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此時,史萊克七怪中只有胖子摘下了面具,蒼暉學院的十餘名營員中也只有兩個當初曾經見過他們。所以並沒有認出這些人。

    “你說誰是癩蛤蟆?”第一個躥出去的就是泰隆。

    “誰穿屎綠色的隊服就說誰。恩,我看,你們每個人還差一頂綠帽子。再配上的話,那就真的完美了。”開口的是一名看上去二十歲出頭的青年,這個人唐三他們以前並沒有見過,臉色有些蒼白,身材瘦長,一雙細小的眼睛中滿是不屑和輕蔑。

    “老子讓你知道誰是癩蛤蟆。”泰隆的拳頭直接就掄了起來,他本就不是好脾氣,被對方一激,還怎麼忍得住。

    “泰隆,回來。”唐三的聲音響起。泰隆剛要揮出的拳頭不得不在半空中停住,扭頭看向唐三,“三少,我……”

    唐三淡然道:“耍嘴皮子有什麼用,想動手,等到擂臺上再說吧。你不知道這裡是禁止魂師學院彼此鬥毆的麼?這是哪兒來的一群小白狗,有沒有主人啊,趕快領走。”

    唐三的面具下臉色很平靜,最多也只是帶著幾分不耐,連正眼都沒去看蒼暉學院那些人。

    “你罵誰是狗?”蒼暉學院的人可沒什麼涵養,一瞬間就圍了上來,一個個氣勢逼人,看上去還真有幾分實力。

    戴沐白十分默契的介面道:“誰在這裡亂吠,誰就是狗。還是一群沒人管的野狗。小三,這裡雖然不能動手,但自衛總是可以吧。我不介意送這些小白狗回家。”

    蒼暉學院眾人大怒,正在這時,一個蒼勁有力的聲音響起,“你們在幹什麼?”

    聽到這個聲音,蒼暉學院的營員們的臉色頓時變得諂媚起來,趕忙向兩旁分開。從他們背後,一名年約六旬的老者走了過來。同樣是一身月白色魂師裝扮。只是身上的刺繡卻是金色的。

    弗蘭德原本在一旁冷眼旁觀,看到這個人,他地眼神不禁跳動了一下。

    馬紅俊吹了個口哨,“哦,小白狗們的主人來了。趕快把你地這些小白狗帶走吧。省的在這裡亂叫。萬一隨地大小便,弄髒了人家的場地可就不好了。”

    出乎史萊克學院眾人意料的是,那老者只是淡淡的掃了馬紅俊一眼。並沒有發作,反而是沉聲喝道:“走。”說完,轉身就朝休息區的另一個方向而去,蒼暉學院的營員們面面相覷,誰也不敢再說什麼,乖乖地跟著走了過去。

    胖子哈哈一笑。道:“主人來了果然不一樣,真聽話。”

    “好了,胖子。”弗蘭德瞪了馬紅俊一眼。後者這才閉上嘴,但眼中還有些不服氣的光芒。

    弗蘭德眉頭微皺,道:“沒想到這個老傢伙竟然去了蒼暉學院。看來,蒼暉學院這一届參賽的營員質量應該不錯。難道剛才的浮躁竟是裝出來的不成?”

    馬紅俊和弗蘭德最為親近。趕忙問道:“老師,剛才那老頭兒是誰?您認識?”

    弗蘭德頷首道:“那個老傢伙叫時年,他的武魂十分特殊,是一種有形無質地特殊武魂。能够產生各種幻境,令人在幻境中迷失,以他現在的實力,足以幻境中迷失的對手自殘而死。我們稱他地武魂為殘夢。這個老傢伙極為陰毒,你別看他表面不動聲色。其實是睚眥必報的。你們幾個都給我小心點。當初我認識他的時候。他的魂力就有六十多級,現在恐怕要在七十級以上了。”

    幻境?還有這樣地武魂?史萊克七怪不禁同時一驚。腦海中思考的是如何能够與之對抗。但大都是一臉的茫然。

    弗蘭德道:“他那武魂難纏的很,就算是實力比他强大的魂師一般也不願意和他爭鬥。好了,開幕式要開始了,準備入場吧。沐白、唐三,你們兩個帶著大家入場就行了。我先走一步。到看臺上去看你們的颯爽英姿。”根本沒給眾人反抗的機會,這位院長大人就已經脚底抹油,眨眼的工夫消失不見。

    果然,大賽地工作人員很快進入到休息區,組織已經到齊地營員們開始入場。

    令史萊克學院眾人有些氣氛的是,那些工作人員似乎無視了他們地存在,一個接一個的組織其他學院入場,卻唯獨忘記了他們。直到最後,休息區只剩下他們一支隊伍的時候。才有工作人員走了過來,引著他們走進了入場通道。

