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寧風致帶著唐三來到一間茶館,見到了一名年輕人。

    青年的目光轉移到唐三身上,“這位應該就是寧叔叔推崇備至的唐三兄弟吧。”

    “不敢當。”唐三微微向青年頷首。

    寧風致微笑道:“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小三,這位是當今天鬥帝國的太子雪清河殿下。”

    唐三心中一驚,頓時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對眼前這位青年有熟悉的感覺了,可不是麼,他的相貌與雪夜大帝和當初找過史萊克學院麻煩的四王子雪崩以及雪星親王都有幾分相像。

    “原來是太子殿下。唐三有禮了。”微微躬身,唐三不卑不亢的說道。

    雪清河讚歎道:“如果不是寧叔叔告訴我,我真的很難相信你竟然只有十四歲。想當初,我十四歲的時候,還不過是個懵懂少年而已。認識你很高興,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就叫我一聲雪大哥吧。那太子二字,不提也罷。”

    從對方的言談舉止之間,唐三不禁心中大訝,他和那位雪崩王子真的是一個父親生的的麼?怎麼差這麼遠?唐三乃是兩世為人,從寧風致的引見和眼前這位太子殿下的身份上,他已經猜出了一些,這位太子應該已經得到了七寶琉璃宗的支持。回想起雪夜大帝已經相當不小的年紀。難道說,天鬥帝國要出現皇室爭比特的情况了麼?

    寧風致在一旁說道:“好了,我們先坐下說話吧。這裡的綠茶味道相當不錯。小三,你也嘗嘗。”

    三人分賓主落座,雪清河親自為寧風致和唐三斟上香茶,不用喝,只是聞那味道。就已經有種沁人心脾的感覺。再加上這房間中古香古色的佈置,很容易令人身心舒暢。

    唐三道:“雪大哥,之前我聽寧叔叔說,您對我父親當初歸隱的事知道一些。”

    雪清河點了點頭,道:“其實我知道地也不全,只是聽一比特宮廷供奉提起過。令尊一直都是我崇拜的偶像,當時就多打聽了一些。根據我得知的消息來看,令尊當初選擇退出魂師界,銷聲匿跡。似乎與武魂殿有關。”

    “哦?雪大哥,您能不能說的具體一點?”唐三有些焦急的問道。按照力之一族族長泰坦和寧風致所說,自己的父親乃是七大宗門排名第一的昊天宗之後而且是現今昊天雙鬥羅之一。以這樣尊榮的身份,父親又怎會淪落到做一個只能喝些濁酒的鐵匠呢?這其中地緣由一直都是唐三極想得知的。

    雪清河並沒有賣關子的意思。點了點頭,道:“我得到的消息是這樣地。大概在十五年前。按照時間推算,那時候你應該還沒有出生。武魂殿似乎在尋找一件什麼東西。那件東西對於整個武魂殿來說都極為重要。囙此,武魂殿派出了强大的陣容四處尋覓。不但四比特白金主教都參與其中,甚至連當時地教宗以及教宗的兩位貼身守護也都出動了。他們具體找的是什麼給我消息的人也不知道。但從武魂殿高層傾巢而出來看,那必然是一件極其重要的東西。”

    “而這件東西。似乎就在你父親手中。當時,你父親並不在昊天宗內。應該是帶著你母親在大陸上四處遊歷。驟然遭遇這件事,想必也十分為難。他與武魂殿之間具體地交涉情况誰也不知道。只是聽說,你父親在不久之後就宣佈脫離昊天宗。而那時候,你父親還是一比特魂鬥羅,沒有達到封號鬥羅的境界。”

    “過了不久後,又有消息傳出,說你父親與武魂殿中人在某處決鬥。負傷而去。而那件東西似乎也沒有被他們成功得到。正是在那一戰地時候。傳出你父親已經成為了封號鬥羅的消息。武魂殿本身也承認這個事實,這才有令尊成為當今最年輕的封號鬥羅一說。”

    聽到這裡。唐三忍不住問道:“那我母親呢?”

