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賽組委會派下來的調查組比弗蘭德預判的來的還要快。一行十餘人風風火火的走進了史萊克學院。

    令弗蘭德吃了一驚的是,帶隊的兩個人他都見過,他怎麼也沒想到大賽組委會對這件事竟然重視到了如此程度。

    天鬥城預選賽的組委會是又武魂殿和天鬥帝國皇室組成的,帶隊的雙方也自然是分別來自兩方勢力。弗蘭德之所以驚訝,是因為代表武魂殿前來的竟然是天鬥城武魂聖殿殿主白金主教薩拉斯。而代表天鬥帝國的居然就是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

    後來史萊克學院眾人才知道,寧風致是以太子老師的身份前來的。憑藉著這個身份,他也勉强能算得上是天鬥帝國皇室的人。

    雖然蒼暉學院七名參賽隊員變成白癡這件事不算小,但也絕沒到能够驚動寧風致和薩拉斯這兩位大佬的程度。兩個人之所以一起來到了史萊克學院,說起來有些搞笑。

    本來薩拉斯也只是想派遣一名手下前來的,史萊克學院戰隊的優异表現以及與七寶琉璃宗之間的敏感關係他早就有暗中下手的打算,但作為武魂殿天鬥城的總負責人,他當然不會像殘夢魂師時年那麼莽撞。所以他一直在等待機會。蒼暉學院七人變成白癡,無疑給了他一個最好的藉口,這位手眼通天的白金主教立刻就做好了利用這次事率先將史萊克學院踢出大賽的準備。

    但寧風致又怎麼會讓他如意呢?在組委會研究决定派遣調查組的時候,寧風致立刻就表態,願意帶領一隊調查組前往史萊克學院進行調查。

    讓寧風致去。無疑自己地算牌打不響,但薩拉斯又不願意放弃。論地位。他和寧風致終究還有所差距,武魂殿與七大宗門之間的關係一直都十分曖昧,無奈之下,這位白金主教也只得親自出馬。和寧風致一同前來史萊克學院,希望能夠抓到一些把柄。那樣地話,就算寧風致的地位再高,也不能阻礙大賽的公正性。

    所以。這兩位大人物就帶著一干隨從直接來到了史萊克學院。

    寧風致可以說是輕車熟路了,當聽說他們來到學院門外的時候,弗蘭德趕忙和大師、柳二龍一起迎了出去。在出門之前,弗蘭德叮囑了寧榮榮一句,稍後不得和寧風致相認,最好是先避一避。

    “弗蘭德院長,冒昧打擾了。”寧風致微笑著向弗蘭德點了點頭。

    兩人的魂力等級雖然相差不多,可在魂師界地地位卻是天差地遠。弗蘭德趕忙還禮,“寧宗主客氣了,您能大駕光臨本院,令史萊克蓬蓽生輝啊!”

    寧風致微微一笑,讓出半個身比特,替弗蘭德介紹道:“這位是天鬥城武魂聖殿殿主,薩拉斯白金主教閣下。”

    弗蘭德何等圓滑,臉上神色絲毫不變,趕忙再次施禮。“原來是薩拉斯主教大人。在下弗蘭德有禮了。兩位快裡面請。”

    薩拉斯淡淡的向弗蘭德點了下頭。一行十餘人在弗蘭德三人的帶領下走進了史萊克學院。

    寧風致只是帶著骨鬥羅古榕一個人,那位白金主教薩拉斯卻足足呆了十二個人。其中兩名身穿紅色長袍地紅衣主教。

    還有十名身穿銀色勁裝的聖殿武士。

    在武魂殿之中。除了教職人員以外,還專門有護殿騎士這個編制。除了教宗專屬的聖皇武士和鬥羅殿專屬的鬥羅武士以外,就屬兩大武魂聖殿的聖殿武士地位最高。

    這些聖殿武士都是由武魂殿中出色的魂師組成的。實力極為驚人。

    據說,聖殿武士的准入門檻是五十一級魂力。當然,聖皇武士和鬥羅武士地准入門檻更高一些,達到六十一級。

    也就是說,任何一名聖殿武士都擁有魂王以上的實力。而聖皇武士和鬥羅武士更達到了魂帝以上級別。

    這還只是三大武士團最基礎的級別要求。

    像聖皇武士團和鬥羅武士團的團長。都擁有著封號鬥羅的實力。由此可見。武魂殿的實力有多麼雄厚了。

    走進史萊克學院,薩拉斯的目光略微閃爍。周圍的景物已經全部印入他腦海之中。

    以往,他自然不會注意到這麼一所普通的高級魂師學院。但現在卻不一樣,史萊克學院戰隊在這一届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地表現實在驚人了些。雖然他還沒太看在眼裡。

