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四集史萊克七怪第九十一章預選賽第一場,開戰

    貴賓臺一側的司儀朗聲道:“下麵,有請天鬥帝國皇帝陛下宣佈本次大賽開幕。”

    正如唐三猜測的那樣,端坐於貴賓席第一排中央位置,身穿赤金色長袍的天鬥帝國皇帝陛下在如雷貫耳的掌聲中緩緩起身。

    右手抬起,向觀眾席以及下方的參賽魂師們輕揮,掌聲迅速停了下來,諾大的廣場變得一片寂靜。

    沉凝而洪亮的聲音通過擴音魂導器傳遍全場,“我,天鬥帝國皇帝雪夜,代表天鬥帝國,也代表本次大賽的主辦方宣佈,泛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現在開幕。”

    掌聲再次雷動,歡呼聲此起彼伏。但在場中的唐三卻突然發現,這位皇帝陛下臉上的笑容卻有些牽強,似乎本身並不為此次的大賽而興奮似的。

    等到掌聲再次寂靜下去,這位皇帝陛下繼續道:“在這裡,我希望,參加本次大賽的所有魂師,能够充分發揮出自己的實力,獲得好成績。你們都是天鬥帝國的驕傲。為了帝國的榮耀,展現出你們的光輝吧。”

    掌聲第三次響起,這一次,比賽場地中央的魂師們眼中都釋放著灼熱的光彩。對他們來說,這樣的大賽將是展示他們自身最好的舞臺。

    皇帝陛下坐回原位,司儀的聲音再次響起,“下麵,有請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先生,為本次大賽致辭。”

    隨著寧風致的起身,掌聲再次出現,更多的是關注的目光,作為魂師界第一輔助魂師,誰不希望能看看他的風采。

    寧風致微微一笑,雙手虛按,“很高興能够受邀作為此次大賽開幕的嘉賓。身為七寶琉璃宗宗主。本座曾經看到過太多魂師成長的經歷。作為大陸最高貴的職業,每一名魂師地發展,都要經過眾多磨礪。但我要說的是,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參加這次魂師大賽的,無疑都是年輕一代的精英。正如陛下剛才所說的那樣,希望你們能够為帝國爭光,也為你們自己所在的學院爭光。帝國需要你們這樣的人才。謝謝。”

    聽著寧風致的致辭,天鬥帝國皇帝陛下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一絲真誠地笑意。

    司儀道:“寧宗主。您是最强大的輔助系魂師,我代表此次觀戰的觀眾們向您詢問。您對本次參加天鬥城分區預選賽的二十八支隊伍中,看好那一支呢?”

    寧風致依舊面帶微笑,“除了作為種子隊伍進入總決賽地天鬥皇家學院一隊之外。我在這次的二十八支隊伍中,還看好另一支隊伍。我想。他們不但有著通過預選賽地能力,同時,還很有可能獲得這一届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最後的勝利。”

    “哦?”司儀驚訝的道:“不知是哪知隊伍能够得到寧宗主的清眯?”

    寧致遠神秘的一笑,道:“至於這支隊伍屬於哪所學院,恕本座賣個關子。暫時不能透露。但我相信。本届大賽最後地冠軍,一定會屬於帝國。”

    坐在雪夜大帝身邊,之前一直微合雙目地那位白金主教在這時候睜開了雙眼,他的眼睛看上去很渾濁,並沒有什麼光彩,目光落向場地中的二十八支參賽隊伍之中,似乎在尋找寧風致所說的那支隊伍似的。

    此時。觀眾們已經開始了熱議。他們都猜測著寧風致看好的隊伍是哪一隻,聰明點的。自然明白寧風致指地不會是天鬥皇家學院二隊。因為他們地實力還比不上作為種子隊伍的一隊,又怎麼可能是最後地冠軍呢?但參加預選賽的隊伍一共有二十八支,最後只能有五支隊伍出現,又豈是那麼好猜測的。