    雪清河搖了搖頭,道:“我的消息裡面並沒有關於令堂的。只是在那一戰之後不到一個月,武魂殿突然宣佈,教宗駕崩。新教宗繼位。所以,給我消息的人判斷,前任教宗很可能是因為在與你父親的戰鬥之中受到了重創。才會在不久後駕崩。而你父親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而選擇了隱居。雖然他已經脫離了昊天宗,但畢竟是昊天宗直系弟子中最重要地一員。他地退隱,想必也是為了不連累宗門。畢竟,武魂殿的實力實在太大了,甚至可以與兩大帝國平起平坐,並不是一個宗門所能對抗地。哪怕是當世第一大宗門也不行。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昊天宗逐漸脫離人們的視線,很少在魂師界走動了。”

    寧風致介面道:“如果這件事是真的,那麼,最重要的就是那件武魂殿爭奪的東西究竟是什麼,還有那一戰的真實情况。這些恐怕也只有當時的當事人才知道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你父親的退隱定然與那一戰有著密切的關係。”

    唐三默默的點著頭,雪清河所言雖然和他猜測的有些出入,但卻極為合理。在鬥羅大陸,能够逼迫一比特封號鬥羅退隱,逼迫第一大宗門半隱退的,也只有武魂殿才有這樣的實力。如果自己的父親真的擊殺了教宗,那麼,他和武魂殿之間的仇怨就相當大了。為了避免宗門被連累,為了躲避追殺,他帶著自己隱居在小山村中自然也說的過去。

    可是,在雪清河這整個故事之中卻並沒有自己母親的出現。難道說,就是在那一戰之中,母親被武魂殿的人殺了麼?

    不自覺的,唐三雙拳漸漸握緊。雖然他與這一世的母親並沒有感情,但是,他這具身體畢竟是這一世的母親所給。身上也流淌著她與父親的血液。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如果真的是武魂殿做的。那麼……

    想到這裡,唐三眼中不受控制的流露出逼人寒光。

    雪清河道:“我所知道的就只有這些了,實在不好意思。我已經找人去調查這件事。只是已經過了十多年,恐怕很難有結果。”

    “多謝雪大哥的消息,能知道這些對我來說已經很有用了。”唐三的神色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雪清河微微一笑,道:“唐兄弟不必客氣,舉手之勞而已。”

    正事說完,三人一邊喝茶,一邊閒聊起來。唐三發現,這雪清河不但十分健談,而且見識廣博,談吐之間給人一種從容大氣的感覺,在閒聊過程中,他始終未曾提過招攬之類的話,唐三仔細觀察發現,此人心胸十分開闊。與自己所見過的雪崩王子和那位雪星親王截然不同。

    “唐兄弟,不如一起吃個午飯吧。”雪清河提議道。

    唐三搖了搖頭,道:“不了。我還是回學院吧。”

    雪清河微微一笑,從懷中摸出一塊金牌遞了過來,金牌樣式簡單,但其中卻蘊含著一股特殊的能量氣流,上面雕刻著一個天字。

    “既然如此,為兄也不多留你了。這塊牌子你拿著,以後有什麼事,盡可以拿著它到皇宮來找我。”

    看著面前的金牌,唐三猶豫了一下,旁邊的寧風致微笑道:“清河沒有其他意思,你就拿著吧。這塊牌子只是清河的私人象徵,並沒有其他用途。”

    聽寧風致這麼一說,唐三也不好拒絕,這才將沉甸甸的金牌拿起來,收入到自己的二十四橋明月夜之中。

    雪清河和寧風致親自將唐三送到茶館門口,唐三告別二人,回史萊克學院而去。

    看著唐三漸漸遠離的背影,雪清河讚歎道:“老師,您說的對。他果然不像是一個只有十幾歲的孩子。不但會隱藏自己的心思,而且言談舉止都很沉穩。真不愧是昊天宗的子弟。”

    寧風致微微一笑,道:“這孩子的出色可不是昊天宗給予的,完全都是依靠自己的能力。他的未來,連我也看不清。如果是其他魂師,只是藍銀草為武魂的話,很難有所作為,但他不一樣。小小年紀不但已經達到了四十級,而且他所展現出的實力一點也不比頂級武魂的四十級魂師差。如果他能够在將來解决雙生武魂反噬的那個大問題,此子在大陸必定成為呼風喚雨的人物,甚至會超越他的父親。”

    雪清河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關於當初昊天鬥羅退出武魂界的事我會抓緊查,希望能早日找到準確的消息。至於唐三,我先盡可能的和他保持一個良好的關係吧。他雖然出色,但現在年紀卻太小了。”