    如果不是有唐三和戴沐白壓著,憋了一肚子火的眾人已經有爆發的迹象了。

    雖然是最後一個走進場地,但當眾人入場的刹那,還是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了。

    巨大而開闊的廣場周圍,是無數呐喊、歡呼著的觀眾。在中央場地的正前方,是一座以金色為背景的主席臺,主席臺後方,就是改造後的貴賓區。

    寬闊的場地直徑超過一百五十米,前面進入的學院已經在場地中央排列好了整齊的陣型。每一個學院入場,主席臺上都有專門的司儀進行介紹。

    “最後一個入場的,是史萊克學院的參賽隊伍。史萊克學院,原名藍霸學院,一年前更名為史萊克。看,他們那奇异的裝束多麼鮮明,一共十一名營員參賽。他們的報名口號是,沒有對手的冠軍。真是一個很有想法的口號,希望他們能够有出色的表現。”

    聽著臺上司儀的話,看臺上的觀眾們已是一片哄笑,起哄的聲音此起彼伏。

    “媽的,老子要忍不住了。”戴沐白一邊向前走著,一邊雙拳攥緊,走在他背後的唐三明顯能够感覺到此時戴沐白全身的肌肉已經緊繃,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

    “老大,再忍耐一下吧。等到比賽中,我們用實力讓他們閉嘴。”唐三拍了拍戴沐白的肩膀。

    戴沐白回身看了唐三一眼,深吸口氣,勉强讓自己平靜下來。如果只是他自己,恐怕他早就爆發了,但他深知,自己作為這支隊伍的隊長,如果自己先做出不冷靜的事,還怎麼帶隊?

    終於,所有參賽學院入場完畢。史萊克學院一行人站在所有隊伍的最後方。

    唐三並沒有理會周圍的哄笑聲,他一直在仔細的觀察著周圍的情况,這座大鬥魂場無疑是他所見過的規模最大的一座。足以容納八萬名觀眾的看臺。全部以銀色調背景裝潢,雖然此時是上午,但周圍卻都懸掛著專門的魔導器照明,給人的不只是奢華,還有恢宏大氣的感覺。

    當他的目光落在貴賓臺上時,竟然看到了幾比特熟人。其中一個,就是當初那位在天鬥皇家學院驅趕他們的雪星親王,還有天鬥皇家學院的三比特教委,他們都坐在貴賓席的第二排位置上。而貴賓席的第一排只有三個人。

    中央一人,身穿金紅色的長袍,頭戴金鑽耀天冠,面如古月,看上去比雪星親王要大上稍許,眉宇之間也有幾分相像之處。不同的是,這個人的氣度遠不是雪星親王所能相比,雖然顯得有些蒼老,但端坐在那裡,卻給人一種原點的感覺。似乎周圍所有的一切,都是以他為中心的。

    不用問,唐三也猜到了這個人的身份。連雪星親王都要坐在第二排,那麼,這第一排中央之人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除了天鬥帝國的皇帝陛下,還有誰能坐在這個位置上呢?在這個人左側,端坐著一名比他還要年長的老者。全身覆蓋在大紅色的長袍之上,頭上帶著一定五角白金冠,雙目微合,似乎像是睡著了似的,他的肩膀很窄,瘦長的身軀像是標槍一般。

    皇帝右側之人唐三不但見過,而且非常熟悉。正是寧榮榮之父,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

    寧風致今天穿了一件白色長袍,頭戴象徵身份的七寶紫金冠,作為七大宗門的上三門宗主之一,他完全有資格坐在這個位置上。至於另一邊的紅袍人,唐三從他頭頂的五角白金冠就能判斷出,這個人乃是武魂殿的白金主教。

    武魂殿的最高統治者,無疑就是教宗,教宗之下,有四大主教,以五角白金冠象徵身份。眼前這個人,無疑就是白金主教之一。能够勝任白金主教,此人應該是天鬥城武魂聖殿的殿主。身份極為尊貴。

    此時,寧風致似乎感覺到了唐三在看自己,目光流轉,正好與唐三相對,向他微微一笑,輕輕的點了點頭。

    待會兒小三要去接老婆和糖糖公主回家了,家裡都已經準備好了。當爸爸了,感覺真奇怪,但不論怎麼說,責任感更强了。小三一向是很有責任感的男人,這一點大家應該都相信吧。呵呵。最難熬的幾天已經過去了,小三保證,更新會持續。等把她們都接回來,小三碼字就會更容易了。小三一定會安排好時間,兼顧家人和碼字,絕不會讓書友們失望的。

    推薦票、月票,投起來吧。現在競爭真的很激烈。上個月最後時刻敗北,本月小三絕不希望重蹈覆轍。凡是我唐門子弟,都盡情的來支持鬥羅吧。上個月最後時刻,上前書友陪伴著小三戰鬥到最後,那一刻的感動,小三從未忘卻。雖然見不到你們,但小三卻時刻都能感覺到,你們就在我身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