    寧風致坐回自己的位置,司儀微笑道:“很遺憾,沒能從寧宗主口中套出他看好的隊伍。下麵,有請天鬥城武魂聖殿殿主,武魂殿白金主教薩拉斯大人進行第一輪預選賽的抽籤。抽籤結束之後,將由天鬥皇家學院副隊與他們第一輪抽籤的對手進行比賽。這也將是今天唯一一場比賽。”

    白金主教薩拉斯緩緩站起身,在宮廷侍女的帶領下走到司儀身邊,開始進行抽籤。他似乎很不願意說話,每抽出一對對手,都交給司儀來宣佈。

    “預選賽第一輪,蒼暉學院對戰紫星學院。”

    “預選賽第一輪,奧克蘭學院對戰火焰光輝學院。”

    “預選賽第一輪,天鬥皇家學院對陣史萊克學院。”

    其他學院的對陣史萊克學院眾人都沒有太注意,當他們聽到自己第一輪的對手竟然就是天鬥皇家學院副隊的時候,眾人臉上的神情都不禁變得古怪起來。

    奧斯卡喃喃的道:“不會這麼巧吧。”

    馬紅俊按壓著自己的手指,發出一連串的骨骼劈啪聲,“太好了。他們不是趕我們出來麼。這次就讓他們見識見識,什麼叫實力。”

    唐三和戴沐白卻是一臉的苦笑。能够對戰天鬥皇家學院他們自然巴不得,可現在這身裝束,卻要成為大賽開始第一天的焦點,就實在有些……

    驚訝的不只是史萊克學院眾人。觀眾們也同樣驚訝。別的學院或許被關注的還不多。但史萊克學院實在是太出彩了,又怎麼會不被關注呢?

    一時間,喝倒彩的聲音絡繹不絕。很多觀眾都在高喊著作弊二字。在他們看來,天鬥皇家學院二隊明顯是找個軟柿子捏。而史萊克學院則根本不像是一支魂師隊伍,更像是一群小丑。

    抽籤結束,那位白金主教薩拉斯目光掃向全場,淡淡的說道:“本座抽籤,覺無虛假。本座以武魂殿的榮譽起誓。同時,本座在這裡宣佈,在場魂師學院的參賽營員,凡是能够進入最後總決賽者,武魂殿將破例准許其直接加入武魂聖殿。”

    此言一出,觀眾們到還沒什麼,但場內的魂師們卻已經是一片譁然。

    武魂聖殿那是什麼存在?是僅次於教宗殿和鬥羅殿之外武魂殿最高所在,全大陸也只有兩大帝國的首都各有一座而已。教宗殿是教宗獨享之地。鬥羅殿又是象徵意義的存在。所以,武魂聖殿的地位實際上就是武魂殿中最高等的機构了。能够直接進入武魂聖殿,對於一名魂師來說,可謂是實力提升的捷徑。不但有著最好的待遇,各種修煉措施以及武魂聖殿尊榮,無不對普通魂師有著極强的吸引力。

    聽了這位白金主教的話,雪夜大帝的臉色明顯沉了下去。在他身邊的寧風致向這位帝王輕輕的搖了搖頭。雪夜大帝的臉色才緩和了幾分。

    這個小細節他們周圍的人都在身後,自然看不到。下麵的魂師們又距離很遠。但是,這卻沒有逃過唐三的紫極魔瞳。他清晰的看出了這其中的一些奧妙。再結合大師曾經給自己講述過的一些事。唐三明白,這武魂殿與帝國之間的衝突似乎已經越來越深,快要到不可調和的程度了。否則,那位白金主教也不敢當著這位帝國皇帝的面去招攬優秀魂師。

    “好,那麼下麵將要進行的預選賽第一輪第一場,就是由天鬥皇家學院對陣史萊克學院。各參賽學院退場。稍後進行比賽的兩個學院請做好準備。半個時辰後,比賽正式開始。”