    寧風致正色道:“清河,有一點我一定要提醒你。從我和這個孩子這段時間的接觸來看,如果你在未來真的想要得到他的幫助,那麼,就永遠不要試圖去招攬他,而是和他去做真正的朋友。”

    雪清河愣了一下,和寧風致目光相對,半晌後,他才緩緩頷首,“老師,我明白了。謝謝您的指點。”

    走在回學院的路上,唐三腦海中盡是之前雪清河的話。父親,你究竟是因為什麼和武魂殿發生的衝突,母親又在哪裡呢?雖然雪清河在講述中並沒有提到關於母親的事,但唐三還是隱隱覺得,父親的歸隱和母親有著直接關係。

    茶館距離史萊克學院並不算太遠,很快,唐三就回到學院之中,直接來到了學院後樹林內的木屋處。這裡已經成了他們訓練的專屬場所。

    此時,不只是隊員們回來了,大師、柳二龍也都回來了。只有弗蘭德不在。

    “小三,你回來了。”大師看到唐三回來,向他招了招手。

    “老師,您找我麼?”唐三走近問道。

    大師搖了搖頭,道:“我要單獨訓練榮榮,你也來吧。我講的對你也有些好處。訓練她也需要你來配合一下。”

    “哦?”唐三看向一旁的寧榮榮,此時,其他人都在木屋周圍,或打坐修煉,或坐在一起聊天,只有寧榮榮站在大師身邊。

    “你們跟我來。”大師帶著唐三和寧榮榮向樹林深處走去,連柳二龍都沒有跟來。

    走出大約數百米左右,大師在一處相對空曠的地方停了下來。

    寧榮榮有些忐忑的問道:“大師,您要對我進行什麼特訓?”對於大師曾經的魔鬼訓練她到現在也仍心有餘悸。

    大師道:“榮榮,如果我記得不錯。你們七寶琉璃宗應該有一門名叫分心控制的技能吧。你現在修煉到了什麼程度?”

    寧榮榮顯示愣了一下,然後才回答道:“我現在剛修煉到三竅禦之心。勉强能够應用。”

    大師眉頭微皺,“這麼說,還只是最初級的階段。我要對你進行地特訓,就是這方面的。”

    “雖然今天戰勝天鬥皇家學院二隊很輕鬆,但他們這二隊絕對不能代表高級魂師學院的普遍實力。尤其是現在唐三和沐白的實力都已經暴露了。未來你們要面對的對手只會越來越强大。而你那已經進化到九寶琉璃塔程度的武魂,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可以說,未來你們能否拿到冠軍。你的能力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寧榮榮嘻嘻一笑,道:“大師,您是在誇獎我麼?”

    大師臉色一板,道:“我不是在稱讚你。而是在稱讚你們七寶琉璃宗地武魂。以你現在的能力,還很難將自身的武魂威力發揮出來。在戰鬥中對團隊所起到的作用並不是很大。”

    一旁地唐三有些奇怪的道:“老師。榮榮已經四十級了,她地輔助能力也已經相當出色。同時可以在四項能力上對我們進行百分之五十的增幅,那瞬間的爆發力幾乎可以讓我們提升一個檔次啊!”

    大師淡然道:“你說的沒錯,她現在是可以在四項能力上同時對你們進行百分之五十的增幅。那麼,你問問榮榮。如果是你們史萊克七怪一同出戰地情况下,她同時對你們六個人進行這樣的增幅。能持續多長時間?”

    唐三疑惑地看向寧榮榮,寧榮榮此時的臉色卻已經有些變了,“大師,您怎麼知道我們七寶琉璃宗的秘密?”

    大師道:“不要忘記,我出身于藍電霸王龍家族,也是上三宗之一。七寶琉璃宗武魂的秘密也並不是那麼隱秘,我知道也沒什麼稀奇。不但我知道。只要是强大的魂師。幾乎都知道這個奧秘。但儘管如此,七寶琉璃宗依舊是最强大的輔助系武魂家族。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寧榮榮茫然搖頭。一旁的唐三忍不住說道:“難道就是因為您剛才說地分心控制?老師,您能不能說地明白一些。七寶琉璃塔武魂的秘密是什麼?”

