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輪的抽籤無疑非常重要,如果能够抽到一個比較弱小的對手,對於任何團隊來說,都是相當有利的。

    尤其是像史萊克學院這樣在第二輪輪空的隊伍。如果能够在第一輪輕鬆獲勝,那麼,他們就可以養精蓄銳,將精力放在第三輪的比賽中了。從第三輪開始,才是真正的角逐。

    弗蘭德很快回來了,他的臉色明顯大好,一臉的笑意,看著他那得意洋洋的樣子,不用問,這簽抽的自然是很好了。

    突然,弗蘭德臉色一板,向眾人道:“一個壞消息,一個好消息。你們要先聽哪一個?”

    眾人愣了一下,戴沐白道:“那就先說壞消息吧。”

    弗蘭德沉聲道:“壞消息是,你們第一輪的對手是熾火學院。”

    “熾火學院?”眾人果然皺了皺眉。自從晉級賽中熾火學院眾人研究出了對付唐三的辦法,以及另外兩名營員提升到四十級以上。已經成為了天鬥帝國這邊實力最强的幾支戰隊之一,就算和神風學院相比,也遜色不了多少。

    別看晉級賽的時候史萊克學院贏的輕鬆,可在預選賽時他們可是吃過苦頭的。

    當然,熾火學院並不足以擋住他們前進的脚步,但碰到這麼一支准強隊,還是在第一輪,總不算是好簽。唐三都忍不住道:“怎麼我們每一次比賽都會碰上他們,也太有緣分了。”

    大師不動聲色的道:“弗蘭德,那好消息是什麼?”

    弗蘭德嘿嘿一笑,“好消息就是,熾火學院放弃了總決賽,自動棄權了。”

    ……,史萊克學院所有人幾乎都是這個表情。

    柳二龍道:“熾火學院能够打入總決賽也付出了不少,怎麼會突然棄權?”

    弗蘭德攤開雙手,道:“別問我。我也不知道。消息是突然傳出來的。但不管怎麼說,對我們來說都是一個很好的消息。前兩輪連續輪空。”

    寧榮榮哧哧笑道:“是不錯,還沒打就直接進前十了。^^^^”

    弗蘭德道:“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們都要仔細看看你們的對手。這是淘汰賽,想要隱藏實力也不容易。前兩輪輪空最大的好處並不是不戰,而是能够更好的摸清對手的實力。能進入第三輪的。都不會是弱者,至少也不回弱於熾火學院那個級別。”

    總決賽並沒有想像中那種大場面地開幕式。一切都很簡單,武魂殿一比特紅衣主教上臺,宣佈總決賽開始,同時宣佈了出場對陣名單和輪空名單。比賽在武魂殿專門挑選的裁判指揮下,開始了。第一場比賽的對陣雙方都不怎麼强。史萊克七怪在自己的休息區內不禁竊竊私語著。

    奧斯卡道:“這總決賽看上去怎麼還沒有預選賽的氣勢恢宏。連個開幕式都沒有。觀戰者也少地可憐。最多有幾千人吧。”

    唐三道:“雖然只有幾千人,但不要忘記,他們可都是魂師。而且絕大部分都應該是屬於武魂殿的魂師。

    武魂殿不允許平民觀戰應該有它地道理。老師不是說過麼,最後的三强決賽將在教宗殿前舉行。到了那時候,才是總決賽真正的**。現在的平淡,很可能就是為了那時的**做準備。”

    第一場比賽很快結束了,第二場比賽,神風學院對星羅帝國地龍葵學院。

    “什麼?”當史萊克學院眾人看到神風學院出場的陣容時,不禁都吃驚的站了起來。

    在神風學院出場陣容之中,赫然變了四個人。而這四個人,竟然是來自熾火學院。

    星羅帝國一邊的十幾所學院到沒什麼,可天鬥帝國這邊卻炸了鍋。熾火學院的隊員怎麼會出現在神風學院之中?

    大師眉頭緊皺,弗蘭德忍不住道:“這算怎麼回事?我去組委會問問。”說完。他立刻快步而去。

    下麵的譁然自然影響不到場上的比賽。火舞坐鎮後方,風笑天與火無雙站在戰隊的最前面,當他們全體亮出魂環的時候,對手心中已是一片冰涼。

    代表神風學院出戰的七個人毋庸置疑,全都是四十級以上地魂宗。整場比賽,簡直就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火舞甚至連抗拒火環都沒有使用過。

    戴沐白向大師問道:“不是說,參賽學院中途不能換人麼?”

