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薩拉斯眼中寒光一閃,“這麼說,你是和組委會作對了?我可以講你的行為理解為拒絕接受調查。大賽組委會將囙此而有權决定將史萊克學院從本届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中除名。”

    “等一下。”寧風致之前一直都沒有開口,只是默默的看著弗蘭德和薩拉斯交談。此時才悠然道:“薩拉斯閣下。正所謂法理不外人情。史萊克學院的參賽隊員們受了重傷。在未經調查的情况下就貿然決斷,這似乎不妥吧。”

    薩拉斯淡然道:“史萊克學院現在拒絕讓參賽營員接受調查,這本身就存在這重大問題。寧宗主您認為應該怎樣處理呢?連詢問都無法做到,又怎麼能證明他們的清白?”

    寧風致轉向弗蘭德,道:“弗蘭德院長,貴院參賽的營員傷勢都很重麼?我記得,當時有一名營員的情况還好。能否讓他來接受我們的調查?這次的事關係到大賽的公正性。還請你配合。”

    弗蘭德激動的雙眼通紅,看上去就像是要落淚一般,“憑什麼我們要接受調查?大賽既然公平公正,评审們就應該看清了當時的情况。蒼暉學院的參賽隊員施展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難道會手下留情麼?要是我們的營員沒有擋住他們的攻擊,恐怕現在沒有一個能活著回來的。所有人都看到了,我們的營員只是被動抵抗,我們從沒有做錯什麼。如果大賽組委會真的要决定將我們除名,我們也沒什麼好說的。”

    薩拉斯眼中精光一閃道:“這個是你自己說地。”

    弗蘭德怒視薩拉斯。“白金主教閣下,您如此針對我們史萊克學院是什麼意思?好啊。我到要看看,你們如何將我們史萊克學院從本次大賽中除名。小剛,明天我們就前往聖地拜見教宗大人,請教宗大人給我們主持公道。”

    寧風致有些焦急的向弗蘭德使了個眼色,他不知道為什麼一向精明地弗蘭德會突然變得如此衝動。難道說。那些孩子們真的受到了重創,讓弗蘭德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麼?

    弗蘭德像是沒有看到寧風致的眼色一般,一邊向薩拉斯怒吼著。一邊不斷的拍擊著桌子。

    “大膽。”一名聖殿騎士驟然踏前一步,全部十名聖殿騎士身上魂力光芒同時燃燒起來。兩名紅衣主教也站起了身。只要薩拉斯一聲令下,他們立刻就要出手拿人。

    薩拉斯理也不理弗蘭德,扭頭看向身邊地寧風致,道:“寧宗主,您也看到了。史萊克學院囂張至此,拒不接受組委會調查。如果不對他們進行處理,讓我們如何對其他參賽學院交代?”

    “這……”寧風致雖然有心相幫。可現在卻無力可使。

    薩拉斯這才轉向弗蘭德,冷笑一聲,“你們要去找教宗大人申訴是麼?那你們立刻就可以啟程了。我宣佈,史萊克學院由於觸犯大賽規則,……”

    他剛說到這裡,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話,“等一下。”

    這一次開口的是大師,他雖然沒有像弗蘭德那樣激動。但也是一臉捷運青之色,“薩拉斯,你在做出决定前要想清楚了。”

    “白金主教大人的名諱是你可以直呼的麼?”一名紅衣主教立刻斥責道。

    正在薩拉斯準備繼續說下去,做出將史萊克學院踢出本次大賽的時候,突然,大師手腕一抖,一物從他掌中飛出,直奔薩拉斯而去……

    不用薩拉斯出手。一名聖殿騎士飛快的擋在薩拉斯面前。抬手一掌就向那塊東西劈去,魂力驟然爆發。同時。其他的聖殿騎士飛速反應過來,第一時間將弗蘭德、大師和柳二龍三人圍在中央。

    “住手。”一隻手橫插而入,擋在那名聖殿騎士手前,化為一層無形屏障將其劈出那一掌的全部魂力包裹在內。奇异的是,並沒有任何能量碰撞出現,那名聖殿騎士輸出地魂力竟然如同冰雪消融一般靜悄悄的消失了。

    出手的既不是寧風致,也不是史萊克學院的任何一人,而是白金主教薩拉斯自己。

    看到薩拉斯出手,黃金鐵三角不禁同時一凜。聖殿騎士的實力和弗蘭德、柳二龍相比雖然不是很强,但那聖殿騎士在出手的時候,身上五個魂環同時亮起,分明是一比特五十級以上的魂王。而薩拉斯比他後出手,卻是後發先至,甚至沒有用出武魂,就輕描淡寫的化解了他劈出的一掌。

    想要化解魂王地攻擊,黃金鐵三角自然也做得到,但要像薩拉斯那樣不著痕迹,卻根本不可能。弗蘭德心中暗道,這厮就算沒有封號鬥羅的實力,應該也已經十分接近了。武魂殿果然是深不可測啊!

