”

    唐三道:“粉紅女郎畢竟缺乏攻擊力,以我們的實力還是硬沖比較好。只要保持密集陣型就可以了。最好是那只粉紅娘娘忍不住沖出來動手,只要能把她解决,這些魂獸群龍無首自然會退去。只要大家在我為中心直徑十米範圍內,可保不會被毒素所侵。”

    弗蘭德點了點頭,道:“好,就這麼定了,事不宜遲,小三,既然你能够看到外面的情形,由你指路。無極斷後,二龍、大師,我們在前。沐白,你們幾個居中策應,注意保護小三、小奧和榮榮。尤其是小三手中的幽香綺羅仙品。出發wwW。qms8.cOm。”

    有了對局面的準確分析判斷,自然就少了迷茫,眾人戰意重燃,包括大師在內,每個人都將自己的武魂釋放了出來。

    由於獲得了第三個魂環,大師的武魂羅三炮身體上也發生了一些變化,不但比原來大了一圈,而且深紫色的毛髮中也多了少許金色,看他那樣子,要是大師真的能够獲得九環,說不定它也真的能够進化成黃金聖龍呢。

    在唐三的指引下,以幽香綺羅仙品抵禦毒素,眾人小心翼翼的朝前方走去。

    大師和唐三的判斷非常正確,這群粉紅女郎的族長正是一頭粉紅娘娘,也正是昨天那只倒楣大地之王的伴侶。

    魂獸有魂獸之間的通訊方法,大地之王在死時自然散發出一種味道,通知了粉紅娘娘,再加上馬紅俊身上屬於大地之王的氣息存在,自然就被人家找上門來。

    整個由粉紅女郎組成的包圍圈並不算太大,但唐三很快就發現不妥。

    隨著他們的移動,整個包圍圈也在移動。

    此時,雖然晨霧已經在陽光的照耀下逐漸消散,但周圍卻依舊是一層紅濛濛的毒氣,只是比之前看上去要單薄了一些。

    停下脚步,唐三道:“這樣不行。這些粉紅女郎也一直在移動。視線不清,又在樹林之中,我們的速度受到限制,這樣下去,只能一直在它們的包圍之中。雖然有幽香綺羅仙品在,可我們也不能一直這樣下去。小奧,準備蘑菇腸吧。”奧斯卡詢問似的看向弗蘭德,弗蘭德用手點了點唐三,“小三指揮。”

    奧斯卡的魂力進步之後,在消耗全部魂力的情况下,能够製作出十二根極速飛行蘑菇腸,正好能够滿足眾人的需要。

    他自己雖然在使用這飛行蘑菇腸的時候效果會减半,但有多出兩根的前提(弗蘭德本身是飛行武魂,不需要蘑菇腸輔助),也可以和眾人一樣飛行一分鐘。

    手機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