    “三哥,讓我出場吧。”胖子絲毫不理會周圍那些輕蔑鄙視的眼神,摩拳擦掌的向唐三說道。

    唐三瞪了他一眼,“按原計畫進行。你不用爭了。”

    泰隆哈哈一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學弟,放心吧。待會兒哥哥幫你好好教訓那什麼天鬥皇家學院的傢伙。”

    胖子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如果用兩個字來形容他此刻的眼神,幽怨二字最為合適。

    由於其他學院今天並沒有比賽,退場後直接離開了休息區,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登上專門為選手準備的看臺去觀戰了。天鬥皇家學院因為是天鬥帝國皇家的象徵,待遇自然和普通學院不一樣,並不在這裡休息。諾大的休息區內,很快就只剩下史萊克學院一行人。

    弗蘭德、大師、柳二龍三人都沒有來,顯然,這場比賽就交給他們自行控制。

    戴沐白沉聲道:“小三,你來安排吧。”

    唐三也不会,點了點頭,道:“稍後出場的有,戴沐白,我,小舞,京靈,黃遠,絳珠,泰隆。按照第一套計畫進攻。當初,我們曾經在天鬥皇家學院受到了那樣的屈辱。雖然那是雪星親王帶給我們的。但天鬥皇家學院象徵的正是皇室。弗蘭德院長和老師他們都沒有來,但他們的意思我很清楚,如果我們以後想有好日子過。那麼,今天就要徹底擊潰我們的對手。我想,對我們來說,一分鐘已經足够了。”

    戴沐白虎掌互拍,邪眸四瞳凶光閃爍,“沒錯,我們只需要一分鐘。”

    一股無形的肅殺之氣以唐三和戴沐白為中心悄然蔓延。那次在獨孤博面前無力的退出天鬥皇家學院的一幕,永遠都不會從他們腦海中抹去。雖然唐三並沒有明說,但眾人卻都明白,他們不只是要戰勝天鬥皇家學院這個二隊,而且,還要讓他們通不過這次的預選賽。

    時間不長,專門的工作人員已經到來,催促眾人出場。組織者明顯不會看好他們,連前來帶路的工作人員都只有一個。剛走到通道出口,史萊克學院眾人就已經聽到外面的司儀正在高聲宣佈著天鬥皇家學院每一個入場人員的名字和屬於他們的武魂。一道專門的金色光束從架設在大鬥魂場一側的高臺上打下,護送著一個個天鬥皇家學院二隊的隊員出場。

    天鬥皇家學院的隊員先不說實力,但是賣相已經相當不錯,淡金色的隊服上左胸處刺繡著天鬥二字,背後是七顆銀星圖案。那是天鬥帝國的標誌。一個個英姿颯爽,看上去都是二十多歲的樣子。在那魂導器光芒照耀下,雖然是白天,但他們也似乎在釋放著奪目光彩一般。就像是一顆顆金色的小太陽,吸引著觀眾的眼球。

    “媽的。這明顯是拿我們當綠葉,來襯托這些紅花地。”黃遠怒聲說道。這位獨狼魂師的身形雖然不像泰隆那麼彪悍,但也相當的健壯,和戴沐白一樣,也是一比特强攻系魂師。因為性格直爽,很快就被史萊克七怪接受了。

    一旁的京靈陰仄仄的說道:“不對吧。我們不是綠葉,而是被當成牛糞才對。鮮花插在牛糞上,不是才更加耀眼麼?”和獨狼相反,這相貌有些猥瑣。身材瘦長的敏攻系魂師很有些女性化的感覺。和他在一起,誰都會感覺很不舒服。他那種陰冷的感覺就像是毒蛇在盯著人一般。哪怕是在大家切磋的時候,他也從來不會讓自己處於不利地位置。往往是聯手攻擊的時候有他,承受攻擊的時候絕對找不到身影的主兒。被戴沐白、黃遠、泰隆這些剛猛地男生稱之為慫男。幸好。這傢伙只是性格怪異了些,實力卻相當的不俗。