    寧榮榮看向大師,大師點了點頭,道:“沒錯。七寶琉璃塔之所以一直都保持著第一輔助武魂地稱號,固然和武魂本身有關,但更加重要的卻是這分心控制。魂力的提升固然重要,但這分心控制對於你們七寶琉璃宗來說,甚至更加重要。如果我猜的不錯,榮榮的父親寧宗主,在這分心控制能力上,已經達到了七竅玲瓏心的程度。我沒說錯吧,榮榮。”

    寧榮榮點了點頭,同時也替唐三解除了心中的疑惑,“我們七寶琉璃塔武魂的秘密就在於魂力的消耗上。魂力等級越高,魂環越多,這個弊病就表現的越明顯。以我現在的情况來說,如果同時對你們六個人進行全部四項百分之五十的輔助,最多只能堅持三秒鐘的時間。”

    “三秒?”唐三大吃一驚。

    大師沉聲道:“我把榮榮單獨叫出來,為的就是不讓大家都聽到這個秘密。這個世界是公平的。七寶琉璃塔雖然輔助強悍,可它也有自己的局限性。因為一名魂師的魂力是有限的。不論你的武魂有多麼好,如果背後沒有魂力支持也無法起到足够的作用。七寶琉璃塔正是因為輔助能力太强了,所以它對魂力的消耗也是極為恐怖的。試問,以榮榮四十級魂力就能够幫你們六個人在四種内容上全部提升百分之五十,那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如果能够長時間持續,那任何魂師豈不是都要無敵了麼?那天,榮榮在我們獵殺魂獸時對弗蘭德、二龍他們進行輔助的時候,我才想起了這個問題。如果不能有效的解决,那麼,在你們今後的比賽中,她的七寶琉璃塔武魂就很難發揮出真正的作用。”

    唐三這才明白過來,“那您所說的解決方法,就是七寶琉璃宗的分心控制了?”

    大師點了點頭,道:“沒錯。所謂分心控制,就是同時控制自己的不同魂技產生作用。這種控制之法對於任何魂師都有用,但對七寶琉璃宗的作用更是格外巨大。普通魂師的魂技都是越强大的魂技消耗魂力越多。而七寶琉璃宗卻不是這樣。它們的每一種魂技在同樣等級的時候消耗的魂力都是一樣的。簡單來說。如果榮榮是二十級的大魂師,那麼,她的兩個魂技消耗的魂力就都是一。等她到了三十級,三個魂技消耗的魂力依舊是相等的。但因為提升的程度有所上升,消耗的魂力也都會變成二,以此類推。這樣一來,如果她只是同時釋放出所有的魂技進行輔助,對魂力的消耗就是一個天文數位。別說是她,就算是封號鬥羅,也很難承受這樣程度的消耗。”

    “而分心控制正是解决這個問題的關鍵所在。在戰鬥的過程中,可以說,每一名參戰者所需要的輔助並不相同。比如說,以榮榮現在的四個魂技,對你來說,最重要的只有魂力提升這一項。其他三種附加作用在你身上用處並不大,只能是更多的消耗她的魂力而已。而沐白需要的則是攻擊、防禦、魂力的增幅,敏捷增幅也不重要。能够全部輔助固然好,但在魂力有限的情况下,在最關鍵的地方才進行輔助,無疑能够將七寶琉璃塔的輔助能力完全發揮出來。”

    “七寶琉璃宗的分心控制據我所知一共分為五個境界,分別是三竅禦之心,四竅恒之心,五竅散之心,六竅如意心和七竅玲瓏心。每一個境界代表的意思就是能够同時控制魂技的數量和同時釋放的次數。像三竅禦之心,指的就是能够同時操縱三種魂技對三個目標進行精確輔助,四竅恒之心指的是同時操縱四種魂技對四個目標進行輔助。在這種精確輔助的情况下,就能够做到我先前所說的程度。將最合適的輔助施加在最需要的人身上。”

    說道這裡,大師停頓了一下,眼含深意的看了唐三一眼後才繼續說道:“對於普通魂師來說,分心控制的作用並不是很大,因為每一種魂技消耗的魂力不同,全部魂力加起來都未必能够將所有魂技釋放一遍。囙此,這分心控制的修煉方法也漸漸失傳了。只有七寶琉璃宗才會。榮榮,我希望你能够在總決賽開始之前,至少要達到四竅恒之心的地步。這樣,你至少可以同時對四個人進行輔助。在不同的時候釋放出不同的輔助魂技。這才是七寶琉璃宗真正的奧義。你明白麼?”

