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舉在手中的昊天錘開始出現了變化,原本黑色的錘體完全變成了燦爛的暗金色,錘身也在飛速縮小,錘柄長約一米五,錘頭大如水桶時,縮小才停了下來。

    此時此刻,唐三自己的身上也覆蓋上了一層暗金的光芒,他與昊天錘身上釋放的氣息,再無分彼此。

    唐三抬錘一指,一團暗金色的光影瞬間在唐三身前放大,那是似乎在無限放大的昊天錘錘影。

    轟然巨響中,沖在前面的火無雙三人,幾乎是應聲拋飛,直飛出百米外,落向山下。

    在那恐怖的錘影面前,就連火舞和另外兩名輔助系魂師也被衝擊的如同滾地葫蘆一般翻騰出去,別說再施展魂技,甚至沒有再出手的機會,連半分抵抗都無法做到。

    昊天錘,天下第一器武魂,又豈是浪得虛名?此時此刻,哪怕是在場的封號鬥羅們,眼中都充滿了亮晶晶的光彩。甚至在教宗殿內部的某做大殿之中,數名老者緩緩抬頭。

    這就是七十級展現出器魂真身的昊天錘。武魂界第一宗門的鎮門武魂之威。

    原本單手握住昊天錘的唐三改成了雙手,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已經擊敗了對手,可他現在心中卻產生出了一股强烈的**。

    施展昊天錘的**。以亂披風錘法施展它的**。

    半轉身,唐三就要將手中那暗金色的昊天錘掄起,可就在這時,他耳中突然響起一個低沉,卻充滿了力量的聲音,“停。收力。回魂。”

    那聲音帶著一種奇异的魅力,牽引著唐三重新將昊天錘收回身前。暗金色的光彩從錘身上奔湧而出,飛快的湧回唐三體內。

    而昊天錘本身也悄然恢復到了原本小黑錘地樣子。

    如果不是它剛才那一揮之威。恐怕誰也想不出就是這麼一個黑黝黝的小錘子,居然能够發揮出那麼恐怖的威力。

    唐三臉上地神色出現了清晰的變化,從短暫的愕然變成了痛苦,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似乎剝離了,然後又悄然的重新注入體內。此時此刻,他突然產生了一絲明悟。

    使用昊天錘的器魂真身。消耗地不只是自己地魂力、力量。同時還有自己的靈魂。那一刻,是自己地靈魂與昊天錘之間的融合。才能產生出真正的器魂真身。

    “收。”唐三勉强擠出一個字。

    史萊克七怪的其他六人這才紛紛收力,九彩光暈緩緩退下。

    當那光芒完全退入九寶琉璃塔時,奧斯卡不舍的鬆開懷抱中地柔軟,七人幾乎同時長出口氣。看似簡單結束的一場比賽,他們卻已經皆是汗透重襟。

    唐三脚下一晃。在他身後的戴沐白趕忙一把抓住他的肩頭,這才穩定住他的身體。

    此時的唐三,就像剛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整個人已經被汗水浸透了。

    可他的心卻是愉悅的。

    沒有使用過那種力量,永遠也無法明白它地恐怖。可唐三現在知道了,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昊天錘真正地恐怖。

    他的心很熱很熱,因為他不可遏止地想到,如果在施展器魂真身的時候用出亂披風錘法,究竟會有怎樣的威勢。

    這才是天下第一宗。昊天應有的實力啊!

    比賽結束的畢預想中要快的多。甚至令很多人現在都沒有回過神來。

    每個人吃下一根奧斯卡在比賽前製作的恢復大香腸,史萊克七怪這才下場。場地中的紅衣主教不得不宣佈。明天的決賽,將由史萊克學院對陣武魂殿學院。

    深吸口氣,在恢復大香腸的作用下,唐三空虛的身體已經舒服了許多。他那經過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嬌疏鍛造過的身體本就遠比普通人堅韌的多,玄天功更有著比一般魂師恢復快的特點。他相信,在明天比賽開始之前,今天消耗最多的自己,一定能够恢復到最佳狀態。

    來到大師面前,唐三眼中包含著特殊的光彩,“老師,謝謝您。”唐三知道,如果不是那個聲音突然在自己耳邊響起,令自己停止施展亂披風錘法,那麼,此時自己可能已經因為無法控制而被抽幹了靈魂。

