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京靈同樣因為場上局面的變化而吃驚,正在他準備全力與實力明顯高於對手的火無雙一拼之時,大師卻從史萊克學院休息區這邊站了起來,目光遙望教宗殿門前的教宗比比東。

    “比賽請等一下開始。”

    作為裁判的紅衣主教剛要呵斥大師打斷比賽的行為,卻被教宗抬手止住了,比比東看向大師的目光很平靜,可她內心中是否平靜,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請說出你的理由。”教宗比比東淡然說道。

    大師冷然一笑,“我的理由就是,史萊克學院放弃總決賽的前半場,自願進入下午的敗者組決賽。京靈,回來吧。”

    如果說先前武魂殿學院戰隊的那名隊員突然認輸還能够讓人接受的話,此時大師突然宣佈史萊克學院放弃個人賽則無疑令全場大驚。哪怕是史萊克七怪中除了唐三以外的其他人,也都是一臉吃驚和茫然的神色。

    顯然,事前他們並不知道大師會這樣決斷。

    坐在教宗身邊的寧風致此時眼中已經流露出恍然之色,同時也閃過一絲怒光。目光忍不住落在身邊的教宗身上。

    比比東依舊沉穩,淡然道:“為什麼?”

    大師雙手背後,仰望教宗殿后的鬥羅殿,“不為什麼,我想,認輸應該是屬於我們的權利。”

    大師的平靜到極點的話語如同石破天驚一般在教宗殿前響起,他這句話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有問題的是他說話的對象,他這麼說,無疑是在頂撞教宗。

    武魂殿的最高統治者。

    在場只要是六十級以上的魂師,都能够看得出大師本身的實力並不强,絕對超不過四十級,可就是這樣一名實力不强地魂師居然頂撞了魂師界最有權威的人。

    但令人更加想不到的是。教宗比比東緩緩站起身,向大師點了點頭,“你說的對,這是你們地權利。怪我多此一問了。抱歉了。玉長老。”

    大師與教宗比比東的對話,是當著武魂殿眾多强者,以及下麵無數翹首觀戰的魂師們說的。長老二字從教宗口中吐出,只意味著一件事,大師乃是武魂殿的長老。

    而武魂殿的長老權威如何,所有武魂殿地人都知道。哪怕是坐在比比東身邊的鬼鬥羅和菊鬥羅。進入長老殿都不過是近十年的事。而大師的年紀和實力,明顯都不應該擁有這樣的權威。

    換個人說他是武魂殿長老殿中人,恐怕會令人噗之以鼻,可說出這句話的卻是教宗比比東,誰敢駁斥她的言語?

    聽到比比東這麼說,連大師都不禁愣了一下。他之所以頂撞比比東,自然不是因為兩人之間地關係令他有恃無恐。而是因為心中的激憤。當比比東的話一出口,大師就明白,這位教宗在保護自己。

    頂撞教宗,就算教宗本人不在意,魂師界那麼多崇拜教宗的魂師們會不在意麼?

    就算大師身邊有强者保護。能够組成黃金鐵三角,橫死街頭的幾率也會大增。

    而比比東承認他長老地身份這句話一出,自然就沒人再敢做什麼。武魂殿長老頂撞教宗一句,並不是什麼大事。

    其實。連比比東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師手中會有一塊長老權杖,她也是在大師離開後才從手下口中問出來的。

    大師腰間一痛,緊接著左臂被摟入一個柔軟而有彈性的懷中,扭頭看時,只見柳二龍正示威似的看著教宗。

    比比東地眼神出現了短暫的飄忽,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向那名充當裁判的紅衣主教道:“既然史萊克學院决定放弃上午的比賽,那麼,個人賽繼續吧。”

    就在這時候。神風學院的帶隊老師也站了起來。先想著教宗躬身一禮,然後才微笑道:“武魂殿學院戰隊實力強大。本學院自認不敵。與其在拼鬥中降低實力,到不如在下午和史萊克學院進行另一個決賽名額的爭奪。所以,我們也放弃個人賽。”