    寧榮榮吐了吐舌頭,道:“大師,您真厲害。您說的話幾乎和爸爸說過的一樣。爸爸也告訴過我,想要真正發揮出七寶琉璃塔的作用,就必須要刻苦修煉分心控制,可是,這分心控制的修煉方法實在太辛苦了。而且又那麼枯燥。所以我……”

    大師淡淡的看了寧榮榮一眼,“你是不是想說,其實你連三竅禦之心都沒能完全掌握?”

    寧榮榮俏臉一紅,但還是點了點頭,有些羞慚的不敢再看他。

    大師輕歎一聲,道:“榮榮,作為七寶琉璃宗的直系傳人,你擁有著別人所沒有的條件。如此得天獨厚的武魂如果不珍惜,將來你一定會後悔的。這分心控制是你必須要修煉的奧義。否則的話,就算你將來能够成為封號鬥羅。也不會是一名合格的輔助魂師。你能明白老師的苦心麼?”

    大師的聲音很溫和,但這種溫和的語調反而令寧榮榮心中更加慚愧,用力的點著頭,道:“大師,您放心吧。從現在開始,我一定努力修煉分心控制。爭取早日達到四竅恒之心。”

    大師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道:“雖然我也不知道這分心控制修煉的法門,但我可以教你一個方法。你記住,在今後進行技能輔助的時候,你一定要讓自己成為一個最吝嗇的魂師。哪怕是一點一滴的魂力也要盡可能去節約。把每一次輔助都做的恰到好處,不多一分,不减一分。只要你能做到這一點。那麼,你的輔助能力也就走上正軌了。”

    寧榮榮將大師的話記在心中,雖然還不是完全領悟,但大師之前這一番話也讓她充分認識到了分心控制這個能力的作用。

    大師輕歎一聲。目光落向一旁的唐三,“我把小三叫來其實是有私心地。分心控制對於普通魂師沒什麼用。但對他卻不一樣。他是控制系魂師,而且還是雙生武魂。新得到的魂技在盡可能的控制下對魂力消耗並不算大。如果能够再掌握分心控制的方法,那麼,在戰場上他的控制能力就會變得更強。尤其是以後擁有了第二武魂的魂技之後,這種情況就會變現的更加明顯。榮榮,我不知道你們七寶琉璃宗的門規如何,但如果沒有明文規定的話,能否在你修煉分心控制地時候也讓小三和你一起修煉?”

    “老師。”唐三看向大師。有些急切的道:“這樣不好。分心控制是七寶琉璃宗的獨門秘技,我怎麼能學?”

    他是從唐門那個時代來的,唐門地門戶之見他很清楚。本門最高深的技能一向是敝帚自珍,別說是教給外人。就算是有人想要覬覦,也立刻會遭到唐門不擇手段地報復。

    “為什麼不能學?三哥。你就和我一起練好了。這其實也沒什麼的,大師說的對,這分心控制技能原本就不是我們七寶琉璃宗所獨有,只是對我們七寶琉璃宗有用,所以才一直傳承了下來。何况。你有恩於我們七寶琉璃宗,就算是爸爸在這裡。也一定會同意的。”

    “可是……”唐三遲疑著還想要拒絕,卻被寧榮榮打斷了。

    “可是什麼?三哥,你給我那朵仙品鬱金香的時候我說過什麼嗎?我拒絕了麼?我沒有,因為我真地把你當成是哥哥看待。哥哥給妹妹的東西,我為什麼要拒絕?儘管那時候我並不知道那朵仙品藥草地珍貴。就算我知道,我也一定會收的。現在也一樣,我們史萊克七怪都是一家人。你對大家從來都是無私的。這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技能而已。如果你再拒絕的話,就是不把我當成妹妹看待了。”

    聽著寧榮榮像連珠炮一般的質問。唐三頓時無言以對。對於這分心控制他當然有心要學,但這也畢竟是人家宗門的秘技。

    “不如這樣吧。榮榮。還是先問一下寧叔叔好了。寧叔叔說我可以學,我再和你一起修煉,你看如何寧榮榮有些不滿地撅起小嘴,道:“哼,你還不相信我麼?爸爸肯定不會拒絕地。既然你堅持,那我現在就去找爸爸。”