    大師眼睛突然一亮,“他們應該是鑽了規則的空子。參賽學院中途是不能換人。但這並不代表已經報名記錄在案的學院不能臨時更換學院。這一點是沒有明文規定地。火舞那幾名營員都在本次參賽總決賽的名單表上。只要武魂殿默認。他們改換門庭也不是不可以的。”

    小舞道:“那我們豈不是也可以這樣做?”

    大師搖搖頭,“晚了。現在比賽已經開始。各支戰隊參加總決賽最後的名額已經確定。而且在今天都將參賽,已經參賽後,就不可能再改變學院了。更何况,有哪所學院會放弃自己在總決賽中的名詞呢?熾火學院這次玩的很大,不知道他們付出了什麼,才讓武魂殿如此通融。”

    一會兒的工夫,弗蘭德臉色陰沉的回來了,武魂殿給出地答覆很簡單,規則允許範圍內,組委會概不干涉。

    雖然兩大學院合二為一,但畢竟放弃了一個總決賽地名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史萊克學院還是受益者。

    提出抗議的不只是史萊克學院一家,天鬥帝國這邊不少學院都提出了同樣地抗議,可他們也第一次體會到了武魂殿的强硬,武魂殿最終的答覆只有一句話,不想參加可以退出。組委會絕對公平。

    天鬥帝國官方並沒有囙此而出面,畢竟,壯大後的神風學院依舊屬於天鬥帝國一方,他們如果能獲得好成績,對天鬥帝國並沒有什麼不好。

    現在兩大帝國和武魂殿之間的關係表面上至少還是和諧的。為了這點小事,他們是肯定不會主動得罪武魂殿的。

    前兩輪的比賽很快結束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十强出爐。

    第三輪比賽即將開始,本輪神風學院和星羅帝國晉級賽第二的學院輪空。史萊克學院也迎來了他們在總決賽中的第一戰。

    如果說,前兩輪沒有什麼意外出現的話,那麼,第三輪的抽籤結果出來後,總決賽的氣氛就已經驟然變得緊張起來。

    史萊克學院的好運氣似乎在前兩輪已經用完了,他們在第三輪的對手是,星羅皇家高級魂師學院。也就是三支種子隊伍中,由星羅帝國選送的那一支。

    但是,這還不是最引人矚目的,更加令人吃驚的是另一場比賽,武魂殿高級魂師學院對陣天鬥皇家高級魂師學院。

    兩支種子隊伍的碰撞,似乎從側面證明著總決賽的公平。

    毫無疑問,這兩場比賽都是重中之重。

    距離比賽開始,還有半個時辰,大賽十强已經入場,進行比賽前最後的準備和熱身。

    “戴老大,你怎麼了?”馬紅俊有些不解的問道。自從知道了抽籤結果之後,戴沐白的情緒似乎顯得很低沉,整個人在從住處來到比賽場地的過程中一言不發。和他往常的樣子截然不同。

    唐三自然也看出了戴沐白情緒的不對,但他和馬紅俊的感覺卻不一樣。戴沐白雖然很沉默,但唐三卻能感覺到,他似乎在積蓄著什麼。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消亡。以戴沐白的性格,無疑會是前者。他那內蘊的戰意,似乎已經達到了頂點。

    情緒不對的,不只是一個戴沐白,還有朱竹清。只是朱竹清的神色和戴沐白不一樣,她那平日冰冷的眼神中,此時卻充滿了激動。

    戴沐白沒有回答馬紅俊的話,但朱竹清卻站了起來。她向著所有人彎腰鞠躬。

    “竹清,你這是幹什麼?”大師眉頭微皺。

    朱竹清看了戴沐白一眼,“這場比賽,我們一定要獲勝。這是我和沐白唯一的機會。”

    奧斯卡問道:“究竟怎麼回事?難道那星羅皇家學院中有你們的仇人?”

    朱竹清搖了搖頭,道:“不是的。這是家族之間的爭鬥。我和沐白都是星羅帝國人。分別屬於兩大家族。我們兩個家族之間的關係極為密切。有著聯姻的習俗。家族中,只有最出色的人,才能成為未來的繼承人。我和沐白都不是家族的嫡子。我的姐姐和沐白的哥哥自幼訂親,我和沐白也是如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