    戲劇性的變化令很多人措手不及,武魂殿學院戰隊不戰而勝,直接進入了明天的總決賽。

    一場都沒有打,總決賽前半段地比賽就已經結束了,儘管武魂殿學院戰隊如自己所願進入最後一戰,可史萊克學院退出個人賽,還是令作為主辦方地他們顯得有些尷尬。

    史萊克學院眾人沒有再多做逗留,在大師的帶領下快速離去,下午,他們將與神風學院爭奪另一個進入最後決賽地名額。

    一路上,誰都沒有多說什麼,大部分人都沉浸在思索和壓抑的氣氛之中。

    局面的不利令史萊克七怪的信心都有所動搖。

    畢竟,他們要在今天下午先面對神風學院與熾火學院的聯軍,而明天更是要在只休息一晚的情况下面對强大的武魂殿學院戰隊。

    回到住處,大師講史萊克七怪叫到自己的房間。

    目光從七人身上掃過,大師淡淡的道:“你們是不是很奇怪,我為什麼要突然提出退出個人賽?”

    七人都沒有說話,但除了唐三以外,其他六人眼中都流露著些許不解。

    大師僵硬的面龐上浮現出一層潮紅之色,淩厲的光芒從眼眸內一閃而沒,“連我也沒想到,武魂殿在如此優勢之下居然還會使用這樣卑鄙的手段。小三,你解釋給大家聽吧。”

    唐三點了點頭,沉聲道:“我們第一個上場的隊員是京靈。京靈抽到了非常好的簽,讓我們在個人賽中保持後手位置,能够更好的觀察對手的動向。但這時候,武魂殿學院戰隊出場的隊員卻突然表示認輸。這就產生了兩個效果,一個是武魂殿學院戰隊那名隊員保持了完整的戰鬥力,沒有任何消耗。另一個,就是火無雙也保持了完整的戰鬥力來對付京靈。如果我猜的不錯,當火無雙擊敗京靈之後,再面對武魂殿第二名隊員時,他也會立刻認輸。這樣一來,就相當於是他們兩個學院聯手來對付我們。在個人賽上,我們根本不可能有勝利的機會。每一場落敗還好說,如果獲勝,肯定就會遭受他們的車輪戰。”

    “神風學院和熾火學院合併在一起,以前我還不明白為什麼武魂殿會答應他們這樣的請求,現在我明白了。他們正是與武魂殿學院戰隊達成了協定,才會得到武魂殿的支持。”

    說完自己的判斷,唐三沉默了,整個房間內的氣氛都沉默了下來,但憤怒的火焰卻在房間內不斷蔓延,難怪大師說武魂殿卑鄙。

    在如此優勢的情况下還要聯合神風學院和熾火學院對付己方,這不是卑鄙是什麼一絲冷笑從大師臉上浮現出來,“他們真的以為這樣就能阻擋我們前進的步伐麼?那麼,他們也太小看我們了。本來我心中還沒有太强的爭勝**,但他們這樣做,那麼,我們的目標也只有一個。”

    在下午比賽到來之前,史萊克七怪一直留在了大師的房間內,哪怕是吃飯的時候也不例外。弗蘭德和柳二龍守在外面,封锁任何人接近。

    當然,在史萊克學院的住處,還坐鎮著毒鬥羅這樣的强者。

    清晨的空氣是凉爽舒適的,到了下午,當太陽高懸在天空正中時,那份凉爽就已經被淡淡的灼熱所取代,儘管現在不是盛夏,但溫度卻依舊有點高。

    武魂殿學院戰隊的七名隊員靜靜的站在一旁,教宗殿前廣場內,兩支進入准決賽的隊伍正在彼此凝視著對方。

    唐三和戴沐白站在史萊克七怪最前面,看著前方不遠處那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兩人臉上都流露出了一絲不屑。

    風笑天、火舞、火無雙,三人作為戰隊的覈心,與唐三和戴沐白對視著。

    火舞上前一步,遙望唐三,冷冷的道:“你知道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麼?”

    唐三沒有回答,只是眼中的輕蔑更加深了幾分。

    火舞突然發現,自己很討厭唐三這樣看著自己,她那火暴的脾氣頓時顯露出來,“我這樣做,就是為了要再次和你一決勝負。寧可放弃爭冠的機會,我也一定要擊敗你一次。”

    唐三淡然一笑,“如果只是為了這個,那麼,你已經落了下乘。失去了堂堂正正,這場比賽,你們已經沒有任何機會。”

    火舞大怒,“那就用事實說話吧。不要以為你救過我,我就會對你手下留情。欠你的,我已經還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