    但至少可以證明這所學院足以培養出一些精英人才。

    弗蘭德一直帶著眾人來到了位於教學樓的第一會議室中。雙方分賓主落座。弗蘭德將上首位讓給了薩拉斯和寧風致。自己和柳二龍、大師敬陪末座。

    “弗蘭德院長,你應該知道我們此行的目的吧。”薩拉斯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他的臉色頓時變的難看起來。這茶水雖然是剛端上來的,可茶葉之劣質卻是他怎麼也想像不到。

    作為武魂聖殿地殿主,薩拉斯一向養尊處優,什麼時候喝過滿天星這種奇葩地茶葉呢?

    所謂的滿天星,就是茶葉末,先倒好一杯熱水,然後撒一把進去,那瞬間地感覺就像是滿天星一樣。

    只有最貧苦的平民才會喝的一種茶葉。而弗蘭德準備的這種滿天星,卻又是滿天星中的滿天星……

    寧風致看到薩拉斯的表情,端起茶碗做了做樣子,弗蘭德可沒有區別對待,他那碗裏的茶水也是一樣的。

    强忍著笑意,寧風致咳嗽了一聲,道:“弗蘭德院長,你這茶葉可不怎麼樣啊!”

    弗蘭德要的就是這個借題發揮的機會,歎息一聲,道:“還要請兩位原諒。我們史萊克學院實在太窮了。所有的經費都用在了培養營員上,辛辛苦苦才培養出幾個算得上精英的孩子。平時我那有錢喝茶啊,這還是我捕手學院前幾年買的。”

    如果說薩拉斯之前的臉色難看,那麼,現在他的臉色就已經完全變成了鐵青。如果不是顧及自己的身份,他就已經要吐出來了。幾年的陳茶,而且還是如此劣質。陣陣噁心的感覺令他不斷反胃。可看著弗蘭德那一臉可憐委屈的樣子,他又發作不出來。人家沒錢,你總不能說什麼吧?

    “弗蘭德院長,不要顧左右而言他。我們來這裡不是看你演戲的。”薩拉斯的聲音已經很冷了,換了是誰,喝了一口那種奇葩的滿天星,心情也絕對不會好。

    弗蘭德一臉茫然的看著薩拉斯道:“我還沒來得及問。白金主教大人您和寧宗主一起光臨敝學院,究竟是什麼事?”

    就連寧風致都不禁暗暗讚歎,弗蘭德這演戲的工夫實在太到位了。如果不是曾經和這位院長接觸過,更隱約猜到是唐三給那些蒼暉學院的營員們做了手脚,他都忍不住要相信弗蘭德並不知道此事了。

    薩拉斯眉頭微皺,“在之前的比賽中,你們學院的營員下狠手重創對方,致使蒼暉學院參賽的全部七名隊員變成了白癡。現在蒼暉學院提出了嚴正抗議。囙此,大賽組委會才組成了專案組進行調查。”

    “什麼?蒼暉學院的參賽隊員都變成了白癡?”弗蘭德一臉震驚的看著薩拉斯。

    薩拉斯冷哼一聲,“你教出來的好營員。年紀輕輕,下手卻如此狠辣。你應該知道大賽的規則。對於這種故意施展辣手的行為,大賽必不輕饒。”

    他說的話聽上去很普通,但無不存在著誤導,只要弗蘭德說錯一句話,他就會立刻抓住機會。

    “冤枉啊,大人。”弗蘭德猛的站了起來,因為委屈,他的面龐都有些變形了。

    雙眼明顯紅了起來,“薩拉斯大人,我們冤枉啊!蒼暉學院那些王八蛋居然還敢提出抗議?我們參賽的七名隊員有六個都受了重傷,其中還有三個人生命垂危,現在正由我們學院的幾比特治療系老師緊急搶救。他們還好意思抗議?我還準備向組委會提出抗議和調查申請呢。”

    薩拉斯冷哼一聲,“是不是冤枉你應該清楚。就算你不知道這件事,現在也將今天你們史萊克學院參賽的營員都叫出來,我們要進行調查。分別問詢。”

    弗蘭德臉上的震驚絲毫沒有减弱的意思,斷然道:“不,這不行。孩子們的傷勢太重了,如果不及時救治,別說是參加明天的比賽。恐怕整個魂師生涯都會受到影響。現在正是治療的重要時間。他們怎麼能回答你們的問題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