    薩拉斯一隻手擋住那名聖殿騎士的攻擊,另一隻手已經將大師扔向他的東西接了下來。面陳似水的看著周圍的聖殿騎士,“你們幹什麼,都給我滾出去。我讓你們動手了麼?”

    聖殿騎士們顯然不明白為什麼這位白金主教突然發怒,誰也不敢反駁,全部十名聖殿騎士立刻灰溜溜的走出了房間。

    薩拉斯甚至沒用眼睛去看,也知道落入手中的是件什麼東西,一股潮意從背後湧出,隨著聖殿騎士們走出房間,他地額頭上微微浮現出一層薄汗。臉上地神色明顯收斂了幾分,躬身向大師行禮,“見過長老。”

    大師淡淡的掃了他一眼,“都坐下說話吧。”

    弗蘭德心中暗笑,而寧風致心中卻也是异常吃驚,以他地目力,當然看清了那塊牌子是什麼,那正是武魂殿頒發給非武魂殿人員的最高權杖,能够擁有六個圖案,這塊牌子還有一個別稱,名曰:教宗令。任何持有此牌的人,都擁有著武魂殿長老的尊威,更如同教宗親臨。

    薩拉斯雖然隱約知道大師和教廷的一些曖昧關係,但也沒想到他手中竟然會有教宗令。要知道,武魂殿一共才有三塊教宗令在外,分別贈予七大宗門中上三門所有。

    就連身邊的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也不會隨便將這塊象徵著教宗權威的權杖戴在身上,可誰能想到,大師竟然會有這件東西呢?難道,這是第四塊?

    記憶中的一些片段浮現在腦海之中,薩拉斯的心頓時沉了下來,他知道,今天無論如何也無法在這裡討好了。

    此時身邊還有一個寧風致,要是自己稍有不敬,傳了出去,那自己這白金主教也不用做了。

    看上去,白金主教在武魂殿的地位似乎是僅次於教宗。

    可實際上,他們掌握的權利雖大,卻並沒有真正的決定權。

    除了教宗以外,在武魂殿還有一個隱藏的長老殿,那才是武魂殿真正的權力覈心。一些重大事項,都需要由長老殿來决定。在投票的時候,哪怕是教宗,也只不過擁有三票的資格而已。而長老殿的長老卻多達七人。在必要的時候,只要七人全部通過決議,甚至能够廢除教宗。

    而擁有教宗令的人,雖然地位不能和真正的長老相比,但也是相當於名譽長老的位置,有直接與長老殿溝通的資格。

    雖然七大宗門中的上三門與武魂殿之間始終有些隔膜,但他們的勢力畢竟極為龐大,又是三位一體,囙此,武魂殿也不敢輕易得罪他們。

    大師不但出身于藍電霸王龍宗,此時手中又有此物在,薩拉斯還哪敢放肆。

    雙手捧起教宗令,恭敬的遞到大師身邊,“還請長老收回。”

    大師接過教宗令,也不收回,只是放在自己面前,淡淡的掃視了薩拉斯一眼,“我請出教宗令,並沒有干涉薩拉斯主教閣下的意思。只是希望我們史萊克學院能够得到公正二字。史萊克學院戰隊的每一個成員,都是我們費盡心機培養出來的天才魂師,我不希望他們因為這詢問而導致傷勢加重,甚至影響終生。如果主教大人非要調查的話,也要等他們的傷勢恢復了再說吧。有教宗令在此震懾,雖然薩拉斯心中不甘,但他還能說什麼?除非是教宗或者長老殿成員在此,否則以武魂殿現在的人員,根本沒有人有說什麼的資格。

    “是我莽撞了。既然如此,這調查就免了吧。我們告辭了。”薩拉斯本也是借題發揮,蒼暉學院的死活關他什麼事。

    本來他還想假裝沒認出大師是誰,可現在人家連教宗令都拿出來了,他要再不知趣,大師真的到教宗殿去和教宗說上幾句什麼,自己以後就前途堪憂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