    “待會兒讓他們知道誰才是牛糞。”泰隆狠狠地揮了下拳頭。

    戴沐白冷聲道:“走吧。輪到我們出場了。”

    場上燈光消失。史萊克學院的參賽營員們在大片的噓聲中緩緩登場。

    場地內此時已經發生了變化,就在之前那短短半個時辰的工夫,早已經準備好的擂臺搭建完畢。擂臺高達十米,圓形,直徑足有三十米開外。面積相當廣闊。當然。這還只是一座擂臺。等到明天預選賽真正展開地時候。這裡將同時擺上五座擂臺。二十八支隊伍將進行二十七輪地預選賽。每一支隊伍都需要面對二十七個對手。獲勝一場得到一個積分。負者則沒有積分。二十八輪後,積分前五的隊伍將進入晉級賽。而進入晉級賽,就相當於是進入了總決賽。這長達一個月時間的預選賽對於任何一支學院的隊伍來說都是考驗。連續二十八天的比賽,足以令持久力差的隊伍被拖垮了。

    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整個賽程中,這預選賽前後就要佔據一半地時間。晉級賽和總決賽都將在天鬥帝國與星羅帝國交界處,教宗殿前地大廣場進行。最後的冠軍將由教宗親自頒發獎品。那是何等尊榮。

    果然是區別對待啊,唐三雙眼微眯。臉上神色依然平靜。和戴沐白一起,帶著史萊克學院一共十一名隊員在擂臺中央戰成一排。與對面地天鬥皇家學院二隊隊員相對而立。

    天鬥皇家學院這支二隊,一共有十六名隊員。當初史萊克學院在天鬥皇家學院停留的時間很短,眼前這些人自然並不認識唐三他們。這些出身貴族的子弟自然更看不上史萊克學院隊員們的裝束。如果這不是在擂臺上,恐怕他們有不少人都要爆笑出聲了。

    “真是一群癩蛤蟆。就這樣也來參加魂師大賽?”站在天鬥皇家學院二隊最前面的,是一名身材嬌小的男生。此人皮膚白嫩,長的也很漂亮,看上去就像個女孩子。就連說話的聲音都陰柔的很。

    “隊長,我們怎麼會被抽到這麼個對手。真是癩蛤蟆落在腳面上,不咬人也各應人。你看他們那學院的標誌,真是好笑死了。”嬌小男生身邊一名花枝招展胸前豐盈欲出的女生捂著口鼻低聲說道。那樣子,似乎是怕聞到史萊克學院營員們身上的味道似的。

    那位隊長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目光有些色迷迷的飄向小舞,“只是可惜了這樣的小美女。”

    小舞冷哼一聲,“一個陰陽人,一個勾欄女,我們怎麼抽到了這麼個對手。”

    “小賤人,你說誰是勾欄女?”那身材火暴的女營員立刻發飆了。那位被稱之為陰陽人的男營員臉色也頓時一片鐵青。

    戴沐白哈哈一笑,“小舞,你太有才了。我怎麼想不出這麼好的形容詞。陰陽人配勾欄女。果然是絕配啊!”

    天鬥皇家學院二隊的嬌小隊長冷冷的道:“好,你們很好。比賽雖然禁止殺死對手。但傷殘確實難免的。既然你們自己找死,那也怪不得我們了。”

    比賽尚未開始,雙方已是劍拔弩張,火藥味兒明顯濃郁了起來。

    戴沐白被對方搶了自己的臺詞,明顯有些不爽。此時,裁判已經走了過來。

    “雙方行禮,非參賽人員退下擂臺。”