    “現在別去了。你也不知道寧叔叔在什麼地方。”唐三想要拉住寧榮榮。

    寧榮榮道:“放心好了,我能找到爸爸的。我們七寶琉璃宗怎會沒有聯絡地方法。大師,我先走了。”

    說完,寧榮榮直接朝著樹林外跑去。

    大師失笑道:“這丫頭,到真是個急性子。小三,放心吧。既然我提出來,自然就是料定寧風致不會拒絕的。這分心控制技能對七寶琉璃宗雖然重要,但也不是不能外傳的秘密。如果我猜得不錯,寧風致巴不得讓你學呢。這樣一來,你就欠了七寶琉璃宗一個人情。身為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高瞻遠矚,不論是你還是你父親,都是他極為重視的對象。趁著榮榮去找她父親,你跟我說說,剛才寧風致找你都說了些什麼?”

    聽大師這麼一說,唐三心中才算釋然了。當下,將之前自己見到雪清河,一起三人在一起所說的話詳細的說了一遍。

    聽了唐三的複述,大師沉吟片刻後才道:“這位太子殿下的消息應該沒有任何水份。能够打聽到這麼多也算是相當不易了。對於那件事,武魂殿可是全面封鎖的。”

    “老師,那您知道什麼消息麼?”唐三急切的問道。在大師面前,他完全不需要遮掩自己的情緒。

    大師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但從理論上來看,這位太子殿下給的消息沒有問題。現在的關鍵就在於那件東西是什麼,為什麼武魂殿為了這件東西能够傾巢而出,而又在沒有得到這件東西的情况下鎩羽而歸。甚至有可能賠上了一個教宗。”

    唐三眼睛突然一亮,“老師,您說會不會是魂骨?對於魂師來說,最珍貴的東西無疑就是魂環和魂骨了。魂環有專内容,不可剝奪。可魂骨卻可以。”

    大師搖了搖頭,道:“不,我認為不會。如果是魂骨的話,武魂殿不可能沒有得手。你父親雖然成為了封號鬥羅,也不可能與武魂殿相抗衡。要知道,武魂殿中除了教宗之外還有至少三比特封號鬥羅的存在。你父親一個人的力量再强,也不可能對付的了那麼多强者。如果我猜得不錯,武魂殿之所以沒有繼續執著於那件東西,不是因為那件東西損壞了,就是因為它已經失去了原本的作用。難道說,是一隻魂獸麼?可魂獸的話,又怎麼會和你父親扯上關係呢?先不說能够被武魂殿看上的魂獸將會是多高的級別,單是魂獸與人類之間不可調和的衝突,它也不會和你父親在一起。而你父親更不可能為了一隻魂獸不惜脫離宗門去得罪武魂殿。”

    大師的分析能力無疑是極强的,但聽了他的分析,唐三腦海中卻更加糊塗了,那件東西究竟會是什麼?看來,只有再見到自己的父親,才有可能知道真像了。

    寧榮榮去的時間並不長,半個時辰之後,她就已經興沖沖的跑了回來,手裡還拿著一封信。

    “三哥,給你看。我就說嘛,爸爸肯定會同意的。”

    信箋上的字很簡單,唐三也曾見過寧風致的筆跡,只見上面寫著:小三,分心控制並非什麼秘技,如果有用,你盡可與榮榮一起練習。你對七寶琉璃宗的幫助,又豈是這小小技能所能相比的?——寧風致。

    雖然只有簡單的一句話,雖然唐三明知道寧風致這樣說有幾分籠絡自己的意思,但他的心還是暖融融的,說不出的受用。不管怎麼說,寧風致乃是一宗之主,也是一比特寬厚的長者。

    就這樣,從下午開始,唐三與寧榮榮一同修煉起這項法門。

    分心控制的修煉方法並不複雜,不同的魂師修煉這門技巧的管道也不同。寧榮榮的修煉,就是不斷將自己不同的技能釋放出來,每一種技能釋放的速度、時間都要區別開來,並且盡可能做到準確,收發自如。此時,她同時釋放的就是三種技能,開始修煉最基礎的三竅禦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