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心一點。”唐三提醒著火舞。

    火舞咬了咬下唇,突然,她做出了一個令唐三極其吃驚的動作,雙臂突然纏上了唐三的脖子,紅唇朝著唐三唇上吻去。

    唐三嚇了一跳,但脖子被火舞抱著,想跑也跑不了,吃驚之下,只能趕忙側過頭去,火舞這一吻,並沒有吻在他唇上,溫潤火熱的香唇只是落在了唐三的臉頰。

    兩人的身體觸電般的分開,唐三有些驚怒的道:“你幹什麼?”

    火舞的呼吸明顯變得急促起來,飽滿的胸前隨著急促的呼吸而不斷起伏著,用只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向唐三說道:“不論怎麼說,那天是你救了我的命。你完全可以不那樣做的。我從來不願意欠別人什麼。這是我的初吻。從今以後,我們誰也不欠誰了。”

    說完這句話,火舞轉身就跑,眨眼間不見。

    摸摸自己剛才被親的地方,唐三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不過火舞直爽的性格還是零他產生了幾分好感,無奈的笑笑,一條命換一個吻,似乎有些不值啊!希望她以後不要再找自己才好。

    一邊想著,唐三决定趕快找個地方好好洗把臉,可千萬不要留下什麼痕迹才好。

    唐三也走了。休息區的某個角落中,卻走出一道身影。臉上陰沉的似乎能够滴出水來一般。風笑天注視著唐三離去地方向,雙拳握緊,手臂上的骨骼發出一連串的脆響。

    他喜歡火舞早已不是一天兩天了,平時也自然會習慣性的將注意力放在火舞身上。剛才火舞來找唐三的時候他就注意到。見兩人單獨來了休息區,在好奇和一絲嫉妒心理的作用下,悄悄的跟了過來但他知道唐三和火舞的實力都和自己相差不多,為了不被二人發現,只能遠遠的看著。

    唐三和火舞的交談他聽不清楚,但兩人突然擁抱在一起,火舞還親了唐三一下地樣子。他卻看的再清楚不過。他追了火舞這麼多年,卻連碰都沒碰過她一下,更別說是如此親熱了。心中的女神杯褻瀆。此時此刻。嫉妒地潮水宛如浪濤一般不斷衝擊著風笑天地心。

    唐三逕自回到營地之中,大家似乎都回營地休息去了,下意識的摸摸自己的臉。雖然已經洗地很乾淨,但他心中多少還是有幾分尷尬。就像是做賊心虛的感覺。

    正當他準備悄無聲息地返回自己的房間時,小舞的聲音卻從一側傳來,“哥,你回來了。”

    “啊?我回來了。”看到小舞俏生生的從一旁的營房中走出來,唐三心中那絲尷尬頓時擴大了幾分。

    小舞幾步走到唐三面前,有些疑惑的道:“哥,你怎麼了?你緊張什麼?”

    唐三實在受不了了,這種做賊心虛的感覺令他十分難受,苦笑道:“好吧。我坦白。不然憋在心裡要難受死了。是這樣的……”

    當下。他傻乎乎的將之前自己和火舞說地話,還有火舞親自己一下地事情毫無保留的說了出來。

    小舞一邊聽著他地描述。一雙大眼睛睜的就越大,尤其是聽到唐三說火舞用初吻還命的時候,更是吃驚的合不攏嘴。

    “就是這樣了。嗯,說出來心裡舒服多了。”講述了一遍,唐三的神色頓時恢復了正常。看著小舞一臉驚訝的樣子,試探著問道:“小舞,你沒事吧。”

    小舞的神色逐漸恢復了平靜,突然道:“這個火舞,太壞了。”

    “啊?”唐三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小舞噗哧一笑,道:“她那一條命就只值個初吻麼?怎麼也要以身相許才行吧。哥,你真傻,難怪人家說你是塊木頭。”

    小舞是真的感到好笑,到不是為了火舞,而是為了唐三之前緊張兮兮的把他和火舞交談的過程毫不保留的說出來。如果說唐三在戰鬥中的智商是一百,那麼,他在感情上的智商顯然是無限接近於零。

    看著唐三撓頭的樣子,小舞突然跳起來,雙腿之間纏繞在了唐三腰間,手臂緊緊的纏上他的脖子。

    “小舞,你幹什麼?”感受到軟玉溫香入懷,尤其是那小翹臀貼上自己小腹傳來的溫軟彈性,唐三的心跳速度頓時激增一倍。

    小舞捧住唐三的臉,突然一臉凝重的看著唐三,“哥,你看著我。”