    不論是天鬥皇家學院還是史萊克學院,雙方都心不甘情不願的勉强朝著對方彎腰行禮。多餘的隊員退下擂臺,只留下了參加這預選賽第一場的各自七人。

    史萊克學院一方,站在最前面的是戴沐白、泰隆、黃遠三人。唐三劇中,兩側分別是小舞和京靈。絳珠站在最後方。

    天鬥皇家學院一邊,除了之前開口的一男一女以外,剩餘的五個人全是身材健壯之輩,五個人在前面站成一排,像是一堵牆似的擋住了後面兩人。對方站在中央的,正是那名嬌小隊長,不用問,他應該就是這支隊伍中的控制系魂師了。而那身材火暴的少女則站在最後面。

    貴賓席。

    雪夜大帝微笑的看著看擂臺,向身邊的寧風致道:“寧宗主,看來這第一場比賽將毫無懸念啊!”

    寧風致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另一邊的白金主教薩拉斯突然道:“寧宗主,您能否告訴我,之前您所看好的二十八支魂師隊伍中,究竟哪知是您所說的冠軍爭奪者呢?”

    寧風致微笑道:“薩拉斯閣下,有點神秘感不好麼?我想,您也一定有支持的隊伍吧。”

    薩拉斯皮笑肉不笑的道:“這麼說,寧宗主是不願意透露了?”

    寧風致淡然一笑,道:“這是本宗自己的秘密,似乎與薩拉斯閣下無關。”

    “你……”薩拉斯的臉色明顯沉了下來。目光與寧風致在雪夜大帝面前碰撞,誰也沒有半分避讓。

    坐在中間的雪夜大帝眉頭微皺,打圓場道:“二比特不必心急,等這次大賽結束之後,自然就有結果了。薩拉斯主教,寧宗主說的也沒錯,看好誰是他自己的事。你看,我也不好問出這個問題。雖然我也很好奇。”

    白金主教薩拉斯看了雪夜大帝一眼,淡淡的道:“陛下說的是。那就讓我們看比賽吧。”

    坐在第二排的雪星親王得意的向身邊眾人道:“看,陛下和寧宗主都已經看出這場比賽毫無懸念。我們天鬥皇家學院的營員才是真正的精英。這還只是二隊而已。這次我們的主隊目標只有一個,就是最後的冠軍。”

    天鬥皇家學院是由他首長的,能够取得好成績的話,他臉上自然也有光彩。史萊克學院這幾個字,他早就忘記了。作為一比特帝國親王,當初在天鬥皇家學院發生的事對他來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插曲而已。

    “我看未必。寧宗主只是贊同陛下這場鬥魂毫無懸念。並沒有說勝的會是誰。”

    聽到這不同的聲音,雪星親王頓時不悅的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這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天鬥皇家學院三比特教委之首,魂鬥羅夢神機。

    雪星親王冷然道:“夢神機教委,你可不要長他人的威風。您可是學院的直接負責者。”

    他與夢神機一向不對付,只是雙方又是誰也動搖不了對方的位置。因為上次史萊克學院的事。夢神機曾經找過雪夜大帝告狀。但雪夜大帝公務繁忙,本身身體又不太好。也並沒有太在意。雪星親王是他唯一的弟弟,對於自己的胞弟,他還是要信任多一點。

    雪星親王沒看出場中史萊克學院的參賽營員是誰,夢神機又怎麼會看不出。他一眼就看到了當初曾經給他留下過深刻印象的唐三。當他看到史萊克學院並不是史萊克七怪盡出時,心中不禁有些悲哀。堂堂天鬥皇家學院,竟然無法令對手全力以赴。可是,他又能有什麼辦法呢?天鬥皇家學院的營員幾乎每一個都有背景,不是他想要整頓就能够整頓的。

    空有强大的師資力量與物質條件,卻少有出色弟子問世。要不是他層受過皇室大恩,早就不想再繼續擔任這教委的位置了。

    “預選賽第一輪第一場,正式開始。”