    那樣或許自己不會死,但肯定會變成一個白癡。那個時候的他,無法辨別出聲音的來源,在潛意識中,他認定了只有自己的老師才能在那種關鍵時刻給自己以提點。

    大師並沒有因為史萊克七怪的獲勝而興奮,相反的是,他眉頭緊皺,“沒想到,在只有足够魂力的情况下,你竟然也能用出昊天錘的器魂真身。果然不愧是當世第一器武魂,是我失誤了。”

    在比賽開始之前,大師只是將七位一體融合技的能力教給了史萊克七怪,這是他早就做好的研究,哪怕作為他的弟子,唐三也有這樣研究的能力,可他畢竟沒有大師那樣的時間。

    在將七位一體融合技傳授給史萊克七怪後,大師只是告訴唐三,由他指揮,以最快的速度擊潰對手,保存魂力。他相信自己的弟子一定能用最有效的辦法完成這個任務。

    可大師也沒想到,七位一體融合技的魂力凝聚,竟然讓唐三用出了昊天錘的器魂真身。

    抬起頭,大師朝著教宗殿前面陳似水的教宗比比東看去,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了一下,教宗眉頭微皺,但眼中卻難掩那一絲佩服的光芒,甚至還帶著幾分驕傲。

    似乎在說,你不愧是我喜歡過的男人。

    和教宗的含蓄相比,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的目光就要直白的多。

    敬佩的看著大師,此時此刻,他才真正將大師當成與自己同一級數地位的朋友來看待。

    回到住處,大師沒給史萊克七怪修整的時間,立刻又將他們叫到了自己的房間。

    讓大家先坐下,繼續吃奧斯卡的恢復香腸,同時將絳珠也叫道房間內,開啟恢復光環,幫助眾人恢復魂力。

    看上去輕鬆結束的比賽,雖然史萊克七怪都沒有收到任何創傷,但他們輸出的魂力卻絕對不少,尤其是用出了器魂真身的唐三,更是幾乎抽空了所有魂力。

    看著眾人,大師臉色顯得有些沉凝,向唐三道:“明日決賽,你的魂力能恢復到最佳狀態麼?”

    唐三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沒問題。我這裡有固本培元的藥物,恢復魂力絕無問題。”

    大師的臉色放鬆了幾分,歎息一聲,道:“計畫趕不上變化,我還是失算了。”

    眾人有些驚訝的看著他,對於他們來說,戰勝神風學院這一場可以說是毫無懸念的完勝。他們不明白大師為什麼還會這麼說。

    大師沉聲道:“如果早知道小三能够在七位一體融合技的情况下用出器魂真身來施展昊天錘。那麼,今天這一場拼著消耗大一點,也不回讓你們用出這個技能。有了昊天錘的器魂真身,對戰武魂殿學院戰隊,我幾乎有七成把握。可現在過早的暴露,卻不行了。”

    戴沐白道:“大師,為什麼不行?難道一晚的時間,那武魂殿戰隊就能想出破開我們七位一體融合技的戰術?”

    大師搖了搖頭,“不只是這樣。你們不要忘記,你們明天將要面對的對手,背後有武魂殿這擁有最强魂師勢力的地方作為後盾。武魂殿强者無數,封號鬥羅都不知道有幾比特,他們總能想出針對之法。更何况,小三在短時間內,也不可能再施展出器魂真身了。否則的話,對他的身體將產生無法預料的創傷,很有可能會影響他的未來。”

    “器魂真身和武魂真身有異曲同工之妙,甚至更加强大。而器魂真身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將施展者自己的靈魂與器武魂融為一體,是需要消耗靈魂之力的。小三施展時,魂力可以從你們身上借助,可靈魂之力卻必須要消耗他自己的。以他現在的實力,靈魂還遠不够穩固。如果連續兩天施展這樣的技能,百分之百會造成靈魂重創,輕則記憶减退,變得遲鈍。重則直接變成白癡。囙此,器魂真身明天絕不能再用。七位一體融合技也是如此。你們要記住,當自己的技能已經被敵人全部瞭解的時候,就一定要求變,只有通過變化,才能打亂對手的節奏,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裡。”

    奧斯卡有些焦急的問道:“大師,那我們明天該怎麼辦呢?就算我們能够保持最佳狀態迎戰,可是對手的魂力比我們高的太多,又有武魂融合技的存在,想要戰勝他們實在太難了。”
最近更新小說