    “幹什麼?”唐三盯視著小舞的眼睛。

    突然,小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的在唐三唇上吻了一下。

    如果說之前火舞的吻令唐三只有驚怒,那麼,此時小舞的吻卻瞬間洗白了他的大腦。在這一刻,唐三腦海中的所有思緒都瞬間歸零。那濕潤溫軟的感覺仿佛令他的靈魂也在顫抖著。

    從唐三身上跳下,小舞低笑的聲音令唐三漸漸恢復清醒,他耳中隱約聽到小舞的聲音。

    “哥,這是我的初吻哦。也是你的初吻吧。嘿嘿,我先搶到了。省的以後再被別人惦記。”

    等到唐三真的恢復過來的時候,小舞卻已經不見了。

    帶著點木然的感覺回到自己的營房內,戴沐白、奧斯卡和馬紅俊三個人立刻凑了上來。男營員占了兩間房,他們史萊克七怪中的四人自然在一起,另外一間住著泰隆、黃遠和精靈。

    “小三,你傻笑什麼?”戴沐白問道。

    唐三摸摸自己的臉,“我,我有在笑麼?”

    奧斯卡噗哧一笑,“小三,你完了。看來你是徹底讓小舞給俘虜了。哎,以後要說你不是妻管嚴,我都不相信。”

    “我……”唐三看向面前三個一臉取笑自己樣子的好兄弟,突然理直氣壯起來,哼了一聲,“妻管嚴怎麼了?我很驕傲。”

    說完,在三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直接跳上床擺出一個盤膝修煉的樣子。

    連小舞自己都想不到,這簡單的一吻卻令唐三心中那最後一層牽絆破開,兩人之間的關係也終於開始從兄妹昇華。因為唐三突然發現,當火舞親到自己臉之後,他的第一個想法是要去洗乾淨,為什麼會這樣?直到小舞也親了他,唐三彩想明白,這正是因為小舞。因為他怕小舞誤會。而小舞那一吻,也像是打開了唐三心靈的窗戶,將那一縷柔情完完全全的注入其中。

    之後的幾天,史萊克學院一路高歌猛進,晉級賽中連敗四名對手,包括曾經被唐三注意到的另一支隊伍。憑藉著戴沐白、朱竹清、小舞和奧斯卡四人的實力。接連五場比賽,史萊克學院最多也只是出場三人而已。戴沐白也完成了一次一穿七的壯舉。至此,史萊克學院在全部十四場比賽中,已經獲得了十一場勝利。在這十一場中,也包括了那曾經給史萊克學院在預選賽中帶來不小麻煩的天水學院。

    戰勝天水學院的比賽中,馬紅俊再次大放异彩,連敗水冰兒、雪舞二人。雖然只是連勝兩場。但他卻擊敗了對方最關鍵的兩個人。失去了武魂融合技的優勢,天水學院在史萊克學院第三個出場的戴沐白麵前徹底潰敗。史萊克七怪充分向對手展現出了他們個人實力的强大。

    十一連勝,天鬥帝國範圍內晉級賽現時的第一名。但是,這卻並不代表著史萊克學院就能獲得最後的第一。因為,在最後三場比賽中,他們將要迎接本次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中最艱苦的考驗。在連續三天的比賽中,他們要面對兩個强大的對手。就是在預選賽中並沒有碰到過的神風學院和雷霆學院。

    “老師,今天讓我出場吧。”唐三有些焦急的看著大師。

    今天他們的對手是雷霆學院。在此前的比賽中,雷霆學院只輸過一場,就是面對神風學院的時候。他們的整體實力比熾火學院還要强上一籌,雙方内容互不可知的情况下擊敗熾火學院。而天水學院本身水内容魂力的導電性在雷霆學院面前毫無懸念,雷電的毀滅性在某些方面比火焰更强,植物學院也毫無懸念的敗了。雷霆學院唯一輸掉的一場比賽,是在面對神風學院的時候。

    大師看著唐三,淡淡的道:“小三,我只問你一個問題。如果你排在前面出場,能够戰勝幾個對手?”

    唐三愣了一下,在大師面前他自然不敢說大話,猶豫片刻後,道:“至少一個。多了不敢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