    在裁判的示意下,這場宣告著本届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第一場預選賽正式開始。

    和鬥魂有些類似,大賽有一分鐘給雙方開啟武魂的時間。

    一邊冷冷的注視著對方,戴沐白雙手在胸前抬起。大喝一聲,“兄弟們,開武魂。白虎附體。”

    當雙方同時釋放出武魂,所有魂環呈現在觀眾眼中地時候,訝異之聲頓時在觀眾席中傳開。

    兩黃兩紫,四個魂環在戴沐白身上炫麗閃現,站在他身邊的泰隆和黃遠身上也各自釋放出兩黃一紫三個魂環。三名强攻系魂師爆發出強悍的氣息,面對對面五人,竟然毫不遜色。

    小舞、京靈以及後方的絳珠。也各自釋放出兩黃一紫三個魂環。這六人無一不是最佳魂環配寘。

    最令觀眾們吃驚,甚至是驚駭的,是史萊克學院陣中那處於中央位置的唐三,兩黃一紫一黑。四個魂環同時出現在他身上。

    黑色,原本是最不顯眼的顏色。可是,只要稍微知道一些魂師知識的人都明白那意味著什麼。

    不只是觀眾臺,就是貴賓臺,此時也是驚呼一片。誰能想到,在這預選賽第一場。他們竟然看到了萬年魂環出現在比賽臺上。

    雪星親王有些無法控制自己情緒的大喊道:“不。這不可能。怎麼會是萬年魂環。”

    夢神機痛苦地閉上雙眼,“這本來應該是屬於天鬥學院的榮耀。難怪,難怪他們甚至沒有派上全部主力。”

    哪怕是本身已經極為看好史萊克學院的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看到唐三身上的黑色魂環也是大吃一驚。第四魂環就已經達到了萬年?身為七大宗門上三門宗主之一,他又怎會不清楚這其中地難度?那可是魂獸五千年修為的差距啊!

    白金主教薩拉斯原本微眯地雙眼中光芒驟然亮了起來,盯視在唐三身上,雖然他並沒有向後面的雪星親王那樣失態,但放在膝蓋上的雙手卻已經不自覺的握緊。

    “萬年第四環?”雪夜大帝眼中光芒閃動。奪目的光彩從眼底一閃而過。“寧宗主,看來。你看好地應該是這支隊伍才是吧?”

    寧風致在短暫地驚訝之後表情已經恢復了正常,儘管唐三這萬年第四環在他心中也掀起了驚濤駭浪,但在這時候他還能勉强保持心態的沉穩。淡然一笑,道:“陛下,小女也在這史萊克學院之中,只是這場比賽沒有出場而已。”

    “哦?那這麼說,這史萊克學院是貴宗培養出來的了?”雪夜大帝微笑說道。眼中明顯流露出一分喜色,並沒有因為天鬥皇家學院二隊遇到這樣强大的對手而擔憂。而另一邊的白金主教薩拉斯臉色就難看的多了。寧風致說出女兒在這支隊伍中,明顯就是告訴自己,武魂殿不要去打這支隊伍的主意。而七寶琉璃宗又一向與天鬥帝國皇室交好。

    寧風致微微一笑,道:“也不能說是我們七寶琉璃宗所培養,只是那擁有萬年第四環地孩子也是我上三宗地子弟而已。當初,他們本來是要加入天鬥皇家學院的,可惜,卻被雪星親王殿下趕走了。後來才在天鬥城加入了另一家學院,也就是現在史萊克學院地前身,藍霸學院。”

    “什麼?”雪夜大帝心中一驚,勉强克制著自己沒有轉身去詢問雪星親王,但腦海中也立刻回憶起了夢神機曾向自己的投訴,眉頭頓時深鎖起來。

    聽了寧風致後面這句話,薩拉斯的表情才恢復了一些,眼中甚至帶著幾分幸災樂禍之色。與史萊克學院一邊相比,天鬥皇家學院二隊的魂環就要遜色了,倒不是品質上有多差,能够代表天鬥皇家學院出戰,這些營員到也都是最佳魂環匹配。畢竟,憑藉著天鬥皇家學院那麼强大的師資力量,還有貴族們本身的勢力,弄到最佳魂環搭配也並不算太費勁。可惜的是,此時這臺上的七人卻是一個四十級的魂師都沒有。全部三個魂環。當他們的目光落在唐三身上,看到他那內斂的黑色萬年魂環時,都不禁瞳孔收縮,有些呆滯了。

    但這是在比賽,相當於戰場,戰場上發愣本身就是大忌諱。對手愣住了,史萊克眾人可不會。論實戰經驗,眼前這支天鬥皇家學院二隊甚至還比不上史萊克這邊後加入的泰隆等人,就更不用說史萊克七怪了。

    “疾——”唐三大喝一聲。在對手還處於愣神狀態中,史萊克七人已經發起了攻擊。

    戴沐白一馬當先,全身肌肉暴漲的他帶著泰隆和黃遠直接從正面沖了過去。小舞與京靈也同時從側面繞出。唐三背後的絳珠此時手中多了一根奇异的權杖,權杖下端纖細,上端粗重,雕刻有一些奇异的銘文,此時她身上三個魂環閃動,隨手一揮,將權杖插在面前的地面上,一圈橘黃色的光暈已經悄然擴散開來。直到戴沐白三人發起衝鋒,天鬥皇家學院二隊的隊員們才反應過來,那名嬌小男子控制魂師怒聲喝道:“發什麼愣,動手。”

    天鬥皇家學院二隊前面的五個人全都是强攻系魂師,武魂分別是:獅、熊、虎、豹、狼。這個組合的衝擊力顯然是非常強悍的。反應雖然慢了一拍,聽到嬌小男子的呼喊也立刻反應過來,獰惡的朝著戴沐白三人迎了上來。在他們看來,雖然戴沐白的武魂有四十級,可他們在人數上畢竟占優。五個人的武魂都達到了三十五級以上,對上對方的三人並不吃虧。只要先將對方這三個主力擊潰,那麼,勝利就不遠了。

    天鬥皇家學院二隊讓五名强攻系魂師在最前面顯然是有道理的,目的就是在雙方剛一接觸的前期先取得優勢。

    可惜,他們對上的是戴沐白,魂力已經達到四十四級的戴沐白。還有在後面壓陣,擁有萬年魂環的千手修羅唐三。

    邪眸白虎仰天怒吼一聲,就在即將撞上對手前的刹那,沒有任何保留,直接開啟了自己的第三魂環技,白虎金剛變。

    泰隆更簡單,身上三個魂環同時開動,純力量增幅的他瞬間就變成了一隻暴戾猩猩。

    黃遠的第三魂環技與戴沐白的有些類似,只是增幅略微遜色一些而已,名叫天狼變。瞬間增幅百分之五十的攻擊力和速度。

    史萊克學院這三比特强攻系魂師,竟然在一上來就開啟了自己的千年魂技,這是誰也想不到的。畢竟,一上來就使用消耗如此之大的魂技,一旦被對手擋住,那就沒有後續。

    可是,史萊克的隊員們需要後續麼?

    黑暗之光浮動於唐三身上,他甚至沒有給對方那名控制系魂師出手的機會,萬年魂環之技藍銀囚籠已經發動。

    沒有任何預兆的,百餘條漆黑的藍銀草突然從地面下湧出,化為七個堅硬的囚籠,將天鬥皇家學院的七人全部困在其中。

    驚呼之聲響徹全場,一些觀戰的魂師們更是叫出了群體控制四個字。群控,控制系魂師在團戰中最具威脅的能力,就在這第一場預選賽中,出現了。

    雖然現在月票已經領先了不少,但我們絕不能放鬆,上個月最後被超越的情况小三絕不希望複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